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網路觀察]心理治療中案主是弱勢的

  

前一陣子,臉書諮商心理相關的社團,有位網友不時的貼一些文章,表示他在某個心理諮商所接受諮商心理師的心理諮商過程中,感到受傷。以至於對當地公會提出倫理申訴,也動了想要告這位心理師的想法。

我不認識雙方當事人,我無法就個別的狀況做任何的評論。但,我可以很肯定地說,在心理治療中,案主的確是弱勢的。如果今天在心理治療、心理諮商關係中案主感受到自己被不適當地對待,無論這是案主主觀的感受,還是心理師、醫師的行為中顯著性的違反的治療倫理。案主要去為自己「討一個公道」都是一個相當困難的事情。因此案主在這樣的過程當中會相當的無力。
不要說「討公道」了,一般而言,在社會大眾要相信案主就是很困難的。我講幾個點大家就可以比較了解為什麼了。當然,我下面要寫的東西絕對很引戰,也很有可能讓曾經在諮商關係中感到受傷,或曾被不適當對待的人,感到憤怒。但是,我們就是得先面對這些,才知道該怎麼辦呀,不是嗎?
1. 社會對於接受心理治療的案主的汙名:這個人會接受心理治療,表示他本來就有一些狀況吧。例如他的情緒本來就不是很穩定、認知思考本來就比較負面,比較不容易相信別人.....等等,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治療關係才會出狀況啦。社會大眾,乃至於心理治療相關同業,在思考兩造雙方的狀況時,多少都會對於案主的人格狀態、思考模式、情緒狀況有所質疑,並預設在治療關係中的心理師或醫師相對案主來說,在思考情緒人格上是比較正常或穩定的。當然這是一個非常弔詭的事情,案主本來就是因為遇到困擾才去接受心理諮商的,如果一個人每天過得開開心心,應該不會想要每周花兩三千去跟心理師談話吧?而當心理治療出了問題,這些困擾案主的狀態,反而陷他於更大的困境之中。
2. 這都是案主的移情啦:案主就是把他原生家庭當中對於父母或重要他人的憤怒與恨意移情到心理師的身上,所以心理師就變成了壞客體啊。所以追究起來,不是心理師的錯啦,是因為案主早年跟父母親的關係本來就不好,所以現在在治療關係中,會對心理師感到憤怒,這很正常啊。嗚嗚,心理師好無辜喔。如果是走動力或精神分析的大大,這真的超好用,有的時候我甚至感受到,怎麼說都是這些心理師或醫師大大說的對。身為案主,如果對於相關理論不熟悉,幾乎是沒有任何反駁的餘地。
好,那當我們知道,如果一個案主自認為在心理諮商過程中被不適當的對待,那我們要怎麼處理?去當地的心理師公會申訴,看諮商你的是諮商心理師就找 諮商心理師公會,臨床心理師就找臨床心理師公會。但如果今天你遇到的是非常嚴重的事情,例如:性侵、性騷、詐騙、肢體暴力,請你報警。讓更高的公權力介入。因為他們才有能力去進行相關的調查。公會的調查和警政的調查,這層級真的會差很多。
在這個過程,我說坦白的,站在一個心理師的角度。我會希望案主仍然可以好好過生活,可以活下來。他可能需要再找一位心理師討論他的創傷或在前一個心理師那裏的不舒服的感受,或是一些情緒困擾。當我們面對到創傷,先把自己的內在外在穩定下來是很重要的。好好吃飯、好好睡覺,該就醫就就醫,想好自己身邊有哪些可以信任的親友。你知道你需要活下來,即便這非常的不容易。
我曾經聽聞過一些心理治療師會建議他的案主把受到創傷的故事寫下來。我認為這在有評估的狀況下是可以嘗試的。有評估的意思是說,你知道這樣做是夠安全的。因為你如果要公開的寫作,我不確定是否對方會提出法律的行動。不過如果真的要在網路上寫出來。有些狀況可以讓社會大眾比較能理解你的處境。
1. 即便你經驗到的事實也會是主觀的,但請盡量寫發生什麼事,重要脈絡事要交代的,尤其是你覺得對方不適切的言行,不然閱讀者根本一頭霧水。或是只感受到滿滿的負面情緒與憤怒。你的目的是要人理解你發生了什麼事情,而過多或過滿的情緒會讓人理解你這件事情有所阻礙。治療關係中不會只有移情,帶過多的情緒會讓閱讀者歸因於移情,而忽略外在現實。但你需要的是具體的明示,他說了或做了什麼違反倫理或是讓你感到受傷。
2. 當1.的部分ok。你可以講這件事情對於你的影響,以及你的思考、感受為何。你感受到受傷害了,你很不舒服、很難過、憤怒。但我先說,也有可能閱讀者會覺得你前面所述一點也不值得有這樣大的受傷。所以當我們把創傷經驗揭露在他人面前,我們也要有心理準備,就算我們講得再大力,也不可能每一個人都能理解。他們可能覺得嗤之以鼻,或是覺得你小題大作,或是覺得是你自己有問題。如果你覺得這些你都可以接受,你準備好了有人會這樣看待你和你的負向的心理諮商經驗,你在網路上貼出來,才是比較安全的。
3. 昇華。一個案主在心理諮商過程中的受創經驗與滿滿的受創情緒,社會大眾會容易把此事件被歸類在個人的心理諮商糾紛。這是你和你的心理師的糾紛。所以,你必須要把事情放遠與拉大,拉到這件事情與社會、國家福祉相關。簡單說就是,你整個呈現出來的感覺要是。
( X ) 我很憤怒、我在諮商關係中受傷了、我要報復我的心理師,我要讓他在心理諮商圈混不下去。
( O ) 我受傷了,我很擔心有其他人跟我一樣受害,我不知道類似的情況是否會發生在其他案主的身上。所以我必須說出來。因為我希望未來案主可以更安心地接受心理諮商,我希望台灣的心理諮商對案主來說更友善、更有保障。
我不否認一位在諮商關係中受傷的案主會想要報復他的心理師,這人之常情,也理所當然,這個可以只是一部分,主要還是要把格局拉大。這是一種昇華,或是看起來昇華。希望這個創傷是有意義的,而不是平白無故地受傷。
如果問我,為什麼需要洋洋灑灑寫這兩千多字。我可以很直接說,即便我本人是心理師,我並不認為在心理諮商、心理治療過程中創傷的人在這個社會上是少的,甚至我也曾接到準心理師爆哭的電話,說他被他的心理師片面結案。而這位片面結案的心理師,目前仍活躍在業界。
而回到我一開始講的,我認為在心理諮商中,案主是弱勢。我也承認,目前台灣的心理諮商、心理治療相關專業,對於案主而言,是缺乏保障的。很多時候案主遇到了問題,多數的心理專業工作者會將之歸咎於「適配性」。啊,你就是跟這位心理師不適配。所以既然是不適配,也沒有什麼誰對誰錯的問題了。你覺得這位心理師不好,你換一個就是了。甚至網路上還很多心理師寫文章教人們如何找到一位適合自己的心理師。
作為一個已經打算轉行的心理師,我真的對於這些現狀沒有什麼改變的能力。我只是希望,這個環境可以對於案主更加友善。但我有能力做的,也只是寫作罷了。

心理師 心理諮商

Photo by Eduard Militaru on Unsplash

#心理師  #心理諮商 
分類:心靈

跨領域文字使用者 / 有著社會學視角從事教職的諮商心理師

評論
上一篇
  •  [網路觀察] 不合理的薪資
  • 下一篇
  • 你家孩子老坐不住,談ADHD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