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公務員之死】#6

公務員 轉職
話說當初到底為什麼想當公務員?
在那個錄取率2點多的年代(現在行政職系錄取率都有4%以上),要拿到公務員的門票,對我這個頭腦不靈光的人,是個很大的挑戰。
誘因不是公務員是個「官」,也不是公務員工作比較輕鬆,更不是爸爸媽媽逼我當公務員。
決定要考公務員時,爸爸相信我可以考上,媽媽覺得只是一時興起的願景,畢竟當初三重埔街坊鄰居沒有一個人是公教人員。
最重要的轉折叉路,是我看了《理財聖經》這本書,作者說要有錢的最重要前提是在人生的前半段要有一份「穩定」收入的工作(不管這份工作的薪水是多少)。於是為了一個月4萬多的薪水,我決定告別私人企業(相對不穩定),在11個月不見天日的補習、看書、複習之後,終於踏進這道窄門。
我告訴自己:作15年就好,存夠錢就來換跑道。
時間轉眼18年已過,還沒實現當時對自己的承諾。
但在同一個圈圈內,確實換了二次跑道。
公務圈中的換跑道有很多面向及方式,不同類科的行政職轉換是一種(我就是從財稅行政轉一般行政再轉僑務行政)。行政職務作事方式都差不多,先搞清楚是依什麼法令規章辦事,照以前的模式,套用在現在的工作上,頂多加油添醋,施以一點創意、加減一些預算、擬訂幾個口號、創造量化質化KPI。如果不是階層轉換,事情的本質都雷同,換來換去都一樣。
一樣忙碌(對,不要懷疑,搞不好愈換愈忙)。
以廣義的公務體系來說,不同領域間的轉換能感受到比較大的差異。有些同事是從老師轉行政職;有些同事是從銀行轉任行政;有些是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間的轉換;有些是階層位階間的轉換(科員到專員或專員到科長);有些是地理位置的轉換(本島、外島一個月薪水差4千到8千元不等);涉外事務體系的轉換是內外互調,有些同事固定期間一定會內外調動,有些則是覺得永遠留在臺灣就好;還有一種調動比較高竿一點,是事務官與政務官間的轉換,或者公部門與類私部門(國營企業)或第三部門(基金會)間的調動,這種調動比較會涉及政黨輪調,具有鮮明顏色的公務員,才有辦法這樣調動。
調動的管道有公開的「事求人」平臺,丟份履歷表、安排面試、商調程序跑完,就可以轉職。另外還有不公開的轉職管道是關說與推薦(一樣要顏色鮮明才有辦法)。最令人覺得無奈的管道是賄賂,在十幾年前,我確實曾聽說要得到某單位的職位,一定要塞點錢給首長。
公務員多久會調動一次,就看適用規定與個人的能耐。適用規定包括外島特考要待在外島6年才能回本島,外交部規定要3-6年才能內外互調,但這些至少都是以「年」為單位。個人能耐的調動就比較耐人尋味,有同事在同一個位子10年都沒有調動過職務,有人卻才到職幾個月,居然就要商調到別的單位。有人當了二十年的公務員,換了很多不同的單位,卻還是永遠不滿意目前的職位。
專門研究「領導」的學者Herminia Ibarra,在哈佛商業評論網站影音資料「The Challenges of Transitioning to a New Role」簡短的2分鐘影片道出轉換職位的重點。我們究竟要投入多少時間重新學習新的工作?更精確一點講,我們要如何重新分配我們有限的時間在我們覺得有價值的事物上?再講現實一點,我們倒底還要不要繼續把有限且珍貴的生命,投入在社會大眾、民意代表、網路鄉(酸)民、政黨意識的價值上?
答案在你的心裡。
#公務員  #轉職 
分類:職場

評論
上一篇
  • 【公務員之死】#5
  • 下一篇
  • 【公務員之死】#7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