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翻轉&跳動的柴犬女王

“為何我們只能找這間廣告公司?他們做的東西....又貴又....” 我語帶不滿的向管理處抱怨。那年為了應付大量的海外展覽,公司的型錄需多資訊都需要跟新,我對於只能找同一間廣告公司實在不能理解,管理處只淡淡跟我說“ 這間是百億總裁指定的”,那年衝動的我(現在還是很衝動),直接跑去請益百億總裁的意見,“啊這東西就看誰比較好就選誰啊,不用特別找一樣的啦“ ,後來才知道,又是一個揣摩上意的結果,再開啟綠燈後,管理處像是又解鎖了一個地圖迷霧,開啟了新天地,而我跟柴犬女王的第一次會面,就在這裡悄悄的展開。
再與柴犬女王共事的過程中,她總是維持一個優雅的姿態,或許這就是她個人的美學吧,我的感受是,她的起手式總是先築起一片高牆,需要花費許多的時間溝通,確認我的意圖後,才會卸下防備心,展開正式的對談。有時候在跟柴犬女王溝通時會覺得很沮喪,我的一個壞毛病是常常想把一大串的資訊灌輸給對方,往往想再一次溝通就達到目標,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美學與觀點,不見得也沒有一定必要接受我的論點。在於柴犬女王共事的過程中,我又更看清自己是無法取得所有人的信任,即便付出再多。這也讓我開始放棄建立信任這件事,而是單純以利益來切入所有的溝通。
一張違和的名片轉到我手上,上面的主logo是hello kitty戴著海盜頭巾,公司名稱「瑪莉」,這張很鬧的名片主人是來自柬埔寨的冬瓜茶大王,後來得知瑪麗想轉型做PET瓶飲料,想找人合作。公司老闆一直有個品牌夢,但在台灣因爲代工的角色,擔心發展品牌影響現有的生意,在沒有任何客戶的柬埔寨,對當時的老闆來說,是天上掉下來的大禮包,但老闆不知道的是,代工與做品牌,是兩個截然不同的生意。當時決議與瑪麗合作後,公司管理處的東廠公公一直有個將軍夢,百億總裁索性許他一個機會。當時柴犬女王的廣告公司也正面臨內部巨大的變革,柴犬女王索性離開了廣告圈,一腳踏入台味十足的傳統產業。對於發展品牌飲料,老闆們像是剛踏入騎士堡的孩子,什麼都想試試看玩玩看,但飲料市場是個殘酷的修羅場,你若看不懂遊戲規則,是很容易繳了大筆的學費/或賠到血本無歸,而公司在此時,並未真正意識到,這個坑到底有多深。
隔行如隔山,但總是要撞山才知道。老闆群們原本想用賣飲料包材的思維,套用在飲料產品上,再加上從客戶那邊聽到的床邊故事,認為就能在柬埔寨這不毛之地打出一片天。誰知道確是個無底深淵。
後記:這篇文章間隔時間又更久了,這陣子我腦袋又斷了線,也許是一連串的事件讓我又犯病了,唉...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