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

分享

第一次學習說再見

木木第一次學習說再見,是要告別媽媽的胸脯。這對她而言是困難的。
木木出生後,幾乎時時刻刻掛在我的胸前。不論再如何睏倦,嬰兒室的電話一來,我都立即清醒。我並未真正熟睡,時時都在想著另一個房間的寶寶。她初來乍到世上,軟弱得無能為力。她所有感官與情緒的初體驗都在我的乳間完成。歲末空氣的涼意,地心引力的下墜,混雜飢渴與陌生的不安,吸吮乳頭與碰觸體溫的挫敗與滿足,她的心靈開始上色,她的旅途於焉出發。
足足一年的時間,我的奶水無條件無限供應木木取用。為了完成這一供應,我要盡力保有自身清澈的血水,使之足以形成豐沛營養的乳汁。還是偶爾會貪吃毫無養分卻美味無比的食物,但更有意識地選擇入口的食材,和穩定進食。有了孩子以後,連吃飯都不敢馬虎。每每看著懷中的孩子吸奶而飽而睡,我覺得我好像慢慢在創造一些什麼不思議的事。
木木出生身長50公分,直到斷奶之時,已增長至76公分。這26公分的長度,究竟是怎樣完成的呢?僅僅靠著我雙乳泌出的奶水,一個小娃娃就這麼長大了,每每這樣想,我都心跳一陣,熱著眼眶嘆息。哺乳是我人生中臨終不悔的事業。
幼鳥終須離巢放飛,自行覓食。一歲以後的木木,也要嘗試更多元的食物,更要學習自己進食。我還有奶水,可是不論在養分或習慣上,終有其限制。為了協助木木培養更多的生活習慣,哺乳勢必要告一段落。
木木原有夜奶習慣,每個夜晚總要轉醒討奶才肯再度睡去。寶寶長牙以後,含糖的乳汁是齲齒的主因。一歲後,我先幫木木戒夜奶。沒有更簡單的方法,就是在木木夜間醒來討奶之際,只抱抱安撫而不給奶。一開始十分艱難,木木不得其門而入,哭鬧無法入睡,我只能耐心地哄,耐心地等,相信這夜再黑也會亮,等待孩子平靜下來。這樣的過程,往往一小時起跳。後來我索性不看時間,時間徒增我的焦慮,焦慮的媽媽安撫不了焦慮的孩子。
一週後,木木一夜好眠,不再需要夜奶。第一次,孩子成功離開媽媽一步。這一步,我是開心的,也是惆悵的。
戒夜奶的同時,在木木晚上入睡前和早上醒來後,我仍將她擁入溫暖的胸脯,供她盡情吸吮。此時的哺乳,已不再是提供她身體機能養分所需,而更接近一種精神上的親密連結。我體內深處的情愛,通過溫暖的乳汁,毫無保留地流淌在木木周身。往後,我們將用言語溝通。在那之中,將會有多少不說的話從此隔絕在體外,再也無法交融。這是這個世界人們的壞習慣,但壞習慣最難改掉。木木以後也會有無法對我說的話嗎?
結束睡前或餐前哺乳,我會拉開木木,請她跟我的胸脯揮揮手說再見。木木每次都笑著大叫「bye bye」。最後幾次哺乳,我們都愉悅地互動著。木木就在一次揮揮手中,長期告別母乳,從此再也沒有討奶。有一天我們走在商城外,木木對著廣告牆大聲說「bye bye」,我轉頭一看,竟是內衣模特兒。我哈哈大笑。我也明白,我與木木的哺乳關係永遠結束了。
我和木木的新關係也即將展開。因為過去一年親密地交流,如今我們有了穩定互信的感情。不論是進食、刷牙、洗澡,甚至是穿鞋、洗手、戴口罩,我們都能在不斷嘗試中找到愉快的合作方式。例如每次出門,木木會想辦法挪高屁股坐上她專屬的穿鞋椅,晃晃腳讓我幫她穿鞋,頭微微前傾讓我替她戴上口罩。我們互相陪伴走過前期的磨合,然後享受生活中笑對彼此的時光。
新的一年,木木還要學會好多好多的事!

永心鳳茶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寶寶說01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