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帶你看彩虹 (3)

手機在包包裡震動,她連忙找出接起:「喂?」
「花捲,你出門了嗎?」
她瞄了一眼手錶:「嗯,出門啦,我在捷運上。」不是才8:25嗎?
轟隆轟隆地,捷運的列車過了一個彎。
「你到哪了?我可以去接你啊。」那頭說。
她抬頭看了一眼捷運的站點指示:「其實我快到了誒。我快到綠陽公園了。」
「那我在綠陽公園站前面那個小廣場等你。往希卡的那個出口那裡。」
「好啊,等等見。」她按下螢幕上中止通話的紅色鈕,列車也剛好到站。
一走出2號出口,她就看見他。他也看見她,向著她揮手走過來。
地是濕的,還好目前沒有下雨。
口罩罩住彼此大半個臉,但她還是看見他挑了挑眉:「吶,我就知道你一定沒問若蘊姊。我幫你預留了蛋糕和布蕾,還訂了小盒的飯。若蘊姊說她知道你要吃什麼。」
「我,啊,我忘了。」她搖搖頭笑:「回辦公室一堆文件壓過來我就忘了。謝謝啊。」
「走吧。若蘊姊說她會幫我們打包好,叫我們自己去找地方吃。」
「嘿,難得要讓你請客呀。」她笑起來。
他們走向希卡小廚的小窗邊,寒暄,帶走一袋若蘊姊為他們打包好的食物。
「今天晚上下雨耶,是打算去誰家晚餐嗎?」若蘊姊向來不多打聽什麼,這樣對他們的問話也算是一種極限了。
「沒有耶,我們打算在車上吃。」他回答。
「還好我準備的是醬油烤飯糰。」老闆娘眉眼彎彎,想來藏在口罩下的面容該是在微笑。
「哼,我會在車上吃草莓千層派啦。」她故意,因為知道他惜車。
「你給我下車去吃。」他悻悻然。
「今天只有千層蛋糕沒有千層派。好了,快去吧。你們特別,我把茶放了保溫瓶,瓶子改天還我就好。」老闆娘揮揮手送他們出門。
他們走向綠陽公園。公園的下方是個公共停車場,他去希卡小廚的時候,向來習慣把車停在那裡。
她問過他。他說,K大醫院的停車場太擠,小車比較方便。再說,他不過自己一人,頂多載媽媽出門採買,車買太大也無用。
「花捲,上車。」他提醒發呆的她。
「我們要在停車場吃晚餐嗎?」她坐上副駕駛座,然後問。因為實在不確定是不是該繫上安全帶。
他深呼吸:「沒有,今天晚上特別。」
「講得好像我們在停車場一起吃過晚餐似的。」
「我想帶你去一個地方。」
「幹嘛?我賣不了多少錢喔。」
「呂。花。捲。」
「什麼?」
「我平常沒有對你不好吧?」
「沒有。」
「你覺得我缺錢嗎?」
「呃嗯,應該沒有。」
「那你為什麼覺得我會把你拿去賣?」
「啊…….其實這是我關心醫護人員朋友的方式啦。」
「我覺得你還是安靜好了。」他嘆氣:「坐好。帶你去看彩虹。」
「彩虹?現在是晚上耶。」
「對。」
然後他就不再說話了,專心地開著車。
她認得路,這條路通往附近的一條河,離他家不遠,但是方向略略不同。河邊有某個文學家的故居,也算是這個城市的景點。然而現在是防疫時期,政府所管理的這個景點早已禁止參觀兩、三個月,就算是先前的平日,這時候故居也早就關了。整條路上沒什麼人,連路邊的停車格都很空,只剩下幾盞稀微的路燈照亮路途。
他把車停在了路邊。
「不是要看彩虹嗎?」她突然覺得自己很笨。什麼性侵害有70%以上是熟人犯罪之類的新聞閃過腦海,但是又隨即甩掉這個念頭。她是誰?他又是誰?如果他想要,應該多的是願意主動獻身的人,何必找她這個老同學?然後又立刻覺得自己的念頭非常不堪,他們認識這麼多年,他從來不是,不可能會是這樣的人。
「嗯。」他應聲,下車在後座的背包裡翻找什麼:「花捲,等我一下。啊,有了。」
他從後座繞了回來,又關上門。
他拿出兩個布口罩:「吶,花捲,這個給你。」
「謝謝。但是這是……?」
「我知道你喜歡貓咪,我幫你挑了貓咪圖案的布。」
「嘩,你做的?」她驚訝地抬頭。
「不行嗎?好歹我也會縫病人,不過就是個口罩而已。」他有點困窘:「不過,連我前妻都沒拿過我縫的東西。」
「哈哈。」她乾笑兩聲。
「花捲,戴上口罩。」
她不懂,但是還是戴上了他縫的貓咪口罩:「不是要吃晚餐嗎?」
他幫她把口罩往上拉:「這樣。」
她的臉小,呼吸之間水汽全上湧到眼鏡內側:「看不清楚了啦。」她抱怨。
「就是這樣啊。」他滿意地,也同樣地替自己戴上了有變形蟲圖案的布口罩,一樣拉了拉布口罩,讓自己的眼鏡霧成一團:「喏,你看路燈。」
她不明所以地抬起頭,然後痴痴地看著。
路燈全部暈成一圈一圈的光圈,形成圈狀的彩虹。
幾盞路燈就是幾個彩虹圈。
她目眩神迷地,輕輕搖頭,看著彩虹圈搖曳。
「我說,要帶你來看彩虹。」他聆聽著她以無聲發出的讚嘆,然後說:「之前,有一天,下班之後我來到這裡。我很餓,一整個下午都沒吃飯,口袋裡只有便利商店的冷飯糰,但是我很想靜一靜再回去。我記得靜萱跟我離婚的時候,她說,我始終都在醫院,不在她的身邊,這不是她要的婚姻生活。摸著口袋裡的冷飯糰,我忍不住在車子裡懷疑自己到底為什麼而忙。那天有點冷,車內外的溫差讓玻璃微微起霧。那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想著,想帶你來看彩虹。」
他輕輕地說:「花捲,我想,我是為了保護你們這樣的朋友而忙。」
她靜默著,看著眼前的彩虹。
久久,她終於開口:「誒,我是不是記得你是信基督教的?」
「嗯,對啦,我媽小時候逼著我去教會上主日學。不過我上大學之後就都沒去過教會了,嘿嘿。」
「我想聽挪亞方舟的故事。」她說。
「誒?」
「嗯,我想聽你說。」
「我想想啊,我很久沒有讀了。那個故事,應該是這樣的吧?那時候,地上滿了敗壞的事情,於是上帝想要把人類毀滅,只留下敬愛他的挪亞一家。於是,挪亞蓋了一艘大船,並且依照上帝的指示放入了一對一對的動物。後來,大洪水來了,除了船上的那些人和動物,所有陸地上的都被毀滅了。」他停了停:「後來,雨停了,船上的人把鴿子放出去,鴿子帶回了橄欖枝,他們就知道地上的水退了。再後來,放出的鴿子不再回來,挪亞一家也回到陸地生活。」
「後來呢?」
「挪亞向上帝獻祭。上帝的氣消了。他對挪亞一家說:我與你們立約,再不用洪水毀滅這地。這個永遠的約,以彩虹作為記號。」他說:「嗯,我都不知道原來我還記得。」
他們都靜默。
「嘿,我們還會繼續在這塊土地上生活很久,很久吧。」她打破了沈默,開始翻找食物的袋子:「我要吃飯糰囉。我餓了。」
「花捲,雖然,我們始終不知道疫情的盡頭,但是謝謝有你這樣的朋友在我背後。如果我的眼鏡起霧,當燈光在我眼前模糊的時候,我一定會想起,我是為了守護你們而戰。」
她是不是應該說:「你好棒,謝謝你!」之類的話?
但是她是花捲,聽見自己一點也不浪漫地打破他的幻想:「這位大哥,疫情會過去。就算不會過去,你也別逞英雄,你得好好的,來我家吃頓飯。」
「什麼?」
「我們認識了多久?二十幾年?你來過我家嗎?」她拿下口罩,溫和地望向他。
「沒有。」他呆滯地。
「我還、還蠻喜歡煮飯的。等你有空,請讓我替你做菜,好好請你吃飯。先說好,我可不會什麼大菜,只有家常菜。」
「好。我會為了去你家吃飯努力。」
「這才對。」她其實也有些困窘,趕緊拿起醬油烤飯糰,把自己藏進黑暗中。
作為一起吃飯的朋友,什麼時候一起吃飯都不晚。她決定,當他來吃飯的那一天,她要用七色蔬果為他鋪張一盤彩虹。
下次,換我帶你去看彩虹。
小說

Photo by Karen Cantú Q on Unsplash

前一篇 (previous)
#小說 
分類:藝文

隨便記些瑣事,與我的白日夢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