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平凡也可以-第9章

第9章 重來一次

陽光從教堂上方的玻璃窗透了進來,四周都是粉色的玫瑰花,眼前的人群白茫茫的一片。
平凡的婚紗後擺拖的長長的,像極了電影裡的皇室婚禮,她的左手正勾在鄭允浩的手裡,從頭紗看去仍可看見他天菜的光芒。
她壓根也沒想到事情就像快轉一樣的發生了。
她什麼也都來不及反應,連父母都沒有通知,從拍婚紗到結婚典禮這天,彷彿是她人生中過得最快的日子。
賓客也都是公司的同事,鄭允浩的父母也是遠在國外。
平凡更意外的是,允浩的父母非常的開放,那也就算了,正在美國找大阿姨度假的爸媽聽到允浩去電告訴他們結婚以及懷孕的消息,更是高興得連微詞也沒有,只說嫁妝會從國外寄回來。
What?
回到現場,平凡完全不敢看向座位上的女性們,更讓她在意的是趙微微也受邀參加這場婚禮。
「新郎,是否願意一生愛護她,守護她,照顧她直到老死。」
「我願意!」
鄭允浩一點也沒有遲疑地說出這句話,平凡看著他,心裡滿滿的感動。
原來這句話,那麼樣好聽!
牧師再次對平凡說了這段話,平凡再沒有遲疑了。
「我願意!」
「那麼祝福你們結為夫妻,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鄭允浩掀開了頭紗,溫柔的撫著平凡的臉,吻了上去。
全場歡呼聲四起,女性們不情願地鼓掌著。
接過了捧花,鄭允浩幫平凡拉了後擺,慢慢地經過花圈拱門往外走。
「平凡,要幸福唷!」
吳佳妮感動地大喊。
趙微微就站在一旁,那個眼神似曾相似,大學時,她也就是這樣看著平凡,而現在的眼神,更可怕。
平凡不敢再看。
「陳平凡你這負心的!居然結婚了都沒想到我!」
熟悉的聲音,是林真珠!
「真珠,真的是你?」
平凡震驚的停下腳步,看了鄭允浩一眼。
「是我邀林真珠來的,我想她會希望見到妳。」
「平凡!太好了啦!」
真珠激動得大哭抱住了她,失聯後重逢,平凡煞是感動。
更感動的是,這一切都是鄭允浩的安排。
當初她以為的負心漢,竟為她做了這麼多。
「新娘該拋捧花了唷!」
平凡擦了擦眼角的淚,接著背過身,將捧花高高的向後丟。
「恭喜這位幸運兒,接收新人的祝福,恭喜你!」
「會幸福的!」
平凡轉過身,看到趙微微高高舉起捧花,得意的表情看著她。
她瑟縮了一下,趕緊進到車內。
「陳平凡,妳不准再失聯!」
真珠大喊著。
「好!」
平凡握住真珠的手,失而復得的踏實感衝上心頭,她不再往微微的方向看去。
「允浩,謝謝你!」
開往新家的路上,平凡有種不可思議奇妙的感覺,從今以後,她是鄭允浩的妻子了。
「你叫我什麼?」
鄭允浩牽著她的手,摸了摸她左手上的婚戒。
「老...老公...」
平凡害羞的地說。
「我不老,等等證明給你看!」
「啊?」
早晨,陽光刺眼,平凡起了身伸了個懶腰,左手卻不小心揮到身旁堅硬的胸膛,她嚇了一跳,腰間的痠痛感傳了上來。
這才意識到,她結婚了,身旁躺著的是她的男人,前男友,上司,她的丈夫。
躡手躡腳的下床,平凡開始準備鄭允浩的西裝,皮鞋,接著到廚房做早餐。
彷彿是預習當他的妻子一般的前幾個月,婚後的日常生活都熟練到不行。
擺盤愛心早餐,平凡想起昨晚的甜蜜,燥熱不已,摀著臉,她居然早晨在思春,真是太不該了。
突然一雙手抱住她的腰間,背後的堅挺提醒著她,讓她甜蜜不已的那個人醒了。
「在想什麼?」
「沒...沒有!」
「是不是在想昨晚?」
「鄭允浩!」平凡轉過身捶了捶鄭允浩的胸膛。
鄭允浩卻突如其來的親了平凡一口。
「再說錯,每說錯一次就親一次!」
「別鬧...」平凡甜蜜的笑了笑,然後開始幫她的天菜老公穿衣。
「今天如果不舒服,很累,就別去公司了。」
「不會,不會累啦!」
到了公司,鄭允浩先進了辦公室與國外的合作對象通電話,平凡則是熟練的泡著咖啡。
「唷唷唷,新嫁娘,臉上都在發光唷!」
吳佳妮走進茶水間。
「是嗎?佳妮,我覺得這一切真的很像在作夢。」
「不是夢,陳平凡只是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了!」
這麼說,好像也是,她曾經以為不愛她的人,如今卻比她想像中的愛她,如果不是那個賭注,她不會逃離。
緣分卻讓他們再次相遇,好巧不巧的意外,閃電結婚,這一切太不平凡。
咖啡送進辦公室後,平凡跟著佳妮走下樓,去她最不想去的地方,攝影棚。
拍攝快要告一段落,她代表總裁去看成品。
「真是太美了,Vivian怎麼拍都好看啊!」
遠遠的就聽到蕭娟娟的聲音。
「謝謝你們。」
趙微微溫柔的回應,不管是男性或女性都覺得她的聲音好聽極了。
「唷~~~快看,是史上最會攀高枝的秘書啊!」
汪珍珍看到平凡,刻意大聲的喊著。
「汪珍珍,上班時間請不要聊私事!」
吳佳妮大聲地制止。
「佳妮,沒關係,大家,我來看成品!」
平凡不理會眾人,往攝影室走去。
「Vivian,怎麼看都是你跟總裁般配,身為你的朋友,怎麼可以心機那麼重!」
林含含也刻意放大聲量的說。
「別這麼說,我不怪她。」
趙微微居然這麼說!那個她曾經覺得最好,最善良,最溫柔的校花朋友,怎麼了?
平凡想不通的看著電腦上一張張極美的面容與姣好身材的微微,並不打算回應。
「你們別太過份!」
吳佳妮生氣地看著三人。
「我們哪裡過份呀,過份的是她!嘴巴上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私底下勾引Stevie。」
「心懷不軌的明明是你們!Faine都沒舉發你們,而且談戀愛是兩個人的事情,沒緣份就是沒緣份!」
吳佳妮看向一旁默不作聲的趙微微。
「你們都是局外人,何況感情不一定只靠緣份,騙來的愛情能維持多久?」
趙微微笑著,心裡卻憤恨著。
「Vivian,別說了,這裡是公司,什麼事情私下說吧!」
平凡終於受不了的轉過身。
「Faine,身為別人的好姊妹,卻搶了別人的心上人,你婚結的不慚愧嗎?」
「對啊,你根本是藉職務之便行個人之私!」
「也不想想你的姿色跟Vivian差十之八千里!」
蕭娟娟三人你一言我一語,弄得平凡心裡煩。
「你們閉嘴好不好!」
吳佳妮檔在平凡前面,打算逼退蕭娟娟,沒想到蕭娟娟得寸進尺,往前推了平凡一把。
平凡本來是想著要直接走人,沒想到才跨一步,就被蕭娟娟一把推的重心不穩,往前一倒。
平凡閉上眼,準備迎接跟地面的親密接觸,沒想到卻跌入溫暖的胸膛裡。
「你們對我的妻子做什麼,要是我的孩子有什麼三長兩短,你們擔得起嗎?」
鄭允浩罕見的動怒了,現場頓時鴉雀無聲。
蕭娟娟三人,趙微微,以及現場的眾人同時睜大眼睛。
孩子?!
「上班時間,討論私事,是不是想回家吃自己了?」
現場仍是沒有人敢作聲。
「S...Stevie,我沒事,別怪他們!」
鄭允浩看了平凡一眼,然後突然在眾人面前吻了平凡,平凡也呆住了。
「早上說過的立刻忘了嗎?」
平凡抿了抿嘴,忍不住笑了出來。
趙微微握緊拳頭,指甲硬生生地用力將手指掐出一道血痕。
「喔對了,從今以後,Faine不再是我秘書!」
平凡震驚地看著鄭允浩,眾人也傻眼。
「從今以後,她是總裁夫人,請你們尊重她!」
鄭允浩霸氣的宣布,然後牽著平凡離開攝影棚。
「太帥了!」
吳佳妮開心的看著臭臉的女人們,瞥了趙微微一眼跟著離開。
然後平凡居然就這麼失業了。
「老公,那你的秘書怎麼辦?」
平凡邊曬著衣服,邊擔心的朝正在客廳辦公的鄭允浩喊。
「我不用祕書了,如果你擔心,還是你有推薦誰?」
「我...我當祕書很習慣啊,不要理那些同事就好!」
「不行!今天看到妳差點跌倒,我都快嚇死了!」
於是平凡從此就只能廢在家裡,所幸鄭允浩不怎麼在公司加班,她還是能順利的打理他的一切生活瑣事。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她的肚子也大了起來。
平凡站在曬衣間,想起了前兩天真珠約她喝咖啡的事情。
「陳平凡你真無情!失戀就算了,連朋友都不要!」
林真珠生氣地搖了搖平凡的肩膀。
「對不起嘛,要不是你太大嘴巴,我才不會連你都不說。」
「我承認我大嘴巴,但失戀就是需要朋友嘛,更何況你根本沒失戀啊!」
真珠把後來鄭允浩找她的事情說了出來,平凡也把後來在公司發生的點點滴滴一字不漏地說了。
「太酷了!你那些酸葡萄同事根本神助攻啊!」
「林真珠你放錯重點了吧!」
「不管不管,我是你孩子乾媽這點,你不會不認吧!更何況你能嫁給校草學長,我也算你們的媒人吧!」
「你真是夠了,話說,我後來遇到微微,覺得她好像變了!」
「別說了!我們根本看錯她了,如果說她的心機是世上第二,沒人敢說第一!」
趙微微為了拆散平凡跟鄭允浩,先是去跟鄭允浩最好的朋友套出了實情,更藉著平凡的同情心,讓她產生愧疚,藉機讓她聽到鄭允浩跟好友們的對話,也是她設計的。
真珠會知道這一切,是因為她去責問了微微,從此微微也沒回過寢室,與真珠形同陌路。
「反正你以後看到微微,離她遠遠的!」
「好啦!真珠阿姨,小寶貝肚子餓了,有沒有吃的?」
真珠笑了,拿出了可樂果。
「我可是318寢的糧食庫,從今以後還是小寶貝的糧食庫!」
平凡也笑了,好幸福啊,找到了閨密,還跟她深愛過的人成了家。
「老婆,手機有訊息唷!」
鄭允浩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緒,平凡走回房間拿了手機。
『求求你,見個面!趙微微。』
螢幕上這則訊息讓平凡嚇了一跳。
不管怎樣,趙微微都曾經跟她那麼要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要求她?
平凡太好奇了,回了好。
「老公,真珠約我,我出門跟她聊聊!」
平凡不敢說實話,只好拿真珠來擋。
到了指定的地點,她看到一臉憔悴的趙微微,沒有上妝,臉上還有乾掉的淚痕。
「平凡,你來了!我幫你點了花茶。」
平凡看著眼前的趙微微,大學那個善良的微微的感覺好像回來了。
「微微,你還好嗎?」
「平凡,對不起。」
微微楚楚可憐的樣子,讓平凡有點心軟了。
「微微,為什麼要說對不起?」
「平凡,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變得那麼善妒,整個人失去了理智。」
微微哭了,哭起來還是那樣好看。
「微微,對不起,我不該沒弄清楚自己的心意就答應要幫你。」
「平凡,你聽我說...」
時間拉回到大一,鄭允浩在黃花風鈴木大道跟平凡告白的時候。
微微手中的飲料掉了一地,她震驚不已,眼看著自己喜歡的學長跟好姊妹告白。
「趙微微,你還好吧?」
一個長相還不錯的男同學幫忙撿起了微微弄掉的飲料。
那個男同學就是鄭允浩最好的朋友,王翰則。
王翰則安慰著微微,答應會告訴她鄭允浩的所有事情,但代價是必須要跟王翰則約會。
微微答應了,她不能輸給平凡。
某個晚上,是她好不容易跟王翰則套出了鄭允浩在圖書館,她等了一個下午,直到晚上看到了允浩學長跟平凡接吻,她傷心不已跟平凡理論之後跑出寢室。
她撥了王翰則的手機。
「微微別哭,到物理實驗室找我,我等你。」
王翰則溫柔不已,微微此刻又很需要一個肩膀能倚靠,於是她去了。
起初王翰則只是抱住她,後來卻說,其實他很喜歡微微,他對她說,要是她願意跟他發生關係,他就跟微微說一個大秘密。
就這樣王翰則以此為餌,多次跟微微發生了關係。
更過分的是,王翰則竟然約了另一個好友,逼微微跟他們兩個發生關係。
「微微,就一次,我一定告訴你,還會幫你!」
被兩個男人輪流蹂躪了一番,微微哭著得到了這個秘密,鄭允浩其實喜歡她,但因為賭注才追平凡。
微微好痛苦,她的清白沒了,但平凡卻很幸福的樣子,她決定要讓平凡跟她一樣痛苦。
平凡被逼走了,轉學了,趙微微好開心。
她興奮得想跑去跟鄭允浩告白,但看到站在他身旁的王翰則,突然覺得自己好髒。
跟真珠吵了一架,她再也不想回宿舍,所以就租在學校外面。
某次在街頭看見落單的鄭允浩,她鼓起了勇氣告白。
「允浩學長,我真的很喜歡你!」
微微化了淡妝,笑起來甜美的樣子讓路人駐足了幾秒。
「微微學妹,對不起,我有喜歡的人了!」
「是陳平凡嗎?為什麼?你不是喜歡我嗎?」
微微無法接受這個令她心碎的答案,她覺得她的世界好像正在崩塌。
「我很欣賞你,你很漂亮,但對不起,我喜歡的是平凡。」
鄭允浩禮貌地朝她點了點頭,然後離去。
微微覺得路上很暗,她的人生也是。
回到住處的路上,卻看到王翰則正在跟其他友人交談。
「趙微微那個校花還不是栽在我手上,也沒什麼嘛!你們沒聽過校花在床上叫的聲音吧,超浪,哈哈哈哈!」
王翰則的嘴臉變成妖魔鬼怪的樣子朝微微襲來,這個男人,毀她清白,但終究這一切,是她自願的。
於是她瘋了,再也不相信男人。
王翰則卻沒放過她,打聽了她的住處後,三番兩次侵門踏戶。
「趙微微,你沒忘記是我幫你的吧,要不是我幫你,陳平凡怎麼可能離開?」
「王翰則你這個渣男,你給我滾!」
「追不到鄭允浩,可不是我能控制的,還是你希望我告訴鄭允浩是你逼走陳平凡的?」
微微不想,她不想在鄭允浩面前連這一點形象都沒有。
所以王翰則又再次佔據她的身體,直到畢業後也都沒放過她。
「王翰則這個混蛋!我要告訴允浩!」
平凡生氣的槌了桌子,碰的一聲。
「平凡,不要告訴允浩,我不想,我真的不想!會告訴你,是我真的沒辦法了,我真的好需要這份幸福。」
平凡呆呆地走在路上,微微哭泣的臉在她的腦中揮之不去。
如果不是她,微微或許能擺脫王翰則那個渣男吧!
突然肚子踢了一下,平凡摸了摸肚子。
「小寶貝,你也替微微阿姨難過嗎?」
睡覺時,平凡側躺著看著鄭允浩的睡臉。
「老婆,睡不著嗎?」
鄭允浩突然睜開眼睛。
「老公,我問你,如果不是那個賭注,你是不是會追趙微微?」
「應該會吧?但凡事都沒有如果,別再想了,你現在就是我最愛的老婆!」
鄭允浩撫了撫她的頭,又摸了摸她的肚子。
原來她真的是他們兩個的絆腳石,平凡越想越難過,硬逼自己閉上雙眼。
過了幾天的早晨,平凡送鄭允浩出門後,心裡亂糟糟的,於是她決定做便當給允浩帶過去。
手機突然響起,是陌生的電話,但平凡還是接了起來。
「鄭太太,想請問您現在的心情如何?」
「請問你是?」
「您好,我們是某某日報,您先生昨天晚上被拍到與名模Vivian舉止親密,而且在對方的住處待了一個小時,請問您知道這件事嗎?您的心情如何呢?」
平凡嚇得直接掛斷了電話,電話卻不停作響,平凡索性關機了。
這是什麼?難不成微微真的展開攻勢了?鄭允浩難道對她餘情未了?
不行不行,她不能再想了!
平凡包好便當,叫了計程車出門。
計程車上的座椅後方放著雜誌,平凡害怕地拿起雜誌,看到了微微依偎在鄭允浩懷裡的照片。
或許,允浩只是剛好遇到微微,微微可能心情不好?
一百個可能在平凡心裡推敲著,平凡的心刺痛著,肚子好像有點翻騰。
寶寶,沒事沒事,爸爸一定不是雜誌上寫的那樣!
「總裁夫人您好,痾,總裁目前有訪客,是不是您在會客室等等?」
樓下的警衛見到她,嚇了一跳的樣子讓平凡覺得不太對勁。
「沒關係,我到辦公室外面等。」
平凡搭電梯上樓,走到辦公室的路上,經過了行銷部。
蕭娟娟三人耳語著,那不懷好意的表情,看的平凡心好慌。
「Faine,你不要進辦公室比較好...」
吳佳妮衝了出來,想阻止平凡,平凡更覺得她應該要去。
「佳妮,我沒事,我只是來送便當,我都知道的,你別擔心!」
於是平凡看到了穿著清涼小背心,迷你裙的趙微微。
鄭允浩背對著辦公室的門,並沒有看到她。
但微微卻看到了。
微微對她甜甜一笑。
「浩~~」
微微圈住了鄭允浩的脖子,然後吻了上去,鄭允浩的手舉了起來。
平凡再也看不下去,她把便當放在秘書的空桌上,踉蹌地走出辦公室。
「Faine,你沒事吧?」
佳妮擔心的看著平凡。
「我沒事,那個,麻煩你幫我轉告總裁便當記得吃!」
平凡腦袋一片空白地走出大樓,走著走著,平凡突然流淚不已。
「是不是孕婦都特別愛哭啊?」
平凡自言自語地哭著,她以為她的幸福是真的。
但微微與允浩親密的樣子,讓她覺得更為真實。
『叭叭叭~~~~~』
一輛休旅車朝著平凡的方向疾駛而來。
耳邊是尖銳的煞車聲,路人的尖叫聲。
平凡痛苦地抱著肚子,接著失去了意識。
---------------------------------------
平凡醒了過來,她伸了個懶腰。
「咦?」
她看了看四周,似乎是在醫院裡,她的手還掛著點滴。
「我怎麼在醫院?不是應該在學校嗎?」
頭好痛,怎麼沒什麼印象。
「病人醒了,快通知家屬!」
一個護士走了進來,驚訝地看著平凡,接著大喊。
「等等,護士小姐,我怎麼在這裡?」
護士沒有回答,而醫生隨即跑了進來,替她做了好多檢查。
「平凡!」
鄭允浩激動地跑進病房,抱住了平凡。
「等等等,你是...允浩學長?」
平凡急忙推開眼前這個長得很帥的男人,仔細一看,他就是前陣子跟她告白的金大校草,鄭允浩。
「你說什麼?」
鄭允浩震驚地看著平凡陌生的眼神。
「鄭太太,你發生了嚴重的車禍,昏迷了三年,目前看來你的狀況良好,但下床還是要注意,我們後續再為您安排其他的檢查。」
醫生檢查了一會兒,然後示意校草學長跟他走出病房。
「鄭太太?我還是學生耶!」
平凡揮了揮手,卻沒有人理會她。
「鄭先生,我們剛剛有發現鄭太太的腦中有一個極小的血塊,可能是這個血塊影響了她的記憶,這部份我們還會再確認,這段期間先別讓她受太大的刺激。」
「好,謝謝醫生。」
鄭允浩走回病房,看著此時的平凡,他既欣慰又擔心。
「學長,你可以告訴我現在是什麼情況嗎?」
「平凡,我是你老公。」
「蛤?」
「我們結婚了,而且有了小孩!」
「蛤~~~~!!?」
未完待續......
分類:藝文

1~瀟湘亭小小寫手 2~夢境收納盒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