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永遠的七日之都》黃金獵犬與黑豹的觀察日記 <4>

  「小朋友們好!咱們就是維護交界都市安全、打擊壞蛋怪物的指揮使與神器使們!請多多指教!」
  玥煌像個孩子王似的站在孩子群中間,活潑開朗又孩子氣的玥煌沒三兩下就打入了孩子們中間,嘻嘻哈哈的玩鬧起來了。
  巴裘拉躲在幽桐背後,跟著幽桐前面的孩子們大眼瞪小眼。面對這個膚色與他們不一樣,裸著上衣身上還有奇怪圖騰的少年,孩子們都用著好奇的視線在看著他。
  「大哥哥,你也是神器使嗎?」
  「唔……」
  一個小女孩開口問道,巴裘拉猶疑的點點頭,但還是搞不清楚狀況。今天一早,吃了頓尷尬的早餐後,幽桐突然拉著自己說有工作就出門了。接著和玥煌集合,他們一行人就來到烏鷺管理的孤兒院……
  所以為什麼這群小孩子要圍著他們?玥煌剛剛在說什麼?工作要做什麼?除了殺敵他什麼都不懂啊!世界太混亂太吵雜,風中凌亂的巴裘拉想立刻隱藏起自己的身影,四處張望著有哪裡可躲。
  「你在找什麼呀?」
  小孩好奇的問道,巴裘拉沒有理會,選定了一處可以躲的地方後,突然就消失無蹤。憑空消失一個人,讓小孩子們又驚又喜,不斷喊著:「他不見了!」、「他去哪了?」
  很明顯,早就預料到這個情況的幽桐,蹲下身子暗示小孩子們把耳朵靠過來,對著一對對湊過來的小耳朵,他輕聲細語的告知著。
  「那位小哥哥非常怕生,要是太熱情的話就會躲起來。對待害怕的小動物時,我們應該怎麼做呢?」
  「不要太熱情!」
  「不要突然靠近牠!」
  「跟牠說我們沒有惡意~」
  回答完溫柔大哥哥的問題,小孩子們互相比了個噓的動作,然後一起對躲起來的巴裘拉表示他們非常乖巧,沒有惡意,希望他可以一起出來玩!幽桐起身,也不知是碰巧還是本來就知道,對上了隱藏著的那雙眼。
  「沒事的,下來吧?」
  那雙眼猶疑了一下,下一秒突然又出現在幽桐身邊。憑空出現這麼大一個人,讓小朋友們驚呼,但想起巴裘拉是「害怕的小動物」的大家紛紛摀住自己的嘴,怕自己的驚叫又把巴裘拉嚇得躲起來。
  「大家都好乖喔!那接下來讓我們一起來玩遊戲吧?」
  幽桐自然的召集了孩子們一起玩遊戲,善良的孩子們也主動去牽起巴裘拉的手,要帶他一起去玩。雖然剛碰到時他又嚇得抖了一下,但或許是小朋友跟巴裘拉一樣單純,他感覺不到任何惡意,很快的就接受孩子的碰觸了。
  溫柔的大哥哥和反而需要他們照顧的小哥哥,在被照顧的同時小朋友們也學著照顧人。一場活動玩下來,兩個少年這邊充滿了溫馨的氣氛,而女指揮使那兒顯然已經玩瘋。
  待活動結束,小朋友們都依依不捨的跟三人道別。玩到虛脫的玥煌趴在巴裘拉背上,扯著微微沙啞的喉嚨不斷跟大家道別。除了跟玥煌道別的,當然還有跟幽桐和巴裘拉道別的。
  幽桐勾著溫和的微笑,和這些乖巧的孩子們道再見,而巴裘拉也難得的帶著淺淺的笑容,顯然也很喜歡這些小孩子。不過玥煌跟小朋友們已經不知道掰了多少次,壓根沒打算掰掰的意思。為了玥煌的嗓子著想,幽桐果斷的喊巴裘拉走人。
  「對了,既然離事情還有點時間,二位能跟我一起去買東西嗎?」
  「咦?你要去買禮物給那個傢伙嗎?」
  玥煌驚訝的看著幽桐,孤兒院的工作完後去買東西,這不是當初的套路嗎?但幽桐搖搖頭,表示不是買給那個傢伙,然後看向巴裘拉。
  「不是唷,是要送給巴裘拉的禮物。」
  巴裘拉眨了眨眼表達自己的疑惑,自己好像沒做什麼足以收到禮物的事情吧?不過聽到是要給自己最愛的大貓買禮物,玥煌立刻興奮的表達同意。而且巴裘拉現在得背著玩到脫的自己,不能偷偷躲起來,嘿嘿嘿!
  「但是給巴裘拉的禮物嗎……」
  玥煌和幽桐一齊沉默地思考著,巴裘拉背著玥煌,也不喊累,一起安靜的等待他們想好。於是兩個人想了一分鐘左右後,異口同聲的輕輕道出。
  「……貓鈴鐺?」
  尷尬的氣氛蔓延在兩人之間,但可能會被送貓鈴鐺的巴裘拉卻毫無感覺。雖然似乎很適合很可愛,但是送一個男人一個貓鈴鐺戴在脖子上……這是想要表達什麼呢!
  「巴裘拉你喜歡什麼呢?我買給你吧!」
  幽桐決定這種事情還是問當事人好了。畢竟要送禮的對象並不是一般人,很難揣測的。
  「肉。」
  ……對不起,是很好揣測的。巴裘拉倒是認真的,又低下頭繼續補充。
  「幽桐、做得……好吃。」
  巴裘拉小聲咕嚷著,那樣的反應讓幽桐有一瞬間突然覺得眼前這個男人也太可愛了吧?玥煌看巴裘拉這麼讚賞幽桐的手藝,和兩人之間莫名好的感情,也不知道是該高興還忌妒才好。
  只是突然很想學瀨由衣喊一聲:「不要在我面前打情罵俏」……三天前還不太想跟巴裘拉同居的是誰?是誰啊!於是玥煌想刷存在的大力蹭蹭大貓的頸肩,鼓著張臉望著幽桐。
  「我,想吃燒肉!」
  「嗯!」
  雖然幽桐好像只說要給巴裘拉買禮物,但看到巴裘拉高興附和玥煌的模樣,就不要去管那些小事情了。
  「好的,今天晚上我們就來吃燒肉吧。」
  先不說其他的,能蹭免費的飯還是很開心的!玥煌用著自己沙啞的嗓子歡呼,哼著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編的燒肉之歌。似乎是被玥煌的高興傳染,巴裘拉這次走在街上竟沒有之前那樣緊張,而且還隨著玥煌現在有如鴨子叫的聲音小小的晃著頭。
  真是光看著就讓人心情很好的兩個人啊。一行人來到賣場,買了玥煌指定要吃的蘑菇,還有很多巴裘拉喜歡吃的肉,在另外買了一些解膩用的蔬菜,在他們苦惱決定到底要買果汁還是買玥煌最喜歡的牛奶當飲料時,一位大嬸突然朝幽桐搭話。
  「哎呀!幽桐,你在這裡啊!你快回去看看吧!剛剛出門時看到好多人在找你,說是你家裡遭賊啦!你父親在家也被小偷打傷了!」
  「嗯。」
  雖然早就知道會發生這種事了,但為了避免鄰居起疑,衍伸其他麻煩,幽桐還是做出了驚訝的表情。
  「唉,這年頭太亂了啊,小偷都敢入室傷人了,我們鄰居一個個也擔心得很啊!」
  「謝謝您告訴我,我現在立刻就回去。」
  「別急、別著急啊!你爸已經送到醫院去了!」
  幽桐明明看起來一點都不急。玥煌在心中嘀咕著,為這群一個個彷彿都瞎了眼的平民老百姓感到擔憂。
  「嗯,我知道了。」
  報告完事情,功成身退的鄰居走遠後,玥煌主動從巴裘拉的背上下來,嘟著張嘴明顯不高興的樣子。她都忘了這檔事了!她的燒肉!烤蘑菇!大餐!怎辦啊!
  彷彿是為了討好玥煌,幽桐將玥煌喜歡的牛奶放進了購物籃裡面,帶著一堆食物去結帳。
  「別生氣、別生氣,我去看一眼就回去開燒肉趴好嗎?吃完還要去幫巴裘拉呢。」
  聽到幽桐的安撫,玥煌嘿嘿乾笑了幾聲,似乎是想掩蓋自己方才那小孩子賭氣般的舉動。
  「什麼呀,明天再開趴我也不會耍賴的呀!」
  乖巧的彷彿剛剛嘟嘴擺臭臉的不是自己似的。幽桐將裝好食材的袋子交給了巴裘拉,帶著淺淺的微笑委託他。
  「巴裘拉,你先帶著玥煌跟食材回去等我好嗎?」
  巴裘拉本來反射性地要去拿遞給自己的東西,但他猶豫了,看了下玥煌跟幽桐,他最後直望著幽桐的眼,不太肯定地搖搖頭。
  「跟著……你……我、擔心……你……」
  只要是有關布朗的事情,幽桐總是似有若無的有著點不高興的氛圍,而且巴裘拉不喜歡那個叫做布朗的,綜合這兩點,巴裘拉不想讓幽桐一個人到布朗身邊去。
  「巴裘拉……」
  巴裘拉是不用捲進這件事情的,應該說幽桐是不太想讓他參與這件事情的,可是面對那真切為自己擔心的眼神,起碼他做不出拒絕這種事情。玥煌看這情況,果斷地拿出了自己的戰術終端。
  「嗨唷,虎徹哥~?欸啊,咳咳!啊,沒事,今天喉嚨用過度。來幫我送個東西好不?……啊?你很坑捏!好啦好啦,我會付啦,明明三天後就要輪迴的說……但你絕對絕對絕——對不可以把東西弄丟喔!」
  掛掉通訊的玥煌笑嘻嘻的對著兩人比出剪刀手,看著玥煌都叫虎徹來做快遞了,幽桐更沒有拒絕的理由了——只是為什麼連玥煌都要來參一腳呢!虎徹快遞很快就來了,把東西交給了虎徹,幽桐帶著兩個小尾巴來到醫院。
  稱職的警察妮維早就等在醫院房門口了。妮維毫不浪費時間的拿著戰術通訊處理著工作上的資料,發現了幽桐來了之後才把東西收起來。
  「我還以為你不來了,打算等布朗先生醒了之後就直接抓他了呢。」
  也有幾次輪迴是直接讓妮維把布朗給抓走呢,當然提出主意的跟執行者都是玥煌。
  「抱歉,這次就照原本的劇情走吧。」
  「我是不推薦縱容犯罪的,不過你都這樣決定了,我就不多說了。」
  畢竟這是幽桐的家務事,而且通常他都不太會去經歷了,這麼久違的想去碰觸,大概有他自己的想法吧。既然被偷的當事人並沒有想對犯罪者做什麼,這裡也用不上妮維大警官了,跟指揮使哈拉幾句,向不怎麼想搭理不熟的人的巴裘拉打個招呼後,妮維就離開了。
  「我們進去吧。」
  打開門走進去,就見到病床上的布朗悠悠轉醒,巧合的就像是演得--對,玥煌就是懷疑這個前科累累的老男人是故意在妮維面前裝睡,幽桐一進來才能馬上轉醒的!
  「啊,幽桐,你終於回來了……」
  布朗輕聲地說著,軟弱無力的樣子,就像是又被怪物攻擊又被小偷打的可憐老人似的。巴裘拉微微皺起眉頭,縮在玥煌身後緊戒的盯著布朗,小動物總是對奇怪的人特別敏銳。
  玥煌稍微動動位置,將巴裘拉的視線擋住,希望布朗不要注意到這個根本不相信他的大貓咪。畢竟要是因為巴裘拉的直率,害得幽桐不知道要做什麼的主意被打壞可就不好了。
  「真是抱歉,父親。我和指揮使以及朋友一同去買晚餐的材料,沒想到就發生這種事了!我應該早點回去的。」
  兩父子各懷心思的演了起來,一旁看戲的玥煌也裝作擔憂的模樣,這樣看來,在三個戲精之中唯一沒有掩飾,一臉戒備的巴裘拉可真是格格不入。
  「唉,一打開門,就被一個包得緊緊的黑衣人給打昏了!老了不中用了啊。一定丟了很多東西吧?那些樂譜可昂貴了……」
  一開門就被打昏、還一路睡到他們來的人,怎麼會知道樂譜被偷啊,連巴裘拉都不知道——對,因為幽桐跟玥煌他們早知道什麼東西被拿走了,所以壓根沒有提到什麼東西被偷了。
  所以聽到那些樂譜被偷了的巴裘拉明顯很訝異。等終於理清楚,巴裘拉看起來比在場所有人都緊張。玥煌注意到巴裘拉的反應,趕緊偷偷把人拉到窗邊,小聲的與巴裘拉解釋。
  「沒事的,巴裘拉!東西我們知道在哪裡,你不要擔心!」
  「……他!」
  巴裘拉狠狠的瞪了布朗一眼,直覺告訴他犯人就是那個奇怪的老人。不像是從布朗的話語、一些證據之中猜出犯人的幽桐,巴裘拉猜到犯人的方法真的就是純粹的感覺。
  就像妮維不太贊同他們不抓罪證確著的犯人一樣,巴裘拉也不懂為什麼都知道犯人是誰了,還要跟他打啞謎?再說被偷走的東西很重要的,那個是幽桐很重要的東西……
  寒暄完,幽桐便表示要讓布朗好好休息,帶著玥煌和巴裘拉一起出去了。巴裘拉一直盯著布朗,眼神中直直的表達著自己認為他就是犯人的情緒,只是普通人的布朗很快就忍不住,心虛的撇開頭。
  玥煌急忙拉著巴裘拉出門,幽桐默契的將門關上,兩人一起望著臉上明顯寫著不開心的巴裘拉。
  「樂譜……不該……」
  巴裘拉低聲咕嚷著,像是在為自己似乎很奇怪的不高興解釋。他也明白玥煌跟幽桐什麼都知道、卻什麼都不做,一定是時機未到或是有什麼其他打算。可是那個人偷走了樂譜。
  「被偷走的樂譜是昨天晚上那些讓人聽起來不高興的樂譜,其他的我有好好收好。讓你擔心了,巴裘拉,謝謝你。」
  幽桐知道巴裘拉是發自內心喜歡自己演奏音樂、以及自己寫的樂譜,所以才看待的這麼認真,自然不會因為巴裘拉那明顯的敵意感到困擾,實際上還有一點開心。
  不過對於幽桐的安慰,巴裘拉只是張張嘴,沒有說出任何話,撇開了視線,好一會才發出了很輕的回應。自己的話語沒有達到預期的結果,讓幽桐有些憂心,想來是自己不夠了解巴裘拉,所以他用求救的眼神看向玥煌。
  但玥煌只是對幽桐眨眨眼,露出了微笑,跑去勾起了巴裘拉的手臂。
  「我們回去吃燒肉大餐吧!晚上要去救巴裘拉的朋友喔!」
  看著玥煌似乎沒有要回答自己的疑惑,幽桐不確定的出聲喊了要帶著巴裘拉走的玥煌。已經走在幽桐前面的玥煌回頭,掛著不明所以的微笑。
  「有些東西,幽桐你得自己理解呢。」
  而且那些東西,是幽桐你最想得到的東西。
  不過幽桐目前還不懂,只能望向也看著自己的巴裘拉。巴裘拉所在意的東西,不只是單純的樂譜嗎?那是什麼呢?巴裘拉顯然是認為自己的言語不夠能表達自己的想法,所以姑且不再去堅持,恢復了平常的模樣。
  或許時間到了就能明白吧?反正玥煌也是花了好一段時間才能在沒有巫殷那樣的神奇解讀能力的情況下,成為第二個最了解巴裘拉的人,自己不要太過著急也沒關係吧?
  ——畢竟,他們才嘗試認識對方第四天呢。
  「好的,我們回去開燒肉趴吧!」
  雖然家裡被「小偷事件」弄得有些亂七八糟,但在不太甘願的玥煌和乖巧認真做事的巴裘拉合力整理下,讓幽桐在可以專心準備食材,最後不但把房子很快的整理了乾淨,還吃了一頓豐盛美味的晚餐。
  吃美味的東西真的可以讓人心情變好,本來在醫院尷尬的氣氛,變得和樂融融,彷彿沒有發生過那些事,不過燒肉配牛奶真的很奇怪就是。吃完了晚餐,玥煌稍微跟幽桐說明了一下晚上的作戰計畫。
  「先去中央城區的一棟大樓處理完被偷渡的怪物,順便把盜獵者蒙眼倒吊起來用龜甲縛束縛——」
  「巫殷……不行……」
  巴裘拉提醒玥煌,巫殷禁止他們把盜獵者用龜甲縛倒吊綑綁的事情。玥煌咳了幾聲,裝作是自己口誤,沒說過這種話。
  「然後到港灣區的貨船裡面救朋友們,這就是今天晚上的計畫!」
  「我明白了,還請你們多多包容!」
  「嗯,幽桐、可靠!」
  比起玥煌,幽桐的身手更加讓人覺得可靠,相信連玥煌都可以做到的潛入,幽桐一定也沒問題的!……實際上是每次巴裘拉都會把危險清乾淨,讓玥煌大搖大擺、得瑟的走進去。
  「話說回來,巫殷也會去嗎?」
  「巫殷……!」
  一提到已經兩天沒見的巫殷,巴裘拉彷彿眼睛會放光似的期待起來了。雖然巴裘拉表現得很乖,不過果然還是很想念巫殷,想待在她身邊吧?玥煌聽到這個問題,拿出了自己的戰術終端看了一下。
  看完後玥煌只是露出了笑容,並沒有給予答案,說著該動身了,將兩人推出幽桐家,三人一起往那座大樓出發。玥煌第一次潛入時可是被巫殷扛著跳過去,她當時可差點把吃的東西全吐出來……
  為了避免那樣的慘事,她之後都跟可以自己跑過來的巴裘拉一起行動。不過為了給玥煌找適合的通道,他們也是研究了很久,最後他們終於找到一條適合的路——通風管!
  「幽桐你沒問題嗎?」
  這通風管對於相對嬌小、而且來過好幾次的玥煌跟巴裘拉而言,來去簡直輕輕鬆鬆。不過對幽桐而言似乎有點難爬的樣子,他也沒想到自己的人生中居然可以經歷這種有如諜報片才會出現的劇情。
  「沒問題。」
  好險他不像虎徹先生或是夏狩先生以及羅納克先生他們那樣,是肌肉型的身材呢……為了打發這段無聊的潛入時間,玥煌開始給幽桐科普了一下等等他們要吊起來的壞蛋資訊。
「那個壞蛋打算利用怪物抓巫殷呢,說什麼巫殷小姐姐是完美的收藏品,巫殷多麼努力的想要學習人類的情感,那傢伙只看得到冷酷的小姐姐,真是太糟糕了!」
  「壞,殺。」
  「但巫殷說不可以。」
  「嗯,綁。」
  「對!然後就嘿嘿嘿……」
  「嘿嘿嘿……?」
  「指揮使,請端正您的言行!」
  巴裘拉的教育問題迫在眉睫!作為巴裘拉這個禮拜的代理監護人,幽桐不能放任玥煌把大貓帶壞,趕緊警告玥煌。玥煌用手指戳著自己的臉頰,裝的一臉可愛無辜,假裝自己沒說話。
  眼看差不多潛入到了目標地點,前頭的巴裘拉回頭對跟在後面的兩人做出了噤聲的手勢,指了指前方,下一秒以敏捷的速度,消失在兩人的視野中。倒也不用玥煌解釋,幽桐也能理解巴裘拉的意思。
  通風管通到了頂樓前的樓梯間,不需要人幫忙,有越來越往野孩子邁進的玥煌自個兒就跳了下去,雖然著陸姿勢說不上漂亮,但好歹還是毫髮無傷且沒有弄出什麼大動靜的。
  幽桐跟了上去,兩人一起守在門後,兩人對對方點了點頭,但幽桐萬萬沒想到,玥煌居然抬起腳來,一腳將通往頂樓的門給踹開了!踹開還不夠,口中還喊出了自以為很酷的開場白!
  「雙手舉高不准動!中央庭歡樂送!」
  中央庭沒有外賣服務吧!
  壓根沒有想到中央庭會來的走私犯目瞪口呆的望著突然踹門進來,有如神經病一般的少女——因為她跟巫殷沒有上街找他的線索,他當然也沒猜想到指揮使們居然會知道這裡嘛。
  不過驚嚇沒多久,走私犯就回了神,立刻把手邊關著的怪物都放了出來,自己則向後逃向相對安全的怪物群後方。顯然是知道比起那個關著自己的男人,眼前的少女、跟還在門旁驚訝的看著少女的少年威脅更大,怪物紛紛靠了過來。
  「好兇喔~好可怕喔~喵喵喵~」
  臉上寫著「我一點都不怕」的指揮使,裝得煞有其事的樣子.躲到後方的同時把有點沒進入狀況的幽桐推了出去。看著那張笑吟吟的臉,幽桐有些哭笑不得,拉起了弓弦。
  看來突襲的指揮使與神器使被牽制,男人暗暗鬆了一口氣,打算趁機逃跑,沒想到才一轉頭,就對上了一雙野獸的紅瞳。被突然出現的人嚇了一大跳,男人哇哇著跌坐在地上。
  趕快綁起來,然後支援幽桐。巴裘拉拉緊玥煌買的童軍繩,一個手刀精準的打在男人的後頸上,直接將人給敲暈。這活幹得多了,力道肯定是剛好的,但以防萬一,巴裘拉還是好好的將人綁住了。
  「嗯~是不是有點多?」
  「好說。」
  怪物們步步緊逼兩個歡樂送的,也不是說真的無法處理,可要跟敵人靠太近,幽桐實在不太好放開手腳。然而他也不可能就地風箏起怪物,不是逃不掉,是他的身後還有玥煌啊。
  巴裘拉也注意到了那邊的情況,但他的攻擊方式是一刀斃命,就算他再快,對那邊的戰況幫助也很有限。巴裘拉著急的想從後方突圍進去,但卻只能眼巴巴看著玥煌已經退到撞上了牆。
  「我下次會謹慎思考歡樂送的方式。」
  「指揮使您很想去得來速打工嗎……」
  對絲毫沒有緊張感的玥煌吐嘈,幽桐也沒了退路。本來著急的想要張口喊什麼的巴裘拉突然停下了攻擊的動作,望向了高處。接著他露出了笑容,瞄到那張笑顏的幽桐也不由自主的抬頭——
  銀色的鋼靴落下,降落之處的怪物們,幸運的被風壓給吹倒、吹飛;倒楣一點的直接死於鋼靴之下。來人抬起腿,沒有朝背後的兩人寒暄什麼,就朝怪物群們攻擊過去。
  回頭望了指揮使一眼,她向幽桐點了點頭,做出了祈禱的姿勢,接著感受到了一股力量湧上。不再多想什麼,他也舉起自己的神器,加入已經開殺的兩位神器使中。
  一開始陷入危機不過是因為沒有牽制的人在,如今各司其職,這些小怪物根本不足為懼,三兩下就清潔溜溜了。收起了神器,巴裘拉開心的跑到巫殷面前,活像要糖果的小孩子似的。
  他看著巫殷,什麼話都沒有說,但就連幽桐都感覺得到巴裘拉的開心,以及彷彿有很多話要告訴巫殷的興奮。對這過於溫馨的情景,幽桐忍不住輕笑出聲,巫殷聽見幽桐的聲音,居然難得的尷尬起來。
  「呃、那個,來晚了……抱歉。」
  「不,多虧妳相助。辛苦了,巫殷。妳和巴裘拉聊一下吧?他這兩天很乖,要稱讚他喔!」
  從幽桐口中聽見自己很乖,巴裘拉抿了抿嘴,疑似害羞的對幽桐點了點頭。巫殷也是不擅長應對幽桐這樣的人,於是就大方的接受了幽桐的建議。幽桐貼心的不去打擾那兩人,走去玥煌身邊。
  「嗯?幽桐?被排擠喔?」
  「只是給他們兩位留點空間。」
  不以情人的角度看巴裘拉和巫殷的話,對於和原主人分開了那麼久的小動物,讓主人來看他時給他們時間單獨相處,也算是代養給小動物的獎勵吧!重點是看他那麼高興,自然想讓他更開心啊。
  「那就給我幫把手唄!嘿咻——!」
  看著玥煌想利用滑輪工具把男人吊到高處去,幽桐實在難以理解玥煌為什麼對把這個人吊上去如此的堅持,不會是試了一次就此上癮吧?似乎是感覺到幽桐的疑惑,玥煌的臉轉過來,神秘兮兮地笑著。
  「其實我一直——」
  那個模樣彷彿她有什麼天大的秘密。
  「——很想打打看糖果包!」
指揮使本性不正經,期待她前,謹慎思考,愛惜自己的好奇心。
  「如果有機會,我會為妳準備的。」
  但不愧是幽桐,只不過愣了半刻,就做出了相對的回應,而且一如既往帶著標誌的好人特色。不提那邊話題逐漸朝向奇怪地方的兩人,巫殷跟巴裘拉兩個人只用著點點話語,聊出了一團溫馨的氣氛。
  這種神奇的景象,玥煌一直很想把它列入中央庭七大不可思議——這個不可思議當然是指揮使跟一些有興趣的神器使擅自排行的。但最後似乎一些原因所以被拒絕了。至於七大不可思議是什麼,那就是別的故事了。
  「你想要我幫你傳達嗎?」
  「……嗯。」
  「我知道了。」
  突然巫殷就帶著巴裘拉走了過來,而且居然是找幽桐的。看著一副有什麼話要說的兩人,幽桐微微歪著頭,這看起來像是要被投訴的樣子是怎麼回事呢,他自認自己已經盡最大的努力在跟巴裘拉相處了……
  「幽桐,巴裘拉想跟你說:『舊樂譜聽起來很悲傷,但是幽桐現在的曲子都很快樂。』」
  「咦?」
  為什麼突然說這個呢?幽桐不禁望向在巫殷背後的巴裘拉,後者低著頭,偷瞄著幽桐,似乎是在確認自己的反應。看到幽桐還是沒有露出笑容,苦惱地移開視線。
  他一直很在意這件事情嗎?但幽桐還是不太理解,好像抓到點眉目,然而張開手時,所抓住的東西又跑掉了。巴裘拉想跟他說的事情、他真正在意的東西、玥煌說要自己理解的……
  「那個,我們單獨談談好嗎?」
  巫殷難得的自己提出了要與幽桐單獨交談的提議,讓玥煌驚的手一滑,差點讓已經吊到很上面的男人重重摔下來,好在兩個男人發現,趕緊幫忙拉住。開玩笑,摔死人事小,摔成肉醬才是麻煩!
  巫殷看自己的一句話差點讓一條命當場離世,忍不住思考自己是不是說了什麼很恐怖的事情。為了防止巫殷想歪,幽桐馬上答應了巫殷的邀請,並且讓巴裘拉頂替玥煌工作。
  顯然巴裘拉也認為玥煌這樣很危險,很自然地就跟玥煌換手了。啊、不,為什麼連巴裘拉也這麼投入這個倒吊工作呢?沒那個閒功夫去探討這個問題,巫殷和幽桐一起走到了離另外兩人有些距離的地方。
  「你們似乎在為曲子的事情困擾。我是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不過巴裘拉應該沒有惡意。他是一個會連你的缺點一起包容的好孩子,要不你放寬心胸,坦然面對他跟自己的缺點如何?」
  其實巫殷自己也說不清,感覺也由不得自己來說,畢竟她也有自己的問題在。只是看巴裘拉那麼拚命想要解釋、甚至拜託自己來轉達的樣子,她覺得自己一定要幫忙他什麼。
  不是說她現在已經理解了,但是從前她還完全不懂情感時,巴裘拉也是這樣,毫不在意的用著自己的方式表達「喜歡」的心情,雖然有感到困擾過,但巴裘拉從不因為自己的冷淡退縮。
  她不懂,但是她想為這份感情去懂。珍惜然後疼惜,人類的情感有時候很苦澀、但卻又是如此美妙溫暖。不懂感情又如何?又不是所有人都是十全十美的,她會學會的,而巴裘拉也願意等她學會。
  能被包容,光是這點就讓人高興不已。
  幽桐張張嘴,卻又把到口的話吞了回去,最後只是勾起一個苦笑。
  「你們感情真好。」
  「嗯……玥煌說過,養小動物的話,也許能讓心變得溫柔。」
  所以能遇上巴裘拉,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幽桐聽完倒是有些哭笑不得,理智上來說,巴裘拉可不是一般的小動物;但情感上來說,偶爾也被他的舉動給治癒的自己也覺得他像小動物……
  他們好像都在潛移默化之中,被玥煌給洗腦了什麼詭異的觀念了,指揮使真的好恐怖喔。最後話題也無果,連幽桐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懂了巴裘拉的意思沒有,四人又輾轉來到了港灣區。
  周常三人帶著剛入隊的新隊友進了一艘貨船上,玥煌一邊在路上用戰術終端跟妮維、晏華等人報備一下。雖然巴裘拉會跟大家說要避開人類回去,但還是要知會一下,讓上面配合行動是不是?
  打開了這些奇珍異獸的牢籠——老司機們用破壞的、無戰力老司機跟新司機用鑰匙開的。巴裘拉照慣例跟大家說了一些話、接著同一隻蜥蜴君找巴裘拉一起回去、然後巴裘拉拒絕。
  「巴裘拉,你偶爾會不會想回去看看呢。」
  巴裘拉想了一下,點點頭又搖搖頭,最後對著提問的人微笑。
  「喜歡。」
  以前是因為擔心巫殷,但是現在他漸漸喜歡上交界都市了,所以他想留在這裡。
  「而且……我……擔心、你們。」
  我擔心妳,變成了我擔心你們。世界是不斷輪迴的,但是他們的感情是不斷地再加深的。這群人全是悶騷,所以玥煌就代替其他兩個被告白的人,給他們的大貓咪一個愛的抱抱。
#遊戲同人  #永遠的七日之都  #耽美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