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國文學史簡單說:《詩經》與《楚辭》(上)

中國 文學 詩經

中國 文學 詩經

壹、《詩經》

一、名稱
(一)春秋時期:
稱「詩」或「詩三百」(《左傳》和《國語》的用法),其作者稱人。
(二)戰國末期:
《莊子.天運》:「丘治《詩》、《書》、《禮》《樂》、《易》、《春秋》六經,自以為久矣」,此段首次將《詩經》列為「經」(常道),提高《詩》的地位。
(三)西漢時期:
《史記.儒林傳》「申公獨以《詩經》為訓以教……自是以後,言《詩》於魯則申培公,於齊則轅固生,於燕則韓太傅」,此始提出「詩經」一詞,並提及《詩經》的傳授以及源流。
(四)篇數:實為三百零五篇,另有六首有目無詩,故稱「詩三百」。

二、作者
(一)佚名:
非一時一地之作,作者大都不知名,且經過多人修改及太師修訂,故為集體創作。
(二)官方:
大抵「頌」多出於朝臣或樂官之手,「風」多採自民間,「雅」則兩者兼之。
(三)少數署名:
  • 〈小雅.節南山〉「家父作頌,以究王訩」
  • 〈小雅.巷伯〉「寺人孟子,作為此詩」
  • 〈大雅.崧高〉「吉甫作頌,其詩孔碩」。

三、時代和地域
(一)前十一世紀~前六世紀(2500~3000年前)周初至春秋中期的作品
(二)周頌:西周初年。
(三)大雅:西周初年~西周中葉(居多)。
(四)小雅:西周中葉(居多)~東周初年。
(五)國風:西周晚年~春秋中葉。
(六)魯頌:魯僖公時期。
(七)商頌:春秋時期宋國~魯僖公時期(中央式微,政局動盪,導致采詩活動漸息)。
(八)地域:西至陝西、甘肅一帶,東至山東,北至河北,南至江漢流域。

四、編纂
(一)獻詩:大臣於朝上朗誦詩
  • 《國語.周語》:「故天子聽政,使公鄉至於列士獻詩、瞽獻曲……而後王斟酌焉。是以事行而不悖。」
  • 《國語.晉語》:「古之言王者,德政既成,又聽於民,於是乎使工誦諫於朝,在列者獻詩勿使兜……有邪而正之,盡戒之術也。」
(二)採詩:周代設採詩之官,至民間蒐集歌謠,以了解民情。
  • 《漢書.藝文志》:「古有采詩之官,王者所以觀風俗、知得失、自考正也。」
  • 《漢書.食貨志》:「孟春之月,群居者將散,行人(宮人)振木鐸循於路以採詩,獻之大師。比其音律,以聞於天子,故曰『王者不窺戶牅而知天下』。」
  • 《禮記.王制》:「天子五年一巡狩……命太師陳詩以觀之」
  1. 透過採詩、獻詩而歸樂官保存,再由太師綐集、淘汰編輯成《詩》
  2. 《詩經》韻腳一致,不因各國方言而有異,可見其經過中央朝廷統一整理。
(三)刪詩:
  • 《史記.孔子世家》:「古者詩三千餘篇,制孔子制其重,取可施於禮義……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頌之音」
詩本有三千多首,孔子刪去其中部分作品,保留今日的三百零五首。
(四)爭議:
  • 古籍中引用的佚詩非常少,如
孔穎達《毛詩正義》:「按書傳所引之詩,見在者多,亡佚者少。則孔子所錄,不容去其九,遷言未可信也」
  • 與今《詩經》編排接近:《左傳.魯襄公二十九年》記吳公子季札到魯國觀樂,魯太師為之演奏詩三百。
  • 刪詩說不成立:《論語》則曰:「詩三百」,又曰「誦詩三百」,之古詩本以三百,非孔子手定。
  • 孔子「正詩」:
《漢書.禮樂志》:「周道始缺,怨刺之詩。王澤既竭,而詩不能作。王官失業,雅頌相錯。孔子論而定之。故曰:『吾自衛返魯,然後樂正,雅頌各得其所』」
孔子將《詩》這一部樂歌綐集就音樂的觀點加以訂正,故其對於三百篇的貢獻為樂而非詩的本身。

五、六義
(一)風:十五國風(160篇)
  • 本義:流動的風引申為聲音,又引申為曲調。
  • 內容:各地的曲調、詩篇、民間歌謠。
  1. 〈詩序〉:「上以風化下,下以風刺上;主文而譎諫,言之者無罪,聞之者足以戒」
  2. 《荀子.大略》:「國風之好色也,傳曰:『盈其欲不愆其止,其誠可比於金石,其聲可內於宗廟』」
  3. 朱熹《詩集傳》:「詩多出於里巷歌謠之作,所謂男女相互詠歌,各言其情也」

(二)雅:小雅(七十四)大雅(三十一)
  • 本義:古與「夏」字通,《說文》「夏,中國之人也」引申為中原地區。
  • 內容:中原地區為王朝所崇尚的正聲,其歌多為先民社會生活的寫照。
  1. 〈詩序〉:「雅者,正也。言王政之所由興廢也;政有大小,故有小雅焉、有大雅焉」
  2. 朱熹《詩集傳》:「正小雅,宴饗之樂也。正大雅,會朝之樂也」。
  3. 臺靜農先生:「所謂大小雅者,乃漢人強為之談,疏無深意,其所以強為之分別,或許有時代的暗示。」
(三)頌:周頌(31)魯頌(4)商頌(5)
  • 本義:《說文》「頌,皃也。从頁,公聲。額从籀文」引申為各種場合表現的適當儀容。
  • 內容:祭祀頌神的宗廟音樂,詩、樂、舞合成一體。
  1. 〈詩序〉:「美盛德之形容,以其成功,告於神明者也」
  2. 阮元:「頌字即容也……三頌各章皆是舞容,故稱為頌」
(四)賦:直接敘述,但也有形象及細緻的部分。
(五)比:以彼物比此物。
(六)興:觸物而起情,可分「戴帽式」和「觸發式」。
《朱熹語類》:「直指其名直敘其事者,賦也;本要言其事,而虛用兩句鈎起,因而接續玄者,興也;引物為況者,比也」。

六、傳詩
(一)三家詩
  • 秦火之後,《詩經》口耳相傳,出現齊、魯、韓三家詩。
  • 為今文學派,在西漢立為學官。
  1. 「魯詩」出於魯人申培,齊詩出自齊人轅固,韓詩出自燕人韓嬰。
  2. 「毛詩」出自魯人毛亨、毛萇,為古文學派,在民間傳授。
(二)鄭玄:
  • 本學三家詩,後改學《毛詩》,故作《毛詩鄭箋》。
  • 以《毛詩》為主,輔以三家詩說法,自此三家詩式微,後亡佚使其獨大。
(三)漢儒傳詩:
  • 使得《詩》「經學化」。
  • 有對其曲解附會,形成詩教傳統與說詩體系,對後代《詩經》研究影響深遠。
  • 《詩經》研究三部分:
  1. 漢,《毛詩鄭箋》
  2. 宋,朱熹《詩集傳》
  3. 清,馬瑞辰《毛詩傳箋通釋》

七、歷代評價
(一)《春秋》:
  • 《左傳》大量引詩賦言志,士大夫未有詩集觀念,而視其為神話材料(如不學詩無以言)。
  • 引詩的目的在於加強其所言道理的說服力,是故詩句常斷章取義,隨不同場合有不同意義,(《左傳》:「《詩》《書》,義之附也」)無本義。
  • 《詩經》在當時並無抒情的意味。
  • 賦詩言志:
  1. 利用現有的詩句間接表達情感(斷章取義)
  2. 春秋以前「志」即為「詩」,晉卿趙孟「賦不出鄭志」。
  3. 〈詩序〉:「在心為志,發言為詩」
  4. 聞一多〈歌與詩〉中,「志」表記憶,後引申為志意、懷抱。
(二)孔子
  • 不將《詩》視為文學典籍,目的在於使用。
  • 態度與《左傳》稍微不同,孔子除了用《詩》以外,亦有對作品的討論,例如以音樂與聞本角度評論〈關雎〉言「樂而不淫,哀而不傷」。
  • 對此有整套看法,如「興、觀、群、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鳥獸草木之名」、「思無邪」。
  • 解釋自由,知詩並無本義,如子貢:「貧無無饞,富而不驕。」子曰:「可也,但未若貧而樂,富而好禮。」子貢:「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三)孟子
  • 詩本義的觀念產生:詩漸有自己的「主題」以及「本義」,不能斷章取義或單從字面意思解釋詩意,必須從詩的整體去探究。
  • 詩不能以文害辭,不能以辭害意,強調「以意(讀者之意)逆志(作者之義)」且「知人論世」。
(四)荀子
  • 重視禮樂,詩樂二者不分,主張情感不能缺少詩與樂,「人情之不能免也」,其〈樂論〉為重要的文學理論著作。
  1. 《文心雕龍》體系尊崇荀子主張。
  2. 〈詩大序〉受其音樂文學的觀念影響。
  • 荀子為先秦諸子中時代較晚者,故居於一「總結」地位,在漢代影響力深遠,遠超過孟子。
  • 吸收部分道家思想,但其〈天論〉一篇觀念較漢代陰陽五行觀念進步。
  • 禮與法僅有一線之差,《詩經》雙重性:政教的有力憑藉、情感相依附。
(五)漢代
  • 《詩經》的兩派解讀:
  1. 今文學派:政治意識明顯,解經目的在為時君所用。
  2. 古文學派:注重原典,重視聲韻、訓詁,較為接近歷史事實。
(六)魏晉至唐
  • 南北政治分歧,解經遂有南北學派之分。
  • 唐代孔穎達著《毛詩正義》,古文經獨大。
(七)宋元明
  • 理學當道,將《詩經》帶往義理方面的解讀。
  • 與漢代今古文兩派皆不同。
(八)清代
  • 考據學派興盛,訓詁為旨的古文學派復興。

八、地位與影響
(一)抒情傳統
《詩經》中主要是抒情言志之作,敘事詩亦是為了抒情而服務,顯示出中國抒情傳詩特別發達的民族特色,亦成為中國詩歌的主要形式。
*西洋文學的敘事傳統:《伊里亞德》《奧德賽》。
(二)風雅精神
  • 表現出關注現實的熱情,強烈的政治和道德意識,真誠且積極的人生態度。
  • 此被後人概括為「風雅精神」,影響後世創作:
  1. 屈原繼承以個人為主體的抒情發憤之作。
  2. 漢代樂府「緣事而發」,建安詩人「慷慨之音」。
  3. 唐代陳子昂倡導風雅精神以進行文學革新,李白:「大雅久不作,吾衰竟誰陳?」,杜甫:「別裁偽體親風雅」,白居易:「風雅比興外,未嘗著空文」
(三)「比興」的垂範
  • 《詩經》的比興藝術表現手法上,為後代作家提供了學習的典範。
  • 其運用也形成了中國古代詩歌「含蓄」、「蘊藉」以及韻味無窮的藝術特點。

附錄:

《孟子.離婁下》:「王者之迹熄而《詩》亡,《詩》亡然後春秋作」之文學觀。

  多數民族在遠古時期,由於尚未形成文字,或書寫工具尚不發達,為方便傳誦事物,大多以利於記憶的詩歌、歌謠來作為記事與傳承的工具。
  由於周王室的衰頹,諸侯國相互併吞,其中聯盟、誓約等書信文件記事,已非詩歌所能負擔,加上貴族流於下階層,促使平民教育普及、百家爭鳴,遊說之術大行其道,故「散文」方興。
  《詩》並無亡佚,記事功能轉嫁於散文,而《詩》則改為讓人引經據典的外交辭令,加強論述的權威,如孔子曰:「誦詩三百,援之以政,不達;使魚四方,不能專對;雖多,亦奚以為?」,或如「不學詩,無以言」等。
  「斷章取義」即《春秋》中「稱《詩》」的特徵,用詩句以牽強附會,或引申哲理,強化散文方面的論述。
  歷史散文有《春秋左傳》、《國語》、《戰國策》、《竹書記年》,諸子散文則有《論語》、《孟子》、《荀子》、《墨子》、《莊子》、《韓非子》。
#中國  #文學  #詩經 
分類:學習

文章搬家,搜尋臉書:漫卷詩書喜欲狂和憨字樹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中國文學史簡單說:《詩經》與《楚辭》(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