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8

分享

蒼蠅

馬尾 蒼蠅 愛情 身影 跟隨

Photo by Rodion Kutsaev on Unsplash

有時候會想起你離去的身影。
你平常騎著腳踏車來,下班也騎著腳踏車離去,從樓上俯視你騎在車上滑過校園,輕巧地像隻燕子。你搭在外面的襯衫總是灰色的,和裡面的白恤衫組成一隻燕子的形貌。都說寵物養久了會和主人有幾分相似,不知道是有意或巧合,你的腳踏車感覺也如你一樣輕盈活潑。不像我跟校園阿伯買的破車,拼拼湊湊,搖搖晃晃地前進。大概我這車子騎久了,人也像車子,走得搖搖晃晃。
到圖書館其實沒有幾步路,但你都習慣騎車。問過你為什麼不走路,你說不然買車幹什麼。似乎買車的理由就是為了要讓車子動,不騎一騎很虧。我走路,你先到了只能等我,在門口抓著背包的肩帶晃晃蕩蕩,大概是要看怎麼把那些無聊都晃掉。見人來你就笑成一朵花,也許天生宜於在人群中被圍繞著、捧著。現在回想,那也是一種氣質。蹦蹦跳跳的,紮在腦後的馬尾晃著。你指著說:
「有沒有看見智慧的思緒在晃動。」
我笑稱那是趕蒼蠅的麈尾、拂塵,你皺起眉頭佯怒,轉身就走。
哎呀,真是。都快二十五歲了還像個孩子。
現在想起,二十五歲還真是個孩子。還是研究生,半大不小,學問初成,羽翼未豐。啥都懂,又啥也不懂。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的,從時間裡走來,那是會一再想起又走不回去的。你像個孩子佯怒的背影蹦跳搖擺著走,看人沒追上去,又轉頭湊過來。
「陪我走回研究室吧。」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樣要求,你問我車子怎麼辦。
「推回去啊!不然就擺著,明天再陪我走過來。」
你很乖,真的推著車子陪我走。只是就連推著車子也比我走得快。我只好解釋是自己不喜歡走快,人生事情做不完的,那麼匆匆忙忙到底為什麼呢?就不能一起慢慢走嗎?今天的工作來得及的。春天的流蘇開滿了校園,在眼裡灑一簾一簾白色瀑布。路上你沒說話,我也沒有。我只看得到你馬尾甩著不存在的蒼蠅。我很想說那其實是招蒼蠅的,因為你人甜,那麼多人就寧願扮著蒼蠅來了。對於甘願的人,扮什麼都無所謂。你有趕蒼蠅的馬尾,他們就扮蒼蠅,被拍死都甘願。
多年之後我想起你的身影,總記得你走在前面,晃啊晃的馬尾,原來那個時候的我也甘願是你的蒼蠅。讓你儘管揮趕。
我偷偷買了一雙純白球鞋,跟你那雙很像的,只是從來也沒穿過。如果陪你一起蹦蹦跳跳,我就拿出來穿,不管旁的人怎麼說,就是要跟著你的節奏走。但動的蒼蠅不安靜,安靜的蒼蠅不動。你也知道我向來安靜不出聲音的,在後頭看著你揮趕別人的身影。我不打算湊上去,應該也不會離開。
因為我曾有那麼一個想法:做你不嗡嗡的蒼蠅。
#馬尾  #蒼蠅  #愛情  #身影  #跟隨 
分類:藝文

史學博士,曾是記者、學者、商人、專業經理人。逐水草而居。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