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離開了護理界

以下的話,只是想要紀念第一份工作的日子
    我是一名去年應屆畢業,因最後一哩表現不錯,所以實習後直接留在原單位工作的護理學生,第一份護理的工作在醫學中心的神經外科病房,總共工作了七個月。
    我比起同一屆畢業進入同病房的同事們幸運很多,因為我最後一哩就在原單位,而且Preceptor是同位學姊,所以很快就上手,雖然醫院規定要Preceptor要帶滿30天,不過在後面的新人獨立前日子裡,學姊就很放心了讓我自己一個人來,然後她在旁邊教導、監督我的狀況,所以學姊那時也變成半個function。
    獨立後因病房的特性,在新人時期的白班總是早上病人出院以後,下午就開始接從ICU轉入、新病人,再加上剛獨立,所以每天都忙得團團轉,也交班給比較嚴格、細心的學姊,所以下班就開始補紀錄、補漏的東西、還有找出學姊問的問題給學姊,秉持著明天要比今天更好的心情持續下去。這段日子過得很充實,過著上班-回家吃飯洗澡讀書睡覺-上班的日子。
    因單位的氣氛很好、同事會互相幫忙、甚至護理長也會出來幫忙接新病人或者轉入的病人等等,幫了許多的忙,不是會一直待在辦公室不出來的阿長,是會在member需要的情況下,去幫忙、保護自己member的阿長,所以覺得自己在這個單位真的真的很幸運,也帶著我第一次入職就刷到SSR卡的心情做下去。
    不過隨著臨床上許許多多的事情,護理熱情慢慢地消失,面對病人、家屬、醫師、同事,漸漸的我感到無力,每天一上班總是開始踩油門,到下班以後油都已經沒了,睡覺也加不滿油。因開始思考及檢討上班的事情,還因輪班的關係,面對失眠、過敏嚴重、焦慮、飲食習慣改變等等的狀況,隔天又上踩著油門繼續上班這件事情,我感到害怕,因為我怕繼續這樣的狀況下,總有一天,病人會在我手上出事情。每天下班也總會思考今天上班的情況,也會糾結我幾天,開始我每天下班回家後,身體很累、心情沮喪到一個地步,好幾次上班時,遇到某些情況在想哭的時候都忍住了,但下班過後,只剩下我自己一個人時,我開始會不由自主地落淚,跟家人憶起吃飯時甚至開始沉默不語,甚至還會遷怒到家人,變得不像我自己了。我做到第五、六個月的時候這個情況也沒有改變,自己也嘗試了很多種辦法去調適,也詢問跟我要好的學姊,還有家人,但也許一開始有點效果,但不持久,這期間也想了很久,是不是我哪裡不夠好?是不是我沒有抗壓性?是不是我找的方法不對?我自己內心的想法到底是什麼?我到底想要的是什麼?
    一直不斷嘗試詢問自己、透過跟別人聊天以後了解自己的想法,在第六個月便跟阿長討論自己的想法及感受,因我堅持要離職,阿長在了解這過程中雖然也有許多挽留,但最後也同意了我的離職。那時學姊們也很訝異我會離職,因為我在同一屆應屆進來的新人們相比來說,適應比較好、也沒有什麼大出錯、算新人裡面穩穩的孩子。
    在離職休養期間還是會跟單位學姊約出來吃飯,學姊會問我想念單位嗎?我說其實在最後一天有點不捨,不過我想念的是單位的人情味,不是護理這份工作本身,我只能說在獨立之後,才認知到護理要扛的東西,真的太多太多了。
    其實護理這份工作也是我自己選擇的,在我國中脊椎側彎開刀後,面對總是來去匆匆的醫師來說,護理師反而跟我有比較多情感連結的醫療人員。也永遠不過忘記當我被推著進入刀房,面對陌生的人事物,看著他們在做準備工作,這冰冰冷冷的環境,令我感到害怕,但這時開刀房的護理師突然問我說:妹妹我請媽媽過來陪陪你好不好?等到醫師要來幫你麻醉的時候,我再請媽媽離開。這份溫暖是我感受到記憶最深刻的。所以也在後來堅定要走護理這條路,希望自己成為護理師後,也可以成為這樣暖暖的人,去看到別人的隱性需求。
    如果有人問我說讀了那麼久的護理,又是份不錯的工作,現在你要轉換跑道,會不會覺得很可惜?我覺得不會,因為了解了許多醫學知識,剛好家族裡也沒有人從事醫療業,所以多多少少會來問問我,甚至朋友也會來問問我,所還是可以發揮我所學習的東西。畢竟知識在腦海裡,是永遠不會跑走的,護理也教了我很多東西,包含邏輯思考、工作流程的安排、對面人的因應等等,這些都是學到且別人拿不走的。
    面對變化迅速的世界,我不想要我以後只能說:因為我只會護理,所以我只能一直走下去,要不然我也不會其他東西了、要不然我還能做什麼?。這種話,所以在我變成那樣之前,我也先離開了,轉向我也一直以來很有興趣、學習的道路上。
    有取有捨,每個人的想法跟價值觀都不同,也許未來是一條不曾走過的路,中間可能也會害怕、不安,不過是條我想要走看看的路。(也感謝家人尊重我的決定,也支持著我。)
#病房  #護理  #離職 
分類:日記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