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平凡也可以-第10章

第10章 甜蜜生活

跟在允浩學長身後,陳平凡還是不敢相信,現在的她已經27歲,她的大學生活就這麼消失了。
明明他前幾天才告白的,平凡還沒搞清楚是怎麼回事,這個人居然已經跟她結婚。
太怪異了!
「那個...學長,那請問我們大學,就在一起了?」
平凡把那段傷心的過往忘了。
鄭允浩心裡想,若是忘記了,對平凡來說不算壞事。
「對,我們大學就在一起。」
「我很愛你嗎?」
對平凡來說,她根本沒有談過戀愛,直接省略那個過程,不免有些遺憾,要不是她再三確認自己的身分證配偶欄,她壓根不相信自己已經結婚。
鄭允浩打開公寓大門,一個小娃兒突然衝出來抱住平凡。
「你是媽咪嗎?」
稚嫩的童音,娃兒有雙大眼睛,小小的酒窩。
她抬頭看著平凡。
「你是允浩學長的孩子?」
「凡凡,她是『我們』的孩子。」
陳平凡睜大眼睛瞪著這個漂亮的小女娃,她震驚的說不出話。
「媽咪好漂亮!」
女娃的眼睛跟嘴巴像平凡,鼻子跟小酒窩卻像極了鄭允浩。
「我們...我們連孩子都有了...天啊...等等等...我頭好暈,消化不了,我可以先回房間嗎?」
「好。」
鄭允浩帶平凡到主臥室,主臥室的加大雙人床上方有大大的相框,是她跟允浩學長拍的婚紗照。
「你先休息,我去陪昕昕。」
允浩學長關上門後,平凡環視了四周,陌生的環境裡,沒有半點她熟悉的東西,打開衣櫃,也都是些成熟女性的服飾以及一些孕婦裝。
「陳平凡,你媽肯定給你取錯名字,應該要叫陳超凡。」
平凡躺在床上思緒混亂,她肯定愛這個帥氣的男人,畢竟連孩子都有了!
但她昏睡了三年,連生子的疼痛都沒感受過。
這可以解釋為另一種幸運嗎?
一陣睡意襲來,平凡只想繼續沉睡。
再次睜開雙眼,對上一雙大眼,平凡嚇了一跳。
「媽咪,爸比說你是睡美人。」
「那個...昕昕?我還不習慣你叫我媽咪,不然你叫我平凡阿姨?」
不對,她就是她的媽媽呀?
「不對不對,剛剛的話你當作沒聽到吧!昕昕早。」
平凡搖了搖頭,決定先接受這個事實。
「媽咪,這是你的早餐,爸比說你吃完才可以離開房間。」
昕昕小小的年紀,就已經會照顧人了嗎?
接過早餐,平凡看著眼前這個可愛的孩子,有些喜歡。
昕昕依偎在平凡身邊說,她懷昕昕的時候發生意外,在昏迷的狀態下緊急催生,昕昕命大活了下來,但平凡卻沉睡不醒。
聽著這個小小孩的話語,平凡覺得太不可思議,她的小孩竟然如此的早熟又聰明。
果然基因很重要。
「昕昕還沒上學嗎?」
「昕昕有爸比教,爸比說幼兒園都是去玩的,昕昕想在家裡等媽咪回來!」
平凡摸了摸昕昕的頭,好令人疼愛的孩子。
晚上鄭允浩下班了,看到平凡正在做菜,昕昕在一旁幫忙拿東西,心裡有些感動跟欣慰。
差點失去平凡的那些日子裡,他心好像死了一樣,差一點一蹶不振,要不是昕昕的哭聲提醒著他,該身兼母職照顧這個孩子,他可能振作不起來。
「爸比回來了!」
昕昕慣性的跑到門口一把抱住鄭允浩,小小的手想接過公事包。
「昕昕你去玩,我來就可以了。」
平凡快步走到門口,接過了公事包,替他脫了西裝外套。
這個動作,平凡感覺有些熟練,雖然她沒了記憶,身體卻好像記得。
鄭允浩一把抱住平凡,平凡愣了一會兒,慢慢後退。
「那個...允浩學長,我還不是很習慣這一切,但我會負起責任的。昕昕太成熟了,我希望她能當個開心的孩子,當然家事什麼的,我會做的。」
平凡尷尬地低下頭,將西裝外套拿到衣帽架掛上,急忙跑回廚房。
她感受的到,鄭允浩對她的愛,但她實在好不習慣。
鄭允浩當然也知道,所以他總是小心翼翼地試探著。
昕昕也察覺了父母尷尬的狀態。
某天早上,昕昕躺在平凡腿上。
「媽咪,我們一起出去玩好嗎?」
「好啊,昕昕想去哪裡玩呢?」
「我想跟爸比媽咪一起去動物園!」
「跟爸比啊...好..那昕昕你再問問爸比好嗎?」
鄭允浩當然是義不容辭,於是他們就出發了。
昕昕一路都牽著兩人的手,到了動物園,孩子也成熟不起來了,一下想看老虎,一下想跟企鵝拍照的,弄得平凡手忙腳亂的。
「爸比媽咪,我幫你們拍照。」
「好啊!」
鄭允浩摟著平凡的肩站在黑熊園區的前方,平凡不習慣的往旁邊移開了點。
「爸比媽咪要牽手!」
昕昕稚嫩的聲音,聲量卻有些大,引起了一些注目。
鄭允浩牽著平凡,平凡很給面子的沒有拒絕。
鄭允浩大大的手掌,包覆著她的手。
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仔細看,她有個天菜老公呀,越看越覺得很帥,路上的雌性動物都為之注目。
結束了動物園行程後,昕昕不停地看著鄭允浩的手錶。
「昕昕怎麼了嗎?」
平凡察覺了昕昕的不安,蹲下來摸了摸昕昕的頭。
「沒有,媽咪,今天我好幸福!我想送你一個禮物!」
昕昕一把抱住平凡,親了一口。
「謝謝昕昕!」
「陳平凡你這殺千刀!」
「林真珠?!」
真珠一點都沒變,那誇張的個性,要說她有些什麼改變,大概變的也只有她身上的服飾。
真珠激動的抱住平凡,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像是在演八點檔。
「我還以為你再也醒不過來了啦!真是太好了!」
「疵疵~~真珠阿姨!」
昕昕在一旁拉住了誇張的真珠的衣角,使了個眼色。
「喔,我都忘了。」
真珠從包包裡拿出一個信封袋,遞給鄭允浩,接著牽著昕昕的手。
「鄭允浩,別說我都沒幫你,昕昕是我乾女兒,我使命必達!你們來不及的蜜月,去吧!這是我老公贊助的郵輪之旅!」
「啊?」
不要啊,什麼蜜月,居然沒有快轉這一段。
平凡慌張地直搖頭,跟真珠使眼色。
真珠硬是不看她的眼神,帶著昕昕往她的車離開。
「再添一個乾兒子也是不錯喔!」
「我要弟弟!」
「林~~~真~~~珠~~!!」
平凡哀號的大喊,可惜真珠充耳不聞。
眼睜睜的看著昕昕坐上真珠的車快速地駛離,而鄭允浩卻在一旁笑得合不攏嘴。
「走吧!」
鄭允浩牽著平凡回家,迅速地整理好行李後趕到港口,上了郵輪。
該死的林真珠,船票就訂在這個晚上,讓她連推辭的機會都沒有。
不過,平凡第一次搭郵輪,一下子就興奮的忘記她是來度蜜月這件事情。
大大的落地窗外頭就是一望無際的海,寬敞的艙房,還有大大的...有著愛心花瓣圖案的床。
平凡害羞的假裝沒看到趕緊跑到客廳打開電視。
鄭允浩換上了便裝,梳了個年輕的髮型,說他是個大學生也沒人會懷疑。看他的身材就知道,若不是衣服包覆著,那壯碩的身材真是...
看到平凡在打量他,鄭允浩心頭一熱,走向平凡。
「凡凡,我知道這對你來說不容易,我也願意重新再追你一次,請你給我機會,我們約會好嗎?」
平時總是忙著公事,下了班平凡又藉著昕昕躲著他,他根本沒機會讓平凡再次愛上他,多虧了林真珠跟昕昕,他可要好好把握這次的獨處。
看著眼前誠懇的鄭允浩,帥哥,真讓人難以拒絕。
「好...」
平凡心想,既然她跟這個男人結婚了,還有了小孩,她決定再找回她喜歡鄭允浩的感覺。
於是他們就在船上約會了,海釣,水上樂園,體驗了各式的設施。
鄭允浩總是貼心地準備好一切事物,儘管他總是吸引各式目光,平凡卻覺得這個男人屬於她的感覺好像還不賴。
這天早晨醒來,鄭允浩不在身邊,平凡突然覺得有些不習慣。
桌上一張紙條寫著:『凡,敬邀你參加今晚的燭光晚餐,我安排了SPA跟美容行程,人到就行,等你。愛你的浩。』
平凡心裡有點甜甜的。
穿上了貼身小禮服,平凡緊張地走進餐廳。
一個穿著火辣的女人挽著鄭允浩的手正在跟他說話,平凡一愣,停在原地。
「什麼...!」
鄭允浩輕輕地抽起手,女人錯愕地走回她的座位。
「凡凡,你來了!」
鄭允浩轉過頭,見到平凡,笑著拉開椅子。
「謝謝,允浩,那個女人...?」
「不認識的,服務生,可以上菜了!」
鄭允浩也打扮過了,一身白色西裝,就像白馬王子一樣,更是帥氣。
餐廳舞台上的樂隊突然奏起了浪漫的樂曲。
「凡凡,有幸請你跳支舞嗎?」
鄭允浩站起身,紳士般地舉起手,邀請平凡踏入舞池。
平凡害羞地伸出手,跟眼前的這個天菜在舞池中漫漫起舞。
腰間鄭允浩的手的溫度熨燙著,不知道是不是喝了紅酒的緣故,臉也有些燥熱。
鄭允浩摟著平凡。
不知道是不是生產過後的緣故,平凡的罩杯好像有上升的跡象,訂製的禮服包不太住平凡的胸,連臀部都翹的明顯,鄭允浩看著四周男性的目光,有些吃味地將平凡更拉近自己的懷裡。
平凡暈呼呼的也熱呼呼的,甚至有些想...吻鄭允浩。
等等...吻?
她看著鄭允浩的酒窩,好看的唇線,她抿了抿唇。
音樂停下,鄭允浩摟著平凡正要走回座位。
「什麼嘛,就那個資質的女生居然敢說我不如她!」
剛剛被鄭允浩拒絕的女人生氣極了,鄭允浩對她說,他對她沒興趣,他也有家室了。
女人說,沒關係,她願意當小三。
鄭允浩居然對她說,她妻子很漂亮也很溫柔,更重要的是他很愛她。
美?呿!
越想越不是滋味,她看到地上滾來一顆棒球,想捉弄那個長相普通的女人,於是用力地將棒球丟向平凡。
「小心!」
鄭允浩摟著平凡轉了一圈,用手背擋住了那顆棒球。
「你沒事吧?」
鄭允浩緊張的看著表情有些迷茫的平凡。
「我沒事,你的手!」
平凡回過神,看到鄭允浩手腫了一包,她突然有種奇妙的感覺,這種似曾相似的畫面好像發生過。
船上的服務生趕緊帶鄭允浩去包紮,而那個女人也被喝止著不能再參與船上的活動。
回到艙房,平凡看著鄭允浩,心裡的悸動無法停止,她摸了摸他受傷的手。
「痛嗎?」
「痛!」
「那怎麼辦?」
「親我一下,我就不痛了!」
平凡愣了一下,雖然知道他在開玩笑,仍是湊上去親了一口。
然而這一口對鄭允浩來說實在太危險,因為他已經禁慾了三年,這樣的氣氛,他再也受不了,一把將平凡拉進自己,情不自禁的吻住平凡。
對平凡來說,這是第一次。
鄭允浩的熟練,成功的勾起平凡的慾望。
他清楚知道平凡的敏感帶,也知道平凡想要他的表情。
將平凡抱去床上,鄭允浩脫去外衣,再次吻了上去,右手包覆著平凡的胸,左手將平凡的雙手禁錮住。
等等...他們是要發生關係了嗎?
「等等...」
平凡曲起膝蓋,正好碰在鄭允浩的慾望處。
好硬...
平凡害羞得不敢看他的眼神。
「我忍不住了,凡凡。」
鄭允浩沙啞的嗓音隨著熱氣呼到平凡的耳邊,平凡顫抖了一下,隨即想掙脫他的禁錮,卻不小心碰到左手的傷口。
「疼...」
鄭允浩吃痛的表情讓平凡也跟著心疼。
「對..對不起...我..嗚...」
平凡話還沒說完,鄭允浩又對她展開一番攻勢。
「不想讓我疼的話,就乖乖別再掙扎...」
這句話說出,鄭允浩知道平凡再也不會掙扎,因為平凡的表情已經告訴他,是時候了。
鄭允浩挺進平凡身體裡,平凡嗚咽著再也說不出話,只能呻吟著。
一覺醒來,平凡腰痠疼得很。
看著身側的男人,她想起了昨晚的激情,害羞地摀住臉。
原來這就是被佔有的感覺,雖然他們約會了,還迅速的...上床了,但她仍感覺到談戀愛是如此美好。
「早...老婆。」
鄭允浩習慣性地將平凡擁進懷裡,親暱的揉了揉她的臀。
「等...允浩...我...」
平凡害羞地跳了起來,趕緊抓了身旁的浴袍衝進廁所。
「凡凡,對不起,我太習慣了。」
「沒..沒關係,是我反應太大..」
陳平凡,都已經發生關係了,你還在緊張什麼!
回程路上,平凡覺得還是得跟鄭允浩說明白。
「允浩...我會試著...試著愛上你,不會再這麼閃躲了...」
「凡凡...三年來,我都能等,有什麼等不了的呢,別擔心!」
鄭允浩貼心的話語,深深的讓平凡感動而愧疚。
接下來的日子,平凡雖然偶爾察覺到鄭允浩的需求,而跟他親密接觸,但她就是開不了口叫他老公。
「媽咪!」
昕昕打開門,開心地朝平凡跑了過去。
「一個月了,你在真珠阿姨那待那麼久,不想媽咪嗎?」
平凡親暱的捏了昕昕的小臉。
她沒想到她竟然如此想念這個孩子。
「想,但我更想要弟弟!」
「說什麼...」
平凡臉紅的輕彈了昕昕的額頭。
「昕昕說的沒錯!怎麼樣,蜜月之旅,有沒有...那個呀~~」
「林真珠!」
平凡瞪著真珠,而真珠則是跟昕昕同時大笑。
幸福的日子終於來臨了,我們平凡。
真珠好欣慰。
但昕昕就是覺得爸爸和媽媽之間還是有點距離。她真的不覺得在孩子面前曬恩愛有什麼。
所以她問了真珠阿姨該怎麼辦。
「媽咪,我想吃巷口那間蛋糕,你可以幫我買嗎?」
「好啊!」
平凡不疑有它的出門了。
「昕昕,你什麼時候會吃蛋糕了?」
鄭允浩從浴室走出來,正好聽到昕昕跟平凡的對話。
「爸比,我在幫你,你趕快去房間,我沒打暗號你都不可以出來喔!」
「知道了,我的昕昕!」
鄭允浩知道女兒機靈又聰明,肯定又想到什麼方法製造機會讓平凡跟他感情升溫,雖然有些卑弊,但不失為一個方法。
平凡剛買完蛋糕走回家,就看到昕昕哭著跑了出來。
「怎麼了,昕昕?」
平凡著急地蹲了下來,抱著昕昕。
「媽咪,快去看爸比,爸比剛剛倒在房間,一動也不動了啦!哇啊啊~~」
「什麼!」
平凡聽完,緊張得一手抱住昕昕,一手抓著蛋糕衝回家,然後衝進臥室,果真看到鄭允浩倒在地上動也不動。
「鄭允浩~~允浩~~!」
平凡緊張的檢查了他的呼吸,著急地哭了出來。
「鄭允浩,你給我起來~~我都還沒跟你說我愛你,我都還沒叫你老公,你不准死掉,你給我起來!」
平凡用力的搥著鄭允浩的胸口,他吃痛的張開眼,坐起身。
「真的嗎?你真的愛上我了?」
平凡看著沒事的鄭允浩一愣,轉過頭看到昕昕比著勝利跟愛心的手勢,知道自己被整了,生氣地站起身。
「凡凡~~」
鄭允浩也趕緊站起來,抱住平凡。
「你怎麼可以這樣試探我,太過分了,我真的以為你死掉了!」
平凡生氣的又搥了一次他的胸口。
「對不起,只是我等了那麼久,還是希望你能給點糖,讓我知道你的感覺。原諒我好嗎?」
鄭允浩雙手合十,哀求的眼神看的平凡心軟。
「不可以再騙我!」
「好!」
鄭允浩抱住平凡,他知道那個愛他的平凡,回來了。
「老公,吃蛋糕嗎?」
「好....等等...你叫我?」
「老公!」
平凡害羞地低下頭,還不習慣這個稱謂。
「昕昕,你先回自己房間。」
「好!」
昕昕吃吃竊笑,大聲地回答著,讓平凡更羞了。
爸比媽咪曬恩愛,真是太好了!
房間內,沒有言語,只剩恩愛的聲音。
--------------------------
昕昕被真珠帶出國了,鄭允浩也去上班了。
坐在房間裡,平凡看著婚紗照,幸福的笑著。
老天爺對她很不錯,給了她一個天菜老公,又給了她一個貼心又可愛的女兒。
太幸福會不會遭忌啊?
平凡突然有了這個念頭。
「別亂想了,陳平凡你已經比別人都過得不平凡了!」
先去採買晚餐好了!
平凡出了門,在超市逛了起來。
「昕昕不在,可以吃的不健康一點,來弄個奶油義大利麵好了!」
「陳平凡!」
身後一個好聽的女性嗓音,平凡轉過身。
「趙微微!你好嗎?好久不見耶!」
平凡看到微微,心裡很是開心,微微還是那樣漂亮呢!
「好久不見?」
「咦?我們最近見過嗎?」
對了,她失憶了三年,搞不好她真的有跟微微重逢過。
「平凡,你都忘了你搶了我最喜歡的男人嗎?」
「什麼?!」
平凡手中的蘿蔔掉落在地。
這是什麼意思?
未完待續......
分類:藝文

1~瀟湘亭小小寫手 2~夢境收納盒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