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剪貼簿小王子

太湖 北歐 日本 莎士比亞 居冠

幾年前在文化大學上編劇班時,老師曾經說,莎士比亞的劇本內容,其實在猶太人「聖經」,希臘神話,幾乎都找得到相似的橋段;所以莎士比亞的故事並不是原創,只是由古人的典籍與傳說中抄取橋段,再加以巧妙的組合而已,所以說莎士比亞是個「剪貼簿小王子」也是不為過的。
十年前的港台中文系所,很流行寫「金庸武俠」研究的論文,來拿碩士。我當時很喜歡看那些金庸武俠衍生的各種論文與報章的文章。十年後,對金庸武俠經過一段吸收消化,我發現其實金庸先生,也是一個喜歡抄前人故事橋段的「剪貼簿小王子」。
例如第一部的「書劍恩仇錄」,就抄了很多「水滸傳」的橋段,主角陳家洛,其實就和水滸的宋江一樣,仁義過人,領導力也居冠,但是對於政治立場搖擺不定,決斷力不夠,最後下場,就是被朝廷利用完,就丟在一邊,甚至要過河拆橋的消滅之。
而到了射鵰英雄傳與神雕俠侶之後,金庸開始將紅樓夢的「男女言情」橋段,引入江湖武俠之中。如楊過深情狂放,又貌如潘安英俊,所以故事中的年輕女性,無論美醜賢愚,幾乎都對楊過動心過,然而這種一男多女,剪不斷理還亂的情節,最後還是合理的了結一下,紅樓夢的賈寶玉是出家,清淨了自己和別人,而神雕的楊過則是斷了一臂,自慚形穢不再去惹眾女性,而專情於自己的妻子小龍女。
而射鵰英雄傳,金庸在寫五絕的東邪黃藥師時,很明顯地用了北歐神話的橋段。黃藥師隱居東方桃花島,武功學識深不可測,金庸不正面寫黃藥師多厲害多博學,只是讓黃藥師的幾個弟子,不斷在江湖上鬧起一波又一波的風浪。黃藥師的大弟子陸乘風斷了四肢,還能教導兒子陸展元桃花島的武功;而陸展元竟然是太湖眾水盜的盟主,統領水盜上萬。
讀者可以去想像,黃藥師的徒孫,從黃藥師的殘廢徒弟,學了一些不完全的武功,居然就可以冠絕群雄,統領上萬江湖水盜;那黃藥師本人的武功,該是多麼高不可攀,超凡入聖。
這種不直接寫人物,而由人物的其他關係線索,來襯托他有多優秀高明。這種寫法,就很像北歐神話中,勇士去找巨人族泰坦國挑戰,半途寄宿在泰坦國的旅店,結果和旅店的打掃清潔工比臂力輸了;勇士心中就氣餒,泰坦國光是旅店的清潔工力氣都比我大,那泰坦國的國王和戰士力氣就不知有多大了,於是當初挑戰的勇氣消弭了一大半。各位可以參照黃藥師和北歐泰坦神話的故事,就知道金庸用了襯托得寫法,來寫黃藥師這位絕頂高手。
而之後,金庸的武俠小說,援入了許多西洋的小說情節及橋段,甚至是近代以來流行的心理學解析,都用到武俠小說中。
譬如雪山飛狐一書,主角一直不出場,而是由他的親人,友人,敵人等不同的人來描述他的事蹟。而每個人的描述立場和線索都互相有矛盾之處,可以說雪山飛狐的主角胡斐還沒出場,就讓讀者由眾多的傳說中,去拼湊猜想此人的一切,神秘感增添了讀者對主角胡斐的好奇心。
這種寫作方法,金庸先生可能,抄了日本作家芥川龍之介的「竹藪中」(電影稱羅生門)的寫作方法,故事中一個日本女人被殺了,日本幕府的官員審案,由殺人者,女人的丈夫,旁觀者,女人的鬼魂各自描述命案的狀況,結果各有立場,供詞也互相矛盾,更添命案的懸疑與神秘。
而雪山飛狐中,正義俠客苗人鳳的妻子-南蘭,因為丈夫古板沒有情趣,夫妻關係冰冷,於是被卑鄙小人田歸農勾引,紅杏出牆的和田歸農私奔。
而在雪山飛狐的結尾,主角胡斐和惡人田歸農及手下決戰時,南蘭良心發現,覺得自己背棄丈夫,跟一個外貌英俊,心地險惡的田歸農私奔,這樣的人生極沒價值,於是在臨死前,指示闖王寶刀的藏匿處,讓胡斐能及時取出寶刀,殺退田歸農等眾惡徒。
金庸在雪山飛狐中,寫入了背棄婚姻的女人南蘭,對她丈夫呆板無趣,青春難耐而被勾引私奔,用細膩之筆描寫她無奈的心情,這有一點取材自西洋小說「安娜卡列尼娜」或「包法利夫人」,只是金庸對婚姻出牆的南蘭,同情之筆墨較少,而傾向於華人的價值觀,對婚姻不忠的女人,比較不能原諒。
#太湖  #北歐  #日本  #莎士比亞  #居冠 
分類:影劇

評論
上一篇
  • 西藏度亡經-生死的旅程
  • 下一篇
  • 三國志之大叔碎碎唸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