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永遠的七日之都》黃金獵犬與黑豹的觀察日記 <2>

  布朗也不知道是自己磕出來、還是被討債打出來的傷還沒好。所以兩人在中央城區的巡察小任務完成以後,就順勢一起到公園去散步了。有前幾天的特訓,巴裘拉終於對出來走在旁邊沒那麼不自在了,只是到人多的地方還是會忍不住躲起來。
  原本低頭走著的巴裘拉突然停下腳步,下一秒就竄到了高樹上,似乎在嗅著什麼味道。好像是知道味道從哪裡傳過來的巴裘拉蹲下身子,眼睛散發著期待的光芒,看著走到樹下的幽桐。
  「怎麼了?你發現了什麼嗎?」
  「肉、香味!」
  說完,巴裘拉指向了味道飄來的方向,繼續期待的看著幽桐。反正也沒什麼要緊事要做,巴裘拉既然有興趣,帶他去看看也不是件大事,幽桐自然是點頭答應了。
  得到了允諾,巴裘拉立刻從樹上下來,拉著人的手腕,彷彿是個要去郊遊的小孩,興奮地拉著大人的手那樣,循著香味而去。走沒多久,就連幽桐都能聞到那令人食指大動的香味了。
  「還沒好嗎、還沒好嗎~?」
  「等下,這是要給師父吃的,不是要給妳的啊!」
  「一根就好嘛~那爺爺也吃不下十幾根吧?拜託、拜託啦!……咦?巴裘拉、幽桐!」
  大剌剌的在公園烤肉的就是瀨由衣跟玥煌了。玥煌昨天還在論壇上發帖說自己像個奴隸一樣,被晏華關在中央庭工作,說多可憐就有多可憐。最後那水帖還被管理員親自回復「妳活該」,而這樣的玥煌今天又精神滿滿的在這邊偷懶了。
  敢在晏華管理的論壇底下發這種文,事後還無視的繼續偷懶,指揮使又創造了新傳奇。先不提那些題外話了,那兩人在這裡,自然是要引出想來看看瀨由衣過得好不好的師父了。也向兩人揮了揮手,巴裘拉和幽桐一起靠了過去。
  「怎麼樣?香吧?」
  「嗯!」
  彷彿看到那兩個同時吞口水的樣子。本來被玥煌盧了好幾次都還是會忍不住心軟的瀨由衣,現在又被一個不跟熟的人親近的大貓,用祈求的眼神看著,搞得她渾身不對勁。
  這是公開處刑嗎!看著左右為難,又好像有點開心的瀨由衣,幽桐忍不住一笑,主動掏出錢包。
  「瀨由衣,我去幫妳買材料,請妳做給他們吃,好嗎?」
  「既、既然有人要做冤大頭,也不是不可以……」
  瀨由衣撇過頭,最後還是答應給大夥烤肉了。聽到要去買東西,而且是給自己買吃的東西,巴裘拉立刻自告奮勇的站到幽桐身邊,要去幫忙樣子。玥煌倒是像個米蟲似的,說要待在這裡幫忙看火。
  前腳剛要離開,那股奇怪的氣息又出現了。這次幽桐先一步在巴裘拉衝出去前,射出弓矢反擊,擊落那支箭矢。接著一名老者出現在了眾人眼前,除了不認識他的巴裘拉拔出了神器以外,大家皆沒有動作。
  下一秒,玥煌拿了根烤好的烤肉串,晃到了幽桐和瀨由衣的師父旁邊,給老人家遞出了烤肉串。
  「來,爺,吃烤肉!」
  「嗯嗯,烤肉真好吃!」
  不要不按照規矩出牌啊!連普通人也受到玥煌影響了嗎!看玥煌跟襲擊幽桐的人似乎感情還不錯,讓巴裘拉放下了武器,一臉茫然地看著幽桐,一臉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的樣子。
  從老者身上感覺不出惡意,可是他的身上有個令巴裘拉一直寒毛直豎的氣息,非常的黑暗,其實讓人有點害怕。
  「唔嗚姆,你們中、有一人為最強者!我將會給予他我在路上撿到的寶物!嗯嗯,小丫頭再給我一根!」
  師父和玥煌已經坐到火堆旁開吃了,師父還很自然的把玥煌當下手使用,那邊玥煌為了蹭吃,還貼心地給老者上果汁上什麼的,服務相當周到。嘻嘻哈哈的,要不是玥煌沒半點用弓的天賦,老者的兩位徒弟都覺得他們可能會多一個師妹了。
  本來還警戒著,但看兩人吃得這麼歡,搞得小動物都有點羨慕,卻還是只敢站得遠遠的,眼巴巴的看著他們吃。
  「我等等請瀨由衣為你烤一些,先忍一下唷。」
  小聲的對乖巧不上去搶食的大貓說完後,巴裘拉悄悄退到幽桐背後,伸手抓住幽桐的衣袖,身子似乎微微在顫抖著,死死望著高舉不知從哪而來的清酒,和拿著果汁的玥煌撞杯的師父。
  「危險……不危險……?玥煌……」
  那東西的氣息讓巴裘拉覺得老人很危險,但他信任的玥煌一下子就跟老者打成一片,幽桐跟瀨由衣似乎也跟他很熟的樣子,影響了巴裘拉的判斷。讓巴裘拉會感到如此害怕的東西,幽桐自然知道是什麼。
  是師父撿到的那支箭,附載了數萬人怨念的一支箭,是師父想要給瀨由衣的東西、更是祂想來看看瀨由衣過的好不好的藉口。花了好一番功夫,瀨由衣才把被玥煌帶偏的師父抓回來,讓祂好好說正事。
  「咳咳,總之,本來為師是想將這支箭給由衣的,但幽桐也很努力修行呢。這樣該給誰呢……真是一個難解決的問題。」
  師父拿出了一支全黑的箭矢,那是傳說中射穿天地的魔箭。幽桐正要開口說自己不用,給瀨由衣吧,玥煌跟瀨由衣卻先一步擋住幽桐,搶先開口。
  「那就由我們的指揮使決定吧!」
  「喔?我面子這麼大嗎?好啊,讓我好好選擇!」
  很愛演的玥煌裝作是在苦惱思考的樣子,在瀨由衣和幽桐臉上來來回回的看著。搞不懂玥煌跟瀨由衣又想做什麼,幽桐只是安靜地配合兩個女孩子表演,不然打擾玥煌的興致,她會鬧騰很久的。
  「爺,我選擇好了!」
  「喔?如果是小丫頭的選擇,我也會欣然接受的!妳選擇誰呢?」
  為什麼玥煌和人家交朋友的速度如此神速呢。她嘿嘿笑著,轉過身,伸出手指緩緩開口——
  「點名點名,太陽公公來點名,點到誰這支魔箭就屬於他——就是你,幽桐!」
  從玥煌開始唸出點名時,幽桐就一直有種不祥的預感,當玥煌的手指停在瀨由衣身上時,他本來已經鬆懈下來,沒想到玥煌又加了五個字,最後選擇的手指停在幽桐面前。
  燦爛笑著的面容彷彿在告訴幽桐,她本來就這麼預謀的。瀨由衣也自然的從師父手中接過那支箭,交到了幽桐手上。
  「這樣,選擇的人就是你啦。」
  「等等……這支箭本來就是給瀨由衣的啊?」
  「不要,我不需要。」
  瀨由衣強硬的把箭塞到幽桐手裡,和玥煌站在一起。顯然這計畫是她們兩個說好的。搞不明白為什麼兩個女孩子要突然這麼做,但很明顯是為了自己的,可是理由是什麼呢?
  「喔?選擇的是幽桐嗎?我會尊重小丫頭的決定,但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嗎?」
  老者的眼神突然變得犀利起來,仔仔細細的掃視著幽桐。以前也有過玥煌故意點名要把除魔箭給自己的惡作劇,但那時候師父並沒有像這樣看著自己。幽桐有些慌張,不自在的退了一步,臉上還是努力裝出微笑。
  「嗚、咕唔唔……!」
  巴裘拉本來因為破魔箭突然的被塞進幽桐手裡,而反射性的遠離了這個讓自己不舒服的氣息,但現在感覺到幽桐的困擾,他鼓氣勇氣,站到了幽桐的面前,擋在了他跟師父面前。
  「嘿,倒是養了個衷心的小寵物!」
  「別瞎說喔!巴裘拉是我的。」
  指揮使妳才別瞎說喔,巴裘拉什麼時候有被誰誰誰所有了?被指揮使沖淡了緊張,幽桐定下了心神,朝師父發出了疑惑。
  「師父,您這麼說,是不是認為徒兒有哪裡不足?」
  這支箭拿不拿都無所謂,不過師父的質疑還是不能夠無視的。聽到了幽桐的問題,老者立刻笑了起來,直道不是、不是。
  「哎呀!師父說過了吧?你們兩的功力都不錯,這箭不論選給誰,都是無庸置疑的!」
  「那爺還問人家為什麼~」
  「誰讓小丫頭妳一臉陰謀得逞~爺好奇啊~」
  幽桐與瀨由衣不約而同的摀住嘴,驚慌的睜著大眼看著他們被玥煌傳染的師父。雖然吧,師父偶爾也怪不正經的,但變成跟玥煌一樣的調調還是很嚇人啊!指揮使,您別亂傳病毒了!
  不再扭來扭去的裝可愛,玥煌勾著神秘的笑容,看著被巴裘拉守在後面的幽桐,賊兮兮的笑道。
  「他需要啊。」
  瞧幽桐一臉茫然,玥煌踢著腳邊的小石子,嘟起了嘴,湊到了師父的耳邊說悄悄話。
  「身邊明明有那麼多人,壓根不在意他到底是什麼模樣,還是依然喜歡他。這個小笨蛋喔,到底要怎樣才能明白?」
  聽完玥煌的抱怨,師父格格笑了起來,反湊到她耳邊回答。
  「幽桐那小子,死心眼的。沒直接的打入他心中,讓他徹底明白這事,怕不是永遠都裝做不知道。」
  顯然是師父的回答讓玥煌感同身受,兩個人一起低聲笑起來,讓其他三人不禁搓了搓手臂,抬頭望天。
  「咳嗯!我明白小丫頭的意思了。由衣,妳還記得把師父的骨灰葬在哪裡嗎?」
  「當然!」
  就算輪迴了這麼多次,相當於過了好一段日子,她也不會忘的,因為那是她最重要的師父所沉眠的地方。師父滿意的點點頭,然後望著幽桐。
  「最近啊,那裡的雲層變得越來越厚了。師父我啊,好久沒見到太陽了!幽桐,你做得到嗎?」
  師父的意思幽桐明白,但這還是第一次要由他來做,握緊了手中的破魔之箭,就算他心存猶疑,還是要讓自己微笑著道出。
  「明白了,我會做到的。」
  瀨由衣做了個跟著自己的動作,走在前頭帶起路來,師父以及玥煌隨後跟上。巴球拉收起了雙刃,看向用著微妙的表情低頭望著破魔之箭的幽桐。他不確定幽桐在擔心什麼,可是……
  巴裘拉鼓起勇氣,雙手握住幽桐握著箭的手,在幽桐驚訝的看著自己時,直直的望回去,對怨氣顫抖的手漸漸穩住。
  「幽桐……沒問題……!」
  然後他湊近幽桐,用頭在頸邊蹭了蹭,好像在用自己的行動給幽桐打氣。昨天明明只是被這行動嚇到,沒特別的感覺,但此刻幽桐卻感覺到自己臉上一陣熱,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我……」
  「……不要在我後面打情罵俏!」
  發現人沒跟上的瀨由衣回頭就看到這情況,忍不住吼出跟前幾天一起出任務時一樣的話。話語被打斷,幽桐苦笑著拍拍巴裘拉的頭,示意他起來。被打斷示好的巴裘拉瞧了瀨由衣一眼,哼的撇過頭,躲到幽桐身後。
  「你什麼意思!想打架——啊!玥煌!」
  「好好好,走走走,GOGOGO~」
  把要發飆的瀨由衣強行帶走,玥煌朝著兩位男孩子露出了一個奇怪的笑容,搞得兩人一陣雞皮疙瘩,什麼話都不敢多說,趕緊跟上去。
  跟在氣噗噗的瀨由衣身後,大家來到了海邊。海映著灰暗的天,浪翻著彷彿是隻會吞噬人的怪物.感覺掉下去不死也半條命了。巴裘拉趴在岸邊看了一會,很快就躲回玥煌身邊了。
  弓箭師徒三人組站在離他們遠一點的地方,看著厚重的雲層,幽桐抿了抿嘴。不是不相信自己能做到不,而是不確定自己真的可以去做嗎?
  「師父,真的要由我來嗎?您不是來看瀨由衣過得好不好嗎?」
  「我咋了?你看不出來我過得可好了?要不要你事情辦完我們打一場,讓我證明一下?」
  對於婆婆媽媽的幽桐,剛剛暴怒還沒得發洩的瀨由衣像隻炸毛的貓,朝幽桐發下了戰帖。一個步步逼問,一個苦笑著解釋,師父看著祂的兩個徒弟呵呵笑著。
  「由衣過得很好啊,現在的她不需要我擔心了。」
  師父一手輕輕拍在小野貓頭上,瞬間瀨由衣收起了張牙舞爪,又高興又害羞的撇過了頭。
  「那、那當然,我可是很努力修行的呢!」
  看得出她打從心底感到非常開心,平常要是被玥煌摸頭,會因為不好意思而快速打掉的瀨由衣,此刻不但乖乖讓師父把手放在頭上,似乎還不太希望祂把手收回去。
  「幽桐啊,你現在看起來反而比較需要人擔心呢。」
  「……難道指揮使有向師父透露什麼話想告訴我嗎?」
  玥煌這樣神神秘秘的,真的很難要幽桐不在意。不過師父大概跟玥煌做了什麼保密協議,望向天不再繼續這個話題。或許是明白了繼續逼問也問不出東西,幽桐爽快地放棄了。
  搭弓,幽桐頓了下,最後將破魔箭搭在了弦上。
  「我知道大家的心意,但這支箭我還是不能收下——因為我暫養的貓不喜歡。還請師父原諒,願為您把陽光找回來,能足以當作賠禮。」
  將拉著箭的手放開,金光包住了黑箭,劃破了黑暗,箭氣撕開了雲層,讓藍天以及陽光得以露臉。箭氣捲開了雲,同時也將師父的身影漸漸捲去。瀨由衣沉默了一會,對師父笑道。
  「回到您該去的地方吧,師父大人。」
  「由衣啊……妳過的很好……太好了……」
  瀨由衣被人當作鬼之子,小時候都沒遇過什麼好事,然而她很幸運,遇到了一個很關心自己的師父,說他們像父女一樣,似乎也不為過。在師父的身影完全消失的前一刻,祂突然看向幽桐,張嘴似乎說了什麼,然後笑了。
  絢爛的陽光灑在眾人身上,幽桐瞇起眼看向蔚藍的藍天,最後深深的嘆出了一口氣。縮在玥煌身邊,看著沐浴在陽光中的那個人,突然不太明白為什麼自己以前會覺得他很耀眼、耀眼到無法靠近呢?
  「啊、咦?巴、巴裘拉——?」
  大貓突然的湊到幽桐身邊,不打聲招呼的就把人推倒在地,親暱的蹭著幽桐。玥煌跟瀨由衣目瞪口呆,下一秒各自有不同的反應——瀨由衣摀著眼撇過頭,一臉辣眼睛的模樣;玥煌拿出了自己的通訊器,拍了起來。
  「幽桐……陽光,溫暖。」
   不是耀眼的讓人想逃避,應該是溫暖的令人喜歡啊。望著自己上方的黑豹,陽光照在他身上。幽桐微微撐起身子,伸手摸了摸身上人的髮。
  「陽光不是我,是你才對。」
  大貓歪了歪頭,不明白幽桐的意思,自己黑漆漆的,再怎麼說也該是影子才對吧?但是被摸頭還是很開心的。
  「咳咳!」
  看那兩個完全沒有要起來的意思,瀨由衣只好主動提醒一下兩人注意形象。幽桐發現瀨由衣的意思,尷尬的一笑,拉巴裘拉起來。舒服的摸頭被打斷,巴裘拉又瞧了瀨由衣一眼,哼的撇過頭。
  「我說你這傢伙——玥煌!」
  「好好好,小由衣乖乖,抱抱喔~不要羨慕~」
  「誰、誰羨慕了?不要抱我——!」
  紅著臉想把抱著自己蹭的玥煌拉開,瀨由衣完全忘記對巴裘拉生氣的那檔事了。之後還是和巴裘拉約法三章吧,至少在外面這樣親密的蹭蹭還是要看場合的——欸?等等?自己不打算阻止他蹭嗎?
  幽桐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
  玥煌偷偷對巴裘拉比了一根大拇指,不是很懂她的意思,總之是自己做得很棒是吧?高興一下!幽桐覺得越思考越想不明白,想了一會後就放棄了,並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我們去買東西吧?瀨由衣妳需要什麼材料料理呢?」
  「哈?烤肉嗎?才不要!我才不做!」
  那傢伙對她可是哼了兩次耶!沒找他打架完全是因為玥煌在搗亂好嗎!幽桐本來想好言相勸,玥煌倒先一步醞釀了眼淚,可憐兮兮地拉著瀨由衣撒嬌。
  「不做嗎?不烤嗎?玥玥想吃啊~」
  「妳剛剛跟師父一起吃了那麼多,不要當我瞎……」
  嘴吧上這麼說著,但卻有妥協的意思。幽桐拍拍巴裘拉的頭,口語道說要跟瀨由衣道歉,後者僵住了身子,皺著的眉表示著自己又沒做錯事,為什麼要道歉的意思。
  「巴裘拉最懂事了,禮讓一下她,好嗎?」
  幽桐用著不知是哄小孩還是哄寵物的方式對巴裘拉說道,巴裘拉微微歪著頭。懂事……自己是好孩子的意思嗎?好吧,因為跟巫殷說好要乖乖聽話,所以他會乖乖照做的。
  「對……不起……」
  隨口低喃完,也不管瀨由衣聽清楚沒,巴裘拉立刻躲回幽桐身後。搞什麼啊!這樣不就搞得在不爽的自己像是小孩子在鬧脾氣嗎!用手抵住玥煌的瀨由衣抽抽嘴角,突然放手並抱胸,撇過頭去。突然失去力量抵住自己的玥煌就這樣直接撲街。
  「哇,撞、撞鼻子了?」
  本來要說什麼話的瀨由衣被這樣一下,顧不得生悶氣,趕緊蹲下身檢查玥煌臉上的傷。不過除了臉上髒了些,人並沒有怎樣。雖然撞了一下還是很疼的,但這樣正好!
  玥煌揉著撞紅的鼻子,可憐兮兮地拉著瀨由衣。
  「好嘛~好嗎?」
  明明就知道這傢伙已經戲精到不去參加奧斯卡根本殘念的程度,為什麼自己還是心軟了!瀨由衣在心中罵著不爭氣的自己,惡狠狠的瞪向那個要當冤大頭的濫好男人。
  「好,我們去買,反正有人付錢!」
  瀨由衣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被遷怒的幽桐哈哈苦笑,瀨由衣對指揮使沒轍,而巴裘拉剛剛又乖乖的道歉了,搞得她一口氣不知往哪發洩,只好花光她師兄的錢包。
  又一次撒嬌成功的玥煌立刻掃去剛剛那可憐兮兮的模樣,一邊轉圈一邊去拉躲在幽桐背後的巴裘拉,迫不及待的要往超市的地方去。巴裘拉已經習慣突然被興奮的玥煌拉走了,不過他此時下意識的也拉上了幽桐。
  突然被拉住手腕,幽桐嚇了一大跳,但為了不讓玥煌被自己的力量拉停又跌倒,他只好狼狽的跟上最前面那個人興奮的腳步。被自己的拙樣逗笑,幽桐回頭望了瀨由衣一眼,彷彿是在詢問要不要加入?
  誰要啊!瀨由衣連忙撇過頭,與那三個人保持距離。
  之後的情況意外的相當熱鬧,玥煌在買東西的時候幾乎掃蕩了所有的烤肉食材以及器具,正想告誡她吃不下與沒那麼多錢時,玥煌掏出了自己的卡塞到幽桐手中,繼續指揮巴裘拉跟瀨由衣掃蕩。
  當幽桐一臉茫的推著堆成高山的購物車去結帳時,收銀員的表情絕對可以拍下來當作表情包了。看著一個接著一個結帳的食材,幽桐想回頭跟玥煌說拿不動時,發現身後多了很多人……
  大夥有說有笑各自抱了些食材,一同往外走。從茫然中回過神的幽桐才想起打開戰術終端,在指揮使創建的群聊中已經刷了好幾條未讀訊息,在拉到最上頭後,幽桐終於找到了原因。
  「烤肉大會!有空的神器使都來公園烤肉區集合!有力氣的給我來超市幫忙搬材料!」
  指揮使絕對是不熱鬧就會感到寂寞的最佳典範,總想搞點什麼大新聞。幽桐已經能想像到當晏華看到玥煌把一群神器使都召集去玩樂時,大概會上演一場神器使抓指揮使的遊戲了。
  果不其然,當他正這麼想時,最新一條訊息刷了出來。
  晏:『外送。』
  玥:『好喔!』
  他一定是都沒認真混這個群組!幽桐默默的關掉螢幕,把通訊器給收起來。抬起頭,大家已經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巴裘拉還拿著自己分配到的東西站在原地乖乖的等他。
  看到大貓做出如忠犬一般的舉動,方才的驚嚇通通都拍著翅膀飛走了。
  「久等了,我們走吧。那麼多人你會不會緊張?」
  「這個……還、還可以……」
  反正不是第一次,畢竟玥煌就是喜歡熱鬧嘛,喜歡熱鬧之餘還喜歡拉著自己跑來蹦去,想讓自己習慣人群。雖然不是很能待在人群裡面,但是這些神器使已經多多少少看慣了,還行,跟白或是夜那些小動物待在一起就可以了!
  「如果會怕的話就到我身邊吧。」
  其實也沒別的意思,只是突然而且反射性的就這麼說了,幽桐甚至沒有意識到這句話有什麼特別的。巴裘拉自己細細想了一下,在幽桐身後勾起了淺淺的笑容,小聲的應了一聲。
  指揮使辦的派對就是要嗨到最高點,也不知道她拿著從哪裡來的麥克風及音響——大概是跟米菈借的——指揮著他人烤肉、喊著誰誰誰上來秀一段、說著胡言亂語。前天沙啞才快好的喉嚨儼然有又要再啞掉的情形。
  而到了後半部,也不知道是誰先拿出了酒,本來就混亂的場面變得愈加不可收拾。無暇去關注那個實際上已經成年、然而因為輪迴而永遠無法成年的指揮使有沒有跟著瞎起鬨亂喝酒。
  幽桐狼狽的從已經嗨翻的人群中,保著至派對開始後就緊緊跟在自己身邊的巴裘拉逃出來。從大貓的眼中看見了自己被弄亂的衣著、頭髮,幽桐不禁一笑,再次深刻體會到有玥煌在的地方,就總是充滿歡笑。
  見到幽桐看著自己笑得那麼開心,巴裘拉親暱的湊上去蹭了蹭代養主人的頸肩,表達自己也很開心,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開心,反正在意的人開心他也開心。揉了揉貼近的黑色毛髮,幽桐忽然感覺到了一旁路人好奇的視線……
  「那個啊,巴裘拉。我知道你的意思,不過在外面不能這樣喔……」
  稍微推開撒嬌的貓兒,幽桐語重心長的對巴裘拉說著都市人的規則。本來以為可以對玥煌以外的人用肢體表達好感的巴裘拉,顯然對幽桐的制止有些難過,但還是乖巧的點頭了。
  「但單獨相處的話,沒關係喔。」
  也是捨不得看人沮喪,幽桐又補充道,反正他也不排斥。散步也散完了,晚餐那樣也算吃過了,回到家隨隨便便弄了些小點心放在桌上,晚點誰餓了就可以直接吃。
  氣氛融洽的,兩人各自做自己的事情,一個繼續看逐漸轉暗的天空、一個則繼續補完未完成的樂譜。也不知為何突然想到,巴裘拉突然離開了落地窗前,往房間走去。
  雖然巴裘拉走的是毫無聲息,但一直有在注意的幽桐還是發現了巴裘拉的行動,因此他停下手中的筆,看著門的位置。沒多久巴裘拉抱著當初被布朗偷走的箱子出來。
  發現幽桐沒有在寫譜,巴裘拉顯然有點驚訝。他本來打算等幽桐好了再叨擾他,不過這樣或許剛好吧。他將行李箱小心的放在桌上,像是裡面放了什麼易碎物,也似要小心不要弄出風,吹亂原本就在桌上的譜稿。
  「怎麼了?」
  裡面的藝術品早就拿出來了,只剩下幽桐以前的稿子。他打算晚點收一收,明天帶去的。巴裘拉雙手背在後頭,低著頭眼中充滿猶豫,時不時瞄著幽桐身邊的小提琴。
  「你想聽我拉小提琴嗎?我去拿其他譜吧。」
  欲起身去房間拿其他已經寫好的稿,巴裘拉卻先一步拉住他,先是點點頭之後又搖搖頭,繼續低著頭又盯著行李箱。他似乎對自己以前寫的東西有什麼想法?幽桐的手撫上了箱子。
  「這麼說來,我好像沒有問過巴裘拉呢。你那時候聽到,覺得這些曲子怎麼樣呢?」
  其實也不是忘了問,而是不敢問。這些曲目,連玥煌都沒有聽過。即使是面對那樣的玥煌,幽桐也不敢把過去的自己讓她完全知道。巴裘拉想了一下當時的情況,沉默了好久好久。
  「憤……怒……憎恨……悲……傷……」
  算是毫不意外的答案吧。因為是預想中的回答,所以也不至於會感到失望之類的,他摸摸顯得有些緊張的大貓,放輕了聲音。
  「所以聽這些不會讓人放鬆、開心的,我去拿其他譜吧。」
  抓著幽桐的手放鬆了,直接走去房間的幽桐沒有看見,巴裘拉慌亂地望著自己的眼神,嘴裡似乎喃喃念著「可是……」但最後巴裘拉只是抿了抿嘴,坐在沙發上,等待溫柔的音樂家,為他一個人演奏。
#遊戲同人  #永遠的七日之都  #耽美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