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國思想簡單說:宋代(下)

中國 儒學 思想史 哲學 宋朝

中國 儒學 思想史 哲學 宋朝

伍、二程

「洛學」,周敦頤主「靜」,二程主「持敬」。
中國 儒學 思想史 哲學 宋朝
一、程顥,明道
(一)一本論
  • 「心、性、理」三者同為一事。
  • 只要至誠,盡心便可當下認取。
(二)工夫論:概說
  • 表現出重視經驗的直覺體會。
  • 道德工夫首察人心,並時時以「誠敬」操存之,勿麻痺不仁。
  • 強調「即用見體」、「即器見道」,一切事物為道體的活潑體現。
  • 工夫論:「體覺仁心,反身而誠」此即仁道體現。若能己立立人、己達達人,,故能以天地萬物為一體,博施濟眾此即為仁的體現。
(三)工夫論:「識仁」
《二程遺書.卷二上》「仁者以天地萬物為一體」
  • 〈識仁篇〉以逆覺此心之仁為主,讓本體當下呈現為工夫。
  • 學者必須先「識仁」,仁者渾然與物同體,而「禮、智、信」皆仁也,識得此理(仁),以誠存敬而已,不須防檢、不須窮束。
  • 「仁者與物同體」論述「仁」,並以此與張載〈西銘〉的「物我同體感通之義」相聯絡。
  • 牟宗三言「逆覺體證」渾然與物同體的真生命、真自我,即為「識仁」。
(四)工夫論:「定性」
  • 〈定性書〉回答張載「定性未能不動」之實踐問題。
  • 所謂「定性」實為「定心」。
  • 其以「定性未能不動,猶累於外物」認為是出於「區分人、我、內、外」,破除人我內外的私心,才是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二、程頤,伊川
(一)道理氣
  • 「道體」:為形上存有。
  • 「理」:天地萬物皆有理。
  • 理能化生萬物,此即為「一」,又存在於萬物之中,此即為「多」
  • 「陰陽」:為形下之氣,萬物為氣的活動,並非形上道體的活動。
(二)心性情
  • 性:「義理之性」、「氣質之性」二者,稟受不同導致賢與不肖之差異。
  1. 認為孟子性善為義理之性。
  2. 認為告子之性為氣質之性
  • 情與心
  1. 「情」為仁性、情愛、羞惡。
  2. 「心」為「實然心氣」,與性相對。
(三)工夫論:「持敬」
持敬涵養為要旨。
(四)工夫論:窮理
  • 格物以「窮理」、明理,強調下學而上達、循序漸進,四四精進的作法。
  • 人若對性理有真知(真正的認識)便絕對不會做出違禮犯義的行為。
  • 假使真正的「知理」,則不會「不安於其所不安」。
  • 舉談虎色變為例(真知常知異):
「嘗見一田夫曾被虎傷,有人說虎傷人,重莫不驚,讀田夫色動異於眾。若虎能傷人,雖三尺童子莫不知之,然未嘗真知,真知須如田夫乃是。」
人真正知理,則須達到田夫所體會過的事實真相,此必依然而行,決無例外、一不能勉強。
  • 「窮理」為「致知在格物」此格物窮理,非是短暫的、少數的,故言:
「若只格一物便通眾理,雖顏子亦不敢如此道。須是今日格一件,明日又格一件,積習既多,然後脫然自有貫通處。

三、二程比較
(一)性格與工夫論
  • 明道生性圓通豁達,溫和重主體直覺,進德重視直覺妙悟的體會
  • 伊川擅長理智分析,剛烈重客體觀察,進德重視格物致知以窮理
(二)性
  • 程明道:
  1. 氣稟而說本然之性,然「本然之性」與「氣稟之間」不能截然二分。
  2. 性不離氣,因此工夫不針對「氣稟」,而是以「體認本體」作為下手處。
  3. 本體即是工夫。
  • 程伊川(與張載同):
  • 強調「性」、「氣」對分。
  • 有「本體之性」,且有表現在個體的「氣質之性」。
  • 「氣質之性」被視為人性中的「負面因素」、「成德路上的制約因素」。
  • 學者工夫便是對治人身上的「氣質之性」,消極治心與治身。

陸、朱熹

一、簡介
  • 北宋諸儒之集大成者,積極從事教育工作,門人遍布,世稱「閩學」。
  • 通過〈大學〉作《格物致知補傳》,認為窮究外在客觀事務的學習累積,達到道德良知的體證。
  • 朱熹之學以「格物致知以窮理」為旨,故被稱為「理學」。
「天地之間,有理有氣。理也者,形而上之道也,生物之本也。氣也者,形而下之器也,生物之具也。是以人物之生,必稟此理然後有性,必稟此氣然後有形。」(〈答黃道夫〉)
二、理之問題
(一)道體即理
  • 周敦頤「道體」、「太極」之理,
  • 理:無形卻為萬物存在(有形之原因)。
  • 氣:陰陽形下之氣依此「太極之理」而化育萬物。
  • 天地間的太極之理是唯一且整全之理,萬物之理只是太極之理的一部分。
  • 是故「(太極、道體)先,氣(萬物陰陽)」。
「天之生物,有有血氣知覺者,人獸是也;有無血氣知覺而但有生氣者,草木是也;有生氣已絕而但有形質臭味者,枯槁是也。是雖其分之殊,而其理則未嘗不同。」(〈答余方叔〉)
(二)理與氣
  • 理先氣後:先有理,後有氣,亦落在實事中不可得而推究。
  • 就真實生命與具體生活而言,應是兩者同時兼具存、無分先後。
  • 理氣先後「皆不可得而推究」,故朱熹僅言「不離不雜」以表明理和氣不同(不同即不雜),但不能截然分離去體會(不離)。
三、性之問題
(一)氣質之性
《朱子語類.卷四》:「就人所稟而言,又有昏明清濁之異。」
  • 起於張載、小程,朱熹認為此說「有功於聖門,有補於後學」
  • 朱熹認為一具體之個人,是「理氣凝結生聚,合和而成」人之所以能有所身心內外活動,皆是氣的作用。
  • 稟於氣之清濁的不同,天理之性是純粹至善的,然而因個人是稟氣而生,個人稟氣弱較偏較塞,則惡由此而生。
(二)性即理
  • 「理」只存有而不活動,天理在心外,為一終極之善(無不善)。
  • 人的知覺、活動皆屬於形下之氣而成。
  • 朱熹認為心最清靈、俱思慮抉擇的能力,故朱熹主張「以心統攝性情」使人趨善。
四、心的問題
  • 「心」是氣(萬物陰陽之氣)之中最清靈的,俱思慮抉擇的能力,因此主張「心統攝性」,使人歸於善。
  • 存天理去人欲:應節制過度慾望,此才不讓人失去道德倫常和秩序。
  • 工夫論:因天理在心外(太極與氣二分),故主張存天理、去人欲,成德以道問學,主張「格物(現象界事物)致知以窮理」
中國 儒學 思想史 哲學 宋朝

五、對中國學術的影響
《四書章句集注》:將《禮記》中的〈大學〉、〈中庸〉和《論語》、《孟子》分立為《四書》,以茲代表孔子、曾子、子思、孟子一脈相承的道統。自元迨清,與《五經》同為科舉用書,將理學主流《易傳》回歸《四書》方面(義理《易》)。
#中國  #儒學  #思想史  #哲學  #宋朝 
分類:學習

文章搬家,搜尋臉書:漫卷詩書喜欲狂和憨字樹

評論
上一篇
  • 中國思想簡單說:宋代(中)
  • 下一篇
  • 中國思想簡單說:心學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