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帶你看彩虹 (2)

彼時,他們還是孩子。
母親聽說了城中某處的兒童英文班辦得很好,於是那時仍是五年級小學生的他,每個星期三搭著車,越過十個站牌,再走500公尺前往那個補習班,上個二小時的課,然後再反向回家。
那時候的他是個調皮的孩子,對於男女情事還不甚明瞭的年紀。在補習班裡,那些提早到的孩子都慣常會在閱讀角落自由地看著書,旁邊便是老師的櫃臺,一方面照看著孩子,一方面處理事情。那天,他本來拿了本小書在看,是門口的鈴聲讓他抬起了頭。他看見一個跟他一樣隻身前來,沒有父母陪同走進補習班的女孩。
老師問:「你叫什麼名字?」
「呂,呂維娟。」女孩小聲但堅定地回答。
「嗯,呂維娟,嗯嗯……有了,在這裡。你是P5班的。有英文名字嗎?沒有?維娟,維娟…..」老師沈吟片刻:「那麼,你的英文名字就叫Vera,好嗎?」
「好。」女孩一臉迷惘地看著老師。
取好英文名字的老師一轉頭正好對上他的眼睛:「Frank,來,這是你們班的新同學。她叫Vera,你帶她去教室。」
「喔,好。」他說。
「V-e-r-a-。」老師繼續在女孩的本子上拼下名字給女孩看:「這樣。」。
然後他帶女孩走往另一端的教室。
「誒,剛剛老師說你叫什麼名字?」
「我不會唸。我叫呂維娟。」女孩小聲地說。
「你微捲咧,哈哈哈。就叫你花捲好了。」男孩哈哈笑,逕自取了綽號。
「我不是花捲。」女孩厭惡地瞪著這個沒禮貌的引路者。
「花捲,花捲。」
「No Chinese, please.」教室裡走出來的外籍老師制止了男孩繼續搗蛋,並親切地轉向,給了她一個微笑:「Oh, you must be the new one here. What’s your name?」
「Her name is HUA-CHUAN. HA! HA!」男孩非常沒禮貌,但是基於第一次見面,基於還在老師面前,她沒有罵出口,只能無奈地繼續瞪他。
然後在接下來的二十年,他一直都喊她「花捲」。
本來離開了兒童美語班就不應該會有聯繫的,但是他跟她要了地址,偶爾寫卡片給她,保持了聯繫。後來,有了e-mail,於是以一年三、四封的書信往來(其實和從前寄卡片差不多的頻率),交換彼此的夢想與近況。
他們熬過了永遠睡眠不足的高中歲月,然後他考進了醫學系,開始讀更多的書;功課比較普通的她則進了一所理學院的科系,一樣在實驗課與報告之間求取生存。
她總是夾雜在他的同學堆裡,看著他,從差不多的身高慢慢遠遠超越她,從調皮,慢慢內斂。他不是特別帥氣的那種陽光男孩,但是一直有藏不住的書卷氣息。
在他們改以e-mail聯絡以後的某一日,她收到一封他的一封手寫道歉卡:「花捲,其實我當年不該笑你的名字。真的很抱歉。但是花捲太可愛了,我可以繼續喊你花捲嗎?」
她想一想,回了e-mail:「我接受你的道歉。不過,你別再叫我花捲會更好。」
她實在不怎麼想面對這個小學時的綽號,但是他顯然直接忽略她的抗議,還是繼續喊她花捲。
花捲藏在他的舊同學堆裡,看著他越來越忙,但是幸福洋溢地結婚,然後低調離婚。他也同樣地藏在她的舊同學堆裡,看著她生活,工作,交男朋友,分手。他們各自有自己的密友圈,要訴苦還輪不上彼此。不過如果是她要求醫學諮詢,他倒是從來都誠懇地給予意見。
就這樣,他們以如此不鹹不淡的交情走到了35歲。
前一篇(previous)                                                                          後一篇(next)
#小說 
分類:藝文

隨便記些瑣事,與我的白日夢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帶你看彩虹 (3)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