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為什麼要看電影?] 如果您找不到活著的意義,不仿吃個銅鑼燒。

如果你找不到活著的意義,不仿吃個銅鑼燒,一邊細細品嚐德江奶奶慢火細熬的紅豆餡,一邊聽德江奶奶告訴你什麼是活著的意義。
銅鑼燒 電影心得 戀戀銅鑼燒 哲學 生命的意義

圖片來源:佳映娛樂 youtube

我們出生到死亡不過這幾十年間,在這幾十年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到底是為了要遇見某個人、成就某個人?又或者我們能給予這世界什麼?

*以下有雷,請慎讀

接下來,我想要慢慢地訴說這部電影帶給我的意義是什麼。

這部日本電影「戀戀銅鑼燒」早在2015年底就已經上映了,電影節奏細膩且緩慢,就是因為它的緩慢我才能清楚聽見角色對生命的詮釋。起初這部電影在當時並沒有太多的宣傳,所以並我沒有注意到這部片。畢竟我們太習慣追求從眾,也習慣媒體給我們什麼,我們就接受什麼,我們寧可進電影院看華麗炫技的電影,也不願進電影院細細淡淡的品嚐一部電影。
對於文字,我停擺了好久。
想說的很多卻總在下筆前就停擺了,我對自己的一切太沒自信了,我不知道我能給予我身邊的人什麼?我甚至也看不清我能給予我自己什麼?我最近正陷入很深層的思考當中,面對生離死別,我常在想「我這平淡無奇的人生,到底有什麼意義?」就這樣我偶然在網路上看到這部電影的原著作,這本書是一位日本作者 — 多利安助川 的作品。
書介裡,有那麼短短的一句話,卻深深吸引我。

我們是為了觀察這個世界、為了傾聽這個世界而生。這個世界期待的只有這樣。既然如此,就算無法成為教師、無法在社會上工作,我們仍有出生在這個世界的意義。 ──  吉井德江


銅鑼燒 電影心得 戀戀銅鑼燒 哲學 生命的意義

圖片來源:戀戀銅鑼燒 劇照- Yahoo奇摩電影

熱情款待每一個生命。
天還沒亮,我看著德江奶奶在廚房裡清洗紅豆開心的樣子就像個孩子,她細心一遍一遍地清洗熬煮著紅豆並耐心的等待,在一旁的銅鑼燒店長忍不住抱怨:「這可真是麻煩呀!」奶奶說:「可不是嗎?因為要盛情款待呀。」店長疑惑:「對客人嗎?」奶奶:「對豆子呀,他們好不容易才從土裡長出來呢。」
在奶奶眼裡,紅豆不只是食材更是生命,我們細膩對待生命,生命必會回報。果不其然,因為奶奶的用心熬煮出一鍋甜而不膩的紅豆餡,那是幸福的味道。
有句話「慢慢來比較快」,我想德江奶奶用紅豆餡體現了這句話。

傾聽每一個生命的低語。
電影並沒有大灑狗血的劇情,也沒有刻意想騙取你眼淚的橋段。但卻讓我感動到數度按下暫停鍵,緩緩佈滿我臉上的淚水,尤其在閱讀德江奶奶的那幾封信。被痲瘋病與現實困住的德江奶奶,依舊堅信自己的生命有著重要的意義存在。詮釋德江奶奶的演員 ── 樹木希林說:「德江這個角色給了我很大的鼓舞。」她也鼓舞了我。

最後在我聽到德江奶奶的錄音時,我的眼淚更是潰堤的無法自己,她的話就像她熬煮紅豆餡一樣,一字一句慢慢穿入我心底,不自覺奉獻我那溫熱的淚水。我想這就是她最大的魔力所在了。

德江奶奶的信

  

“店長,這之後的春天會怎麼樣呢?或許會讓你更加鬱鬱寡歡吧。 我在煮紅豆餡的時候,會仔細聆聽紅豆的低語,想像著紅豆所經歷的雨天、晴天。又是怎樣的風將紅豆帶到這裡呢?我會一一聽它們訴說旅途中的故事。是的,仔細聆聽,因為我相信世上存在著的東西都能說話。所以側耳傾聽的話連照射的陽光、刮過的風都會和你說話。也許正是因為這樣,每當傍晚的時候,風呼嘯而過,捲起冬樹的葉子築成一道圍牆,我都會覺得它好像是在說,去跟店長打招呼吧。雖然我是抱著活一天少一天的心態活著,但有時候還是會被這世間的惡意壓垮,,所以不時地還得運用智慧去生活著,這些話我必須告訴你。我一直都認為店長你遲早有一天會製作出屬於表達自己想法的銅鑼燒。所以,請按著自己的選擇的路走下去吧。”

所以,總有一天,我們都能走出屬於自己的路吧。

延續您重視的那些美好。
為什麼德江奶奶能熬出這麼甜蜜的紅豆餡?
在奶奶年輕的時候就得了痲瘋病,家人不得已將她送去療養院,在她與家人別離的前一晚,她母親親手熬煮了紅豆飯給她,她說「我再也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她母親還給了她一件白色針織毛衣,可惜在她踏進療養院時手裡拿的、身上穿的都要被丟掉。最後他所能留下的,只有那美味的紅豆飯。


“蜜的紅豆餡,是妳對生命的眷戀,也是我對妳最深切的思念。”


或許是因為思念,又或許是遺憾。
所以她珍視著紅豆,認真看待紅豆,想留住媽媽最後留給她的味道。並將這思念的味道延續送給了店長。
最後,德江奶奶釋放了一隻寄養的金絲雀。
因為她聽到金絲雀對她說「放我出去吧」,她聽見的可能是自己的心聲,表面上他釋放了關在籠裡的金絲雀,心靈上她釋放了被世俗與被困在這不便軀體的她自己。




讓我說點別的事 ── 痲瘋病・樂山療養院

痲瘋病,我第一次認識這個疾病的時候,是在聖經裡。在聖經裡它不僅是一種污穢的皮膚病,更代表了一種罪。延續到現在,痲瘋病變成一種歧視。
「身上有長大痲瘋災病的,他的衣服要撕裂,也要蓬頭散髮,蒙著上唇,喊叫說:『不潔淨了!不潔淨了!』災病在他身上的日子,他便是不潔淨;他既是不潔淨,就要獨居營外。」(利未記 13:45-46)
研究所的時候我跟著老師同學們去過幾次「樂山療養院」,我參觀了一間又一間的院所,聽他們說這間是誰誰的家?這間曾經住過一個怎麼樣的人?我看著屋內的擺設,聽著他們訴說他們如何在這找家?如何看待自己的生命?在台灣19世紀初期的醫療並未像今日完善,許多院友在年紀輕輕十來歲發病,就得離鄉背井和家人、愛人分隔兩地,被關在這偏遠的山坡上等著痊癒的那天。諷刺的是他們各個帶著一絲絲的希望活著,卻又一次次面對生命的殘酷。痲瘋病,把他們困在這扭曲的身體裡,更把他們困在這世俗的牢籠裡。
新莊迴龍樂山療養院裡一道長長的走廊,他們稱這走廊叫「寒生走廊」,走廊的盡頭有一座煙囪。我好奇的指著那煙囪問:「那是什麼?」志工語帶緩慢輕輕地對我說:「那是他們生命的盡頭。」曾經有位痲瘋病患者,知道自己是痊癒不了了,隔離才是目的。他望著煙囪說道:「我的人生,最終化作一縷輕煙。」用煙囪做結尾,在那短短的幾十分鐘參觀,我看見了人生的縮影。

看完故事後,您活著的意義是什麼呢?
我呢,並不想成為什麼偉大的人,我想成為一個有意義的人,對生命盛情款待的人,有朝一日能被生命珍視。
#銅鑼燒  #電影心得  #戀戀銅鑼燒  #哲學  #生命的意義 
分類:影劇

靜不下來。

評論
上一篇
  • [ Words for soul ] 她能在最黑暗的日子裡,依舊看見夕陽。── Atticus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