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沒有不快樂,只是...

又是再一次站在轉角的路燈底下,煙雨濛濛這樣;又痛了。「嗯,收起來吧。」我默默丟了這句話提醒自已,轉身,走出店外種植的福木下,快速走進飄雨的那條路。我不想回頭、不想看見,直至走過那個躲在廢棄車庫屋簷下無聲崩潰的孩子;雨不夠大,不至於形成水窪,但我眼角氾濫成災,浸濕我所站立待至的範圍。
我好想回過摸摸她的頭,如果可以…我還想抱抱她,她哭得好大力,眉頭皺緊、全身肌肉緊繃到線條可見,她握的那雙拳繃得讓人疼痛,少少的血跡滲出她的掌外,不對。不單單是鮮血,裏頭了些摻了些雨水和眼淚;小巧的腳掌在濕漉漉的地面上,還黏附著幾粒小砂礫在腳板上。雨大了…大了不少,大到足夠打進心底的刺痛,打在臉上不足為奇了,心底那種刺骨透脊的冰涼讓我打了個冷顫。
下意識抬了頭,感覺到有人在看我。眼前那個吐著煙圈站在福木下的女生,冷冷的眼神盯著我,她很冷…我指的是眼神和眼裡那個靈魂,我看不進的空窗、只感受到冷冽。想到了自己剛剛用力低吼的哭嘯著,頭還有些隱隱作痛,太陽穴旁的青筋尚未消散、掌心的傷口是新的,混著雨水和眼淚再摻著些許鮮血,乾掉了,印在掌側…,雙腳濕漉漉的踩在雨水上,我忘了自己是怎麼來到這得。「好冷。」我顫抖了身體,抬頭。那個女生離我幾步之遙…在哭。
「我沒有不快樂,我只是讓自己的生命提早凋零。」那個女生回頭走向我,水漥裡,我們把自己的模樣看清,22歲的我、10歲的我,原來,我把10歲的自己留在那個深淵;原來,22歲的自己,依舊受傷,只是善於隱藏;22歲的我道出了這句話,那幾滴眼淚貌似只是為了這段話做註解,而不是為了那個碎到不能拾起的我。
#煙雨濛濛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