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南柯一] 我和我自己在時間的開始與宇宙的盡頭

南柯一 夢 夢境 宇宙 時間

賭場

這是一個賭場,我知道的,因為有許多人和許多賭場才有的器具,像是吃角子老虎,輪盤,撲克牌桌.
我走到輪盤桌前,桌的對面有個站著的穿著背心襯衫那種賭場制服的人.
那人拿出四個骰子,可是不是一般的骰子.
紫色,橙色,黃色,和紅色,像是岩石的碎屑般不規則表面的,勉強算是立方體的石頭.
上面沒有任何數字符號,所以這是怎麼知道點數是多少?
旁邊有另一個人,一把拿起這四個骰子擲出,骰子滾落在了台上的角邊停住.
「零點!」那穿著賭場制服的人說.
他把一塊上面印著「00」的紅色透明壓克力板放在骰子旁邊.
我手中捏著四個硬幣,不知道該不該放下去,賭上這一把.

吃角子老虎

我拉了一台吃角子老虎的拉柄,在一陣閃耀的燈光和歡樂的音樂聲中,吃角子老虎吐出了黃澄澄的硬幣.
我站到旁邊的機台前,拉下拉柄,又是一陣閃耀的燈光和歡樂的音樂聲中,吃角子老虎吐出了黃澄澄的硬幣.
我一台接著一台地拉下拉柄,一台接著一台的吃角子老虎嘩啦啦地掉出硬幣,如水瀉地.
我催促著旁邊的一人幫我把硬幣收集起來,那些硬幣只要堆在一堆,就會自動變成鈔票.
我看著其他吃角子老虎,有許多圍觀的群眾開始在撿拾硬幣,我的硬幣.
我緊張了,推著旁邊那人去阻止那些群眾,可是他眼神渙散,嘴角垂下,腳步蹣跚,似乎不懂得我在說什麼,也不懂得那些人在做甚麼.
群眾依舊在撿拾著硬幣,我也趕緊撿拾著我面前的硬幣.

樓房

在門口騎樓地上有著雜七雜八的物品堆著,勉強有一條可以在其中穿越的路徑.
一個看起來是老婦人的背影在其中忙碌著,像是拾荒者在整理著戰利品.
我拉開樓房的拉門,像是穿堂的大廳一側有間房間,裡面一個人背對著我看著角落的電視.
我逕自往走道走去,在一扇透明拉門前停下.
門通往中庭,那是一個原野,四周是更多的樓房.
各種動物在原野上舞蹈跳動著,有虎蛇馬羊兔雞狗牛,有草有河有小山丘有灌木叢.
我把門關著,不敢進去.

宇宙

我漂浮著,這裡是一片虛無,除了我,還有在不遠處漂浮的我.
我說:這不是宇宙的盡頭,因為沒有四朵四色的花.
另一個我笑著說:這不就是嗎?
他往一方指了一指,我往那處的黑暗看去.
在空間爆炸出了四朵煙花,那是四個星團銀河,各自有各自的顏色:紫色,橙色,黃色,和紅色.
萬億星辰,點點亮出了花團錦簇.
要有花,我說,然後就有了花.

後記

這篇的類別是「南柯一」,取的就是缺的那個""字.
所以上面的那些文字,寫的是我的夢境.
昨晚今早,做了個夢.
夢境沒有邏輯道理,可是又好像有所邏輯道理,心中一動,就記述了下來.
趁著起床之後記憶還新鮮著,趕緊坐在桌前,迅速地打字,所以用字遣詞就是想到什麼寫什麼,難免文字思路不夠嚴謹,加上本來就是講夢中所見,更加不知所云.
不過本來就是記錄,倒也沒啥在意.
直到我打字的時候,才發現我這個夢是有顏色的.
所以見著四個"骰子",是有顏色的.那個印著「00」的透明壓克力板是紅色的,最後見到的虛空中的銀河煙花,也是四色的.
這倒是稀奇,畢竟一般夢境,回想起來都是黑白色調,沒有彩色的.
朋友看了這篇,笑說我居然把夢記得這樣清晰.
大概是在將醒之際所做的夢,所以清楚些,而且這夢中經驗是歷歷在目,讓我醒來之後還是嘖嘖稱奇.
#南柯一  #夢  #夢境  #宇宙  #時間 
分類:心靈

在紐約居住的台灣人, 久居紐約卻說是作客. 立下計畫要每天發表一篇文章, 介紹好看的影片, 歌曲, 文章, 談談錢談談人生談談生活談談世界

評論
上一篇
  • [隨便聊] 巴比倫圖書館 - The Library of Babel
  • 下一篇
  • [看油管] 卡莉怪妞 / きゃりーぱみゅぱみゅ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