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散髮弄扁舟-20


20-終場
-------------
2006.3

新副總對CIO開刀了!要CIO打包限時走人!

終於呀...阿為沒想到這場戲他可以站著到最後!

周末連絡了劉經理,阿傳,阿立還有幾個私交比較好的工程師,到劉經理家訂了披薩,帶瓶麥卡倫去慶祝!有人舉杯恭喜阿為邪不勝正,取得最後勝利...阿為喝掉杯中麥卡倫後,說:

我要說的話可能有些不好理解,但請嘗試去思考一下...

邪不勝正是騙小孩的,現實上邪多半是勝過正,如果說我們把普世認同的價值定義為正,這場角力中我比CIO更邪惡,CIO不過是副總下聽話的狗,努力想達成上司命令而已,我利用了他人格上的弱點,利用了法律對勞工的偏頗的保護,我甚至在董事長那邊捅了他一刀,但是我不比CIO要更邪惡的話,就很難站到最後!

請不要相信邪不勝正,獲勝從來都是實力及策略使然,運氣有時也是因素...在一場對抗或角力,怎麼培養實力,拉攏實力,壯大實力,怎麼分析現況,對方弱勢,找出對策,訂定策略才是重要的,如果盲然相信正義終將獲勝,對抗過程亂搞一通,該落敗還是要落敗,就算你是正義的化身也一定要落敗!

電影無間道講: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這句話說的是上天無眼,世間沒有正義公平...有些感慨的味道,但它卻道出現實就是上天無眼,不是看你善良就給你好日子,很多時候善良的人都會被陷害,如果你是善良,就該培養實力,採取正確策略,才能取得所謂的邪不勝正!


劉經理比阿為年長八歲十歲,人生經驗也夠,點頭說:沒錯!

阿為繼續分析...

執行副總剛進來,從對其他部門的作法中,很簡單可以看出來,他是一個要依職權搞錢的人...當時各位的想法還在獨善其身,他官那麼大,要搞去搞,我還是作我的事就好,跟我沒關係,但這想法如果你是工程師想是沒錯!...但劉經理跟各部主管,你們當時就該要了解,副總跟各位會有工作上管理上的交集,而不是獨善其身就可以不被掃到,要有因應策略出來!

講白了,我第一個因應是連絡關係找工作...因為我稍微看前了一步,因為這種爛主管,一定安插他的人配合他搞錢,舊主管只有走人一條路!

阿世也看前了一步,他選擇帶槍投靠過去,但他格局實在太小,連兩萬的手機都要貪,後面被自己部下搞掉,不名譽離職,我看園區公司大概都很難找到工作了,很多人都會幫他作些宣傳,包含我!不過以他的投機取巧欺上瞞下的性格,還是可以在不知底細的公司活得很好.

就問劉經理當副總對資訊不滿時,如果你去跟他講,副總說得對,我們資訊團隊會依副總需求努力配合,達成完美改造的目標,接下去我們就連絡XXX廠商來談系統導入的事...帶槍投靠過去,主動幫副總搞錢,你覺得你會被資遣嗎?

劉經理:大概50%機會可以留下,另外因為跟CIO角色重疊,所以還是有50%機會被裁!

阿為:如果有50%機會,我有信心可以把軟弱的CIO搞掉,幫你扶上CIO座位...但我的評估你留下的機會不到10%...阿世在二線,他可以帶槍投靠,他接觸不到直接證據,但你是一線,有機會接觸到直接證據,這情況下你納投名狀都沒用,不是他的人,他就不會安心!信任從來就不是這種人會有的性格!

如果副總直接找你明講,請你配合XXX廠商導ERP,溢價5000萬分你兩成1000萬,你敢不敢接?!

劉經理思考一會,說道:應該還是不會,這感覺是把我的人格,職業生涯,董事長對我的信任等等,全部給賣了!

阿為大腿一拍:對了!這就是普遍台灣員工跟大陸員工的差別(特別要強調並非全部),你覺得人格,職業生涯,公司的信任等等比1000萬還要重要,但是副總或很多大陸人是這樣想嗎?!不是!!他們只覺得江湖上擋人財路者死!各位不能捨棄人格,職業生涯,公司的信任等等的,在他們眼中就是擋人財路的石頭,就是得踢開!沒得說!

阿為把麥卡倫幫每位倒一輪,所有人若有所思地喝比平常要大口...這些可能是他們在台灣工作十幾二十年都沒去思考過的,阿為在大陸混幾年,就差不多看透這些事了!

阿為繼續分析:

劉經理不管怎麼作,都很難有機會留下來,你是金門馬山的第一線海防哨,戰爭一發動就一定會波及...如果這是既定事實,就不要想去改變,白費力氣而已!如果要費力氣發洩,乾脆學法拍屋,交屋前水泥灌馬桶,讓買到的屋主只能多花錢打掉重蓋.

你還在位時,我就打定主意副總搞的系統,請購單全部由我來開,當時沒講清楚目的,我目的是刁難廠商不作驗收,讓廠商難收錢...CIO一定會把我驗收權限換掉,把我資遣或架空,這都預想得到...我被資遣時,我會拿這事來鬧大...明明我開的請購單,為什麼不讓我驗收?!就因為我不肯配合你們圖利廠商驗收,就資遣我是不是?!...就算鬧到集團,鬧上蘋果,鬧上勞工局都無所謂...鬧越大,越多人關注越好,最好連集團老董事長都來關心這事...如此眾目睽睽之下,副總利用資訊處來搞錢的難度就會提高,如果他選擇放棄,那資訊處原本各位主管就安全了!

阿傳說:我沒想過有這種作法!

阿為說:我也沒想過,我跟各位一樣善良,差別在我在大陸混了幾年,我看過陸幹跟廠商驗收的各種刁難,目的要跟廠商收黑錢,前面台幹經理談案子吃肉,陸幹課長搶著幫忙開採購單,你以為他主動積極作事嗎?!錯!是他後面驗收要喝湯...稍微變化一下,就變成我跟副總,CIO對著幹的策略之一.

副總早就清楚地知道他的管理權限怎麼幫他搞錢,陸幹小小課長靠驗收權限,半年就可以買了一台車...而各位,善良的各位,有著十年以上工作經驗努力工作的各位,對公司職務所給予的權限,卻不知道怎麼利用!?我跟各位一樣的話,在大陸工作時早被幹掉N次了!

眾人又齊齊灌了一大口麥卡倫...

阿為轉向阿傳說:你是最可惜的,殺人放火金腰帶這句是指副總跟CIO,修橋補路無屍骸這後半句是指你...

我們二線主管只要面對CIO就好,CIO真的不需要太多策略,他軟弱欺善怕硬,說真的,就走進他辦公室門關起來,不必講話,手舉起來在脖子上作勢劃一刀,再瞪他兩眼,他大概就不敢惹你了...

公司績效考核留優汰劣是既定政策,為什麼CIO要把你考績打劣,要績效改善,最後資遣掉?!你的疑問很正確,當時我才是資訊處的冗員,CIO也不是沒有嘗試資遣我,他資遣我好幾次,根本就不必等年度績效考核,直接開單說我如何不勝任職務之類的,差在董事長沒簽,董事長不簽,這事情我還沒想明白,就算是我的運氣吧!

如果資遣單到了我桌上,跟前面講的一樣,我會把事鬧大,鬧到全世界皆知,勞資案例跟法條我看了些,法律對相對弱勢的勞工有一點偏頗跟保護,當員工真的死皮賴臉時,公司要請他走路還真的有點難度,今天公司不義,就不要怪員工不仁,不管最後我有沒有走,至少當下要你沒那麼容易為所欲為!


回到你的績效改善單,除了我以外,還有幾個後面安插進來的人,專業不夠,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怎麼挑都不應該挑你...專業在你這邊,工作績效在你這邊,換成我就是部門週會眾人面前質問...敝人很慚愧地收到績效改善單,領公司薪水,沒作好公司的事,實在很慚愧...不過本著明確改善方向的想法,請CIO說明績效評分的標準,本人工作上的缺失,我好朝標準方向努力改善,不教而殺謂之虐,今天沒有明確講清楚我工作比別人表現要差的具體事實,大家就不要想出會議室!

阿傳說實話你敢不敢這樣講?!...不敢!我知道你不敢!應該說你沒經歷過,不知道怎麼跟主管抗爭?...我唸書時,學妹跑來我房間說她打排球肩膀扭到,要我幫她按摩,我一邊按一邊想是不是應該順便把她褲子給脫了,上了她...當時還是處男,沒經驗,內心交戰許久,最後還是不敢,挨耳光事小,等等被抓進警察局事大...如果那時有過經驗,怎麼可能不上?!還是不是男的呀?!...警察局???拜託!進我房間孤男寡女按摩,當然是兩情相悅呀!哪有強姦這回事?!學妹大概恨我一輩子!

阿傳你沒有碰過不公平待遇,不知道該怎麼爭取,在好主管下工作,比如劉經理,苦幹實幹,劉經理看在眼裡,會給你公平待遇...在爛主管下,苦幹實幹,就是撤職查辦!

為什麼CIO敢柿子挑軟的捏?!因為台灣員工普遍不敢跟主管抗爭,即使是合理的抗爭...這現象我是有點不明白,都要你走路了,鬧事抗爭最差結果也就走路而已,除非你自己就覺得你是很爛你是該走路!換成是大陸廠,他如果覺得他不是最差的,如果他覺得受到不公平待遇,那基本上就會抗爭了,為了自己應有的利益來抗爭,陸幹絕對是不會猶豫,抗爭手法的花樣絕對比我多,強度也比我激烈...台灣員工受不公平待遇時,思前慮後的,阿傳你就是代表,對不起說了傷你心的話,來!敬你一杯.


阿傳喝一大口,緩過氣後說:我現在覺得拿到績效改善單時就該拒簽!百分百達到專案績效就是個自由心證,就算作到死,主管硬說只有99%沒到百分百,還是要你走!

阿為說:明白就好...我可以給各位借鏡的是放下得失心,一開始就想好這爛工作,有沒有都無所謂,最多換一家公司待而已,不見得比較差!沒有得失心,才能在局外冷靜觀察應對,太重視這份工作,基本上就是把自己弱點曝給CIO跟副總來利用.

個性耿直一直沒說話的阿立開口了...我情緒失控這事你怎麼看?!

阿為說:我先問一件事,如果劉經理給你一件超出你專業的工作時,你會有什麼反應?!

阿立:應該跟劉經理說明這工作我搞不來,為什麼搞不來,如果硬要作就是要點時間學習或要人協助!

阿為:正常就差不多那麼講...但你面對CIO一樣交付超出你專業超出你能力的工作時,為什麼會情緒失控?!

阿立:當時覺得很煩很氣憤!

阿為說:別人都不理解,但我理解...因為你Infra主管當得好好的,沒犯錯,卻突然被下管理職,你覺得不公平,甚至覺得尷尬,每天到公司都要再經歷這種不公平,尷尬的氣氛八小時,待久了覺得自己好像很沒用,很氣餒,很想自己就離職!心情煩燥是一定的,累積到一定程度,稍稍碰到個刺激就會爆發失控.

阿立:對!

阿為說:當時我也是MES主管突然被架空下管理職,你的經歷我也一樣...我高中被留級一年,更尷尬,更氣餒,更煩燥的心路歷程,持續整整一年...我好幾次都想放棄不唸了,出去搬磚頭都比留在學校強,如果那時候放棄,現在我最多就一個地痞流氓而已.

跟CIO的不公平來硬的,是正確的想法!你爆發時心裡想的大概是草泥馬的B,這工作有啥了不起的,老子不幹了!這心態也正確!

這兩個心態我都有,但你情緒爆發落下把柄被搞走,就剛好趁了他們的心...應該說他都不想讓你好過了,你幹嘛配合他?!...我有好幾次也想爆發,一走了之,但為了一個想法...你不讓我好過,我他媽大家都不要太好過!...所以都忍了下來,嗆聲我也嗆,但門關起來.

所以你應該接下CIO交付的工作,接這工作後要發Email說...工作超出我專業能力,但主管要求要作,我還是努力嘗試去作...然後再想辦法把工作搞砸搞爛!
搞爛後再說當初我Email裡面就說啦,這超出我專業能力,但我還是努力去做...現在搞砸了,要怪就怪你CIO硬要把工作交給非專業的人!就算捅到董事長那邊,都還說得過去...搞砸幾件工作後,我保證CIO把你當空氣,比我都還要閒!可能等年度打考績,把你績效打劣,但前面阿傳講過,隨便都可以把單子應付過去!

阿立:我覺得這樣工作很累,勾心鬥角的!

阿為一口喝掉杯中的威士忌,沉重地說:

你們最好趕快習慣適應它!如果你們有機會到大陸工作時,只會碰到比我講的更爛的主管,更深的套路...就算你打定主意一輩子在台灣,台灣這種主管只會越來越多...人心純樸善良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分類:日記

一些記錄保存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