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分享

關於洗版

在yahoo部落格那陣子,我為了雅芳要寫部落格,有些版面功能不懂,於是自己開個部落格來測試,文章那時還寫的不甚勤快,我很少在別地方留言,只默默的看,經過半年,突然間有一位名為『狐姬』的女閣主,來我這留言幾次,我記得她第一次留言是在『麥迪遜之橋』這篇寫下她的心得。

她留言的文字,讓我覺得她是可以聊天的好對象,經過一段時間觀察,發現她為人豁達,即使我亂說話,她也不會生氣。慢慢地我也就禮尚往來去她那邊留言,偶爾她寫的文章,總感覺留個狐狸尾巴似的讓我踩,我便興起文字獄,每天曲解她文字裏含義,這文字獄興得很開心,喜歡聽她狐狸尾巴被我踩著,唉唉地叫。
當然啦,『興文字獄』的意思是指挑文章中的語病,連格主自己都沒注意的地方,我挑出來說嘴,而且每一句都引導狐姬話中無盡的情意。於是她每寫一篇文章,底下都是我滿滿的留言。

人的緣分就是這麼奇妙,一次她心情不美,文章寫說要關閉部落格,不想寫文章了,進而把留言功能關閉,這下換我無言了,難得找到如此對脾胃的朋友,那時沒有她的電話、MSN、連信箱賬號也沒有。無奈,我只好使出北冥神功(電腦專長),硬是被我找到當時Yahoo部落格的小漏洞,進而讓我留言成功。狐姬驚訝萬分,問我使了什麼法術,可以鑽進狐狸洞。『子曰:不可說』(其實只是運氣好而已)

就這樣秘密地聊了一陣子,心情好轉,才又開放部落格,寫寫文章,然後又讓我感覺狐狸尾巴在我眼前搖啊搖的,我就繼續地踩。

也許她招架不住,就和我說,要介紹幾個朋友給我認識,我欣然同意。一個是她稱為東風老爹、一個五狼,東風老爹國學造詣好的誇張(有時我懷疑他是哪家大報專門寫社論的大師),每次我踩狐狸尾巴時,他便出聲,引經據典地的反駁我的話,我便再從他的『經典』裡找由頭,誇張陷害地繼續踩。留言一出,我自認為語意天衣無縫,這老爹就像武俠高人一般,在我使出毫無破綻的招式中,一記滿天星斗拳打過來,罩住我周身要害,令我苦思不得其解。與他的每則留言我都得思索許久,用盡北冥神功(網海裡找對策),方堪勉強招架一下下,算歪理剋正典,但很累,偶爾我會投降,說小弟自個兒去掃落葉,請掃地僧休息(金庸筆下武功頗高的人物,其實暗罵他是禿驢,也不曉得他聽的出來嗎?吐舌)

五狼則是在某茶館內附設紫薇算命,有收費的年輕專業人士,他和東風老爹對命理都有一套(畢竟是收費,不是業餘),然後我就得奇門遁甲、斷字拆字、易經八卦加天式神劍亂使,還不可以貽笑大方,讓兩位專業人士看出破綻,所以狐姬的部落格就被這三個男人洗版了,沒人敢出聲,大家坐著看戲,偶爾朋友『月夜』老弟出來鼓個掌,也不太敢支聲。只是對我來說,回覆留言有點辛苦,那東風老爹太過厲害,也不知道狐姬哪邊認識的人物,心想既然留言講不贏他,我總可以在自己部落格寫故事,然後壞人就取名『東風』,這是作者的特權。故事要怎麼寫,作者可以全權主導,於是便有了『民間故事:狐姬鬥東風』的小故事。(還有青花瓷....等故事)

我曉得在網路裏,對人總要保留幾分,我在狐姬部落格裏表現的太過熱情,也不曉得當時我那條神經不對。東風視我爲網路登徒子,情場高手,是來誘拐他的義妹,而我認為他是囚禁公主於高塔上之惡龍,我得揮劍屠龍救公主。(我們有默契的在文字裏高來高去,彼此都知道無惡意,因為狐妹每天都很開心,在一旁看戲。)

底下先節錄『青花瓷』片段,都是當初和東風留言一來一往的詞,我稍作改編入了故事----

風大對胡雲雪(狐姬)說:「我要做一個十全十美的人,這樣才可以與雲妹登對啊。」 
天藍說:「如果是我的話,我要一心一意對待她即可,不需要十全十美,真正愛一個人,一顆心才是最重要的。」  
風大不服氣說:「那天我拿著毛筆寫下『干』字與『天』字,我就覺得『干』字腰桿站得挺直的,這個『天』嘛,我猜不透為什麼他的腿老是張這麼開?一看就是劈腿樣,怎會只有一顆心?」  
藍天回答說:「我昨天恰巧也練了書法,寫著『几』與『風』字,我心裡也納悶『風』就像女人穿著裙子,裙內還有一條小蟲,分明是個男人,怎還穿著裙子?」
........ 
........  
三弟月色馬上說:「喔!要撥動雲妹的心弦這麼困難啊!這樣好了,有句話說:『浮雲半遮月』,飄盪的雲妹就靠過來伴月色吧!」  
風大說:「月色老弟你說錯了,有句話說:『八千里路雲和月』,雲和月兩者始終相隔八千里,如何作得伴來 ?」風大說完後,看了看藍天,似乎也要堵住他的嘴:「另一句話說:『義薄雲天』,雲跟天的情義最薄,更不適合了?二弟你就別跟我搶了。只有我風大:『風起雲湧』,風一來雲就跟著我來,可謂天造地設的一對,雲妹你說我講的對不對? 」  
胡雲雪對風大的國學常識敬佩不已,哪敢吭聲,眼神向藍天求救。  
藍天會意過來,不假思索說:「大哥,我聽過『風雲變色』,意思是不是說風看到雲會變很色啊?所以胡妹切不可以跟風哥在一起,太危險了。我說啊:『藍天白雲』無限好。朗朗晴空,天空中飄著一朵雪白的雲,多麼讓人神清氣爽,藍天裡就是要一朵白雲才叫完美。」

從她文章裏面可以曉得狐姬是個小公務員、閒暇之餘喜歡彈琵琶、奏古箏、長髮披肩、身材有料,有很多人追求,卻從來沒有交過男朋友....(突然覺得有像最近美劇『安眠書店』的感覺,男人可以從部落格、FB、IG等資訊了解一個人)  
留言的很愉快時,我曾寫到給狐姬說:
『戀』這個字很適合我們,你看啊,你盤腿坐在左邊(糸),我盤腿坐在右邊(糸),面對面說話(言)談心,『言心』啊!多有畫面。  
由於我在那邊留言過多,也為狐姬寫了許多文章,連雅芳都吃醋,到狐姬那兒留言,叫我回家(指的是去她的部落格留言,和冰山美人雅芳一直是好朋友關係,那陣子常見面、常吃飯,清清白白的,甚至連她手指頭都沒碰過一下,我怕觸電。)

【十年之後】 
狐姬寫道:
有一次我在部落格,因為心境不美便把留言板功能關閉,沒有想到這個天藍竟然有辦法闖入我鎖上封印的狐洞,並且留言給我,他說知道我心境不美要為我『天關守狐』保護我,這『護法』名稱就是這麼來的。
這一守,十年過去了,他仍然還在我身邊,我隨傳訊息,他便隨即回覆我,彷彿就在我身邊一般。  
狐姬低潮時,我便和她說:『就是上帝,也不能造兩座山而中間不留空隙。』人難免會遇到不如意的事情,樂觀面對,凡事趨吉避兇。  
我就像咖啡裡面甜滋滋的糖,咖啡苦與甜,不在於怎麼攪拌,而在於是否放糖,一個悲傷的過去,不在於怎麼忘記,而在於是否有好朋友在旁陪伴妳渡過,還不求回報的。(此段借了網路文章代入勸慰)  
我們保持認識10年而不見面,只讓雅虎信鴿(yahoo mail)往返,有時鴿子飛得慢點,彼此也不急,有時信箱漏了信,也無妨,幾個月後記起,再開個話題,慢慢的聊。  
至於十年以後呢? 
日子繼續的過。
分類:日記

年輕時,曾記錄一段眉批:有人說,上帝造人是一對一對地造好了,再把他們扔到這個世界上,讓他們互相尋找,在千年萬年時光的浩瀚裡,在千千萬萬個眾人之中和他驀然相遇,在心裡對自己說:「啊,他(她)在這兒啊!」⋯這就是愛。(每逢周二貼文,手癢隨機捏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祭妹文:『撫狐痛哭』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