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記零丁】紙鶴

狂君 劍君 狂刀 同人

Photo by Danil Aksenov on Unsplash


這天,狂刀帶了一疊素雅白紙上琉璃仙境,向白蓮道者請教:
「素還真,你會摺紙鶴嗎?」
道者不解地打量起狂刀,暗忖著平時粗人一個的他,什麼時候愛上這種小玩意兒。
好半晌才緩緩開口:
「續緣會,他在藥房裡。」
揖身道謝後,便轉身離去。
「我去找他。」
喚住狂刀腳步:
「怎麼突然想學摺紙鶴?」
搔頭赧笑道:
「劍君喜歡……」
微愣,釋懷般地揚起一抹微笑:
「原來……」
狂刀走進藥房,朝裡頭正忙著的少年打聲招呼:
「打擾了,能教我摺紙鶴麼?」
聞言,少年瞪大了雙眼,還以為是自己幻聽,直到看見狂刀手上握著的紙片。
「紙鶴不好摺的。」
堅定地一個頷首。
「我會努力!」
素續緣將手裡的藥草歸位,走向狂刀。
「怎麼突然想學?」
有些好笑,不愧是父子,連出口的疑問都相同。
同樣靦腆答道:
「劍君喜歡……」
亦是一陣微愣,而後了然於心地點點頭,笑而不語。
不好再推拒,素續緣接過狂刀手裡的白紙,取來一張,一步一步地教起那粗手粗腳、總一個不小心就將紙扯破的刀客。
好不容易進展到最後一道步驟,素續緣兩手食指、姆指拈住紙鶴雙翼:
「最後把翅膀……」
「住手!」
狂刀急忙按住素續緣的手。
「別將翅膀展開……」
停下動作,不解地望向刀客。
「怎麼了?」
「沒、沒什麼……」
察覺到自己失態的狂刀,扯了扯笑容歉聲道:
「我學會了,謝謝。」
說完連忙起身,欠身道別後便匆匆離去。
待狂刀離開後,素還真走進藥房:
「你教狂刀了?」
頷首答道:
「續緣拒絕不了。」
拍拍少年的肩膀:
「明天再同大夥兒帶壺酒去陪陪他吧。」
回到零丁寒舍的狂刀,坐在桌前無語地摺過一隻又一隻的紙鶴。
卻總在最後步驟停下動作,望著躺在掌心裡的小巧白鶴發起呆來。
記憶裡,那位嬌小可人的劍者也總愛這麼曲著身子,偎在自己懷裡睡去。
只是回憶每每斷缺在一幕劍者伸展了四肢,靜靜倚著自己沉眠的片段。
「嘖,怎麼又再想起……」
甩了甩腦袋,放下手中仍舊縮著雙翼的紙鶴,重新又再取來一張紙片,緩緩地翻摺起來。
隔天,素還真一行人踏進零丁寒舍時,見到的是趴在桌上睡著的狂刀,還有佈滿桌面、床鋪的雪白紙鶴。
隨手拾起其中一隻,葉小釵不解地望向素還真。
「啊啊……(怎麼翅膀全縮著?)」
接過手,輕嘆:
「傳說,紙鶴會將祝福傳給對方。」
頓了頓,好一會兒才又接著道:
「也將靈魂領向彼岸……」
聽著,鼻頭是陣酸楚,眾人再是無語地望著滿屋子靜靜躺著的雪白紙鶴。
到了傍晚,狂刀幽幽轉醒,睜眼就見一罈酒端立在桌上,上頭還有葉小釵劃下的蒼勁字跡:
『不好擾你休眠,先告辭,保重。』
提過酒罈,仰頭飲下一大口。
「好酒……」
視線掃過滿桌的紙鶴,狂刀回想起有次陪劍君上半月塘,看著劍君靈巧的雙手俐落地摺著紙鶴,自己則是天生粗手粗腳的,只能呆坐在一旁替人遞遞紙片。
那時狂刀好奇問起:
「你喜歡紙鶴?」
劍君微笑回答:
「喜歡。紙鶴代表祝福。」
瞪圓雙眼,望著那平凡無奇、充其量也就只是個可愛擺飾的紙鶴。
「怎麼說?」
嘆了聲,眼前刀客那天生少了纖細神經的腦子,總教自己忍不住好笑。
「你沒聽說過嗎?展翅的紙鶴能將祝福傳給對方,也將往生靈魂載向彼岸。」
將劍君的話在腦子裡消化了一圈。
「這些紙鶴是摺給驚虹留恨的?」
點點頭,將手中的紙鶴雙翅輕輕展開。
「希望牠們能帶領虹弟到往極樂。」
收回思緒,狂刀望著眼前一隻隻縮著羽翼的白鶴,拾起一隻端放在手心,靜靜眺望良久。
漸漸地,婆娑淚光模糊了視線,顫聲低喃:
「困住牠們,能不能多留你一會兒……能不能……」
久久等不到回應,紙鶴始終垂首無語。
而後,狂刀又再默默取來紙片,繼續摺起一隻又一隻縮著翅膀、靜靜臥躺的雪白紙鶴。
那伸展不開的羽翼,
是送不出的祝福,
也是放不開手的情痴……
***
這篇也是劍君祭文之一
當初看布布是跟著電視進度
所以早已提前一年得知劍君陣亡的消息
但即使有了一年的時間做緩衝
依舊沒能做好心理準備
至今看過許多電影、動漫
無數次因為劇情而流淚
但真的哭出聲、悲傷到無法自制的
大概就只有劍君了吧
#狂君  #劍君  #狂刀  #同人 
分類:藝文

續.一曲寄情(尚曲)/會陸續上傳手邊僅存舊文作為記錄。或許會有新文,也或許不會有,隨心。

評論
上一篇
  • 【記凡塵】以為
  • 下一篇
  • 【記所感】躲雨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