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回首向來蕭瑟處-9

09-返台
----------------


76.5.15

阿為破冬了...

連上老兵以1480梯前的三年兵為主流勢力,原本中鳥階層是1481-1500梯的三年兵,減了一年役期,76年初就開始逐漸退伍,中鳥階層空虛,阿為雖然還是一兵,但是屬於破冬的一兵,在連上現況就算是中鳥身份了,意味著日子越來越輕鬆了!

參一幫阿為安排第一次返台假...

阿為念高工時就離開家,畢業後到台北工作近兩年,五六年來只顧往外面跑,那邊可以惹事生非就往那邊跑,從沒有想家或回家的慾望,只有過年過節不得不回去才回去...但這次阿為是真的想回家!

找行政領了些錢,買了大概二十公斤的酒,搭5字頭的軍艦回台灣...回到家心情非常複雜,甚至想要抱頭痛哭的衝動,但阿為卻不敢表現出來,一定要裝作在金門過得還可以的樣子...全家一起吃飯時,阿為講著金門早上空氣有多好,滿眼綠意真舒爽,但不會講他跑步時腳筋拉扯,痛不欲生的事情...講著花崗石醫院神奇的山洞結構鬼斧神工,裡頭還有漂亮的護士小姐,絕不會講他十天半粒米都沒得吃的事...阿為長那麼大,第一次考量到不要讓父母擔心!

在家裡睡覺突然驚醒跳起來,是不是站衛兵脫哨或是已經早點名了...確定自己休假在家,才鬆一口氣,翻身繼續睡...去台北找朋友,站在繁華的路口,車水馬龍,煙塵衝天,阿為覺得有點暈炫...為啥以前會喜歡這種地方?!還是空氣清新,沒有污染和塵囂的金門好一點!

回到金門恢復規律的軍旅生涯...只不過有時午夜夢迴,阿為會夢到自己已經退伍,心中充滿喜悅,醒過來時,卻發現還有一年兵還沒當完,心裡那種滄然無語,真是難以形容!

76.6.20

連上接到一個排水溝疏浚,邊牆加固的小工程,連上少尉帶著四個公差搭車過去...工程很簡單,就是把路邊一段塌掉的排水溝,清一清,釘板模,一包水泥拌一拌灌漿進去就好了,小工程,一個上午就可以搞定..帶隊官帶到位後,約好11:40再回來載,人就跑其他地方了!

阿為工具工作分配一下,就開始作了,清水溝的清水溝,準備泥沙的準備泥沙...估計作完最多11點,還有時間可以到小店喝喝冷飲打兩桿撞球!

做著做著,遠遠一部吉普車過來,原本不以為意...痾...發角有天線...希望車子不要停,開過去就算了!車子越開越慢,然後不遠處停下來...希望不是兩八四師的,看到保險桿的白色三角標,偏偏就是兩八四師...希望不是師長就好...但所有希望全部落空,阿為認出來,來的就是師長羅吉源將軍!

更慘的是,師長就往他們走過來...大家你看我,我看你...

之前寢室要拉開煙霧彈時,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看到最後,最菜的阿為認份出來拉...現在變成大家看來看去,阿為梯次最老,只有你破冬,有返台過一次.由你去跟師長打招呼...阿為覺得自己真是比竇娥還要冤!

師長離約十步,阿為估計大概距離七步就得作反應,否則後果難測...

裝死!!!恐怕不是好辦法...

九步...

心一橫,反正只穿汗衫短褲,師長你也搞不清誰是誰,乾脆上去報那少尉名號,向師長做三句話報告詞...師長要管好幾千人,日理萬機,應該不會在這路邊幾個臭阿兵哥身上浪費時間和精力!

八步...

不好...萬一穿梆的話,後果難測!

七步...

不管啦...死就死!...阿為站了起來...

"部隊注意,師長到!"

菜鳥們還算長眼,馬上挺身站直,轉向師長這邊,抽煙的也趁起身當下,偷偷把煙蒂給踩到腳底下...阿為握拳小跑步,跑到師長面前三步...腳跟併攏,敬禮.

"補給連前方組一兵李達為報告"...這句講得快,又故意稍稍含糊,只希望師長不要聽清楚.

"此地太湖旁復國路,補給連士兵四名,正進行排水溝邊牆加固工程,完畢!"...四人齊喊"師長好!"

師長點點頭,走向水溝邊,走沒幾步,問道:"軍官呢?!"

師長你怎麼不問看看灌漿幾時可以灌好?!灌漿人手夠不夠?!邊牆厚度夠不夠?!...偏要問軍官跑哪去了?!誰知道呀?!

唱戲就唱全套吧..."報告師長,補給連三名經理少尉組長,一名值星,兩名押車到四級庫領軍品,早上由二六九類組長xxx押車載過來進行工程,繼續至四級庫領被服,回程么兩洞洞再載我們回去."

師長停了腳步想了一下...也不知道他想什麼...

師長問道:"那這邊誰負責?!"

反正開頭了,就死撐到底吧!

"報告師長,這三小時工作進度和人員管控,由我負責!"

"沒問題嗎?!"

"報告師長,新進弟兄都很努力,很配合,沒有問題!"

"好."

師長轉身走向小車...

"部隊注意...立正,敬禮"..."師長再見!"...呼...危機解除...

羅將軍給人的印象是,有將軍的威嚴,也有老人家的和藹,是個不錯的長官!
分類:日記

一些記錄保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