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平凡也可以-第8章

第8章 負責

一切都好像沒發生過一樣,平凡決定把那天晚上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就像當初忘記鄭允浩一樣。
平凡篤定,鄭允浩肯定不知道跟他一夜情的對象是哪位,在逃跑之前,平凡再三確認過沒有遺留任何蛛絲馬跡。
蕭娟娟那些人好像也沒有發生過什麼事情一樣的正常上班,或許是他們心虛?
「下午三點跟特萊公司江總經理茶敘,下午五點跟斯利爾公司郭總裁約高爾夫球,以下就是您今天的行程,對了Stevie請問需要球童嗎?」
「你跟著去吧!我會付你加班費。」
鄭允浩看著電腦螢幕,想著這小妮子倒是裝的好,一副好像什麼也沒發生的樣子,看來她逃避的習慣,倒是沒變。
天才如他,配合演戲完全沒問題,就看這小妮子何時要面對一切。
「好的,那沒什麼事情,我先去忙了!」
退出辦公室,平凡假裝要裝茶水,途經行銷部刻意放慢腳步,就是想聽看看有沒有那天晚上的消息。
那個催情藥,果真厲害,連鄭允浩都斷片。
「Faine,你過來一下!」
蕭娟娟突然指名平凡。
「娟娟,怎麼了嗎?」
佳妮好奇的抬起頭,平凡對她搖了搖頭,她可不希望佳妮捲入『后宮爭鬥』。
蕭娟娟、林含含、汪珍珍把平凡抓進小會議室裡,幾個人心虛的樣子,平凡已經猜想到了他們的目的。
「Faine,總裁他,有沒有問你什麼事情呀?」
「沒有啊,什麼事情呢?」
「沒事沒事,那天晚上大家都喝多了,不知道有沒有對總裁做出無禮的舉動。」
蕭娟娟用眼神示意其它兩人三緘其口。
「既然總裁沒說什麼,那就好,Faine,你去忙吧!」
汪珍珍急忙將平凡推出會議室。
對啊,為什麼鄭允浩都沒有問她那天晚上的事情呢?
身為天菜,是不是都習慣被人『撿屍』呀?
揹著球具,平凡站在鄭允浩身後,看著他的背影,想著,或許他擇偶標準很高,但對於一夜情這種事,也許像是家常便飯?!
「哈哈哈,那就這麼說定了,下週見啦!」
平凡見球局已經結束,叫來園區的車,接著遞上瓶裝水。
鄭允浩接過水瓶,有意無意地看了她一眼。
「Faine,身體還好嗎?」
平凡嚇了一跳,不敢看鄭允浩的眼神。
「沒事呀,Stevie,謝謝關心。」
「這樣啊,那天迎新餐會,大家都喝醉了...」
「Stevie,我想著最近應該要好好運動一下,我用跑的,先去幫您準備盥洗用品!」
平凡跳下車,百米的速度一溜煙的跑了。
陳平凡,你心虛個什麼勁呀!!
平凡懊惱地敲了自己的頭,不曉得鄭允浩有沒有看出她的心虛呢?
好在鄭允浩沒再問下去。
平凡覺得,能躲一天是一天。
~~~~~~~~~~~~~~~~~~~~~~
週末啊!終於能在家裡廢一天了,
平凡拿出她最愛吃的可樂果跟鱈魚香絲,紅酒,打開了電視,準備追劇追一整天。
「肚子咕嚕咕嚕的,有點怪怪的,一定是太久沒吃零食!」
電視正在上演霸道總裁跟小小OL意外上床了,接著OL就懷孕了。
「男人怎麼都這樣!就算再沒印象,都要做安全措施!成年了還不懂嘛?」
吃瓜民眾如是也,平凡看得入迷,突然想起那天...
咦,鄭允浩斷片,她也斷片,那...戴套這件事...
平凡愣住,等等...她的月事應該是這週要來。
心裡有不祥的預感,平凡連電視都沒關,就衝了出門。
回家後,平凡看著眼前的三隻驗孕棒,無力的攤在馬桶上。
她...居然中獎了!
~~~~~~~~~~~~~~~~~~~~
鄭允浩一如往常的在家裡等著平凡來接他。
已經習慣了早上平凡替他準備好當天的穿搭,替他繫好領帶,準備早餐,接著坐在他身邊匯報上午的行程。
看了看手錶,已經超過了平凡該出現的時間,手機裡也沒有任何訊息。
該不會生病了吧?
到了公司,看到平凡的座位空蕩蕩的,他走到行銷部。
「今天有人有看到Faine嗎?」
「沒有,欸吳佳妮,你跟Faine比較要好,她有傳訊給你嗎?」
「報告總裁,Faine剛剛才傳訊息給我,請我幫她請病假。」
「好!」
沒了平凡在身邊,鄭允浩突然覺得心裡好像也空蕩蕩的,還真不習慣。
撥了手機,他打算還是跑一趟平凡那。
「Alan,今天你先下班吧,我有私人行程,車子留給我。」
買了粥,感冒藥水,鄭允浩開到了平凡的住處,人事告訴他,平凡一個人住。
敲了好幾聲,都沒有人來應門,該不會是昏倒了吧?
鄭允浩著急地轉了轉門把,發現根本沒有鎖,他衝了進去。
平凡此刻不知所措,兩天了,她不敢面對她懷孕的事實,正打算要把驗孕棒毀屍滅跡丟進垃圾桶,突然門被打了開,看到鄭允浩,平凡震驚的大叫一聲,不料,驗孕棒就這樣從她手上飛了出去,不偏不倚滑到了鄭允浩的腳邊。
兩條線!!
鄭允浩吃驚地看著驗孕棒,又看了平凡一眼。
平凡飛撲了過去,搶在鄭允浩撿起來之前先把驗孕棒一把抓起。
「呵呵呵呵,允...不不不,是Stevie,你怎麼會來?這個是我姊的啦!」
平凡把驗孕棒藏在身後,然後默默地後退了幾步。
「吳佳妮說你請病假,我來關心你一下,剛剛問了人事,沒聽說你有姐姐。」
鄭允浩內心澎湃著,陳平凡懷孕了!
「我沒事啊,就是有點累,Stevie你不用費心,我休息就可以了。」
平凡預謀著要往房間的方向跑,是因為她看出了鄭允浩的眼神裡,好像有一股熊熊的火焰。
「那我先休息了!」
平凡說完立刻往房間的方向衝了過去,這次卻沒那麼好運,因為她被敏捷的鄭允浩一把抓了回來。
「陳平凡,你懷孕了。」
鄭允浩生氣的說,這件事,她打算瞞著他嗎!?
「不不不,不是我....咦...等等...你叫我什麼?」
陳平凡以為自己聽錯了,她錯愕的看著鄭允浩。
「陳平凡,你還想逃避到什麼時候?這件事難道不該告訴我?」
「你...你知道了?」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平凡心虛地看著此刻怒氣沖沖的鄭允浩,為什麼他看起來好像很在乎她的樣子?
「見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了!跟我去婦產科!」
鄭允浩一把抓起平凡的手。
「我不去!鄭允浩,你憑什麼理直氣壯的干涉我,你又不是這個孩子的爸!」
平凡想起新仇舊恨,甩開了他的手。
「你想要被扛去,還是乖乖地跟我走去?」
「我不....啊啊啊啊啊,放我下來,我用走的!」
鄭允浩一把將平凡扛了起來,平凡嚇得雙腳不斷的掙扎晃動。
然後他們就去婦產科了。
平凡總覺得不對勁,事有蹊蹺,鄭允浩為什麼這麼肯定是他的孩子?
領完孕婦手冊,陳平凡終於忍不住。
「鄭允浩,你那天晚上不是斷片了,憑什麼認定是我?」
「你知道我會斷片?」
「我....我猜的!蕭娟娟她們一直在灌你酒!」
平凡心虛的低下頭,她很不服氣,為何她總是都被他一句話堵住嘴巴。
「我是清醒的!從頭到尾。」
「啊~~~?!」
鄭允浩牽著她上了車,一路上告訴她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那天晚上他事先吃了解酒藥,因為職務需求,他總是會先服下藥,他很清楚商業上的合作夥伴總想方設法要把千金嫁給他,所以他一直小心翼翼。
當蕭娟娟他們開始灌酒的時候,他就看出了他們的心思,把參有催情藥的那杯酒趁他們不注意的推到了旁邊。
直到大家都被他灌醉了之後,請了代駕把各個女同事送走後,他才看到了倒在包廂一個角落的椅子上的平凡。
「凡凡,快起來,別睡了!」
鄭允浩抱起平凡,平凡臉紅嘟嘟的,半張開了眼睛,用迷戀的表情看著他。
「鄭~~允~~浩,你怎麼才來,我好想你!」
平凡一把抱住了鄭允浩,對著他不斷地用鼻子嗅聞,弄得他癢癢的。
查覺到平凡不對勁,他看了平凡坐的位置的桌面上,有剛剛蕭娟娟一直要他喝下的那杯酒的空酒杯,上面唇印的顏色,就跟平凡唇上的顏色吻合。
「凡凡,先回我那,我替你解酒。」
鄭允浩抱起平凡,叫了代駕回到了他的公寓。
一進門,平凡重心不穩的抓住了鄭允浩,雙手圍繞在他的脖子上,不斷的吹氣。
「凡凡別這樣,我抱你去休息。」
鄭允浩感覺他已經起了生理反應,但他不能趁人之危!
「浩~~我想你~~好想你~~你好過份~~不愛我還欺騙我~~」
平凡哭了一會兒,然後摸到了鄭允浩堅硬的胸膛,覺得很是舒服,她靠在鄭允浩胸膛上,然後吻上了他的脖子。
「凡,別這樣,你不小心喝到催情藥了,乖,我抱你去房間!」
別再親了!
鄭允浩感覺他的理智正在流失,趕緊用手堵住平凡的嘴巴。
沒想到平凡對著他的手親來親去,軟軟的唇貼著他的指尖,讓他無力了一會兒,也不小心跟著平凡一起跌到床上。
「不行!」
趴在平凡上方,鄭允浩克制的把平凡壓住,他得趕緊去拿解酒液。
「浩~~」
平凡溫柔的喊著他,他微微一顫,這個聲音,他思念了五年。
平凡一把抓住他的領帶,逼得他往下靠近了她的臉,又一把吻住了他的唇,她曲起膝蓋,恰恰碰在了他的堅硬處。
慾望戰勝了理性。
隔天一早,平凡就消失了。
平凡羞紅的摀住臉,她不敢再聽下去了。
「你....你....你為何不戴...套...」
平凡說得越來越小聲,鄭允浩還是聽到了。
「那天晚上,你阻止我離開你,我是真的想出去買的。」
「你!」
好不害臊,怎麼可以這麼理直氣壯啊!!
鄭允浩將剛剛在路上買好的各種孕婦補品擺好,寫上了用法。
看著鄭允浩這麼貼心的對待她,她滿肚子都是疑問。
「鄭允浩!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你不用對我負責,孩子我會自己照顧,那,沒事的話你先回去吧!」
平凡急忙的把鄭允浩推向門邊。
「平凡,我會對你負責的!」
沒聽她回話,鄭允浩關上門。
早晨,她一如往常的到了鄭允浩的公寓,替他打理了一切,到了公司門口,平凡正要走下車,鄭允浩卻按住了她的手,接著走到平凡那側替她開了車門,司機雖傻眼,卻也裝作沒看到的樣子。
朝夕相處,又年輕氣盛的,這種發展很是平常。
他牽著平凡的手走進了公司。
「你幹嘛~~別這樣,大家會看到的!」
平凡著急地想掙脫。
「看到就看到,你本來就是我的女朋友,現在又懷了我的小孩。」
「噓~~別說了,給你牽就是了,剛剛那些話不許再提!」
「總裁~~~早....」
警衛看傻了眼,總裁這是...旁邊是Faine助理?他確定沒牽錯人嗎?
就這樣一路的造成了轟動,很快地便傳遍全公司。
「平凡,你別太累了,我能做的就自己做,你休息就好。」
鄭允浩一把抓起平凡桌上的。
「鄭~~Stevie,這些本來就是我該做的啊!!」
感受到從行銷部射出來的『激光』,平凡趕緊阻止了鄭允浩,小聲地對他說。
「求你了,別害我!」
鄭允浩不理會她,還是把文件一把抽走,然後走進辦公室。
「那我去幫您泡咖啡!」
「不必,我今天不喝,以後也不用再準備。」
一如平凡所料,她被一把押進了小會議室,像個犯人一樣的被一群豺狼虎豹們圍繞住。
「Faine,聽說總裁今天牽你的手進門,發生了什麼事情?」
蕭娟娟首先發難,其它人開始輪番訊問。
「惦惦吃三碗公,你這個行為根本是假公濟私!」
「你明明就說對總裁沒興趣,是騙人的吧!」
「長的又不漂亮,你到底怎麼勾引總裁的。」
陳平凡突然回想起大一的時候,在她答應了鄭允浩的追求後,也曾經被輪番的砲轟過一樣的話語,怎麼一切就像重播一樣,又發生一樣的事情?
「你們夠了!感情本來就是兩情相悅,管人家長的是圓是扁,沒聽過情人眼裡出西施嗎?」
吳佳妮在會議室門邊實在是聽不下去了,走進去把平凡救了出來。
「佳妮,每次都是你來救我,謝謝你!」
平凡雙手合十,佳妮對她可真好。
「本來就是他們太過份,設計不到總裁,又沒實力明著追求,不過...我還真想知道你們怎麼在一起的。」
「我們沒有在一起啦!」
跟吳佳妮到了他們的秘密基地吃午餐,平凡一五一實的告訴了佳妮,她相信佳妮不會出賣她的!
「哇,太勁爆了!」
吳佳妮聽完後,不可置信的張大了嘴,筷子差點滑出嘴邊。
「所以你們是再續前緣耶!而且...還續到後半輩子了。」
吳佳妮摸了摸平凡的肚子。
「說好了,我要當乾媽!」
「噓!佳妮你小聲一點!隔牆有耳!」
平凡緊張地看了看四周,確信沒有別人後說。
「我不求他負責任,他又不愛我,那天晚上如果是別人,他也是要負責。」
吳佳妮搖了搖頭。
「我敢肯定,如果是別人,他才不會送到他家去!」
吳佳妮篤定的說。
「對了,下午我們行銷部談的模特兒聽說很漂亮,是國際聞名的,還上過巴黎時裝,平凡你一起來看看。」
「好啊!」
午休結束,平凡跟著佳妮一起到了他們拍攝平面的攝影棚。
「聽說這個Vivian驚為天人,外貌是傾城傾國,又性感,很多人追求,但是她眼光挺高的,至今都沒有傳出有另一半。」
佳妮翻閱著資料邊說。
「那個誰,泡杯拿鐵過來!」
攝影棚一個像是經紀人的人對著平凡喊道。
平凡想著反正自己是助理,泡杯咖啡也不會少一塊肉。
拿著咖啡走進了攝影棚,遞給經紀人後平凡轉過身。
「好久不見,陳平凡!」
一個好聽的女性嗓音從背後傳出來,非常的耳熟。
轉過身...
「趙...趙微微!」
趙微微笑了,她一眼就認出了平凡,這個她鬥了一段時間的對手。
「Vivian,我的姑奶奶呀,你終於出現啦,快快快,拍攝要開始了。」
經紀人連看都不看平凡一眼,就搶走手上的咖啡,急忙帶著趙微微進棚。
「平凡,等你下班,喝個咖啡吧!」
趙微微甜美的笑著,現場所有男性的目光都為之吸引,連女同事都投以羨慕的目光。
這是某種可怕的輪迴嗎?看來要來去拜拜了!
耳邊充斥的各個男女同事討論著名模Vivian的聲音,平凡好想逃離。
鄭允浩應該很高興吧!趙微微的到來。
咖啡廳內,咖啡香味撲鼻,但平凡一點閒情逸致也沒有,老同學在面前,而且還是曾經狠狠刺破她傷口的好朋友。
趙微微依舊能吸引不少男人的目光,濃眉大眼,成熟了不少,身材保養的又好,名模當之無愧。
「平凡,怎麼一聲不響就轉學了呢?在允浩的公司看到你,我很意外。」
允浩?微微叫的可真親切。
「突然家裏有安排,走的急,微微你呢,感覺發展得很不錯呀!」
平凡不自在的喝了一口咖啡,咖啡雖香卻燙口。
「是啊,知道允浩回去掌管家族的事業,我可是花了不少功夫讓經紀人給允浩做個面子。」
「那...那很好啊!」
「平凡,我曾經錯失過機會,把允浩短暫的借給你,這次你不會又要跟我搶吧?」
微微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跟允浩學長...?」
「原來真珠沒有告訴你呀!我們當時沒有在一起,但我現在有自信了,我有把握,會成為允浩的女人。」
平凡心裡聽的不是滋味,你知道你心心念念的男人跟我上床了嗎?
平凡好想說出口,但她就孬,不敢說。
「微微,我祝福你,很晚了,我先回家了!」
「陳平凡,我希望你不要成為我的敵人。」
在平凡踏出咖啡店時,趙微微落下了這句話。
為什麼沒有在一起,她好想打給真珠,但都失聯五年了,真珠還記得她嗎?
鄭允浩明明就喜歡趙微微,而微微也說過叫她把允浩讓出來。
「不要想了!陳平凡!」
隔天一早,因為鄭允浩要跟父母吃飯,所以平凡獨自到了公司,一進公司大門,便被蕭娟娟等人圍堵住她的去路。
「娟娟你們?」
「Faine!不對,應該叫你陳平凡,沒想到你人如其名的長相,心機卻那麼深沉!」
蕭娟娟用尖酸刻薄的語氣,鄙視的看著平凡。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你明著說不會搶男人,暗地裡卻耍小動作!我都聽到了,昨天你跟Vivian的談話!」
汪珍珍氣憤地大聲說,頓時整個大廳的同事都好奇而圍觀。
「你們在說什麼啊!」
吳佳妮剛進公司,便聽到汪珍珍不客氣的質問平凡,她氣的站了出來。
「吳佳妮,你應該小心她,哪天老公被搶了都不知道!」
「胡說八道些什麼!Faine我們別理他們,幫忙她們反被恩將仇報!」
「哼,誰知道她耍了什麼手段!人家Vivian那麼漂亮,如果是她配總裁,我蕭娟娟心服口服!」
蕭娟娟這句話可真是深深的挖了平凡的瘡疤,平凡啞口無言,耳朵嗡嗡作響。
「你們在幹嘛,都不用上班了嗎?」
鄭允浩的聲音從人群後方傳了出來,圍觀的同事嚇得一時鳥獸散,只剩下蕭娟娟三人、吳佳妮跟失魂落魄的平凡。
「總裁...」
「你們是太閒了嗎?這樣欺負我女朋友。」
「女...女朋友!!!」
蕭娟娟三人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平凡。
鄭允浩牽起平凡的手,越過蕭娟娟三人進了電梯。
趙微微在牆柱後方,看著這一切,氣的捏爛了手上的文件。
「放開我,鄭允浩!」
平凡難過的甩開他的手。
「凡凡,我不放,你怎麼老是聽別人的閒言閒語,而不聽我說!」
「你誠實嗎?要不是你,我跟微微會決裂嗎?你明明就喜歡她,為什麼要騙我,說你喜歡我?」
平凡難過的歇斯底里,忍了那麼久,在碰到趙微微後,她爆炸了,為什麼要把她平凡的人生扯進去。
「剛開始認識你的確是因為遊戲,但是跟你相處的那段日子,都是真心實意,我是真的喜歡上你,當時我以為我喜歡的是趙微微,但後來發現那只是因為她長得漂亮,我覺得跟我很般配而已!」
鄭允浩見平凡如此歇斯底里,他著急地解釋著。
「說要對你負責,是真的!跟你上床,控制不住我自己是騙人的,其實是我的私心,這五年來,我真的很想你,平凡,我真的很愛你。」
「你騙人!我不信,我不信!」
鄭允浩將激動的平凡抓住,將她擁進懷裡,吻了她。
平凡好生氣,好氣自己為什麼無法推開這個胸膛,無法拒絕這個吻。
吻了一會兒,電梯緩緩地到達十五樓,門開之前,鄭允浩從口袋拿出了一個小盒子。
「平凡,我對你是認真的,我想對你負責,請你給我再一次機會,讓我證明我對你的真心。」
鄭允浩單膝跪地,拿出了盒子內的鑽戒,平凡一愣。
「陳平凡,請你嫁給我!」
未完待續......
分類:藝文

1~瀟湘亭小小寫手 2~夢境收納盒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