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7

分享

【值得成為小說的那些生活瞬間】恩對我是同性戀好的你尷尬完了嗎我們可以聊下一個話題囉

雖然在這裡發的文看起來極具哲思與某種人生的深度追尋,但在現實生活中我其實也很喜歡幹話連噴到同學直接傻眼,但我總覺得那樣的一面似乎不夠厲害到足以成為作品(?
但隨便啦,就寫寫看好了

某次下課後,我們幾個同學一起到學餐吃飯。我和A走在前面,他突然問了我,欸所以你的女朋友呢?
A是個已經認識了四年的同學,我們不太常見面,不過是那種「雖然只講過幾句話,但馬上知道你們頻率對得上」的朋友,即使久久見一次面,也不需要花太多力氣重新建立彼此的信任感。
A講話很直接,不太會為了顧慮他人的情緒而收斂自己的說話方式,是那種容易被標籤成講話超大聲、又怪又沒禮貌的異男,但某種程度上他又懂得體察別人的情緒反應,用真誠的方式和朋友相處。這大概就是我會和他合得來的原因,因為我也算是這樣的人,或至少,我希望自己可以保持著這樣真誠的個性。
當他問完那句,我的女朋友呢,我當下大概花了30%的勇氣指數,馬上接著說,噢我沒有女朋友阿,我是gay。
順帶一提,身為一個內向人,一個人到健身房運動需要的勇氣指數大概是90%。
大概是因為大場面見多了,出櫃的閾值在我的長期訓練之下降低了不少,在我講完「我是gay」的那瞬間,我一邊觀察他的反應,也一觀察我自己的反應。
欸不對,這真的不正常,我剛剛到底做了什麼,為啥我可以這麼輕鬆的講出來。
那時候他走在我前面,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我從他尷尬又不失禮貌的笑聲,還有逐漸異常加快的行走速度,明顯感受到他的不尋常。他勉強擠出了「哈哈,真的假的」,然後繼續快步前往餐廳。
這時我的內心,有兩個主要的聲音,一個是「好喔,又要來一波尷尬的對話了喔,要撐住喔」,另外一個則是「幹沙小啦我為啥可以這麼輕鬆的出櫃阿,我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好爽喔」。說真的,我幾乎是把「可以把出櫃這件事視為日常聊天的一部份」這種境界,當成是夢想來追尋。太荒謬了。我現在是完成我的夢想了嗎。
我把所有暗潮都壓了下去,表面上維持得非常淡定,繼續聽A說話。
「為什麼?」A真的就說了這三個字。
「你說,為什麼我可以講得這麼自然嗎?」
「對阿。」A帶著既困惑、但又不帶遲疑的語氣回我。畢竟,我的語氣也非常的果斷。
「我覺得這沒什麼阿,同婚都過了,有什麼好不能講的。」雖然我嘴巴上是這樣講,但是那30%的勇氣使用起來還是有點吃力。我以後都用這個理由出櫃好了,講起來感覺很帥,又很合理。我愛台灣。
我不是那種可以「無視」他人感受的人,我一定會接收到那些肢體、表情、情緒的資訊,但我會練習讓自己「冷漠」,即使觀察到對方的需求,也不一定會馬上給予。對我來說,這是一種自我保護,也是人際之間需要保持的健康距離。我感受到A的尷尬,但我也沒有試圖幫他解決。就我對他的認識,他應該是個情緒上滿獨立的人,不至於承受不了這個場面。
走到餐廳之後,同學B和C也跟了上來,這時候不安的程度又增加了一些,因為A不可能馬上就停止這個話題,所以B和C勢必會參與這個話題。B和C與我只認識了半年,我確定B知道我的性向,至於C我不確定有沒有從其他同學口中耳聞,但他們兩個彼此滿熟的,我也滿確定他們對性別的話題接受度很高,所以分析的結果是:如果真的要聊,應該不會太尷尬吧。就算真的很尷尬,乾我屁事。
我和A說,我滿多朋友都知道我是gay的,於是A順勢轉頭問了B和C說,所以你們也都知道他是gay嗎?在他們回答之前,我先對著C說,「我不確定你知不知道」。
我真的不在乎別人知不知道我的性向,所以A這樣做,一點都不會冒犯我。或者應該說,我在乎這件事到「我認為我不應該在乎」的程度。
我的想法很簡單,我想要跟我的朋友聊任何我想聊的事情,讓自己過一個舒服的生活。所以,我會在適當的情況下讓他們知道,「我可以非常自在的聊這些事情」,至於他們要不要給出相對應的信任,就是他們的事情了,我沒辦法掌控。但這也是出櫃令人畏懼的地方:我永遠無法掌握對方的回應。不過,如果自己的生活圈,能夠建立起如此強健的信任感與安全感,那真的很爽。
我們一邊在餐廳找位置放包包,一邊聊著這個資訊量龐大的話題。我觀察到C的臉部表情是純粹的驚嚇與困惑,好的,很明顯他並不知道。
「我不知道。」好的,C再度用口語確認了這件事。
有趣的是,C是個個性很chill的女生,如果我沒有聽錯,而且他沒有在開玩笑,他曾經說過他有個女友。我還沒主動跟他確認過這件事情,但如果有機會我會再和他聊開。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他的困惑,或許來自於不能理解我為什麼能夠這麼自在的講出這些事,同時也在確認我是不是在開玩笑。
我繼續笑著跟他們說:「我每次和別人聊這個話題,都覺得別人比我還要尷尬,然後我就想說,『請問到底是尷尬完了嗎』」
「不是阿,這個資訊量太龐大了,你要給我們時間消化,這就像是突然跟我們說:『噢,我其實是比爾蓋茲的兒子』。」A在一旁沉默一陣子之後,再度用他的幽默感幹話回來,我就比較放心了。但同時我也才意識到,這件事對A來說,真的滿衝擊的。
「阿為什麼突然講到這個?」C恢復理智之後問我們。
「因為我剛剛問他,我怎麼都沒看過你的女朋友,然後他就說他是gay。」A說。
「其實通常大家這樣問,也只是隨便問,沒有預期會得到資訊量這麼龐大的答案。」B帶著一點幹話的語氣笑著說。
我們陸續拿到午餐之後坐下來,A就說:「好啦,還是先回到我們的重點吧」,接著開始討論分組報告的內容,大概分配完工作之後,就繼續聊我們平常會聊的東西。A和C似乎多帶了一絲沉思的神情,但也沒發生什麼大事。

雖然身為同性戀有很多辛苦甚至是危險的地方,但我也不喜歡人們總是因著這個身分,就把每個故事都描寫得痛徹心扉,好像不把自己投射成悲劇的主角就無法帶著這個身份過活。我沒有要否認這個身份帶給我的辛苦,畢竟我也花了很多時間嘗試、探索、挑戰各種狀況,練習接受自己,練習面對未知的恐懼,才逐漸塑造出自己最喜歡的樣子。
只不過,總是把自己當成現實社會中的受害者,對自己絕對沒有幫助。人生還有太多種有趣的方式可以詮釋,我們通常太快陷入絕望,而忘了去幻想生活的可能性。
同性戀 朋友 人際關係 幹話

Photo by Marisa Harris on Unsplash

#同性戀  #朋友  #人際關係  #幹話 
分類:生活

I like to hide in a way that people can see me. But I try not to hide.

評論
上一篇
  • 【那些值得成為小說的生活瞬間】爸心中的孩子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