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分享

黑貓芭芭II

小說 小說創作 黑貓

Photo by Mark Rimmel on Unsplash

據說是自己跟著回家的。
媽出門時總會帶著姊姊靜靜散步,途中恰巧遇到了巡邏的黑貓。聽說姊姊一時興起蹲下來對著貓說:「如果願意的話,可以跟我回家。」
貓像是聽懂了般自動跟在後面,在家門前晃了晃尾巴,然後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似乎是被姨婆家收編的貓打動,從未知曉姊姊病情的奶奶也不再說什麼;而採取放任主義的爺爺也不曾有過異音。
黑貓雖然經過抓紮,卻遲遲未有晶片與名字。
「芭芭。」姊姊抱著剛打完晶片與疫苗的黑貓輕聲宣告。「芭蕉的芭、草字頭的芭。」
懷中的黑貓看著姊姊瞇起眼,奶聲奶氣的叫了下。
在歷經一連串洗禮後,獲得名字的黑貓在姊姊房間定居下來。

然而芭芭誰也不親。不是懶洋洋躺在姊姊床上對家裡其他人的叫喚愛理不理,就是一頓哈氣。
誰也不親的芭芭卻會在姊姊在家時會主動蹭上去撒嬌,親人的模樣與姊姊不在時儼然不同。
雖然家人並未限制芭芭在家四處亂竄,但他的行動足跡除了吃飯與上廁所外,永遠固定在姊姊小小的房間內。
我曾在姊姊還沒下班時抱著好奇推開房門,換來黑貓一陣不友善的哈氣與攻擊。
看似圓潤的黑貓靈活地從床上跳到衣櫥上遠遠怒視著,炸開的尾巴不耐地甩動。
真的是同一隻貓嗎?
與姊姊親暱相處的黑貓和與對姊姊以外的人冷漠相待的黑貓彷彿成了截然不同的物種。
我突然想起了姊姊和芭芭相處時難得會上揚的嘴角、想起了當姊姊沖煮咖啡時默默在一旁守護的黑貓。
突然間好像有了答案。

「過去不管是誰,他都始終保持著一種微妙的距離感。」這是在芭芭成為家人後的第二年,我從貓咖啡老闆娘那邊聽到的。
「但是我很高興有一個能讓他徹底放下心防的人,謝謝……」老闆娘看著手機裡芭芭與姊姊睡成一團的照片露出笑容,由衷地向我道謝。
但是我覺得更該道謝的是我們。因為芭芭,圍繞在姊姊心底的陰霾出現一絲曙光。
我想,這大概就是最好的結局。
#小說  #小說創作  #黑貓 
分類:藝文

人生苦短,只需盡情享樂就好

評論
上一篇
  • 黑貓芭芭I
  • 下一篇
  • 鬼話連篇(前導)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