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書評:重複運用相同元素建構「現實」的《誰在暗中眨眼睛》〉

  對我來說這本書是一本致鬱小說。
  這本書好讀,但我卻分了好多天才把它讀完,每讀兩三篇故事,我總是要把書闔上稍稍平復一下心情才能繼續往下讀。
  他的文字順暢自然,卻在不知不覺間令人與書中人物的心境產生共鳴,同感沉重、無奈、鬱悶。
  這本書所有的故事人物,都是那樣平常,充斥在日常生活中那樣觸手可及,與我們的生活經歷十分接近,所以才能這麼容易就讓我們有所共鳴吧。所有故事的基調都是憂鬱沉悶,像陰沉沉的天氣,雨要下不下的,像故事的走向和結局,要說不說的,在憂鬱沉悶之外,多了一種難解的遺憾之感。就像他在後記裡說的,整本書,都有一種「想說,卻說不出來」的感覺,悶在心底膨脹,卻苦苦找不出正確的發洩方式和突破口。
‧相同元素的重複運用
  我覺得值得一提的是整本書的人物設定和取材。
  這些故事看似是一個個獨立的場景和片段,但是這25篇短篇小說中卻有不少反覆被拿出來運用的元素。透過這些相似的元素,我總有一種所有故事都能被串連起來的感覺,但仔細去看又發現是那麼不同,就像是茫茫人海裡,總能找到一個和你有著十分相似的遭遇的人,但那也只是十分相似,絕不可能完全一樣。
  透過這樣的手法,有種讓本來一篇一篇獨立的時空場景若有似無的被串連起來,構成了一個完整的城市的感覺。
1. 夜市攤販:〈獨身〉、〈妹妹〉、〈機要情人〉
  〈獨身〉一篇中少女的母親是一個被父親拋棄的夜市攤販,最後開著小貨車在回家途中車禍死去(或是被小貨車撞死,並沒有確切描寫出來);而在〈機要情人〉中,阿杏的父母也是夜市攤販,在歸家途中,開著相似的小貨車車禍死去。在〈妹妹〉一文中葉欣的母親是套圈圈的夜市攤販,丈夫外遇生了個女兒,最後那個女兒走上和〈機要情人〉中阿杏相似的道路──酒店小姐(阿杏則是賣春)。
2. 跛腳園藝好手:〈無曲〉、〈斷層〉
  〈無曲〉是由三封寄給不同人的信所組成的,而寄信人是一位在花店工作的小廖,他年輕時走了歪路而被黑道打斷了腿造成現在的跛行;而在〈斷層〉一文中,那個說自己不需要名字的守墓人(替墓地修剪雜草)小李則是被地震倒塌的樓房壓斷了腿。
3. 貪汙案:〈買〉、〈逆草〉
  在〈買〉一文中的律師,本來是堅持著正義的道路,只有打過勝仗的事蹟在無形中也增加了壓力,最後不得不妥協於名利的誘惑下,為了正在進行的貪汙案官司與主審法官斡旋。而在〈逆草〉中,本來家境十分不錯的鄒寅成因為爸爸貪污舞弊一案,而家道中落。
  作者選擇在配角上隱藏這些細節,在讀到下一個篇章的時候,相似的情節,不同的人,你會覺得似曾相識,仔細去想卻想不起來,就像人一生行走過多少路程,會遭遇多少相似的眉眼,你可能透過這些眉眼去猜測拼湊出了某些故事,卻只能匆匆一瞥,看不見全貌。他運用這種手法,模擬出了一個現實。
  這些有著相似背景遭遇的人,會不會也有可能,有某種連結?甚至是同一個人?
‧焦點故事
  我看完整本故事,覺得印象最深刻的有兩篇,分別是〈素人〉、〈扶桑花〉。
1. 〈素人〉
  這一篇故事我覺得最出彩的地方就是劇情的安排。整篇故事的氛圍幾乎都是明亮輕快的,如同故事發生的場景──適合渡假的清幽民宿,但在結局的最末兩段,卻陡然從明亮的色彩變成最深沉的黑暗。而黑暗的帶原者是那個真琴素未謀面的男人,但在一開始他登場時黑暗並不明顯,我們只能感受到他身上若有似無的鬱悶,卻沒料到這點鬱悶能瞬間讓整篇故事的色調變得如此濃重陰沉。
  最末兩段我認為有兩個理解。
  一個是大部分人直覺想到的,真琴因為之前被家暴過的經歷,因而對這個獨身投宿的男子懷有戒心,在夜晚陰影撲面而來的時候被恐懼吞沒。
  但我第一次讀這篇對最末兩段的理解卻是男子自殺了。
  她不禁又徬徨起來,退了一步踮起腳尖,看見一雙大腿正在來來去去,整個客廳彷彿隨著他的身影開始動盪起來。
  這兩句話讓我想見了男子上吊自殺,在客廳裡孤獨晃蕩的身影。
2. 〈扶桑花〉
  這是整本書我覺得最溫暖的一篇。雖然這篇的女主角文惠生命即將走到盡頭了,甚至兩人間的感情也有一點缺憾和汙點,文惠的變心導致男孩想不開,自殺未遂卻也成了終身負擔,甚至去找文惠也還不敢跟文惠相認。但是在最末段,文惠遠遠的看見靜靜坐在輪椅上的男孩的時候,或許震驚或許愧疚,但至少看見了遺憾可以被彌補的一點希望。其他篇總是在遺憾或陰鬱最濃重的時候戛然而止,看完心底總是空落落的,有股鬱悶膨脹在心中,卻苦苦找不到突破口,我想這種感覺就是我們在面對挫折、遺憾、無奈時的感受吧,作者運用巧妙的選角、劇情安排、結局設置,讓我們不像只是在讀一本小說,而像是在讀你我身邊的人的「現實」。
#誰在暗中眨眼睛  #書評  #王定國 
分類:藝文

國中補習班導師&努力復健的寫手。

評論
上一篇
  • 〈劍三關服之前:貓線球〉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