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單側聽損現況談

簡單介紹一下單側聽損,意旨一耳聽障,
即使一耳全聾,也是沒有身心障礙手冊的。

單側聽損近幾年也是很多人倡議的議題,
不過可能大家的需求面不一樣,
對於所爭取的資源目標自然也不相同,
這也造成了缺乏凝聚力跟向心力。

像是以下這幾點:
*國營事業考生對於自己拿手領域,
因為體檢限制一般考進不去,卻又無法報考身障特考。
*學生礙於特教法的關係,無法爭取輔具跟相關資源。
*找工作不算是政府要求的身障資格名額,卻也難被視為一般人。
*醫療方面即使要電子耳、助聽器,也因為沒有補助難以負擔。
還有許多方面,不過再說下去會太長,
就先列比較常見的這幾點。

隨便一點的倡議內容都是非常複雜跟繁瑣的,
以學生的輔具跟資源爭取來說,
國小、國中、高中、高職、大學,
全部都隸屬不同單位,
北中南不同鄉鎮縣市規範也是獨自分開看,
也就是就算完成了台北市單側聽損國小資源整合,
但還有台中、台南、高雄等等地方需要進行,
更何況還有國中、高中、高職、大學。

最基本的教育體系,
都已經如此難以進行了,
更何況是職場就業方面呢!?
醫療方面更是不用說了。

也因為如此,
不同人有不同的需求,
你去爭取的並不一定是我想要的,
加上聽損的嚴重度跟併發症每個人也不相同,
所以容易把自己身上的情況,
直接投射到其他聽損者身上,
造成彼此互相誤會與不理解,
論點產生衝突以及各自解讀。

這代表什麼呢!?
就是我上面所說的沒有凝聚力跟向心力,
各自為政的結果像是河流,
一樣的源頭卻分歧成很多條河流,
最終卻也都要在大海匯流在一起。

沒有錯,
回到最原點,
所有的問題還是都會聚在衛福部,
只要單側聽損納入了,
大多數的問題就解決了。

我身為單側聽損連署提案人,
我的看法始終如一,
這世界的樣貌很簡單,
簡單純粹到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複雜的一直是人,
人們習慣把問題變得艱深。

當我們面對或是感覺質疑時,
不如自己先對自我審視一下。
當提出一個問題時,
自己試著想出3個解決的方式。
當提出一個反對時,
自己試著想出3反對的原因,
並不是為了反對而反對。

例如我在連署中了解到國營事業,
會因為健檢體格的事情不錄用單側聽損,
新聞所使用的字眼是歧視跟霸凌。
但我自己的想法卻並非如此,
假如這份工作會因為聽損造成工安或是事故意外呢!?
確實如此的話職務再設計是否有用呢!?
這才是需要去深入以及探討的點。

不管如何,
現狀就是單側聽損是聽障非身障,
請勇敢面對這樣的現實面,
我沒有要任何人懦弱或是堅強,
沒有人應該是要怎樣活著的。
要說的是無論是以什麼身分活著,
會發現聽損就像是隻兇猛的野獸,
無時無刻跟隨著自己,
唯一要學會的就是用自己的方式與它相處。

我知道有人想問我,
那衛福部呢!?身障資格呢!?

這一路上下來,
也很多人到底問我在爭取什麼!?想幹嘛!?

我的初衷一直都很簡單......
單側聽損的人其實比想像中多很多,
但不是每個人都敢說出來都敢面對,
也不知道從何得到協助,
所以我站出來,就是想幫助大家回到生活的軌道上,
不求太多,只求大家都可以好好的生活,
能夠安定下來有份工作就夠了。

倡議的路比我想像中的漫長很多,
人生課題要學的還有很多。
我從以前到現在都認為,
人是不完整的活著就是一趟完成自己的旅程。

我跟大家一樣,也都不一樣。

這世界也充滿許多不完美,
由人訂的制度與規則也難免殘缺,
或者說隨著時代的變遷產生病變不合時宜,
而我們應該用同理心去看待,
才能直視問題的核心並讓它慢慢變好。

(完)
聽損
#聽損 
分類:健康

單側聽損患者,從此用看的看世界,興趣是寫作與攝影。 (我的網誌都是使用我自己拍攝的照片喔!)

評論
上一篇
  • 對話
  • 下一篇
  • 單側聽損協會專頁事件(懶人包)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