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平凡也可以-第11章

第11章 真相與信任

趙微微說完那句話,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留下一頭問號的平凡。
平凡一直以為在她與鄭允浩之間只存在消失的記憶。
沒想到還存在著趙微微。
打給真珠才想到,此時真珠還在國外,跟她的孩子昕昕一起。
義大利麵煮糊了,只好叫了外送。
平凡看著一桌的菜發呆。
「我回來了!」
鄭允浩一進門,等了一會兒,發現平凡不如平常一樣到門口接他,只好喊了一聲,沒想到平凡還是無動於衷。
「凡凡,老婆,我回來了!」
鄭允浩見平凡不理他,只好走近親了她一口。
「喔喔~對不起,老公你回來了!」
平凡這才回過神,趕緊幫鄭允浩脫下外衣。
「咦,今天吃外送嗎?」
「對啊,對不起,剛剛在發呆,麵煮糊了!」
「在想什麼?」
「沒什麼,吃飯吧!」
平凡搖搖頭。
平凡一直在回想,她失憶了,失憶前發生了車禍。
那為什麼她發生了車禍呢?
「允浩...老公,我車禍前,沒有上班嗎?」
「有,是我的秘書。」
鄭允浩發現平凡的異樣,想著她是不是想起了什麼。
「那...我恢復得差不多了,我想回去上班,可以嗎?」
「如果你堅持,沒問題。」
鄭允浩不想瞞她太多,能盡量避免刺激就避免,但如果平凡想找答案,他也不想欺騙。
隔天一早,平凡跟著鄭允浩一起走進了辦公大樓。
一路上,人們紛紛為之注目。
到辦公室的路上,行銷部的同事們也都好奇的瞪大眼睛。
「夫人好!」
一位同事正走回行銷部,撞見鄭允浩跟平凡,嚇得趕緊點頭。
「你好!」
平凡伸出手,但那個同事沒有多看,急忙地跑回辦公桌。
我有這麼可怕嗎?
就平凡的認知,她不喜歡太張揚、太招搖,如果有麻煩事她肯定閃得遠遠的,所以不可能會可怕到讓人害怕她才對。
鄭允浩進了辦公室,交代平凡可以先熟悉一下環境,先不用跟著他的行程走。
平凡在寫有秘書 Faine的辦公桌坐了下來,看了看桌面上的文件。
從種種跡象看來,她好像有兩把刷子!
所以她大學畢業後變精明了?
那同事們懼怕她,應該也情有可原。
「Faine!」
「叫我嗎?」
平凡看著眼前漂亮的姐姐,左右看了一下,也沒別人,應該就是叫她了。
「對,我忘了你失憶了,我是吳佳妮,行銷部的同事,之前跟你還不錯,是昕昕的乾媽之一。」
昕昕的乾媽,那肯定不壞。
「你好,佳妮!」
咦,搞不好這個佳妮會知道些什麼。
平凡拉著佳妮走到頂樓的中庭花園。
「那個...我想問姊姊,不對不對,佳妮,你知道我多少事情?」
吳佳妮像是早料到平凡會這麼問,將她所認識的平凡描述出來。
「我覺得好奇妙,原來我也會變。」
平凡看著佳妮,兩人相視而笑。
平凡感覺得出來,她喜歡佳妮這個同事。
「所以,總裁就霸氣的說,從今天開始,你是總裁夫人!」
「好帥喔...」
「對啊!」
鄭允浩,真的很像她的白馬王子,總是在緊要時刻解救她。
平凡想起正事,將佳妮拉近身邊。
「那我問你,趙微微,跟我們公司有關係嗎?」
吳佳妮聽了問題一愣。
關於趙微微的事情,總裁早就下了封口令,所以就算早就從真珠口中知道平凡甦醒了,她也沒敢去探望平凡。
她始終忘不了,也無法原諒自己那一天沒有拚了命阻止平凡踏進辦公室。
「她就是個模特兒,我們跟她不太熟。」
「模特兒,微微真厲害!」
「也就只能賣騷!」
佳妮小小聲的咕噥著。
「什麼?」
「沒什麼,Faine,你回來上班真的可以嗎?我好擔心你的身體!」
「不要緊!佳妮謝謝你!」
看來公司的同事也知之甚少,不知道真珠會不會知道更多,但這個答案得等一個月,平凡心裡癢癢的,就像一顆石頭卡在心上。
晚上,鄭允浩突然把平凡拉進浴室。
「老婆,一起泡澡吧!」
鄭允浩將她抱進浴缸裡,然後用泡泡溫柔的搓著她的背,弄得她癢癢的。
「老公,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嗯,你問。」
鄭允浩將平凡轉回正面,他用泡泡滑過平凡的脖子,一路向下滑。
「等等,這樣我沒辦法專心問。」
鄭允浩的手搓揉著平凡的胸,逗弄著她逐漸堅挺的乳頭,平凡深吸一口氣,顫抖了一下,趕緊抓住他的手。
「好,你問。」
「你,是不是跟微微在一起過?」
鄭允浩一愣,複雜的表情一閃而過。
「我沒有,從大二遇到妳,我就喜歡你到現在。」
「但...嗚...」
平凡沒來的及問下一句。
因為鄭允浩使出了殺手鐧,直攻平凡的敏感地帶,順勢地將她帶進自己,讓平凡坐在他的堅挺上。
平凡的臉頰漸漸泛紅,帶著迷茫的表情,享受著鄭允浩帶來酥麻的快感。
他粗糙的手掌上有著些微的泡沫,來回遊走在平凡的背上,一路滑到臀部。
他用手捧住平凡的翹臀,順勢將她帶入自己的堅硬處。
「啊~~」
平凡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聲。
這個呻吟是個訊號,鄭允浩一直以來都以這個信號為準。
這讓他不用再極力的控制自己,可以盡情的衝撞,將兩人帶往雲端。
澡堂間,粉紅泡泡飄散著,伴隨著呻吟樂章,兩人都到達了最高處,鄭允浩無法克制地揮灑了他的愛,平凡也累的癱軟在鄭允浩的懷裡。
接下來的幾天,無論平凡多想問出答案,鄭允浩總是有辦法讓平凡累得再也問不出來。
雖然她真的很氣,覺得是不是允浩學長故意不告訴他,或著根本不想讓她知道。
但她更氣自己,總是一下子就在鄭允浩的攻勢裡被攻陷。
陳平凡,你怪不了別人,你只怪自己太色欲薰心!
鄭允浩堅硬的胸膛,好看的線條,腹部的六塊肌,人魚線,還有總是能吻的她意亂情迷的柔軟的唇,那雙電眼也真是容易引人犯罪。
想著想著,平凡的臉一陣脹紅。
陳平凡別想了,太色了!
平凡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好不容易喚回了一些工作上的專業,她不能再亂想了!
「Faine,後天就是新品發布會了,你會參加嗎?」
吳佳妮拉著平凡一起吃中餐。
「會吧,聽說那天可以看到很多模特兒。」
說不定也會看到趙微微。
「公司每個人都有置裝費,我們一起去置裝吧!」
「好喔!」
新品發布會,也就是時裝伸展台,除了模特兒走秀之外,設計師會輪番出來向各界名流說明設計理念,當天政商名流,偶像明星雲集,對公司來說,發布會至關重要。
平凡不敢搞砸,只能跟在鄭允浩身邊觀望著。
「老公...不對不對,在公司要叫總裁,總裁,為什麼我們公司沒有跟微微合作這次的發布會?」
「這次公司元老決定跟新秀合作,話說,老婆妳今天穿的真漂亮。」
「真的嗎?」
平凡被鄭允浩稱讚,害羞地低下頭。
「真的,走吧,快開始了!」
鄭允浩牽著平凡的手,走向伸展台的VIP座位。
發布會後舉辦了餐會,平凡看著各式的食物,看得眼睛發亮,直吞口水,顧不得天菜老公,直奔食物而去。
鄭允浩忙著應付其他政商人士,只好任由平凡去覓食。
平凡顧著吃,沒注意到後方有人牆,直到發現食物的光被遮住了,才轉過頭。
吳佳妮跟她說過,行銷部有一個八卦來源三人小組,非常討厭平凡。
看來就是這三個人了。
「我擋住你們了嗎?」
「陳平凡,沒想到靠失憶,成功復寵,你果真好手段!」
開口的是蕭娟娟。
「你們知道我本名?」
「當然,我們是Vivian的擁護者。」
「趙微微?」
「都是因為你,公司不得不換模特兒,跟那個知名度低的要命的新秀合作,公司損失了不少。」
所以,趙微微本來就是公司的模特兒嗎?
平凡沒有答話。
現場突然一陣騷動,某些平面媒體記者立刻閃起鎂光燈。
平凡看到了站在鎂光燈之下的微微,穿著性感的小禮服,耀眼的讓其他人頓失光芒。
「Vivian,聽說你被撤換,這次來是有何意味呢?」
「是想證明你對總裁的決心嗎?」
「你知道他再三聲明自己非常愛太太嗎?」
那些媒體欺人太甚,問這什麼問題呢?
但平凡聽著有些刺耳,所以微微跟鄭允浩真的有過什麼?
「各位,身為總裁好友,我只是想來站台,請各位對新品多多關注,謝謝。」
幾位男子擋住了那些記者,微微朝著平凡的方向走了過來。
「微微,你還好嗎?」
平凡下意識地先關心微微。
微微則是抱住平凡,拍了拍她的後背。
「平凡,你問了嗎,允浩他什麼都沒跟你說嗎?」
微微嘴裡含笑,卻在她的耳邊說了這句話。
平凡呆愣著,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而微微身上閃著光,耀眼,也刺眼。
她一轉身,好像帶走了平凡身上的光芒。
身旁的蕭娟娟三人組譏笑著。
平凡回過神,跟在微微身後走出會場。
一走出會場,微微就消失了。
平凡想知道她到底是什麼意思,所以她著急地到處找著。
走著走著,在一處公園看到了微微。
「微微...」
平凡喊了一聲,隨即發現趙微微身邊還有別人,是一個男人。
兩人看似在爭吵,而那個高大的男人隨即粗暴地抱住微微,並且親吻微微,微微抗拒的不斷推阻,但男人力氣大,她掙脫不了。
男人邊親吻著邊將微微身上的衣服扯開。
平凡好生氣,脫掉高跟鞋朝著那男人的頭丟了過去。
「放開微微,你這變態,看不出來微微不願意嗎?」
男人吃痛得放開微微,微微踉蹌倒地,哭著。
「陳平凡,是你!」
「你認識我?」
「當然,我可是你跟鄭允浩的媒人。」
「王翰則你離平凡遠一點,你給我滾!」
微微激動的哭喊,急忙的抱住平凡。
「你快走,否則我報警!」
平凡護住微微,拿出手機。
「呵...看在你是允浩的老婆份上,今天先這樣,趙微微,你永遠是我的女人,別再肖想別人的男人。」
王翰則說完有意地看了平凡一眼,說完便揚長而去。
「微微你沒事吧?」
趙微微狼狽地哭著,頭髮被扯亂,衣服也被撕裂開來。
平凡心疼的脫下自己的大衣,圍在微微身上,將她扶了起來。
「平凡,平凡,救我,救我!」
微微楚楚可憐的樣子,沒有人不會心軟,更何況她從前總覺得微微是公主,她只配當丫環。
「微微,跟我回家吧,那個王翰則看起來不會放過你,先來我家。」
「真的可以嗎?」
微微眼角斗大的淚珠,哀求的眼神,平凡無法抗拒。
「當然,我會跟允浩說的!」
鄭允浩著急地找了平凡很久,手機也都沒有回應,只好回到家裡等,沒想到一進門,他看到的不是平凡,而是只裹著浴巾的趙微微。
他愣了一愣。
趙微微朝著鄭允浩燦笑著,毫不掩飾自己的好身材。
「平凡,我找到了!」
趙微微有意無意地看了鄭允浩一眼,接著走回房間。
那女人到底想幹嘛?
「老婆!我回來了!」
鄭允浩朝著房間大喊。
平凡急忙的從房間走出來,看到鄭允浩的表情,她急忙的親了允浩一口。
「對不起,老公,事出緊急,我得先收留微微,可以嗎?」
「如果我說不行呢?」
鄭允浩擔心趙微微的意圖,重要的是平凡根本不知道她引狼入室。
「拜託嘛,我晚點跟你解釋,我先幫微微準備棉被,愛你唷!」
陳平凡敷衍的比了愛心手指,接著衝回客房。
那個女人真讓他費盡了心思。
千防萬防就是讓趙微微躦了漏洞,那個漏洞就是一無所知又善良的平凡。
「事情就是這樣,這陣子讓微微住在這,我也比較放心啊!」
平凡拉著微微到客廳向鄭允浩說了晚上發生的一切。
「今天可以,但我們必須再討論一下!」
鄭允浩看著趙微微,接著拉著平凡回到房間。
「平凡,我們結婚了,微微住進來,會有很多閒言閒語。」
「但要不是你朋友欺負微微,我也不用讓微微住進來啊,真珠不在國內,只有我能幫她了!」
平凡拉著鄭允浩的手,邊威脅邊哀求的看著他。
鄭允浩抓了抓頭,頭痛的看著什麼都不知道的平凡。
「好,我答應你,可以幫她,但我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平凡開心的說。
「不論接下來發生什麼,你都要完全相信我是愛你的!」
平凡聽到鄭允浩這麼直接的告白,害羞了好一會兒。
「好...」
「還有,你今天突然消失,什麼也沒說,我要懲罰你!」
「啊?你要怎麼懲罰我?」
鄭允浩將平凡放倒。
「你說呢?」
趙微微在客廳等了一會兒,發現房間沒有討論的聲音,走近房門口,她聽到了平凡的呻吟聲。
「老公...不要...那裡不要...啊~~」
「老婆~~我愛你~~」
趙微微氣的將手上的毛巾撕裂了一角。
不會再這麼幸福了!
接下來幾天,就這樣過著三人行的日子。
有平凡的空間,趙微微肯定在。
鄭允浩想避開,走進書房裡。
但趙微微卻藉著端茶水進了書房。
「允浩,累了吧,喝個茶。」
微微柔情似水,溫柔的將茶杯放到桌上,走近鄭允浩身邊。
「微微學妹,夠了,不要再走近,請你跟有婦之夫保持距離。」
「我只是端個茶水,連這個你都要拒絕我嗎?」
「謝謝你,以後請平凡端給我就可以了!」
鄭允浩不理會趙微微的哀求攻勢,低頭處理桌上的文件。
微微走出門,一會兒平凡就進來了。
「老公,你太過份了吧,我在洗碗,微微不過好心端茶水,你幹嘛兇她!」
「我沒有兇她啊!」
鄭允浩傻眼的看著興師問罪的平凡。
「但微微哭了呀,她已經夠可憐了!」
平凡說完氣呼呼地跑出房門。
這一跑,連房間都不回了,直接跟微微一起睡在客房。
這下他是折了兵又跑了夫人。
隔天平凡甚至連公司都不去了。
他的夫人為了朋友,脾氣也夠大的了!
為了賠罪,鄭允浩買了平凡喜歡吃的波蘿麵包。
「老婆,我回來了,看我帶了...」
話沒有說完,鄭允浩就愣住了。
出來的是穿著薄紗睡衣的趙微微,凹凸有致的身材在薄紗之下一覽無遺,任何一個男人看了都無法將視線移開。
看來平凡不在家。
鄭允浩別過臉,將身上的西裝外套脫了下來,將微微罩住。
「趙微微,你到底想幹嘛,三年前你故意氣平凡,我那時便跟你說得一清二楚。」
「浩...我只想爭取原本屬於我的幸福,那麼久了,我深深的愛著你,你難道還不明白嗎?」
「我不明白,我愛的是平凡,不管你問幾次我都這個答案,你勾引不了我。」
趙微微捧住鄭允浩的臉,趁他毫無防備的時候將他的手帶到自己的豐乳上。
「難道,你一次都沒有想...」
微微吻了上去。
鄭允浩別過臉,將手放了下來。
放下來的同時看到了剛進門的平凡。
平凡手上抓著速食紙袋,眼睛瞪大的看著他們。
「趙微微,你今天就出去吧,不要再來打擾我們夫妻。」
鄭允浩後退了一步,隨即走向平凡。
「老婆你聽我說...」
趙微微覺得被極度的羞辱了,她都已經做到這樣了,鄭允浩還是不肯正眼看她。
她難過了奔出門。
「微微!」
平凡將食物遞給鄭允浩,趕緊追了出去。
「平凡!該死...」
鄭允浩回房間收拾了趙微微的東西,隨即奔出門,但已經看不到兩人的蹤影。
平凡跟在微微身後,怕微微危險,她只好默默地走著。
她知道此時微微肯定不想看到她,甚至覺得難堪。
原來微微很喜歡鄭允浩,三年前就喜歡,甚至更早。
早在門邊就聽到他們兩個對話,平凡沒有勇氣進門。
原來真相是如此令人難堪。
跟著微微走到了一個老式公寓,爬了六層樓,微微失神的進門,沒有注意到平凡也跟著進門。
「微微...」
趙微微回過頭,看著平凡,突然仰天大笑,笑著笑著,又突然停了下來。
「覺得我可笑嗎?」
平凡搖了搖頭。
「人畜無害,果然才是最高明的手段!」
微微脫下了鄭允浩的西裝外套,迷戀的用臉頰蹭了蹭。
「我真希望,這個溫暖永遠永遠屬於我。」
「微微,告訴我,我真的搶了你喜歡的人嗎?」
平凡愧疚地難以呼吸,她不敢相信那個光鮮亮麗的校花,此時黯淡的可憐。
「看到了嗎?我的生活,我原本應該住在允浩家,成為女主人,但如今我在這間破舊的公寓,身上穿得光鮮亮麗,骨子裡髒得要命,哈哈哈哈~~」
微微跌坐在地,嚎啕大哭。
平凡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只好上前抱住微微。
「微微,別哭了。」
趙微微生氣的推開平凡,平凡也跌坐在地。
「你懂什麼?從允浩跟你告白的那天,我的命運就很悲慘。王翰則糟蹋我,所有知名度也都是靠那些金主的糟蹋而來的,你懂什麼?愛一個人,有錯嗎?」
「微微,你聽我說,彼此相愛才會幸福啊!」
「你閉嘴,你本來就告訴我你不愛鄭允浩,你這個騙子!」
平凡沒有任何記憶,但如果真如微微所說,那微微真的有資格怪她。
「你真的很幸運,平凡,不管我出多少招,你總是可以幸運的躲過一切,而我呢?」
微微捧著胸口,不斷地流淚。
「平凡,你知道嗎?鄭允浩他喜歡我,他只是覺得對不起你,他因為跟王翰則打賭,輸了要追你,他根本不是認真的,就連你們發生關係,也都是他不小心,才對你負責的,所以我才盡力的爭取,希望允浩回到我身邊,你明白嗎?」
平凡錯愕地聽完微微說這段話。
所以鄭允浩總是不願意告訴她真相,就是因為這一切都只是為了對她負責?
平凡心裡很震撼,甚至有些生氣。
但仔細回想著她醒來後的一切,她感受到鄭允浩愛她。
愛不能假,不是嗎?
「微微,你聽我說,我很抱歉我之前說我不愛允浩,我忘了我為什麼會這樣,我責無旁貸,但微微,請你睜大眼睛,允浩他對不對我負責是一回事,我相信允浩對我是真心的,我不想錯過了,我們有了孩子,有了家庭,這是事實。你要好好保護自己,王翰則的事情我會請允浩解決,如果你願意,我會幫你的!」
平凡抱住激動地微微,輕輕地拍著微微的背。
「陳平凡,少自以為是,你給我滾!」
趙微微推開平凡。
「我會搶贏你的,遲早有一天允浩會是我的!」
微微激動地大喊。
平凡不想再激怒她,只好趕緊離開。
失魂落魄的走在路上,平凡突然好想哭。
是不是她退讓一步,微微就能得到幸福了呢?
但昕昕怎麼辦?
還有鄭允浩...
突然有人從後方抱住平凡,平凡嚇了一跳失聲尖叫。
「老婆,是我!」
鄭允浩找了平凡一路,著急的心在看到了平凡後方能平靜。
平凡沒有推開鄭允浩,她明明就應該要推開的。
鄭允浩沒等她反應過來便揹著她走回車上。
到家後,平凡仍是不發一語,失神的坐在沙發上。
「允浩...」
「是!」
鄭允浩站在沙發後方,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終於等到平凡開口,他鬆了一口氣趕緊坐到她身邊。
「你...是因為賭注才追我嗎?還有,你是因為不小心跟我發生關係,才娶我的?」
「平凡,你聽我說,我是真的很愛你,我甚至很慶幸我因為那個賭注認識你,還有,我們不是不小心發生關係的,是我有意的想讓你成為我的女人。」
看來趙微微已經跟平凡說了。
「那...你喜歡過趙微微嗎?」
「喜歡過,但我不曾跟她相處過,只是欣賞。」
「那...如果...如果我要求你去追微微,你能答應我嗎?」
平凡忍著心痛,好不容易說出這句話,心裡卻酸酸的。
「我不能。」
鄭允浩斬釘截鐵地回答並看著平凡,他將平凡拉近自己懷裡。
「我愛你,平凡,我生是妳的人,死是你的鬼,我不想再失去你。」
平凡的眼淚奪眶而出,甚至鬆了一口氣,原來,她如此害怕失去他。
「這句話,好好聽。」
平凡哭著哭著笑了出來。
「那我以後天天說給你聽。」
「好!」
平凡用力的抱住鄭允浩,她知道她很自私,但真心相愛的兩個人,本來就不該被拆散,不是嗎?
微微單戀著允浩,允浩若不愛她,對微微來說也不是好事。
更何況,她不捨,不捨鄭允浩離開她。
「還好你沒忘記你答應我的條件,我怕死了!」
鄭允浩用力的啄了平凡的唇,算是小小的懲戒她。
「老公,我記得我答應過會相信你!」
平凡真誠的看著鄭允浩。
不論她忘記了什麼,始終鄭允浩都在她身邊,這才是最重要的。
「老婆,你這樣一直看著我,是什麼意思?」
「我的老公,怎麼那麼帥?」
平凡用一副迷妹的樣子盯著鄭允浩,然後給他深深的一吻。
鄭允浩將平凡抱了起來,邊吻邊將手探進衣服裡,卸去了內衣,溫柔的搓揉著她的渾圓。
「老婆...再為我生一個孩子吧...」
鄭允浩邊喘息邊在平凡耳邊呼氣說著。
「好...啊啊~~」
沒等平凡回應,鄭允浩急著挺進平凡潮濕處,正要開始衝刺。
『叮咚!』
「陳平凡你們夫婦是怎樣,手機都不開!」
昕昕用備用鑰匙打開了大門,林真珠氣急敗壞地衝進門,看到沙發上春色無邊的兩人一愣,隨即尷尬的轉過身將昕昕的眼睛遮住。
「珠珠乾媽你幹嘛,我要看爸比媽咪恩愛啦!」
昕昕大聲的喊著。
沙發上的平凡趕緊跳了下來,整理好衣服,臉早已脹成豬肝色。
「唉呦,都是你們不回電話啊,害我不小心阻止你們生二寶,真是的!」
「林~~~真~~~珠!!」
這次鄭允浩跟平凡兩人異口同聲的說。
幫昕昕洗完澡,念故事書念到昕昕好不容易睡著。
鄭允浩本來偷偷約平凡晚上到客房繼續沒結束的激情,此刻也累的睡著了。
昕昕在兩人中間,跟鄭允浩一個睡姿,逗得平凡幸福的笑了。
這樣真實平凡的幸福,就是平凡最喜歡的人生了。
平凡含著笑也沉沉的睡去。
未完待續......
分類:藝文

1~瀟湘亭小小寫手 2~夢境收納盒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