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回首向來蕭瑟處-12

12-狀況二
----------------


77.1.13

連上陸一特三年兵退光了,阿為升上兵,已經是連上老兵的主流勢力了,如果1481梯的陸一特沒減一年的話,阿為在連上只能算中鳥階層...第二次返台回來,竟帶了以前最痛恨的電工原理,電機機械等課本,每天兩班安官四小時,沒事就在安官室裡看書!

當天晚上阿為值8-10的安官,但心裡有點小贛!因為別人在休息,他在釘安官!等他下安官,沒得休息,得一起去走夜行軍...阿為坐安官室裡,才看一兩頁的書,電話就響起來了...電話記錄請抄收...福建共軍有移動集結情況,請貴連進入戰備狀況三...

靠杯!兩岸要打起來嗎?!能不能延到六月等我退伍後再打...抄完電話記錄,叫內衛兵跑步過來,快送給連長簽...還沒簽回來時,第二個電話記錄又下來了,以前夜行軍彈藥是集中在小推車上,現在電話記錄要求把子彈分開裝到彈匣裡,每人帶足四個彈匣八十發子彈!

內衛兵還沒回來,阿為到外頭抓一隻菜鳥,要他快去把值星官和值星班長給找到安官室來...值星官過來的當下,聽到隔壁連在吹緊急集合哨的聲音...以前緊急集合哨多是演練的狀況下聽到,現在肯定不是演練,哨音聽起來格外淒厲緊張!

值星官到了後,稍稍說了一下狀況,才說完第三個電話記錄又下來了...值星官跑去連長室問情況時,謠指部傳出重大訊息:

蔣經國總統去世了!!!

值星官回來,馬上吹緊急集合哨,還好大家也在準備夜行軍,服裝鞋子都準備好好的...開槍櫃領槍,子彈和兩箱好幾百個彈匣,全部搬去連集合場,整個連隊跟踢翻掉的馬蜂窩一樣亂成一團...阿為在安官室也沒閒著,電話記錄是一個一個下不停,值星官又跑進來把衛哨重排過,阿為和另一個下士,站四歇四,兩人把安官包到隔天中午!

十一點部隊拉出去夜行軍,阿為十二點要下哨時,叮嚀油庫和大門衛兵,媽的!每個人皮蹦緊一點,眼睛張大一點,口令背熟一點,今天晚上肯定有查哨,要是被查到有一點點疏漏,要你當不完的兵...阿為衣服也沒脫,澡也沒洗,一路睡到三點半,又被叫起來接安官...一翻電話記錄,已經進到狀況二了,天呀!狀況一可就要真槍實彈打了!

五點多部隊回來,平時夜行軍多半是意思走一下,然後找地方睡大頭覺,睡到時間到就回來了,回來時大家都睡飽但肚子餓,所以多半是急忙忙到餐廳吃早餐,不過今天只看到大部份人頹喪地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寢室睡覺,沒幾個人還有精神去吃早餐!

昨晚夜行軍就算沒有全程督導,帶隊軍官也沒那狗膽在狀況二下摸魚,三十幾公里全程一步一步走到底!...阿為情願站整夜八小時衛兵,也不要走這種親愛精誠不能摸魚的夜行軍!

狀況二,全天二十四小時全副武裝,連睡覺都得抱著槍睡,彈匣裝滿子彈,裝箱擺床底,手一撈就有,手榴彈先集中到中山室櫃子,平常被封起來的七五無座力砲,也被搬了出來保養上油,炮彈本來鎖在三類組寢室前面的碉堡,一兩百顆通通搬出來連集合場曬太陽...

阿為覺得心驚膽跳,那無座力砲的砲彈的殼一大堆洞洞,裡頭一層油紙包著火藥,砲彈的油紙有一些年久風化,就看到裡頭火藥一粒一粒掉出來了...隨便一個沒熄掉的煙頭飛過來...痾...不敢想像會燒成什麼樣?!

如果這時有誰心情不穩想不開的,自己想死而且還想要拖別人下水的...狀況二真是好時機,槍支子彈手榴彈全部隨手可得,不必站衛兵才拿得到!


77.2.18

還好兩岸緊張情況沒有持續...狀況慢慢解除,農曆過年到了,連隊也正常排假...阿為早上跑去金城市區逛老街,下午回來接安官...內衛兵回報說有個菜鳥喝醉了,耍賴不起來站衛勤...靠!真是白目!沒人告訴他金門是戰地前線嗎?!

阿為叫內衛兵先守著安官室,自己揹著五七到寢室找人,喊了兩聲,菜鳥不起來還嫌吵...阿為槍拿起來,一槍托就砸下去了!...菜鳥吃痛,酒醒了三分,起了身!...

阿為:該你站衛兵啦!你身體不舒服可以不要站,就躺好休息就好,沒關係的!

菜鳥還呆呆地問,真的沒關係喔?!

阿為:贛!一點關係都沒有!

就返身回安官室,剛到都還沒坐下,菜鳥就小跑步到了!還沒關係呢?!夠膽就試看看不來會怎麼樣?!


1526梯的值星班長知道了這事情,跑過來安官室幹譙最近的菜鳥不長眼,可是軍士官又不好動手動腳,不當管教被告到師部去就麻煩一堆...迂迴婉轉地講了十分鐘,阿為才體會到他的用意,就是希望他們三翹的老兵出手管教...兵和兵起衝突打架,不過就打架唄!在部隊中是稀鬆平常的事,這種私下個人衝突,軍士官不在場也管不了那麼多,帽子就扣不到他頭上!

阿為跟值星班長說:你去找1512的唄!他們比較喜歡搞晚點名,我不喜歡動手動腳滴!

值星班長噗了一聲,說:你愛說笑是吧?!你剛明明就打了那個脫哨的菜鳥!全連都知道了,還不喜歡動手動腳呀!?

阿為:我絕對沒有動手動腳的,我是用槍托砸的!就算他去驗傷也驗不到動手動腳的傷,只有槍托砸的傷,那傷是他放假喝醉酒,站衛兵時不小心自己拿槍砸到的!

值星班長說:對!對!對!你說的都對!...有空看看你們前方組菜鳥小陳,看他會不會站衛兵不小心自己砸傷自己!?

阿為就知道連上軍士官一定會縱容甚至委託老兵去修理不聽話的菜鳥,阿為就是在這種氛圍下渡過菜鳥階段...老兵出手,軍士官就不必那麼辛苦自己動手,萬一老兵下手過重,還可以跳出來阻止當好人,菜鳥們就感激班長,感激到痛哭流涕!

才過一天,阿為10-12安官下哨,就看到兩個1512的老兵進到前方組寢室...果然就是把菜鳥小陳給叫起來...

1512的老兵先叫小陳立正站好,然後問阿為幹嘛跟過來?!

阿為:就前方組的呀!自然就跟過來看看,你當我不存在就是了!

老兵:你不要在這邊礙手礙腳的,知道他是前方組的,但有人吩咐!

阿為:我知道有人吩咐,我也有人吩咐呀!輔仔吩咐的,反正你想扁就扁,扁完換我扁第二場!

老兵看沒辦法把阿為趕走,也不管了...老兵開始臭罵菜鳥小陳,罵到激動處,一拳就揮了過去...小陳摀著肚子蹲了下去,阿為走到兩人中間,先問菜鳥,你知道哪邊錯了嗎?!以後會不會注意?!小陳點點頭...阿為再轉向老兵說,菜鳥就知道了,以後會改了,真的沒改,改天隨時再叫起來修理就好了!

老兵忿忿地說:贛!我不過用手打,你都還用槍托砸ㄌㄟ...然後指著菜鳥說:草泥馬的B!你下次再這樣,我不會用手打了,我會跟你前方組學長一樣用槍托砸!

1512梯老兵離開後,阿為打根煙給菜鳥,問有沒有打傷到?!菜鳥說還好,阿為稍微勸了一下菜鳥不必太記恨,為什麼你同梯四個,老兵就找你一個出來?!就是你心不在焉,出公差該做的,自己要主動出來做,給別人叫就掉漆了,現在是出來當兵,不是在家當少爺,記住這一點!


阿為拿槍砸菜鳥的事情,在菜鳥間口語相傳...菜鳥怕老兵,特別像阿為那種瘋狗般會動手動腳的嗜血老兵,更是得敬鬼神而遠之,絕對招惹不得...但是另一個口語又在傳,說菜鳥被叫去晚點名時,其實阿為學長會搓湯圓,會護衛菜鳥不被老兵痛毆...兩個全然相反的口語,搞得那些菜鳥們好亂,還好阿為學長,除了每天兩班安官以外,其他時間不是關在輔導長房間就是出外洽公鬼混,很少在連上出現!
分類:日記

一些記錄保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