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散髮弄扁舟-10

10-遊蕩
--------------

2001.11

阿為把兩年的特休假一共14天請掉,湊出三個星期到四處遊蕩...資訊還有個台幹副理撐著,等台灣派新的資訊主管過來,阿為再回來交接就好.

第一站是湖南...

阿為小時候就住在眷村裡,鄰居全部是大陸老鄉,開放探親後陸續聯絡上老家...林杯杯返鄉探親時,村子裡拉得上關係的都過來,沒關係的也過來攀關係,在台灣買了二十幾個金戒子,全部發光光,身上錢不管港幣/台幣/外匯券也全部拿出來,連身上的手錶和皮鞋都送了出去...一個窮了五十年,有多少挖多少,一個覺得虧欠了五十年,有多少也就拿多少!

林杯杯被老家挖了超過一百萬後,林媽媽就不爽了...如果是兒子拿去孝敬爸媽就算了,林杯杯雙親在文革中都過世了,最親的只有弟弟,其它都是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給弟弟蓋間房花五萬人民幣,也算是夠兄弟之情了,幾個姪子娶親辦嫁妝,林杯杯也都大力金援...所以林媽媽開始限制林杯杯回老家的次數和花費,否則這樣下去,金山銀山都不夠花!

老家村子都說當年老蔣把大陸的黃金都運到台灣去,台灣那邊是富到流油...隔壁村三姨媽的孫子的二姑婆的大舅子要女兒,都會把帖子給送過來...林杯杯暫時沒辦法回老家,有聽到阿為在大陸工作,打電話給阿為老媽,老媽再打電話給阿為,星期六就過去幫林杯杯包個紅包吧!

阿為知道老媽對大陸幅員和交通沒有概念,以為最多就是台北到高雄這樣,星期六日就可以來回...差遠呢!阿為搭T字頭快車,一早七點搭上車,天快黑了才到長沙,到長沙後,再找巴士站,轉搭巴士又凸了兩小時,到一個聽都沒聽過的小鎮,林杯杯的老家還離這鎮一段距離呢!

阿為先找一個旅館住,遞上大陸的汽車駕照登記...櫃台抄到一半時,停下來不耐煩地說:先生,你有帶身份證嗎?!這駕照號碼不對...原來阿為駕照上面號碼是台胞證的編號,只有10碼,和大陸一般的碼數不一樣...阿為不想拿台胞證出來,因為台胞在大陸是境外人士,只能住涉外酒店,一般要三星級以上的酒店才能接受境外人士的投宿,而顯然這小鎮不會有三星級的酒店,除非再跑回去長沙...阿為對櫃員講:我的身份證不是隨便人可以看的,駕照這號碼沒有錯,妳抄上去就是了,公安看了就會知道這是什麼號碼!?

出發前阿為到內陸偏鄉,怕會碰到攔路匪之類的,所以挑了灰襯衫黑西褲穿,看過去就像公安人員,只差在沒戴帽子和領帶...旅館櫃員看阿為一身高檔黑外套灰襯衫黑西褲黑皮鞋,白白胖胖啤酒肚,手機還是自己半年薪水才買得起的8850,這駕照號碼是沒看過的10碼...應該是特務人員或國安人員,不然就是身份特別的高幹...反正不管哪一種,都是惹不起的人物,不敢再多聲,登記完趕忙把鑰匙拿給阿為...阿為在街上買些伴手裡,然後趕忙回房間,因為大陸冬天比金門還冷,第一次睡覺房間裡沒暖氣,洗好澡窩到床上縮起來,抖索著睡了一晚!

一早起床,隨便吃個東西,九點多再找野雞麵包車,又擠了快兩個鐘頭,才真正到林杯杯的老家村子裡,其實離鎮上沒很遠,只是路太爛,車子時速只有30公里,然後又走走停停一路招客上下車!

按地址問了半天,總算找到林杯杯弟弟他家,村裡唯一一間新蓋的水泥磚房...把林杯杯的託付辦好後,中午大夥到一間餐館吃飯,幾乎每道菜都是辣的,阿為不敢吃辣,只能吃一口就配一口茶...主菜火鍋端上來,阿為呼了口氣...贛!這道菜總算沒放辣椒...但是...這似乎也不是豬肉...阿為遲疑地問了一下:這...這是狗肉吧?!...旁人說:中的!這就是香肉,你台灣沒吃過吧?!來來來!冬天就是要吃這!

阿為說,吃當然是吃過,以前我在金門當兵,有個村子叫建華的,冬天一到,整村子就在賣這香肉火鍋,沾著豆乳醬吃,配點金門高粱...大夥對當兵這事頗有興致,在大陸想要去當兵,還不是件簡單的事,得先找關係,送紅包,才有機會可以進去當兵...話匣一開,就繞著當兵的情況聊!

阿為稍稍感覺到三砲總經理的感慨...當年持槍在前線,夙夜匪懈,就是要和這些老鄉決生死,現在卻和老鄉圍著一起吃狗肉喝燒酒,這情緒還頗為複雜...但這些老鄉對台灣根本沒有啥國仇家恨,國仇家恨似乎只是蔣毛兩人之間的事情而已,對老百姓來講,林杯杯就覺得兩岸就是一家人呀!哪有啥國仇家恨的?!

最後一道菜上來,阿為藉口上廁所,其實是找老板買單,那一桌含酒錢一百五有找,之前在深圳吃一個砂鍋粥也就一百五去了,城鄉物價差距頗大!

隔天阿為回到長沙,打電話給老媽,說錢送到了,多少就不必問了,只會給多不會給少啦!林杯杯要拿給妳也不要拿,反正我口袋草紙一大堆,拿回台灣也不能花!

在長沙火車站看著人潮,往北冰天雪地,那就往南吧...買了到廣州的硬臥,搭了七八個小時的火車才到,廣州阿為很熟,到常住的天河區三星級的涉外酒店,阿為前一天上廁所還是沒有門的一排溝茅房,現在廁所是鋪著崗石和全套進口衛浴設備...大陸城鄉貧富差距也太大了些!

在廣州悠閒地住幾天,早上睡到十點,才到茶樓飲茶,廣東的飲食阿為比較能接受,別地方不是太油太鹹就是太辣...阿為常去的是在上下九步行街裡的西關人家,茶樓裡的蝦餃皇真的比台灣好吃太多了,蝦子是飽滿一整隻,味道鮮甜無比,一籠三顆沒兩分鐘就吃下肚,另外豬肚,排骨,鳳爪,腸粉...樣樣可口好吃!...只有粥品不是太滿意,廣州應該是廣東粥的發源地,但卻沒有金門的廣東粥好吃,怪哉!

晚上到珠江邊閒逛,二沙島的河景還不錯,逛累了到路邊大排檔吃海鮮...阿為第一次看到手掌那麼大的生蠔就是在廣州這裡,菜單上寫一打30元,一打有12顆說,阿為怕吃不完,問老板能不能點半打?!老板說可以...一盤六顆端上來,料理方式是把生蠔上半部的殼剝掉,放一點奶油,一點蔥蒜辣椒,然後放炭火上烤熟...阿為先吃一顆試試,原本想說會有台灣蚵仔的特殊怪味,誰知道竟完全沒有怪味道,甚至還有點牛奶味,原本以為半打吃不完,沒幾下就吃光了,追點半打,吃到爽為止!

隔天找廣州的台灣朋友,去一家叫菌香園的餐廳吃飯...阿為覺得名字挺彆扭的,菌???是細菌嗎???在大陸"菌"好像是"菇"的稱呼,因為菜單上所有餐點都是用菇類調理的,兩岸雖然簡繁體字互通性高,但很多東西的稱呼卻大異逕庭...阿為曾到超市買東西,看到包著保鮮膜的地瓜,上面標籤竟寫黃瓜...啥?!...後來想想好像也沒有差太多,地瓜就黃肉的呀!叫黃瓜也不算文不對題,反而是台灣把一根綠皮白肉的東西叫黃瓜,才是有點怪怪的!...不過大陸把馬鈴薯叫成土豆,阿為就覺得不對,它是埋在土裡沒錯,但怎麼看也不像豆...台灣花生叫土豆才算正確!

點好菜,服務員問主餐呢?!阿為和朋友看了菜單,就點菌香炒飯吧!...幾兩?!...兩人傻眼了,沒聽過炒飯用兩來作單位,一兩是多重呀?!台灣只有金子用兩來計價,難道這炒飯跟金子一樣貴?!問服務員一兩多少錢?!一般人吃幾兩?!服務員說一兩三塊,一般人可以吃三到五兩!...兩人鬆口氣,心裡評估,一般人吃三到五兩,兩人吃六到十兩,那就折衷來個八兩吧!

菜一道一道上,兩人邊吃邊聊天,朋友鼓吹阿為到廣州發展,這邊不管要作哪一行,市場和前景都比台灣大N倍,就算賣珍珠奶茶,台灣一攤子成本扣掉賺七萬八萬,已經是火旺的攤子了,這邊涼涼的也可以賺七八萬,但是是人民幣...聊著聊著看到服務員捧一個十人份的電鍋內鍋擺桌上,這是菌香炒飯,請慢用...兩人又傻眼了...十人份的電鍋內鍋,裝了八分滿,盛到一般家用的碗裡,可以盛上七八碗尖尖的...這兩人哪吃得完呀?!吃到兩人解腰帶了,炒飯才吃掉1/3!

後來阿為去搞清楚大陸米麵用兩計算的份量...比如說一兩水餃,不是把水餃拿去秤重量,是用一兩重的麵粉揉成皮,然後包出來的水餃份量,叫一兩水餃...個頭小的,一兩麵粉大概包八顆,個頭大點的,一兩麵粉大約包6顆...阿為點的炒飯就是用八兩米(400公克)去煮出來的飯,再拿去加料作炒飯,整個炒好,都兩公斤去了!


阿為搭車經過廣州火車站時,看到廣場和路橋下一堆流浪漢躺在那邊,問的士師傅,他說這就是"盲流".

回到酒店,上網查相關的訊息...查到半夜一兩點,阿為關掉筆記型電腦,心情沉重到睡不著...

阿為記得小時候家裡窮,但至少沒有挨過餓,長大也剛好台灣經濟起飛,只聽過吃太好掛掉的,就沒聽過有誰沒東西吃餓死的...大陸是開始改革開放,但大陸太大了,人太多了,只有幾個沿海省份和少部份人民,享受到改革開放的經濟成長,其他還有大部份人在貧窮線下面生活...而這些貧窮線下的生活,不是台灣人民可以體認跟理解的!

網路上一張照片,年輕的礦工揹著和身體一樣大的竹簍,堆著和體重一樣重的黑煤塊,十七歲的礦工爬著陡坡,到坡頂停頓喘氣時,被攝影師拍下身影...礦工因大量體力付出,流汗喘氣,在低溫環境下,身體週遭白色水氣氤氳飄渺,抬頭目光向著前方的卸煤處,目光有一點年少該有的活力,也有經歷風霜的老成,有對生活的無力感,但又好像有想要反抗,改變的企望...報導中礦工搬一簍煤塊的工資是一塊錢,而且在沒有防護措施下,通常都會染上塵肺症,加上超重的勞力工作下,平均只能活到40歲!

阿為設身處地想,如果是自己在這種環境下會怎麼樣?!...認份地搬煤賺一點點錢,吃不飽餓不死,然後活到四十歲重新投胎...No!絕不!絕不接受這種環境生活命運!照片裡礦光的眼神裡一樣有要反抗,要改變的企圖!

在大陸要到別的城市,不是像台灣買張車票就可以到處跑,大陸有各種政策法條限制人民的流動,改革開放後鬆綁了一些,但可能家裡有老人或小孩要照顧,離不開老家,就算這些都克服了,這些收入在貧窮線下的人,多半是文盲,到了車站,外地有哪些大城鎮,自己該去哪邊?!都是一臉茫然...

好不容易有聽說過廣州深圳的,深圳當時是劃成特區,沒辦法進去,只能在廣州火車站下車,然後在天橋下路邊餐風露雨,有零工就去打零工,有垃圾就去檢垃圾,阿為經常飲料才打開喝兩口,後面不遠處就有人在等著要回收飲料空瓶,一個空瓶可以賣一兩毛,兩三個就可以換顆饅頭,一天能收個十個,基本上就餓不死了,有報導說廣州20000個垃圾桶,每兩個垃圾筒可以養活一個盲流...甚至選對地點勤快些走動地收回收,一個月可以賺100-150塊草紙...這樣竟然比在老家面朝黃土背朝天地耕種還賺得多!

雖大部份盲流只要有地方躺,儘管那是充滿吵雜和汽車廢氣的路邊,一天能吃個一兩餐,這樣就夠了,但少部份盲流看到別人穿好的吃好的,不甘心自己過這樣生活,就開始偷搶拐騙樣樣來,造成一些治安問題,但廣州算好的,阿為只有到深圳珠海時,才會提起精神注意四週,就算是小孩子也一樣,深圳珠海治安更壞!

阿為在珠三角遊蕩了兩星期後,才回到公司等交接...這兩三星期的遊蕩,讓阿為對人生的感覺有一些改變,自己再怎麼苦,其實是生活在雲端裡,沒什麼可以抱怨的!...當年蔣介石沒有退守台灣,十萬大軍沒有守住金門,台灣經歷個文化大革命,三面紅旗大躍進,阿為現在只是廣州車站的一個扒手而已!
分類:日記

一些記錄保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