3 7

分享

關於小青

有一天上班時間,小青突然傳來訊息。
小青問說:「用心再高段一點是什麼?」
我不假思索便回答:「朝思暮想、魂縈夢牽。」
小青回說:「阿哥啊,你滿腦子都是愛情,我是說工作上,用心再高段點是什麼?」
呃!被人挖了個坑,自己跳下去。
小青是一位文案工作者,認識她時部落格和FB都寫得勤快,她最喜歡聽我講小情小愛的故事,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敲我說:「阿哥講故事」,我便會將周遭事情,挑重點說,略去隱私,我想她有時寫稿子乏了,想和這阿哥說說話放鬆心情。
有時換我聽聽她發牢騷,她有一個相處十年的男朋友,我勸她女人既然認定對方了,那就早點結婚,免得夜長夢多,她給我一些兩個人不結婚的理由。
時間久了,男生開始劈腿(也許早就劈腿,十年後才被發現),因此小青和他分手好幾回,每次都和我說,真的分手了,可是沒多久,部落格上又寫她如何洗手作羹湯侍候男友,如此反復多次,每次電話來和我哭訴時,我都勸她早點找個愛她的男人嫁了。女人18、19歲跟了男人,十年後近30歲,發覺錯誤還來得及換個更優秀的男人。最近我都懶得說,默默地聽,因為說了也沒用。

可是小青說我不懂女人,阿哥笨,女人不喜歡比她笨的男人,喜歡比她聰明的。
可是我心想聰明的人愛搞怪,比他笨的女生是抓不住這樣的男人,所以聰明的男人四處劈腿,落得女人一身傷。(這處說的『聰明男人』指的小青男朋友)
所以我和小青說:「挑聰明的容易搞怪,妹抓不住,挑笨一些些的,妹又不願意。」
小青說:「他懂得我的心啊!」,問題是聰明男人的心,妳抓不住啊!只會讓你傷心,讓妳哭泣。

後來我讀到一句話,是馬克吐溫說:『女人總要面臨一個抉擇-----跟大家喜歡的男人結婚不放心,和大家不喜歡的男人結婚卻不甘心。』頗有感觸。

我比較像小說『宸宮』裏說的:「人生如同涉川,同一河流,絕無二次,我是那種屢次溺水的笨蛋嗎?」同一個地方不要被糟蹋2次的。

小青和男朋友分合好幾次後,男朋友和別人結婚,而她從正宮女友變成小三,甚至有可能是小四,男人一直都拈花惹草的。我似乎問過那為何正宮能修得正果?理由我忘了,但過了幾年,聽說他們離婚了,男人再娶,還是沒有小青的份,小青還是和他在一起,然後她們倆還是分分合合,吵吵鬧鬧,心嘆小青的青春年華就這樣過了,每次吵得恩斷義絕,過陣子男人一則短訊,就又復合,女人的心我真不懂。

易得無價寶,難得有情郎。

然後小青貼給我網路文章裏寫道:『一生至少該有一次,為了某個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結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經擁有,甚至不求你愛我,只求在最美的年華里,遇見你。』
於是,我舉雙手投降。當『香菸』愛上『火柴』就注定被傷害。
北宋詞人柳永:『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各家各有心裏事,無法盡訴於人。

PS:最近生活安排的不好,同時三部戲同時看,一天裡各看個幾集:錦心似玉、知否知否、風起霓裳,劇裏都有共同點:男有一妻多妾,然後除了女主角外,其他的妻妾都有壞心思,看得我快錯亂。
然後得到一個心得:『古有男 妻妾成群,今有男 劈腿成性。』
幾萬年前上帝造人,男人的生物特性荷爾蒙加了毒素,使考驗疊加,男人幾天毒素便會上升,難以自持,反觀女性如王寶釧十八年仍能堅持等待她的男人。
當然啦,這不可以偏概全,只能以比例說之。這要從幾億萬年前細菌說起,等我成為上君再來詳說。(一時十里桃花、枕上書入戲了)
歐美對愛情觀則已進化到相愛時便結婚,沒有愛時便離婚,各自尋找下一春,如伊莉莎白·泰勒一生便結婚八次。東方人即使沒有愛了也不敢明說,怕當負心人,女人則被教導相忍為家,有小孩以後更不敢輕舉妄動。
但,女人的執著我還是欣賞的,即使男人不好,她還是不離不棄,伴隨左右。身邊就有幾個這樣的女子,我都是以佩服和尊敬的態度相待。
分類:日記

年輕時,曾記錄一段眉批:有人說,上帝造人是一對一對地造好了,再把他們扔到這個世界上,讓他們互相尋找,在千年萬年時光的浩瀚裡,在千千萬萬個眾人之中和他驀然相遇,在心裡對自己說:「啊,他(她)在這兒啊!」⋯這就是愛。(每逢周二貼文,手癢隨機捏文)

評論
上一篇
  • 日本散記
  • 下一篇
  • 關於洗版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