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回首向來蕭瑟處-11

11-衛哨
----------------

76.11.10


阿為早上跑五千公尺,雖然進步到兩千五才落隊,不過一樣還是落隊...這樣的愧疚心態,讓阿為在衛勤上就很注重,上哨從不拖哨,值勤時絕對堅守崗位,該背的守則,口令背得一清二楚!

連上147x的三年兵都退得差不多了,剩兩三個養老待退中...連上老兵主勢力是149x-150x的三翹上兵,阿為雖還是一兵,不過算是老一兵了,在接政戰時調整到內衛兵來了!

補給連營區之前提到被黃海路切成兩部份,左邊一部份有中山室/浴室/廚房/連長室/連部班寢室/油庫,前面有大門衛兵,後面有油庫哨,基本上進出都有管制...右半邊營區有連集合場/庫房/業務辦公室/二六九和前方組寢室,有兩個進出口,一個在黃海路,一個在戰備道,安官室就設在黃海路進出口邊!

內衛兵通常站在安官室上頭,很容易監看黃海路/戰備道進出口,右半邊營區都在視線範圍內,而且因為站得高,左半邊營區除油庫外,也在視線內...甚至可以監控到黃海路往山外/往師部/往下莊/戰備道的部份路況動態...可以說是補給連營區安全最重要的一對眼睛!


有天阿為站內衛,揹著槍在安官室上方晃...看到一輛1/4 T吉普從師部開下來,經過大門,繞過圓環,往戰備道走,在小門處停下來,小門一進來就是二六九的庫房...離阿為內衛只有幾十公尺,本以為是師部某人過來要東西...前面提到,補給連上掌握全師物資資源,扣住多出一大堆,有軍官衣服破啦!皮鞋不見啦!車子沒油啦!就會過來找業務士看看有沒有多的可以給!?其實多是多很多,不過給不給就看交情和厲害關係了!

阿為跑過去看是吉普車號的確是師部小車,下車是一個步科中尉,阿為敬禮後,準備開口問要找幾類的業務士?要吃的找一類,要衣褲鞋帽找二六九,車車要用的就是三類...還沒問就看到中尉手上一張紙,一下子明白原來是來滲透或衛哨督導的,本想叫安官出來應付,但隔一個籃球場,喊了也聽不到,聽到也不太可能過來,安官室裡有槍櫃,不可能放空城...

阿為說:報告長官,補給連就在師部大門前面,衛哨勤務肯定不會摸魚滴...

中尉:你們補給連是出了名的爛!最近幾項評比都是倒數第一!

阿為:報告...那...可能是有些誤會的!

中尉:你不要廢話,衛哨守則第四條是啥?

阿為:衛哨守則第四條是堅守崗位,嚴密搜索...像剛剛長官要貼炸彈,都還沒進到門裡,我就注意到了,這條守則可以說是十分落實!

中尉:好吧!炸彈就不貼了!用槍時機第一條背來聽聽!

阿為:用槍時機第一條,當生命身體受暴行脅迫,非使用武器不能抵抗或自衛時...沒錯吧?!第二條是群眾暴動,非使用武器不能鎮壓時...第三條...

中尉:好了!好了!只問你第一條,你背那麼多幹嘛?!...接著拿出一本小冊子,翻開一張照片,問道:這是啥東西?!

阿為一瞧,米格十五,暈倒...這東西阿為小學就看到不想看了,阿為清清喉嚨...

"這飛機叫米格十五,北約代號叫柴把,大陸叫殲二,最大時速是1070公里,高度15200公尺,最大航程1960公里,配37毫米機炮1門,23毫米機炮2門,火力不弱,韓戰會打輸F-86軍刀機是因為它射控描準裝置太爛,只能亂槍打鳥,被打到算你衰...蘇俄原本是沒有噴射引擎技術,二戰後從英國那邊買到軸流式噴射引擎的技術,1947米格十五才有辦法試飛成功,1948開始量產,1954年停產...不過現在金門上空想看到米格十五,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這種古董大概都被收到博物館去了...旁邊那台米格十七還比較有機會看到,它北約代號叫壁畫,基本上就是米格十五的改良版...."

中尉有點呆掉,回過神後說:很好!很好!你廢話真多!報上級職兵階姓名兵籍號碼...阿為隨口報給他,剛好看到被服士走出庫房,阿為手一招,小聲地向他嘀咕:"衛哨督導的樣子,看要不要烏西一下!?"

被服士:唉呀!張官今天怎麼有空到這邊?!...(被服士常到師部,所以認識這名中尉!)

中尉:要督導呀!回去還得打成績寫評比!

被服士:我們連上一定OK的啦!對不對?!

中尉:是OK!不過我都懷疑你們套好了!有人漏消息給你們嗎?!

被服士:這樣說就冤枉啦!補給連是很精實幹練的呀!

中尉:哇操!你說謊還不會臉紅ㄌㄟ!

被服士:不要這樣說嘛...來來來!前兩天從料羅領了一批小夾克,來挑一件,冬天快到了,夾克常穿,多一件好換洗...

中尉:上次不是說沒有多的?!

被服士:上次沒領,當然就沒多的,就剛好前兩天才去領,現在才有多啦!過兩天發出去就又沒有多的了...

中尉:媽的,有沒有話都是你在講...

...

送走中尉後,阿為和被服士兩人得意得很,這衛哨督導評比肯定沒問題的!...事後證實是全師第一名,不過人算不如天算,這事情竟然讓連長出了一個大包!

事後某日,連長去師部開會,聽說當場被K到滿頭苞!師長大罵,補給連幹什麼用的?!師裡九項評比樣樣倒數第一!...咱連長竟然舉手說:報告師長,只有八項!...聽說當場師長氣到說不出話來!

阿為覺得八項包尾和九項包尾有啥不同呀?!有差嗎?!一定要這樣頂撞師長你才會高興唄?!...補給連原本就很黑了,現在更是黑到發亮!



76.12.23

金門寒冷的冬天又到了...

阿為從內衛調到安官,某個月黑風高的深夜,12-2的安官,快下哨時,大門衛兵反映說浴室後面有聲音,好像有人在丟石頭,兩個大門衛兵嚇到抱在一起了...今年狀況太多了,謠指部三不五十就傳來有老兵半夜站衛兵,開槍打新兵,也有新兵被操到受不了,站衛兵開槍打老兵,然後跑掉,雷霆演習從年初開始就常發布...下半年了狀況少一些了,但阿為不敢輕忽!

把剛下哨的三人(含阿為)加上大門衛兵兩人,一共五人集合起來,上刺刀,上彈匣,不上膛!...內衛兵在大門原地,掩護五人後方,有啥事吹哨,打電話告訴安官,然後去連長室敲門叫連長起床...吩咐安官聽到內衛吹哨就吹緊急集合哨,然後往營部總機搖電話!

阿為安排每人相距五公尺一字排開,開手電筒掛胸前,哨子含嘴裡,持槍慢步前進,走過浴室,走過廚房,再往上方樹林裡走進去...其實大家都緊張地要死,深怕旁邊真的跳一個水鬼出來,小命隨時難保了...走進樹林十公尺...停!報數,然後把間距縮到三公尺,再走進十公尺...硬著頭皮再往前搜索,搜到油庫邊緣了,油庫衛兵從右邊手電筒在照,阿為揮揮手問有沒有狀況?!油庫衛兵說沒有,剛只看到五個手電筒光束在那邊掃來掃去!

再往油庫深處搜過去的話,不必水鬼過來,大概自己就緊張到爆血管陣亡了...有搜到油庫邊就好了,明天即便有發現什麼狀況,至少有帶人搜過,只是月黑風高搜不到罷了!

單兵注意,原路撤退...下刺刀,下彈匣,清槍,關保險,回寢室睡覺去!

回寢室途中,新兵跟阿為說:學長!你真的不錯耶!都不會怕!剛剛我都快要嚇到褲底一大包了...阿為說:贛!有五六個人還怕個屁喔!快過來扶住我,我腿軟掉了!...抖..抖..抖...
分類:日記

一些記錄保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