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男人的價值──女權主義者和靈修者的兩個觀點

雖說是對話,不如說是對於兩種觀念的探討及剖析,源自於女權主義者上野千鶴子的著作《厭女:日本的女性嫌惡》及靈修者奧修的思想《男人,真實解放自己》。
首先從引子,就能看出我對兩種思維的不同看法,上野千鶴子的書,是用「著作」來引述;然而,奧修卻是用思想。在進入主題之前,我想先說明兩者的不同:上野千鶴子是著名的性別研究學者,用著作是表達對其學術的一種尊敬;但奧修是靈修者,我一直對於靈修所提倡的思想,抱持一種態度就是「不要被文字所綁架」奧修強調他不給你教條,因為教條給人安全感,當你享受於安全感的寧靜時,你就不再覺察了,但這世界是一直在變動的,擁抱不確定,才能更好的與改變共舞。
以下,我們先閱讀書中的部分節錄:
男人喜歡從男性世界的霸權競賽中,赢得其他男人對於自己實力的肯定、重視和讚美。霸權競賽中有著爭奪地位的權力競賽、爭奪財富的致富競賽,以及爭奪名譽的威望競賽。 出自《厭女:日本的女性嫌惡》
每个男人很小被制約,被要求在這個效率導向與競爭的世界中有所作為、求
生存,他從事各種野心的鬥爭,参與金錢、成就、名望、權力尊榮和社會地位競賽。在一個男孩尚未準備就緒、沒有獲得任何徵詢之前,他就學會了、老師、神職人員和政客,以及所有既得利益者的目標和價值標準。出自《男人,真實解放自己》
由上述兩者的觀點,可以看得出來:男人的價值取決於他的外在社會成就,包含最常見的金錢、權力及社會地位。然而這個結論,並沒有任何的價值,所以根據奧修書中提到的觀點,我想問的問題是:男人會不會並非如同上野千鶴子所提到,是「喜歡」霸權競賽的,其實男人是被洗腦,被迫成為社會的工具,從小被灌輸,它們沒用,除非他們是提供者。
通過種種數據來看,在維持社會持續運營的諸多領域中,消防、軍事、工人大多都由男性來擔任,舉戰爭為例,在美國近年來的戰爭當中,韓戰、越戰、波斯灣戰爭、阿富汗戰爭(OEF)、伊拉克戰爭(OIF),男人死亡率均高於95%,政府寧願讓男人去死,上戰場擋子彈。
這裡我要引入一個概念,雄性可棄置性(Male Disposability),根據維基百科的定義:指整個社會視男性為用後即棄的工具,將男性價值與其所能創造的社會財富、所能貢獻的資源和所能提供的服務緊緊綁定,男性的存在本身被空殼化和虛無化。但是,當女權主義者高舉「男人是男權社會的既得利益者」,卻沒有人去探討性別角色,對男性的期待,是真的是男性所想要的嗎?
男生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被教導要堅強,因為沒有人在乎弱小的男性,在優勝劣汰的思維下,低價值的男性,終將被社會所淘汰。隨時思考周圍的新聞事件,分析是什麼意識形態默默影響著這些事件的發生,唯有將思考的責任扛在自己的肩上,才能在這個混亂不明的表象事件,看見一切的本質,不被洗腦,這篇文章的目的便立基於此,不欲提出結論,而在於啟發思考。
#女權  #女權主義  #性別  #性別框架  #哲學 
分類:心靈

青春是人生的一場實驗課,沿途實驗,沿途省思,帶你通過我的眼,看見世界的黎明與繁華。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