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國思想簡單說:魏晉(中)

莊子 玄學 思想史 中國 哲學

莊子 玄學 思想史 中國 哲學

參、阮籍與嵇康

一、阮籍
(一)早年背景
  • 早年具匡濟世人之志,〈樂論〉中肯定教化之功。
  • 寄「禮樂」達成人民遷善化成,而能尊卑有別、各司其職:
「禮定其象,樂平其心。禮治其外,樂化其內,禮樂正而天下平。」
(二)跳脫禮樂名教
  • 後有感於時人受禮教之縛,且虛偽保守。許多文士因言論觸犯當朝而遭迫害。
  • 阮籍有感於禮教拘束,又無奈時局動盪,作〈大人先生傳〉、〈達莊論〉以駁之,遂縱酒酣飲,不問世事。
  • 大人:〈大人先生傳〉中的「大人」代表放蕩的道家型人物,推崇自然,並予以肯定。
  • 君子:「域中君子」即守儀度的儒家人物,對比大人,被禮法拘蔽而受批評。
  • 〈達莊論〉:見其超越禮教、回歸自然的嚮往。
(三)道與自然
  • 自然觀:「一氣」統其天地生萬物之形態與盛衰。
  • 道:承老子,「道」為世界本源,天地萬物一體、和諧而無矛盾。
  • 道的變化為自然而然,並非人為造作。
  • 至人:順應自然,不因死生而喜怒好惡。
(四)調和名教
  • 內道外儒:達於自然、通於教化。
  • 調和名教與自然:維護名教的立場,合乎綱常的封建秩序倫理。
  • 「禮」為外在的名教;「樂」為內在而自然。
  • 名教:禮法壓迫、拘束人,專制而殘暴 → 針對門閥貴族
  • 自然:不受拘束的「無為」知自然社會 → 未有政治紛爭

二、嵇康
(一)越名教而任自然
  • 政治命題:老莊之逃世思想
  • 名教:痛斥、批判「名教」使自然之情的遭壞,使人騖名競利,為偽善、欺詐之根源。
  • 自然:不加修飾的人為本性(人格修養),推尊古代社會,不逐物慾。
  • 君子行為異而本性同,順其性而有所安慰。
〈釋私論〉「越名任心」
  • 繼承莊子所說的「泯是非,薄辯議」之說,超越禮教回歸自然的嚮往。
  • 「心無措乎是非」「越名任心」,心不受世情人事拘束,脫離桎梏則「體亮通達」、「物情順通」
(二)善音律:〈聲無哀樂論〉
  • 音樂僅有音質上的差異,並無情感成分。
  • 哀樂屬於人心主觀的感受,為聆聽後的「情緒反應」
  • 不能把自己聽到音樂後的情緒反應,說成是樂聲本身的性質。
「和聲無象,而哀心有主」「心之與聲,明為二物」
「崇簡之教,御無為之始,君靜於上,臣順於下,玄化潛道,天人交泰」〈聲無哀樂論〉
  • 嵇康認為「音樂性質」與「人的情緒反應」,是兩種不同性質的存在。
  • 故未有哀音、樂音、正音、邪音。
(三)美儀容:〈養生論〉
  • 發揮《莊子》養生之義,重視道家冲虛無為的工夫,並將其應用在養生上。
  • 討論生理上的服食養生之道,及心理「清虛靜泰,少思寡欲」。
  • 服食養生為道教所重視,反映出「道家末流」和「方士之術」結合,發展出煉丹養生的色彩。

肆、向秀與郭象

一、向秀
(一)反對無
  • 繼承莊子道變化
  • 反對「無能生有」。
  • 「變」為名相上的辨析,人不能察辯其變化,不能終歸於無。
  • 承認「不生不化」、「生化之本」
(二)自生、自化、自足
  • 提出「物各自造」、「造物無主」。
  • 「自生」,即未有根據的變化。
(三)崇有
  • 天理自然:安於自己所處,不越本分,名教不違自然。
  • 安分自得:反對壓抑性情以求生。
  • 鞏固門閥:社會各階層安於封建。

二、郭象
(一)脫離莊子
寄言出意
  • 郭象認為莊子所要表達的真正意思,未必就是文字表面之意義。
  • 必須探求文字的弦外之音、言外之意,方能了解其中寓意。
郭象立說
  • 牟宗三先生曾指出魏晉玄學家面對自然與名教的衝突,即「自然」與「道德」的衝突。
  • 郭象欲會通消融儒、道,調和名教與自然,故許多注解說法,處處都與《莊子》違異,錢穆亦云:「雖曰注《莊》,實是自己立說」
  • 《莊子注》的出現,標誌著「魏晉三玄」(易老莊)轉往發展《莊子》的完成。
(二)聖人與神人
  • 莊子:
「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逍遙遊〉)
  • 郭象脫離莊周原意,認為在現實中亦可達到理想的境界:
「此皆寄言耳。夫神人即今所謂聖人也,夫聖人雖在廟堂之上,然其心無異於山林之中。」(郭象注)
天刑之:
  • 莊子認為孔子受仁義道德虛名所累,束縛心靈自由,無異於遭受「天刑」。
  • 人於世間沒有甚麼執著強求,以超越的逍遙精神方能免於所苦。
  • 郭象主張「孔子不以天刑為刑」,也不認為禮樂、責任、名利有何之苦。
  • 當內心真正超越不一定要捨去現實外在事物。
莊子 玄學 思想史 中國 哲學

(三)自爾獨化
自爾
  • 否定漢代人格神的天、反對王弼的「無」統攝萬物。
  • 「無」不能生有,「有」才是自己的創造者,因此「自爾」為自己而然、自己產生、自己變化。
獨化「外不依道,內不由己」
  • 任何事物的生化皆是獨立而成,因此不需要憑藉他人、依賴外物。
  • 「獨化」即「無待」,強調人事物能皆適性逍遙、不須強求。
  • 「不失其所待」為每一事物皆各安其分、是各安其性的必要條件。
  • 命定:「自得自然」、偶然(不可知論),且必然之天命信仰,性、命所定「不可知、不可違」
獨化與造作
  • 獨化:「所待」必須有所區隔性、隱形權力的背後運作「使不失其所待」。
  • 名教:特定的場域性「自得之場」、一定程度的人為加工「寄之以人事」。
對於「人為造作」的界定:
  • 莊子反對一切「非自然的人為造作」之物。「牛馬四足,是謂之天。落馬首、穿牛鼻,是謂人。」
  • 郭象對「性」(自然本性)和「偽」(人為造作)是對立的看法,此基本上同於莊子。然而對於「何謂性」、「何謂偽」之界定大異於莊子。郭象言「落馬首、穿牛鼻」也屬於人類順其天性,其所發揮而施於馬牛,人事在自然中。
(四)迹冥論
  • 老莊主張:「無為而無不為」,「無為」本是「冥」,「無不為」則是「迹」。
  • 郭象認為「迹」亦「冥」,「冥」亦「迹」,兩者合一,因此雖在廟堂之上,卻無礙其心,有如生活在山林般自在。
  • 郭象認為先「有為」而後有「無為」,一反道家「無為而無不為」。
(七)逍遙境界
  • 莊子的逍遙有其工夫理論基礎。以大鵬為逍遙,人當處大鵬境界為宜。
  • 郭象將一切委付於自然,乃至放任之地步,過分偏狹。大鵬與小麻雀形體雖殊,卻同一逍遙。
#莊子  #玄學  #思想史  #中國  #哲學 
分類:學習

文章搬家,搜尋臉書:漫卷詩書喜欲狂和憨字樹

評論
上一篇
  • 中國思想簡單說:魏晉(上)
  • 下一篇
  • 中國思想簡單說:魏晉(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