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國思想簡單說:佛教(中)

中國 佛教 哲學 思想史

中國 佛教 哲學 思想史



參、印度佛教

一、印度佛教
(一)六階段(呂澂):
原始→部派→初期大乘→小乘→中期大乘→晚期大乘
(二)小乘部派:
  • 上承原始佛教
  • 論書:《阿毗達摩》(音譯舊稱)
  • 旨在解釋教法「經律論」三藏。
  • 佛滅後,部派佛教因解釋產生歧異,導致僧團分裂。
  • 下開中期大乘、晚期大乘
二、印度大乘佛學三系
(一)般若學:又稱空宗或三論宗
(二)唯識學
(三)真常學

中國 佛教 哲學 思想史
(四)四諦
  • 苦、集、滅、道,為佛教之總綱
  • 苦:身苦,身老病死形軀之痛苦;心苦:貪瞋癡等心靈之痛苦,又稱三毒
  • 集:「苦」是果,「集」是因,一切苦皆為「因緣際會」。
  • 滅:滅一切煩惱後,方得超越一切苦與集
  • 道:達成解脫的修持方法或途徑,由「八正道」後進入涅槃。


肆、南北朝的佛教

一、中國佛教
(一)發展三階段
中國 佛教 哲學 思想史
(二)背景:
古長安多有譯經場,恰有確切理解般若學闡揚般若思想
(三)般若與唯識
中國 佛教 哲學 思想史
(四)宗本義:
  • 解釋「般若學」之名相、名實異同
  • 諸法實相:即性空,為本無、實相、法性、性空結合。
(五)緣起性空
  • 空蘊含無限,真空才能妙有,空、有不二。
  • 佛教提倡空,意為大破後方能大力,空去一切有無與差別,最後連空亦須空去,方能解脫自在。
(六)隋唐的唯識思想
  • 「識」為「心識」,指人心理活動,而世間一切事物,皆是此心識所呈現。
  • 「內心清淨,則國土清淨;內心染汙,則國土染汙。」
  • 心識為萬物的主宰,欲消除髒亂、淨化社會就要從此心下手。

二、般若與唯識分論
(一)道安(中觀般若學)
  • 般若:宇宙本體義。
  • 法身:本體在各類物象中的等一性「緣起有,自性空」。
  • 真際:本體之表現,泊然不動。
本末
  • 度慧:「度」用於「有無」。
  • 「慧」因為「本」而使「末」靜。
  • 本末為性:「自性空」本為無,但非「空無」。
「性空說」:性空有無的合釋
  • 性空:為「如」、常道、常淨。可道物質世界
  • 「可道」(物質世界)與「常道」(二者不離世間的規律。
  • 常道(如)、思想、本體,三者相合,三層次。
  • 本無義以合中道義

(二)慧遠(般若空宗)
玄佛交養不離
  • 論爭:范縝「神滅論」與慧遠「神不滅論」
  • 中道:「法性「即「性空」(以道家比附般若之空)。
  • 格義:玄學之「本末」、「有無」、「一多」釋佛家「寂照」。
  • 智禪:佛理的了悟亦能達到禪的境界,由智入定。
范、慧之爭:
  • 范縝「形盡而神不滅」:以「氣說」解釋形神,「神」為因果輪迴之載體,薪火相傳、神貫形異。
  • 慧遠「法性無性論):生死依如來藏,如來藏常住滅。

(三)《大乘起信論》「一心開二門」(唯識學)
  • 生滅法→生滅心→真如心→清淨
  • 一真心說明一切法,二門指「真如門」與「生滅門」,二門各攝一切法,故二門不相離。
真如:
  • 「真如」有「空」和「不空」兩義。
  • 「真如」為「空一切煩惱」,故曰「如實空」。
  • 雖空一切煩惱,但一切清淨功德,故曰「不空」。
生滅:
  • 「生滅」具「一切生滅法」,「一切生滅法」攝於「生滅心」。
  • 「生滅心」能清淨源自於「真如心」。
  • 對一切法的「流轉」與「還滅」皆有其合理交代。

(四)竺道生「一闡提」(唯識學)
指「貪欲熾盛、善根斷盡之極惡眾生」,竺道生認為眾生皆可成佛,雖「一闡提」但亦如是,即一闡提也有佛性。

(五)吉藏
  • 南朝.梁人,屬「三論宗」
  • 判教理論作為工夫論。
諸法實相、一切皆空:
  • 一切事物為緣起、相互聯繫
  • 未有自身的客觀性、規定性
  • 萬物為「假名」,「空」為無自性
空論思想「八不」:
  • 以緣起性空言「不生」
  • 「自」、「他」,相待成立,自生他、他生自則不成立
二諦論
  • 世諦、真諦,真與空並容
  • 存在為相對之觀念,亦互相依存
(六)智顗
  • 陳隋之際人。
  • 隋煬帝稱「智者大師」,有「東土小釋迦」之名。
  • 著有《法華玄義》《法華文句》《摩訶止觀》等。


伍、僧肇 

「般若學」背景:
  • 鳩摩羅什的弟子,在其帶領下,正確掌握空的本質,號稱「證空第一」。
  • 著有《四論》(物不遷、不真空、般若無知、涅槃無名),為老莊玄學餘風。
  • 「物不遷論」與「不真空論」為發揚「般若學」之「緣起性空」之義,兩文只是此一義之引申。
  • 萬物自虛的觀點,批評般若三品的本無宗,認為一味崇尚無,卻無法對萬物的存在提出合理解釋。

一、 物不遷論
夫人之所謂動者,以昔物不至今,故曰動而非靜;我之所謂靜者,亦以昔物不至今,故曰靜而非動。動而非靜,以其不來;靜而非動,以其不去。
(一)即與離
  •  「昔物不至今」之論點。
  • 時間上的「即」與「離」之角度,提出「離時間之今昔而觀萬物」
  • 現象界基本解說,涉及宇宙論的「時空範疇」。
  • 現今不會過去,事物變化角度:「物不相往來」、「即俗為真」
  • 從俗諦中求真諦,「即為為真」。
(二) 由世俗中的遷當中見到不遷 
「斯皆即動而求靜,以知物不遷明矣。」
  • 此即是以時間上的「即」與「離」之角度觀萬物,從「不變」、「不遷」的角度視之,則事物以及自己皆是無窮盡。
  • 變動的虛假:物未有質變之連續,未得、各自作用。
  • 因果相生,果因未能同時存在,動「假」而定「實」。
(三)變動與靜止皆是虛妄

二、不真空論
與物不遷論互為論證,故「不真空義」貫穿「物不遷論」。
《肇論.不真空論》:「欲言其有,有非真生;欲言其無,事象既形。象形不即無,非真非實有,然則不真空義,顯於茲矣。」
(一)空本義
  • 「空」是佛教重要教義之一,解脫人世之苦(生老病死、貪嗔癡慢)。
  • 解脫須以「不真」來超越一切物象的束縛,故不執著於現象界的「有」。
(二)僧肇與〈中論〉
  • 據〈中論〉「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之旨,而提出「空即不真」。
  • 〈中論〉「假名有」即「幻而不真的一切法」,「假名」即「非實」。
(三)對空的領會:非有非無以證空
  • 以「不真空論」詮表「緣起性空」。
  • 必須非有以及非無二者兼攝才是真正的空,以「不真」定義「空」。
  • 緣起故不無:因緣俱合、萬物出現,且暫時的「假有」即是「非無」。
  • 待緣而不有:因緣散去、事過境遷,一切無法真實永存即是「非有」。
  • 和以上兩點觀之,故說世界萬物乃「不真」具有真空性。
《肇論.不真空論》:「欲言其有,有非真生,事象既形,象形不即無,非真非實有,然則不真空義,顯於茲失。」
(四)對萬物的解釋
  • 萬物的暫時存在,但「須待緣而起」
  • 萬物現象森然可見,故不能強說是無。
  • 萬物雖「有」而非「真有」,如夢似幻,所以是「空」。
  • 萬物為「空」,但「空」並非「無」、並非「有」。
  • 「一切法」皆因為「因緣」而顯現故「幻有」,因「幻有」故說「不真」。
三、般若無知論
(一)本為「無相」,有相則虛妄
(二)萬物本質:不真空,萬物存在、物不遷
(三)認識方法:無知,即為「真諦之知」

四、涅槃無名論
(一)體寂本空、微妙無相,不能以語言文字傳達、以世俗人心來認識
(二)能名之物,皆為物,有物名卻無物之實

五、萬物自虛
批評:
  • 根據「不真空論」以「自虛」解釋萬物「雖有而不真」。
  • 以「萬物自虛」的觀點批評「般若三派」(本無宗、心無宗、即色宗)。皆無法證成「空論」
(一)本無派:
  • 佛教初入,採道家之言去比附,理論粗糙。
  • 「道安」以「無等同於空」.為使不執著,故言一切皆無。
  • 萬物非實有,但是現象實有,一味崇尚虛無,卻無法對萬物的存在提出根本的解釋,漠視現實存在。
  • 本末、有無,為與「王弼」以及「六家七宗」切割、對立之處。
  • 「有無」過於絕對,故「真諦」(本無)、「世諦」(實有)對立
(二)心無派:
  • 雖強調「無心於萬物」,但承認「萬物實有」與佛家「緣起性空」之說牴觸。
  • 心無:實為「得在於神靜,失在於虛無」。
(三)即色派:
  • 以「色不自色」為宗,但仍不了解「色之非色」,故而偏向「有」。
  • 即色:「未領色之非也」,
  • 即色之知(客體之知):外物,依主體而生。
  • 世俗之知(認識之知):執著虛幻之相而擾惑心智,主體所生:受想行識。
#中國  #佛教  #哲學  #思想史 
分類:學習

文章搬家,搜尋臉書:漫卷詩書喜欲狂和憨字樹

評論
上一篇
  • 中國思想簡單說:佛教(上)
  • 下一篇
  • 中國思想簡單說:佛教(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