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那些回憶-爸

台灣

清水寺一角

那一年過年除夕要團圓飯前,家裡的門鈴響了。
我去開門時,看見一個圍著圍巾,西裝鼻挺的男子,臉上帶著尷尬的笑容。
「喔,是我那個消失好幾年的爸爸」 我當下有一點愣住,我沒有把門打開,
隔著鐵門看著他。
「我是爸爸」他口中說出了四個字,似乎想要提醒我他是我那個離開家中好幾年的爸爸。我不是認不得他,而是那幾年我和媽遭受的生活,我已經不知道怎麼去反應他的出現。
他的忽然消失,剩下一個女人獨自扶養三個小孩,還扛了大筆的債務。
我記得有一年過年(在我爸不在時)我們家三個小孩都還小,老媽都騎著一台塑膠機車去某知名收納品牌的塑膠工廠上班(很難想像以前在台北都是帶著小孩下午逛百貨 兒童樂園,跟吃海霸王當下午茶的貴婦變成這個樣子)那是老媽在那間工廠的第一年,他是一個工廠作業員。
那一天回來,媽在房間哭被我聽到了,其實這幾年,聽過媽在晚上哭了無數次,那個微微的光線搭配她的哭聲,我已經聽了太多次。只是我知道當媽去工廠上班後,似乎就已經很少聽到這樣的哭聲了。
「媽媽年終只有三百多塊錢,是要怎麼過年?」那時候的我,對錢沒什麼概念,也不知道三百多塊錢是否能過年這件事情,看著媽手上拿著黃色牛皮的薪水袋,跟一萬多元的薪水還有三百多塊的年終獎金,我知道又是沒有錢了。
可能老一輩的對有錢過年這件事情很在意,但我是沒什麼特別的感覺。至少從我回來台灣後,所遭遇到的過年不是冷清,乏人問津,所有的親戚看到我們就像看到鬼一樣躲開,所以對那種電視中熱鬧的過年場景我是完全沒有任何感覺。
我還站在門內看著這個笑容尷尬的爸爸,還沒開門,然後我媽過來接手看了,熱情的幫這個對我來說帶有陌生感的男子開門,像是好像好久不見的老朋友似的歡迎。
那幾年,媽多少的眼淚堆疊,假日就拉著我四處奔波尋找他的身影,那種萬里尋夫的日子,我現在依稀可以記得那個一直坐車的畫面。
對於爸的出現,我不知道該用什麼反應面對,他沒有對我不好,其實從小他就像是我的許願池,只要你想要什麼他一定會生給你。對一個國小學生來說,全身名牌,有求必應,在那個勢利眼的學校中可以奪得冠軍寶座,應該真的是花了蠻多錢的吧?!
他的回來,我似乎只有怨恨,我恨他拋下我們,我恨他對這一切的不聞不問。
接下來那幾年,我也沒有叫過他一聲爸。
#台灣 
分類:親子

同志生活|回憶|生活分享|昭和臭男子

評論
上一篇
  • 開張
  • 下一篇
  • 泰片分享-轉來的女學生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