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回首向來蕭瑟處-1

01-新訓
----------------

75.5.15

阿為抽到的是陸二特,入伍梯次1514梯...

一早到斗南車站,一大堆人跟菜市場一樣,有的忙著和七仔告別,有的是全家出動送行,還幫役男披上寫著出征順利的紅帶子,有些是猛抽煙猛吃檳榔,仿佛以後就沒得吃的一樣...

阿為父母親要上班賺錢,他只能一隻孤鳥過來報到...別人的性命是框金又包銀,阮的性命不值錢,別人呀若開嘴是金言玉語,阮若是加講話,唸咪就出代誌...上了火車,準備出發,還有役男家屬在放鞭炮歡送...贛!心情已經夠糟了,還在那邊吵三小!?

火車往南下方向開...在一個叫楠梓的小車站下車,然後轉搭大巴,再一路開進去一個營區...仁武營新訓中心么洞么預備師!

"草泥馬的B..."

進到中心,短短十分鐘,阿為以經聽到十幾次草泥馬的B...

"草泥馬的B,你們這群死老百姓是不會站好喔?!聽不懂人話喔?"
"草泥馬的B,誰叫你們講話的,是不會安靜喔?"
"草泥馬的B,全部到這邊集合,看齊站好啦!"
"草泥馬的B,叫你們脫還懷疑喔?!誰等等沒脫,要你當不完的兵!"
...

全部新兵被集中在大操場中央,然後光天化日把穿進來的衣服全脫掉,換成黃埔大內褲大內衣...一堆人遲疑好久,包括阿為在內...這光天化日妨礙風化呀!小弟弟會害羞的說!...不過還是不敵教育班長的大聲叫罵,最後還是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下脫光光換衣服!

接下去進到營舍裡,阿為覺得這營舍也太舊了吧?!鄉下老家用泥土加稻殼蓋的房子,看起來都還比它還新...這是日據時代的古蹟嗎?!...東西放好後,連集合場集合剃頭...兩張椅子擺好,死老百姓一個一個坐上去,第一張椅子先把頭頂剃光,就算你比周潤發還帥,頭頂剃光後就比大傻還傻了,基本上就是怪老子的樣子...然後移到第二張椅子,再把頭頂以外週邊的頭髮剃光...阿為搞不懂為什麼要這樣搞?!有比較快嗎?!...唯一想到的理由是要把這些死老百姓屈辱一番!

第一天就在一連串的草泥馬的B裡渡過...

75.5.17

五月底時節初夏,但南部高雄的太陽已經非常惡毒了...光戴著鋼盔拿著槍在操場上基本教練,就夠一身汗了...只是簡單的稍息立正,阿為就已經後悔了,早知道拼死拼活也要把30萬搞出來,現在可以在電影院裡抱著七仔吹冷氣,不必頂著一個大光頭,渾身臭汗在這裡罰站!

不過最讓阿為難過的是用餐...如果面前站著發明用餐規定的人,阿為毫不遲緩地用手上刺刀把他刺五六個洞出來,因為這邊用餐太令人痛恨了...

板凳坐1/3,腰打直抬頭挺胸,以碗就口...這都算了,就是不能有聲音,所以吃一頓飯會聽到十幾次班長的幹樵...

班長:停...再出聲音呀?!吃個飯都不會喔?!...開動!
...
班長:停...你們是耳朵長包皮喔?!不准有聲音...開動!
,,,
班長:停...你們是講不會聽喔?!吃飯聲音那麼大...開動!
...
班長:停...

一百多人在用不鏽鋼餐盤,碗筷,還有包白鐵皮的餐桌,怎麼可能會沒聲音???一頓飯吃下來,阿為都快神經衰弱了!更不必提那好像加了沙子的灰黃色的糙米飯,還有好像餿水桶撈出來的菜,阿為根本不可能用正常的方式吃飯,就是小心把它夾起來,送進嘴裡,當成藥丸把它吞了就算了!

連長在晚點名時才會出現,其它時間根本不見蹤影...而且看到連長時都是騎腳踏車,從沒看他走路,晚點名也是腳踏車騎到旁邊,再走兩三步到值星官前面...稍稍細看,連長的腳大概和阿為一樣,肯定斷過或其他問題,走路會一拐一拐的,不過阿為覺得不對的地方不是這邊!

阿為入伍前對軍火有興趣,男孩子對軍火都有興趣,好唄...除軍火外,也稍稍涉獵一些軍隊的事務,小時後住眷村,還不會ㄅㄆㄇ時,各軍種兵科標章就認識大半了...新訓中心預備師的連長,應該是步科,其他屬步砲的兵科也說得過去,但連長兵科猛一看是政戰科,細看卻是憲兵科,這就有點怪異了!

再來是官階,兩條槓中尉來當新訓中心連長也夠格了,隔壁連的連長好像就是中尉而已,剛進來時有看到營長兩個花還OK,副營長不過就是一顆花少校...而阿為的連長竟是一顆花少校,這會不會太大了一點?!

謠指部指出...連長原來是憲兵沒錯,在幾年前的美麗島事件,擔任鎮暴部隊,但軍方下令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混亂中連長被打斷了腳,然後被下放到仁武新訓中心當連長待退...阿為覺得可信度頗高,否則這邊是不應該出現憲兵少校這種人物!

晚點名後,俯地挺身三十個,這剛好是阿為的極限,再多作幾個,阿為就會趴在地上強姦地球!...雖然是晚上十點了,但房舍一樣悶熱,臭味熏天,躺在又刺又癢的軍毯上,還有七百二十幾天要過,阿為未來和外面的黑夜一樣黑!


75.5.21

課程進到三行四進,大家趴在地上又滾又爬,休息時阿為看到一個似曾熟悉的身影...休息時間打招呼,原來真的是小學同學阿正,以前阿正有在打球,身強體壯,但現在卻胖得跟頭豬一樣,難怪一開始認不出來...阿正是下了決心不當兵,所以猛吃猛睡,現在體重超過一百公斤,他說過幾天再去體檢,然後就可以驗退回家了!

阿為心裡有點難過...不是因為同學可以回家,是因為要變成跟條豬一樣才可以不必當兵嗎?!...以前為了不必當兵,願意付出一切代價,現在看到實情,卻情願就被操死累死,也不願意身材變成這模樣!


75.5.25

第一次會客日到來,阿為父母過來這邊看他,並帶了西瓜,阿為吃了西瓜,不到兩小時,就跑去廁所了...因為已經十天沒有上大號了,吃了西瓜,肚子開始消化蠕動,加上沒有班長在旁邊給壓力,積了十天的肚子,開始滾了起來!...解放完後,在廁所背面,把香煙拿出來抽一口...似乎是太久沒抽了,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差點躺地上去!

回到會客區,突然一陣騷動...一輛綠色轎車開過來,下來一位一顆星星的將軍,連長趕忙跑過來敬禮,連長雖然努力地把動作和腳步作標準,但還是看得出來連長腳有不良於行的問題!

晚點名時,一向沒兩句話的連長,意外地動了怒...意思是他原本應該是英姿渙發,威風凜凜的憲兵少校指揮官,被流放到新訓中心已經夠可憐了,也不指望升官,就待幾年時間到,退伍回家吃自己算了,現在竟還有新兵請將軍過來壓他,他根本不在乎,不怕啦!現在都這樣了,是還能怎樣?!...訓完話,除了俯地挺身30下以外,又加了交互蹲跳30下!

阿為心裡罵著:贛!這死白目搞不清楚狀況,媽的!要請星星過來,我大把好不好?!自己老爹要沒退伍的話,少說也政戰上校,走對路跟對人的話,掛個星星也沒問題,隨便同期同學打打電話,星星就有好幾顆了...眷村鄰居從小叫大到的張杯杯,林杯杯,徐杯杯的,有步槍,有砲兵,有聯勤...隨便算一算梅花幾十顆,星星四五顆也有,媽的!要走關係也是等出中心下部隊再來走就好了!新訓中心讓你躺著休息,也不過躺兩個月,要也是等下部隊那快兩年的時間來躺來爽!
分類:日記

一些記錄保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