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10418_雜記

_
今天一個人去看了南巫,還以為一個人去看電影會很不習慣,但卻意外的覺得很自在(完蛋,沒朋友就算了,居然還開始享受。覺得這部很像是一部編導式的紀錄片,可能是因為改編自導演童年記憶的關係。講故事的速度很慢,很多長鏡頭,也很直接的把那些想說的話攤開來,對鬼神的敬畏與恐懼是一體兩面,透過舞蹈和律動增加了那種詭異和神秘,好喜歡,真的不恐怖啦,真的。也想起一些小時候聽過的神話故事和一些儀式,那時候還為了那柱不小心被風給滅了的香擔心害怕好幾天。
晚上又去聽了樂與音的講座,講到中國對於台灣音樂的審查態度,其實身在台灣的我們也沒有逃過那樣的審查,越自由也更加的僵固,我們更輕易的審查別人的言論、表現,也更嚴格的自我審查,我們不敢做很多事情,因為我們有太多的顧慮,我們擺脫了物質生活上的檢視,卻陷入心靈與精神上的審查,才發現其實沒有人能獲得真正的自由,也許根本就沒有。
我們都像是被下降頭一樣,深受其苦、動彈不得,無法改善,不論是環境或是體制,請用力的嘔出血和鐵釘吧,希望一切會像電影的結局,將一切投入海裡,所有事情就能了結,但我們要知道,我們還是在邊界裡,看的到外面廣闊的世界,但終究還站在裡面。
最近好多事情迎面而來,我自認為自己並沒有惡意,但那些事根本不在乎,也許跟惡意無關,反正就是發生了,我想我應該要表現的不在意,但因為和我自己內在所想的很不一樣,所以一直放不下,希望能夠被理解,總還是疲於解釋了,就這樣吧!
今天走在路上聽到一個小孩跟他爸說他很想吃雞蛋糕,我看著車輪餅車,得出了一樣的感想,我也好想吃雞蛋糕ㄛ!!!
#台灣  #雜記  #電影  #生活  #日常 
分類:生活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