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回首向來蕭瑟處-0

00-叛逆
----------------

民國七十年代,嘉義高工還算熱門,聯招分數不比嘉義高中低,主要是念出來後,就有一技之長,馬上可以找到工作賺錢...阿為也順利考進嘉工電工科,但唸了兩年,阿為發現,自己根本不喜歡唸這些莫名其妙的電工原理,電工機械,輸配電,工業配線等等,被當的科目太多,於是被留級多唸一年!

真是丟臉丟到家了,在學校根本抬不起頭來,上課打磕睡或翹課,下課一臉木然發呆或趴著睡,很少和同學互動...等到放學,阿為才生龍活虎,騎車亂飆,喝酒鬧事,搞到半夜兩三點才回宿舍睡覺,隔天一早八點升旗根本爬不起來,上課又磕睡或翹課...週而復始!

白天和坐牢一樣,晚上又頹廢渺茫,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解脫?!阿為有考慮想自殺一了百了,但是怕痛,所以只是想想而已...雖然才十七八,但已經不知道怎麼過日子了...


72.12.15

小誠:這行i=i+1,那i到底是等於多少?!前幾行不是寫i=1嗎?!一是怎麼會等於一加一呀?!

阿為:這邊不要把它看成是等於,把它看成是放進來,i原本是1,加一變成2,把2再放回i裡面.所以現在i是2.

小誠:你說這樣是鬼聽得懂喔?...i是2的話,那2=2+1也不通呀!而且下一行IF i=10,它又變成10了!根本就不是2...你不要以為你多唸了一年,就可以唬弄我!

阿為:贛林老木ㄌㄟ...講那麼多都還在糾纏不清,你這科放給它當掉算了,反正一兩科,不會留級的啦!


學校進了一批APPLE II的機器,一個完全陌生的東西,差不多等於是外星球異次元的設備,教這門課的剛好是阿為的班導師...但連老師都不知道這個電腦課要怎麼教?!甚至寫Basic到底要幹嘛,老師也說不出來,只能按都是英文的課本範例程式一行一行看,大家不知其然也不知所以其然,還好程式沒幾行,當成公式背一背就算了!

怪就怪在阿為不知道為什麼竟然看得懂程式...大概是因為阿為數學太爛,根本不覺得 i=i+1 有啥問題,反而就看懂了...老師講錯的地方,他都知道,可是又不敢說,說了老師也不知道會不會懂?!怕是死不認錯,惱羞成怒說你是班上的留級生,成績那麼爛,還敢指正老師,你是想再多留一年,是不是?!

上機考試時,全班就兩個人有辦法用Basic寫程式把九九乘法表順利印出來,一個是用背的,另一個就是阿為,而已不止可以印九九乘法,要跑十八乘十八也可以,就是程式一開始跑時,在Input a number:那行字後面輸入18就好了...

老師眼睛一亮,興奮地跑過來說:我有聽過有人這樣寫過,但是只要輸入,,,(老師花了三秒在鍵盤上找到減號,然後輸入-1)...程式就會死掉了...哈哈哈...(大力按下Return.)

意外地程式並沒死,游標還是在Input a number:後面閃爍...

阿為把程式列出來,指著其中一行,跟老師說只要進來的數字比1還小,這邊就回到前面重新來,就算你打-10000程式都不會死,不過如果打10000的話,電腦大概會跑到燒掉...老師半信半疑,拿課本找一個題目要阿為作...輸入50個數字,排序後印出,區分奇數和偶數,再計算總和,平均數等等.

阿為不到一小時寫好了...老師開始輸入50個數字,拿計算機計算驗證,然後詢問某幾行程式在幹嘛...三節課結束後,老師確認阿為這個留級生的確了解電腦語言的撰寫,而且程度比自己高,甚至說整個學校沒有人比阿為還強!


73.6.20

學期快結束了...阿為被老師叫去辦公室,老師說:說真的,你三科不及格,升旗缺席/曠課太多,操行成績被扣到不及格,這樣是沒辦法畢業的...不過老師觀察你的問題不在頭袋不靈光,問題在你沒有心在學校...我想了想,還是決定讓你畢業,再把你留下來,你還是一樣,不會改善,學校多一個問題學生,而你可能就此失去唸書的心...所以這邊會找理由幫你記兩個功,這樣操行成績就可以加分及格!另外我在找張老師商量一下,他那科幫你加分加到及格!

阿為以前認為老師是書唸得好,意滿志得,驕傲自負的人,對成績不好的學生最多是嗤之以鼻,不會多付出一點關心,而且電腦課的事情,阿為覺得是讓老師丟面子,說不定趁這次報老鼠冤,讓阿為再留級或乾脆退學!

沒想到老師竟沒有落井下石,而且願意多點心力來瞭解這個留級生,而且大力協助幫忙...阿為很想跳起來抱著老師說你是我的大恩人...但阿為不敢,一臉木然地回教室,放學再出去飆車喝酒鬧事!


73.7.12

畢業後,阿為和幾個同學死黨到台北找工作,同學很快在八里的鐵工廠裡找到工作,每個月八千,供吃供住,住在工廠的鐵皮屋裡,但是這對十八九的年輕人不是問題,重點在成年了,自由獨立生活了...第一天晚上買了一打啤酒,幾個死黨喝個爛醉!

隔天阿為離開工廠,去他姐那邊,他姐在台北很多年了,透過關係幫他安插到某個私立學校當實習工廠的管理員,朝九晚五,上班輕鬆又有冷氣吹,月薪還是同學的兩倍...阿為覺得這是特權,他痛恨特權,不過是在享受不到這特權時才會痛恨!

實習工廠一個星期只有六節課,阿為只要課前準備實習器材,上課時幫忙注意使用安全,課後收拾收拾就好了...其它時間就到處亂晃,阿為興奮地發現這邊也有電腦教室,但沒有熟悉的Apple II,只有另一種比較大台的電腦(IBM XT),另一台更可怕,足足有半間教室那麼大(王安 Mini System)...空閒時間阿為幾乎就是泡在電腦教室裡頭,纏著電腦教師問東問西的,在沒有人教的情況下,自己開始學習摸索一種稱為Fortran的電腦語言...那年代還沒有宅男的名詞,但阿為有資格稱為初代宅男,經常一早就進電腦室,中午吃飯也不出來,肚子餓就去福利社買個麵包隨便吃...這不是宅男,那什麼是宅男?!

工廠老師面對五十幾個學生,問題一多照顧不來,阿為就要幫忙解說器材的操作,解說完了就和學生閒聊打屁,下課學生跑去吃冰或抽煙,碰到阿為也都拉著一起來...阿為原本沉默寡言,自卑害羞的個性,也慢慢有點放開!

不過下班和假日,阿為轉身變成喜歡飆車的小屁孩...延平北路那邊有一大堆各式各樣的摩托車在賣,向姐姐借了幾萬塊,買一部鈴木的名劍125,剛好那時大度路飆車剛開始盛行,阿為一頭就栽了進去!


74.7.10

阿為:黑豆這邊還要車掉50條,把燃燒室變小,壓縮比變高,跑起來才會有力!

阿炳:已經車不少掉了,黑豆位置都往下降了,上面螺絲鎖點跑掉了啦!

阿為:阿是不會做長一點的吊耳喔?!

阿柄:做要錢喔!

阿為:是多少啦!?

阿柄:兩三百要吧!

阿為:贛!搞這顆SX200的汽缸都花快上萬了,還差那兩三百,做啦!

阿柄:你爽就好!
...


機車行老板阿柄和阿為圍著一台四行程打檔車討論改裝細節...大度路飆車當時主流機種是二行程的追風和王牌,阿為四行程的名劍125,受限於機械結構和馬力,只有路邊打香腸看熱鬧的份,但是他不喜歡二行程非線性的馬力輸出,更討厭後面拖著一大條滾滾嗆鼻的白煙,阿為想要創造大度路四行程打敗二行程的傳奇...

週六大度路的晚上,時間越晚人車越多,阿為騎著改裝200cc大汽缸的名劍125出場了,不只汽缸加大,點火也提高電壓,化油器進口加大尺寸,排氣管裡頭打直通,但前後齒比沒有動它,也就是跑不快,最多表速130,在大度路比的是短程加速,不是像屏鵝戰備道又長又直的要拼極速...阿為這樣改一改有約20匹馬力,有信心和二行程車拼一拼!

Ready...GO!

一起步阿為先輸掉半個車身,轉速瞬間升到10000rpm紅線區,馬上換二檔,但差距增大被拉開一個車身...這情況還在阿為的設想情況裡面,因為車身重,一起步一定會先輸一些...不過沒關係,上三檔時就可以拉回來...入三檔,差距沒有增加,但也沒有減少...入紅線區馬上進四檔,加速感驟減,差距馬上拉到兩個車身...阿為急了,前面只剩1/3的路程,以四檔這樣下去,輸四五個車身跑不掉...當機立斷,退回三檔,拼著超轉也要拉回來...終點前只聽到一陣尖銳的磨擦聲音,阿為的車縮缸了,機車高速下搖晃幾下,然後犛田!

咿喔咿喔咿喔咿喔...救護車聲音由遠而近,載走了阿為!


74.9.20

休養了兩個多月,阿為去醫院拆線...

那場車禍讓阿為左腳膝蓋見骨,七八公分的傷口,卻縫了三十幾針,不是醫師好心腸想把它縫密一些,是因為要裡頭分離的筋肉先縫一遍,外面的皮再縫一遍,才會縫那麼多針...

拆線後醫生小聲地和阿為講:有需要開證明嗎?!可以免役!

阿為先愣一下,把醫生的話轉了一遍...喜憂參半,喜的是有機會不必當兵...當兵在阿為的心裡就像一個恐怖的蛛蛛網,在前面等著他去自投羅網,阿為青春成長期時沒有運動鍛鍊,只會喝酒鬧事飆車,現在則是整天坐在電腦房裡,肚子都快比中年人大了,體能很差,進去當兵就是等著被拆筋挫骨,折磨到生不如死!

阿為之前聽過太多當兵撐不過去回不來的故事,鄰居大他幾歲的阿進,好好地在花蓮頗涼的單位,還是被裝在骨灰罈裡送回來,說啥車子翻掉壓死了!這還算不是太意外的意外,有槍支走火打到自己的意外,也有別人槍支走火,打到自己的倒楣意外,總之軍中似乎有各式各樣的意外...還有在金門全班被水鬼割掉頭陣亡的,有被對岸砲彈打到陣亡...這還是正常的陣亡,還有一堆不正常的陣亡,新兵有被操到抓狂自殺的陣亡,還有先幹掉別人再自殺的陣亡,別人抓狂卻掃到自己的倒楣陣亡,最慘的是被別人操死打死,然後被誣賴成自裁...

憂的是...自己腳已經殘廢了嗎?!只有殘廢才不必當兵!


阿為:可以問一下,我以後走路會跟瘸子一樣一擺一擺的嗎?!

醫生:X光片看起來是不會啦!看復建怎麼樣吧?!

阿為:那證明呢?!有證明我就可以不必當兵了嗎?!

醫生:證明是一回事,體檢是一回事...因為你的傷口那麼大,配合著拿柺杖裝瘸,還有醫院證明,體檢那關疏通一下,應該就可以驗退了!

阿為:那疏通大概是多少?!

醫生:行情是50,你的情況就30吧!

阿為有心動,不過他知道絕對過不了他老爸那一關...


阿為老家在雲林斗六,家族在這邊落地生根幾百年,標準的本省河洛人...民國四十年代,台灣多數家庭經濟不好,老家幾分薄田,種些稻米鳳梨的,養家活口還夠,但是不夠供小孩子唸書,所以阿為父親那一輩的想要唸書,只有兩條路,一條像他叔叔一樣念師範學院,另一條路就是唸軍校...阿為的老爸就是唸政工幹部學校,後來改名為政治作戰學校,也就是大家熟悉的蝴蝶兵科!

阿為小時候住眷村裡,老爸似乎一個月才回來一次,在阿為的成長過程中,父親的角色很糢糊...就算退伍後回家常見面,阿為還是很怕他老爸,因為作錯事時老爸會扁他,前幾年被留級時,就差點被轟出家門!

現在當兵這件事,在阿為父親眼裡,也就是兩年的戰鬥營而已,跟他民國四五十年時在軍隊的情況,根本就是懶叫比雞腿...想拿30萬買證明逃避兵役?!門都沒有,直接把你腿打斷,30萬就可以省下來了!


75.3.25

阿為接到家裡電話...兵單到了!...該來的還是要來,阿為無奈地整理東西,機車賣掉...再見了,台北的花花世界!
分類:日記

一些記錄保存

評論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