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國思想簡單說:佛教(上)

中國 佛教 哲學 思想史 玄學

中國 佛教 哲學 思想史 玄學

壹、佛教初入

一、興起之因
(一)儒家與玄學:
  • 儒家未言「性命天道」,其主流思想在人世應用。
  • 東漢末傳入佛教,恰好補儒家空白。
  • 玄學:提供心靈寄託,為佛教思想鋪路。
  • 漢末以來亂世:禮法名教、玄學思辯,無法提供名士安頓。
(二)佛教本身:
  • 佛教言來世的追求,使人向善、不為惡。
  • 契合中國人:獨崇「內力」、「自力」以及「人格發揮」。
  • 人皆具佛性之旨。
  • 依法不依人,重實踐而非思辯,與中土人文思想重在生命實踐,二者旨趣相合。
  • 佛教雖出世,但對人生諸實相分析有所理解。
(三)中國佛教哲學性的創發
  • 為中國佛教消融印度佛教的過程
  • 義理:印度佛經未見,為中國人對於印度佛經的理解(非修行面)
  • 反思:重構的研究,非為了宗教性的目的。
  • 東晉張湛《列子注》:
「群有以至虛為宗,萬品以終滅為驗」,往往與佛經相參,說明當時玄學以受道佛學影響。

二、格義佛教
(一)相似概念
  • 以《老》《莊》解釋佛教思想,將類似的概念相比附。
  • 利於傳播,玄學比附佛學,使中土士人更易理解
  • 格義的侷限:無法正確解釋佛典之意,可能因格義不當,產生更多誤解。
(二)玄學比附佛學
  • 《老子》的「無」解釋佛家的「空」(般若學本無派);
  • 《莊子》的「薪火之喻」解釋輪迴轉世之「形盡神不滅」。
  • 六家七宗:
中國 佛教 哲學 思想史 玄學
慧遠〈沙門不敬王者論〉「形盡而神不滅」
  • 借《莊子.養生主》薪火之喻,來說明「形」與「神」的關係
  • 「神」可長存、不隨人「形(體)」消散而滅亡,且從一個體移轉到另一個體。此方能有生死輪迴、因果報應。
  • 「范縝」之「神滅論」受此說影響。

(三)儒家比附佛教
外書比附內典,以儒家「五常」比附佛教「五戒」:
「仁者,不殺之禁也;義者,不盜之禁也;禮者,不邪之禁也;智者,不酒之禁也;信者,不妄之禁也。」(《顏氏家訓.歸心》)
(四)道家與佛教不同
生命歸宿:
  • 道家對世間為觀照遊賞之態度。
  • 佛教則是脫離苦海、出世捨離的追求。
死後世界:
  • 道家:重視的是在人世間的精神超越,視萬物平等且同層流轉。
  • 佛教:則是業報輪迴以及轉世的因果觀,在此基礎上眾生平等。
無與空
  • 道家:「無」為最高的創生原理和規律。
  • 佛教:「空」基於因緣和合的暫時性角度而言之。


貳、莊子、郭象以及支遁的逍遙觀

一、莊子
(一)鵬鳥寓言
  • 隱喻生命由小而大,由大而化為飛躍的歷程。
  • 讓主體自由而超拔飛越,若鵬之「怒而形,其翼若垂天之雲」。
(二)境界之分
  • 主張逍遙為境界之分。
  • 以小麻雀的自我滿足,來襯托大鵬鳥飛越氣象之境界,故言「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
  • 以原文上下推斷文意,莊子揚鵬鳥而小麻雀。
二、郭象
(一)逍遙為安其分
  • 以「齊物」釋逍遙,認為適性便能達成心靈的滿足。
「故大小雖殊,逍遙一也」
  • 真正的逍遙不逃避現實、背棄名教,各安其分、適性而處,此當可逍遙。
「聖人雖居廟堂之上,然其心無異於山林之中」
(二)寄言出意
郭象以寄言出意的詮釋方法,說鯤鵬與小麻雀,境界上不分大小,雖「大鵬無義自貴於小鳥,小鳥無異於天地」適性即逍遙。
三、支遁(道林)
(一)莊子與郭象
  • 近莊子原意,認同逍遙有境界之分,如飽飯與美食、劣酒與美酒
  • 批評郭象「適性逍遙」觀點,認為「欲望獲得滿足即逍遙」為小民思想。
  • 反思:提出人性各異,若以適性為逍遙,為非作歹之人若適性亦可稱逍遙。
(二)佛學釋逍遙
  • 以般若空觀,重新詮釋逍遙。
  • 支遁以鵬鳥麻雀為喻,言二者皆不能放下執著,故不能自在逍遙,此為與莊子相異處。
#中國  #佛教  #哲學  #思想史  #玄學 
分類:學習

文章搬家,搜尋臉書:漫卷詩書喜欲狂和憨字樹

評論
上一篇
  • 中國思想簡單說:魏晉(下)
  • 下一篇
  • 中國思想簡單說:佛教(中)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