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95

分享

台灣太太在日本〜一個有關教育的問題

著者   小太陽的星與心
很久以前我就很想把這件事整理下來,詢問大家的意見。後來因為諸多事情遲遲沒有動筆,但這並不表示我心中疑惑曾經獲得解答。
日本 小學生 放學後 安親班 安全

學童保育中心ㄧ景

我兒洋平小學二年級時發生在學童保育中心的事(日本的學童保育中心類似台灣的安親班)。
因為我和老頭都要上班,所以洋平小學放學之後,都要到學童保育中心去,等我和老頭下班以後去接他。
日本的小學生從一年級開始就是自己上下學的,除非家族婚喪喜慶,病號遲到早退,否則我從來沒看過家長在接送的。
每天小學生們會依照回家路線,編路隊依照指示組路隊回家。洋平是屬於「學童中心路隊」,下課以後就會到學童中心報到。
但日本的路隊制,也只有在每學期開學前兩禮拜,之後就是和要好的同學結伴一起上下學。
洋平小二的時候,和一年級新生大野君特別要好,低年級下課時間一致,每天都是哥倆好一起走去學童中心。
有一天,小一的大野君突然心生反抗,討厭起學童中心,一直吵著要回家,於是洋平和大野君兩個小孩在路上拔河,洋平堅持走學童中心的方向,大野君執意要走回家的小路。但小一生又不敢自己一個人跑,硬是要拉洋平。於是兩人的小手拉了又放,放了又拉,在路邊僵持不下拉鋸戰的結果,大野君耍賴坐在路邊不肯移動,洋平只好無奈的陪他坐在路邊。
兩人不知在路邊坐了多久,後來等到高年級的學童中心的孩子放學,經過發現兩人,把他們倆一起帶去保育中心。
那天傍晚我下班去接洋平時,一進保育中心門口,馬上接到老師的投訴,說洋平和大野兩人下課後在外逗留溜達,令人擔心,要我們家長多注意並平日多告誡孩子上下課安全的重要性。
(其實日本的學童保育中心的老師並不具有教師資格,只能說是一群喜歡和孩子相處的歐巴桑,我們家長只是跟著孩子們喊她們老師,她們正式的名稱叫做學童指導員,我要是退休了應該也可以去應徵吧!)
我那時也搞不清楚狀況,就一昧的附和老師,並再三保證一定好好教導洋平,以後不會再犯。
只見洋平一臉不服氣,在我的面前被老師指責,也絲毫沒有反省和悔過的感覺,看得我一肚子火,硬壓著他的頭跟老師道歉。洋平不斷嘴裡嘀嘀咕咕,「是大野不要去,又不是我……」那時我也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回家以後,我才從洋平的口中得知事情的真相。洋平說,有告訴老師始作俑者是大野君,「那老師怎麼說呢?」我問。
洋平的回答令人咋舌。洋平說,「老師說下次如果再遇到這種情況,就把大野一個人放在路邊,自己去學童中心就好了。」
我聽得滿臉問號,身為老師(指導員)教導學生,把同伴放在路邊,自己離開??
那洋平到學童中心後,老師再去洋平告知的地點找大野君,如果大野君已經不在那裡了呢?如果大野君再也找不到了,是不是又要怪洋平為什麼把小一的大野君一個人放在路邊?
我把緣由一五一十轉告老頭,這次是老頭聽得一肚子火。
也許站在學童保育中心的指導員的立場,多保護一個算一個,總比兩個都不見好,但我一直覺得很疑惑,這是正確教導孩子的方式嗎?
如果這個事情,發生在自家孩子身上,你們會怎樣教導孩子呢?
把同伴放在路邊自行離開前往正確地點?
和同伴在一起等老師來找?(當天老師聽說有出去尋找但沒見到兩人蹤影)
等高年級熟識的孩子經過?(如果那天高年級校外教學沒有來呢?)
在某個層面來說,洋平極力阻止大野一個人跑回家(大野家父母上班沒人),在某種意義上,保護了大野。我到現在都不明白那天洋平被指導員指責的理由。
對我這個自以爲明理跟一直想要看起來很明理的家長而言,只有滿頭問號跟莫・名・其・妙這四個字。
(完)
#日本  #小學生  #放學後  #安親班  #安全 
分類:親子

定居日本的喜歡言承旭的假太陽。興趣是寫作與天馬行空式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山河不足重,重在遇知己」我看「山河令」
  • 下一篇
  • 台灣太太在日本〜日本人都愛吃納豆?淺談日本人的飲食文化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