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論團體工作帶領者的定位

  「人為什麼經過我這邊後就可以成長」,這是我做團體工作最一開始,直到現在始終在問自己的問題。許多講師藉由團體中一些活動的手法打入學生心中,譬如有次觀積極成長主題相關的團體課程,老師說「坐在後面的人沒有把握積極學習的機會」(詳細話語有點記不清了但就是這個意思),在這個情境氛圍下,會讓學生打到,在當下檢視自己「對耶,我是不是可以做更多什麼讓自己保持學習成長的心態」,但對我來說這種方式很值得省思:怎麼可以一概而論人積極就是要坐在前面?對內向型性格來說,找到一個可以專注的位置更符合自己的狀態,只用坐在前、後來框住每一個人的積極性,這豈不太狹隘嗎。
  我帶這麼多場活動以來,不論是平面活動、高低空繩索或登山等等,當我越貼近學生努力想告訴我的事情時,我越發現同樣的活動,學生都會出現自己獨特的想法、感受,而這些東西又跟過去相連,匯聚而成個人經驗,形成自己獨一無二的生命脈絡,而這脈絡又會影響著學生自己的未來。當我覺察至此,我發現團體帶領者的地位是如此的巨大,站在這個位子的我就越小心、謹慎:這些人把自己過去、現在以及未來 (可以怎麼做)的脈絡,因為我3小時、7小時、2天、4天、5天等時數不等的團體帶領而展現在我面前,但我只是這些學生的生命過客,怎麼有那麼大的能耐告訴他們未來要去哪裡呢?可是我就是團體帶領者,我就是要設定目標、團體方向要有個產出,我該怎麼辦呢?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始終保持著「向內整理自己的狀態」,因為我只能用我的認知、我的腦袋,在團體前預排教案、團體中針對學生的分享給回應或提問、團體結束時給回饋,而這一切都跳不出我的大腦—我的大腦有怎麼樣的價值觀,我就只能給什麼樣的回應!因此我要很積極地了解我自己在想什麼,否則我跟團體工作時,若我根本不曉得為什麼我要這樣回應、不曉得我為什麼依著學生的樣貌而有不同的情感、不懂界線在何處,那不要說在團體中有所學習了,只會把學生的權益搞得一蹋糊塗。整理自己的狀態也了解自我的價值觀,這也會成為團體工作的主軸:我認為現在這個社會很難做自己,父母有自己的比較與期待,工作長官會看個人對組織的貢獻,學校師長基於教育的初衷,也聚焦在學生的學業表現上。
  因此在我的價值觀下,我認為「真實做自己」是重要的:人生都夠苦悶了,我有沒有機會提供一個場域、氛圍,讓人進到我這邊,可以向內探詢自己的真實呢?有沒有機會發現其實自己的積極學習不是坐在最前面,說不定需要的是一個讓自己安定的位子進而好的學習成效?當學生退到團體外緊繃著觀察我們在幹嘛時,我能不能讓他知道「你在那邊也沒關係」,能不能尊重、包容他的緊繃,進而有機會讓他多點安心、看看自己的緊繃是什麼?
  因為每個人都有獨一無二的脈絡,我也沒這麼偉大可以給出一套方案讓學生依著這套模式有所成長,通通都可以改變自己未來的人生,因此我能做的就是藉著團體中我散發出來的安定感,讓學生有多點可能依著安定感向內看看自己、真實地做自己。後來我發現我的思想跟Rogers的人本取向一致:只要給予安定的環境,每個有機體都能長成自己的樣子,因此治療者 (或助人工作者、團體帶領者)跟這些人的關係就特別重要,學生能不能因團體帶領者散發出的安定感,向內看看自己,讓自己如此富饒、獨一無二的樣貌得以成長茁壯,在這個苦悶的社會中依然能走出屬於自己的道路、開心地做自己,因此團體唯一的目標,就是讓學生可以做自己,他們是自己生命該怎麼長的大師。 因此觀了我課的同學都驚訝,學生到最後跑出很多出乎意料、令人驚喜的結果:安靜的同學在後期課程一直舉手,說些很能啟人深思的回饋,我的結構也越來越低,比起有結構的「告訴、教導」學生該怎麼做,我倒覺得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生命的大師,學生才知道自己該往哪裡成長,只是現在因為一些原因堵住、迷茫了,希望能藉由我、我的團體,讓學生有機會看看那個迷茫是什麼。所以整理至此,最近去矯治單位帶領的團體學生一直告訴我他們不曉得為什麼做這些事情時,依著我原本的脈絡,我可以維持多一點的安定感,陪著學生一起面對迷茫、找出屬於自己的答案,在此同時這就是成長了。
  但這樣的模式也有他的缺點:
1. 需要較長的時間,看清楚迷茫為何;也才能接著進一步開始成長。
2. 學生就處於某種失能的狀態,直接教會不會比較快 (一般教育或行為取向)。
3. 因為不容易看出成效,這種模式的價值一般單位不容易花錢買單。
  因此反過來說,帶領者「明確教導」的團體,會有明確的團體目標,跟「花時間長出自己樣貌」比起來,這種透過新狀態學習、練習的方式可以明確的讓學生「短時間內帶東西走」,我想從這種高結構的成長觀點來說,說不定對於功能低落、失能者來說反而是及時雨。所以身為團體帶領者,我該依著自己生命脈絡專注在這種模式的精進,還是我可以多碰不同取向,依著學生不同樣態而給出不一樣的東西呢?
#團體  #Leader  #反思 
分類:心靈

我討厭發文一定要照片,我是用文字整理自己思緒的人。我生活中隨時都在反思,滿滿的思緒需要地方儲存、交流,讓我的思考可以更廣闊。

評論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