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永遠的七日之都》黃金獵犬與黑豹的觀察日記 <3>

  今天要請布朗把他偷的東西全部還回來。本來沒打算喊上玥煌一起的,然而她就像是知道了幽桐沒打算找自己一起去似的,一大早就傳了簡訊來,表示要跟著去。
  而她給出的理由,合理地讓幽桐也覺得還是讓指揮使跟著比較好,要不是不太想讓更多人知道他的家務事,幽桐甚至都考慮要找巫殷一同前往了。玥煌說她可以幫忙制止巴裘拉……
  如果可以,幽桐並不想讓巴裘拉捲進來。但是按照前幾天的情況,巴裘拉肯定會表示自己也要跟去,而且會用那雙眼瞳真摯的看到你答應為止,面對那樣的眼神,幽桐說不出「不行」。
  今天會發生的事情,再加上巴裘拉的脾氣,要是不找個制約器,或許真的會出人命吧。想至此,幽桐不禁苦惱的嘆了一口氣。這聲嘆息被巴裘拉看到,他一臉擔心的望著幽桐。
  「沒事唷。我們去跟玥煌會合吧。」
  幽桐伸手摸摸巴裘拉的頭,手稍微順著髮絲而下,差不多滑到靠近下巴的地方,巴裘拉就會像隻被順毛順的開心的貓咪似的,主動去蹭那隻手。雖然不是真的貓,但那瞇著眼的樣子,感覺下一秒就會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呢。
  和不知道怎麼跟晏華盧出空閒時間的玥煌會面後,他們一起來到了醫院,還沒到房門前,巴裘拉就先停下腳步。兩個知情人發現了他的動作,也跟著停下,本來想說一聲的,但巴裘拉想起他們應該也知道這件事才對。
  就在巴裘拉在說與不說之間尷尬的時候,幽桐代為發話了。
  「我們就安靜的在外面待一會吧。」
  巴裘拉點點頭,他們一起靠到了門邊,裡頭傳來了布朗以及陌生男人的聲音。他們說的話巴裘拉壓根聽不懂,但他聽見布朗說了「樂譜」。果然是那個人拿走的!
  然玥煌在巴裘拉皺起眉頭時,按住了他的手,對他微微搖頭,似乎是要他不要輕舉妄動。直到那個陌生的男人說出疑似要強行帶走布朗的話時,幽桐才開門進去,對比第一次遇到這件事的幽桐,他顯得平淡許多。
  「請住手,這裡是醫院,不是你可以亂來的地方。」
  隨後跟入的是按住巴裘拉的手後就順勢把人牽進來的玥煌兩人。陌生的黑衣男子被嚇到了一下,透過墨鏡傳過來的視線上下打量著,然後他發出了一聲幾近嘲諷的笑。
  「喔……我知道你,你是這傢伙的私生子吧。」
  幽桐沒有說話,從他淡漠的表情上根本看不出什麼情緒來。第一次玥煌還隱約覺得他應該是稍微有些難受的,但是重複了這麼多次,連玥煌也不明白幽桐到底是麻木了、還是依舊對這個詞有感覺。
  「怎麼?你該不會還不知道這個傢伙的真面目吧?他看起來風光得很,實際上是爛人一個。」
  「我知道。」
  沒有猶豫,那個男人可是馬上就被小動物拉進黑名單的傢伙,真的是一個糟糕透頂的人。
  「既然知道,還不趕快和他撇清關係,你也真是莫名其妙。他的欠款已經到了千萬級別,所以要不你幫他還錢、要不讓我帶走他。」
  他原本只會輕輕的說一句可以,然後請這個男人離開。然而不知道為什麼,這次那聲「莫名其妙」,讓幽桐忍不住苦笑出聲。
  「莫名其妙……嗎?真的是莫名其妙。可以,稍後再與你聯繫吧。」
  既然有冤大頭願意付錢,可以拿到錢的大叔也不多說什麼,從讓開路的玥煌以及巴裘拉身邊走過。比起那個看起來就像是黑社會的男人,巴裘拉卻反而是對床上的布朗充滿敵意。
  「幽、幽桐,我真沒想到你會願意為了我……」
  即使被盯的雞皮疙瘩,但覺得自己彷彿能博得兒子同情的布朗,還是扛著這壓力,企圖再與這個兒子建立更深的情感。
  「是我的錯,我不該拋棄你們母子的!可是我當年太年輕,我不能、不能離開原來的妻子……你……」
  「那些話你應該到母親的墓前去說,至於過去的事情就更不用跟我提了。」
  不想再聽下去那個男人壓根沒反省的奉承話,幽桐冷酷的直接打斷了布朗喋喋不休的嘴。沒想到會被打斷,讓布朗錯愕了一下,但隨後又像個哈巴狗似的連連點頭承諾。
  「是的、是的,當然!等我好了,我就立刻到她的墓前懺悔!」
  「還有,將我家中的東西全部還來。」
  被道中虧心事的布朗臉色瞬間變得慘白,顫抖著雙唇,裝傻似的否認,表示什麼都不知道。那個男人的反應,他早就知道了。接下來說什麼話都是白費力氣,所以幽桐也不把會懷疑布朗的理由說出來了。  
  幽桐向前一步,做著被打的準備,沉默地彎下腰並將手伸到了床底下,布朗著急的制止聲從上方傳來。依照記憶,接下來就是被拉扯頭髮,以及被拳腳打吧——
  「你、你你你做什麼!」
  那些都沒有。  
  抬起頭,巴裘拉已經召出了自己的雙刃,整個人都撲到了床上,低吼著威嚇布朗,阻止那個試圖攻擊幽桐的男人。看向本應該抓著巴裘拉的玥煌,她左看看右看看,一臉「風聲太大~你說什麼~我聽不見~~」的感覺。
  未受到一點皮肉痛,幽桐順利的從床下拿出了裝著家中失竊物的大皮箱。人贓俱獲、而且壓根沒有反抗到的布朗感到深深的絕望,攤在背後的枕上,將臉埋進雙手裡。
  「謝謝你,巴裘拉。下來吧?」
  沒理會那個男人,幽桐朝巴裘拉伸出手。巴裘拉瞪了布朗一眼,才在幽桐手上放上自己的手,順著幽桐拉自己的力下了床,卻不回到玥煌身邊,站在了幽桐身旁,儼然是一個守護者的模樣。
  「小時候,你總是打我。」
  雖然這次沒有成功動到手就是。但那輕描淡寫的控訴,更表達了幽桐心中的不滿。即使如此,男人還是嘗試著想要博取幽桐那可能已經被漸漸消磨殆盡、期待著親情的心能夠同情自己一把。
  「我錯了……我知道我錯了……但幽桐,我是你爸爸啊……!你就幫幫我吧!」
  但我需要父親的時候,您給了我什麼、又在哪裡呢?即使問出口,也只會讓場面更尷尬吧。
  「我不會告發你,但也就僅此如此了。」
  因為玥煌會負責。再說妮維早就知道了,只不過是配合他們才不抓布朗的。而且,再過幾天世界又要輪迴了,做什麼其實都沒有意義可言。真可笑……好像越來越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了。
  「母親生前喜歡海,總是期待心上人能乘著船回來找她,所以死後她也被埋在海邊的公墓,我在那裡等你。巴裘拉、玥煌,我們走吧。」
  頭也不回的拉著巴裘拉走出病房門,玥煌對了床上的布朗扮了個醜鬼臉後,跟著走出去並關上了門。明明找回了樂譜,可是巴裘拉卻感覺不到幽桐的高興。握著自己的手好像在壓抑什麼,微微顫抖著。
  「今天還有很多時間呢,有沒有什麼工作需要做呢?」
  轉頭看向他們兩人的幽桐,笑容跟平常看起來沒有兩樣,而手已經被放開,感覺不到幽桐是否還有微小的顫抖了。玥煌被這麼一問,說了「我問問看」後,獨自走到一旁,用戰術終端聯絡中央庭去了。
  從玥煌的哭喪臉、跟隱約從螢幕中能看到的黑著臉的晏華,大概可以想像的到,死推活拖硬要晏華給自己擠出空閒時間的指揮使,突然自己說要工作,那是多棒的驚喜了。
  雖然心中有點對不起玥煌,不過幽桐想找點事情做。不然他會想太多、太多,有時候實在不想自己一個人、不想想那麼多事……巴裘拉伸手拉拉那個行李箱,吸引幽桐的注意。
  「啊,失竊的東西都在這裡面喔,不用擔心。我們等等先拿回去再去工作吧?」
  「……好。」
  不是的,不是擔心那個的……
  「不……開心?」
  以巴裘拉的知識,找回了原本遺失的東西應該要高興的呀?但這是從親人的手上拿回來的,而且是從應該要與自己最親密的親人手中拿回來的,所以比起東西失而復得的高興,被親人背叛的失望感遠遠更勝。
  不過就算和巴裘拉解釋這些,他應該也不會懂吧。不能說巴裘拉沒有親人,而是……巴裘拉的親人都太好了。所以幽桐沒有解釋,也沒有承認自己不開心,只是揉揉他的頭,瞞混過去了。
  「好像有一些城市開發或是區域掃蕩、巡邏的工作可以做——要不我們去吃下午茶怎麼樣?」
  「玥煌,晏華會一槍嘣了妳喔。」
  這是他們中央庭內部對指揮使的調侃,反正指揮使死了,也就只是世界會重新開始嘛。不過記憶中,晏華並沒有真正嘣掉過玥煌就是。玥煌委屈巴巴的嘟起嘴,不情不願的列出了任務清單給幽桐選擇。
  考慮到要帶著巴裘拉,幽桐選了區域巡邏的工作。幽桐選好後,玥煌收起了戰術終端,對兩人伸出了手。不像第一次看到時猶豫,兩人很快的各自把手覆上去。
  玥煌將指揮使的力量分給他們後,突然握緊了兩人的手,一副要去奉獻生命的烈士表情。
  「工作要小心,我就不跟去了。」
  「咦?玥煌妳不去嗎?」
  玥煌抽回了手,很愛演的捂住了心臟,痛心疾首的模樣。
  「晏華說,我既然想工作,就滾回中央庭去處理那一大疊的公文!喔不,不要為我難過,各位朋友!不用想我,我們明天還會再相遇的!來,大聲為我倒數!三——」
  話音未落,玥煌就被方舟給傳走了。幽桐看看自己的手,然後又瞄了巴裘拉的手一眼。怎麼上次好像也是他們兩個同時跟玥煌握手後,玥煌就被方舟給傳走了?
  「走吧……?」
  巴裘拉歪著頭,詢問幽桐的意思。玥煌常常表演突然消失,他現在已經不太會嚇到了——上次在幽桐家只是緊張,才會因為玥煌突然消失而慌慌張張的而已。
  「好,走吧。」
  港灣區有一個名叫利維麗坦的巨大魚形怪物,是在中央城區被召喚出來的,神器使打傷它之後,它便逃到這裡來療傷。有趣的是,利維麗坦似乎隱隱約約也有前幾個輪迴的記憶。
  並不是像他們一樣完全記得,而是會對他們有股熟悉感。然而這樣似有或無的熟悉感,對神器使們反而是一種麻煩——因為如果利維麗坦不記得他們,它剛被召喚出來時的那場戰鬥才不會那麼尷尬。
  總之每次輪迴,玥煌都會特地來港灣區找利維麗坦,讓它變成朋友而不是繼續當個敵人。第一次決定這麼做的時候,晏華的表情看起來真的像是隨時會扣下板機似的。
  雖然港灣區有這樣的怪物大朋友守著,不過中央庭還是會時不時派人來這裡巡邏。話說回來,港灣區也是幽桐第一次與玥煌認識的地方呢。因為瀨由衣的話,他還與珈兒打了一場。
  巴裘拉有著每隻貓都擁有的獨特平衡感,像是走在平地上的走在防坡堤上,迎著海風邊看著海邊前行。雖然昨天晚上才來過,不過他很少在白天的時候到看得到海的地方。
  現在的海稱不上漂亮,一來這裡本來就是港口,二來是自從黑門事件以後,海就宛若黑門降臨的天空似的,有著說不出的混濁感。不過對於是在叢林長大的巴裘拉而言,還是很新鮮的。
  彷彿在遛貓的巡邏沒多久,巴裘拉就發現海中有巨大的黑影竄過。他保持著警戒,從防波堤上跳下來湊到幽桐身邊,想來是利維麗坦注意到他們了。幽桐指指前方面積寬廣的港岸,一條巨大的魚尾彷彿是表示知道的露出海面,然後重重的拍起水花。
  看著浪花,沒反應過來的兩人瞬間就被淋的滿頭濕。巴裘拉伸舌舔舔滑至嘴邊的水滴,隨後皺起眉頭。
  「……鹹!」
  巴裘拉第一次與海的親密接觸,感想不大好的樣子。巴裘拉像動物似的大力甩了甩頭,想把髮上的水甩開;幽桐則拿出了沒那麼濕的布帕,大概把自己的臉擦乾,等巴裘拉停下後,也貼心的幫他擦了一下臉。
  「回去先洗個澡吧。」
  幽桐苦笑著說完後,帶人走到了岸邊。巨大的怪物魚頭同時浮上了水面,牠用著也不知道從哪發出的聲音對兩位神器使說話。
  「中央庭派來的?今天小丫頭沒來?」
  「玥煌被晏華關在中央庭裡面處理公文了。如果您有什麼需要轉告的,我會告訴她。」
  顯然利維麗坦是沒有什麼話要說的,只是比起神器使們,牠更加喜歡那個上竄下跳、像個小猴子似的指揮使。雖然利維麗坦對這兩個人沒什麼興趣,但第一次近距離靠近利維麗坦的巴裘拉明顯對這麼大一條奇怪的魚很感興趣。
  他睜著好奇的大眼睛,直直看著眼前的巨大生物。大概是那個視線太過熱情,利維麗坦忍不住主動與巴裘拉對話。
  「怎麼?怪物能在這邊與你們和平對話,覺得很不可思議嗎?」
  有些不悅的聲音,讓幽桐有點擔心利維麗坦會誤會不大會說話的巴裘拉。巴裘拉突然被大魚搭話,抖了一下後,先是緩緩地搖頭,後又猶豫地點頭,最後小聲的說了句話。
  「魚……喜歡……」
  啊,畢竟是巴裘拉喜歡的食物之一嘛——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幽桐一瞬間似乎感覺到利維麗坦似乎對那句話產生了一點害羞的情緒,連對著他們的感覺都沒那麼壓迫了。
  「咳嗯!總之這邊很好,沒什麼事,這樣轉告那個單眼眼鏡吧。」
  說完也不給幽桐回應的時間,利維麗坦縱身一躍,又潛入回了海中。而這龐然大物的一躍水,可憐的自然是岸上的兩個人,才稍微弄乾一點的頭髮,又被淋得滴水了。
  但除了海水被打上來以外,不知道為什麼,岸上還多了一條大魚,很大的食用魚,疑似是利維麗坦送他們的……那個可怕又可愛的大怪物絕對是誤會了什麼!
  巴裘拉再次把水甩了甩,然後快速地跑到了那條大魚旁邊,回頭看幽桐的眼睛高興地像是會發光似的,好像很期待幽桐說可以帶回去,並且替自己料理的樣子。
  「應該是禮物吧?我們就心懷感激地收下吧!」
  「嗯!」
  正要過去幫忙巴裘拉一起把魚搬回去時,兩人同時感受到一股似殺氣又不是殺氣的感覺。幽桐正要掏出神器反攻這個氣息時,巴裘拉先一步跑到前方,用雙刀擊落了那東西。
  「汝為最強者乎?」
  老者的聲音虛無飄渺,沒一會就隨著那奇怪的氣息一起消散在空氣之中了。被擊落的東西是一支箭矢,搭上那個字句、那個聲音……
  「師父?」
  恰好來到港灣區、恰好遇上了在尋找瀨由衣的師父。但巴裘拉可不知道那傢伙是誰,只知道他朝自己的夥伴放冷箭,生氣的活像隻炸毛的大豹子。要是以前的他,早就二話不說衝去抓犯人了。
  「沒事的,巴裘拉,謝謝你。」
  他好像一直在跟巴裘拉道謝,然而除了道謝,他不知道該怎麼應對巴裘拉對自己的保護與關心。不過迷茫的不只幽桐,巴裘拉也是一樣的。他本來以為這個男人就像陽光一樣,笑得好燦爛、好刺眼。
  但真的靠近之後,他才發現幽桐根本不是他所想像的那樣。幽桐並不是真的很開心,卻總是要自己帶著笑,巴裘拉想讓他真的露出笑容。可是越想這麼做、他越不知道該怎麼辦。
  如果他能像玥煌一樣,總能帶給大家歡樂就好了。這樣的話,幽桐一定可以掃去不高興的心情。其實不用笑也沒關係,但至少、也露出與自己心情相符的表情啊。
  看著收起了戰鬥姿態後散發著失落氣息的巴裘拉,幽桐第一次覺得自己時常被人說的貼心,根本沒有那麼好。不然為什麼他總是搞不懂巴裘拉沮喪的原因呢?
  想著要讓大貓打起精神,幽桐開始思考起要怎麼料理這條大魚才好。只要吃到好吃的東西,就會讓人不禁快樂起來,起碼這句話還是很有效的。跟巴裘拉一起把魚帶回住宅,到家時,身上的海水也乾的差不多,還結成了些鹽粒。
  「先洗個澡吧,穿我的褲子,好嗎?」
  這麼說來,這幾天野放,完全不知道巴裘拉去哪梳洗的呢?這樣想著的幽桐正好看到巴裘拉打開了陽台門,想也沒想,他立刻就拉住了想跳出去的大貓。後者被拉住後,一臉不懂的回望幽桐。
  「巴裘拉,你要去哪呢?」
  「……?洗澡。」
  「去哪洗呢?」
  「……河。」
  果然。對自己的粗心嘆了一口氣,幽桐再次勾起和善的笑容,把一臉茫然、卻乖乖給自己牽著的巴裘拉帶到了浴室。倒也不是第一次進來,但巴裘拉還是不了解這個地方。
  畢竟巫殷跟玥煌都是女孩子,就算好好給他講解了浴室裡的衛浴設備如何使用,卻也不能真的就地演練洗給他看啊,更別說幫巴裘拉洗了。話說自懂事起就沒跟別人一起洗過澡的幽桐,現下也是挺緊張的啊。
  「這大概是你第一次好好在浴室裡洗澡,這次我就幫你洗,下次要自己來喔。」
  然而還是要裝作非常鎮定的樣子才行!第一次要給男孩子洗澡的幽桐,決定先從看起來最安全而且也最像幫寵物洗澡的頭開始。拿了張凳子讓巴裘拉坐下、把眼睛閉起後,他拿了花灑把早就被海水沖濕的黑髮又沖了遍。
  「嗚……」
  「啊、巴裘拉,別甩水啊!」
  頭上被淋濕的巴裘拉又習慣性的甩了甩頭,把水甩到了幽桐身上,雖然本來就濕了。被淋了水很不舒服、但幽桐又讓他不要甩,巴裘拉只好苦著臉,僵著身子乖乖坐好。
  有了小動物的乖乖配合,清洗的工作總算順利了些。給頭髮上了洗髮乳,搓著泡泡的同時順手按著頭皮,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就像給貓洗澡時給牠搓泡泡,牠也會乖乖不抵抗還很舒服那樣,巴裘拉也露出了享受的樣子。
  怎麼辦,好像有點可愛。沖水時再次叮嚀不要睜眼、不要甩水後,終於到了難題。逃避似的先給巴裘拉擦擦臉上的水,讓他可以睜眼,幽桐突然不太能正視已經看慣的胸膛。
  洗頭還算洗貓,但要幫忙洗身子,不愧是有點奇怪了吧。有些結巴的給巴裘拉解釋了一下,想讓他自己洗身子,但巴裘拉只是皺起眉頭,為難的開口。
  「什麼……?」
  慌張的自己似乎解釋得太爛了。深呼吸冷靜了一下,都進來了,那乾脆一起洗吧,拿自己當示範比真的幫人洗好多了吧?這樣想著的幽桐以自己給巴裘拉做了示範,又不是真的不會洗澡的巴裘拉立刻就懂了,不過是多了個抹肥皂泡泡,還是很好懂的嘛。
  經過了一場單方面尷尬的洗澡後,兩人一同出了浴室。巴裘拉過了這麼久,終於會自己繫皮帶了呢。不過幽桐比較高,褲子對巴裘拉長了一點。雖然有用毛巾擦了擦,不過總歸來說,頭髮還是濕的。
  把人帶到沙發上坐下,幽桐回房拿了吹風機。一看到幽桐拿著的吹風機,巴裘拉立刻翻過沙發,警戒的瞪著那小機器。
  「吹、吹頭髮喔?」
  「吵……」
  一臉委屈的樣子,但兩人相互無言的對望了一會後,還是巴裘拉乖乖回到了位置上,認命的準備吹頭髮。因為他跟巫殷說好了,要乖乖聽話,所以他會忍耐的……但還是討厭吹風機!
  把頭髮吹好之後,蓬鬆的感覺讓人有一種成就感,幾乎是無意識的動作,幽桐把臉湊近,自己洗得頭散發著熟悉的洗髮乳香味,明明是一樣的東西,但卻有著莫名的滿足感。
  將頭離開後,發現了巴裘拉正睜著眼睛驚訝的看著他。糟糕,他剛剛的動作是不是很怪?然而巴裘拉隨後居然露出了微笑,伸出手環住幽桐,高興的在他頸邊蹭。
  發生什麼事了!
  不好推開高興的大貓,幽桐一邊摸摸蹭著自己的大貓,空出的另一隻手立刻掏出通訊器,飛快地打出訊息朝大貓專家玥煌求救。顯然不認真工作的玥煌很快的就回了幽桐訊息了。
  「巴裘拉很喜歡用肢體表達喜歡喔。不過巫殷有跟他說要得到允許才可以,你是不」
  話明顯沒打完,沒讓幽桐有疑惑的時間,又一封簡訊傳來了。
  「指揮使工作中,請勿打擾,謝謝配合。」
  一定是被晏華抓包了。想來應該是自己剛剛的動作被巴裘拉誤會了,要解釋嗎……可是有點不忍心呢。苦笑了一下,幽桐收起了通訊器,不禁露出了溫柔的表情。
  算了,就這樣吧。蹭著自己的頭香香的,而且這是喜歡的意思,不知道為什麼想到這點,就忍不住想笑,這就是所謂的養小動物的話,內心也會跟著變得溫柔嗎?
  「好了、好了,我還要去處理那條魚唷,期待嗎?」
  「嗯!」
   那可要好好大展身手了呢。
#遊戲同人  #永遠的七日之都  #耽美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