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平凡也可以-第12章

第12章 倒轉

「陳平凡,快醒醒,不要睡了!要遲到了!!」
平凡睡得很熟,但真珠的聲音一直遊蕩在耳邊。
林真珠是不是不想她跟鄭允浩順利生二寶啊。
平凡受不了了,只好睜開眼,伸了個懶腰,揉了揉睡眼後...
愣住了幾秒,她仔細的看了周圍,身旁沒有天菜老公,沒有可愛的女兒,更沒有大大的雙人床。
她有一種熟悉的不行的感覺,這裡,很像是她的宿舍。
「你在發什麼呆啊!微微公主你看啦,陳平凡想害我們遲到!」
真珠看著床上呆滯的平凡大喊。
「平凡昨天是不是畫設計圖太累了?」
完妝的微微,此時是個清純的氣質美女,青春洋溢的服裝,溫柔善良的關心。
平凡忍不住衝上前抱住微微。
「微微,看到你這樣,真是太好了!」
「陳平凡是不是腦袋壞了?」
真珠看了平凡又看了微微,用唇語問。
微微搖搖頭。
「平凡,我一直都很好啊,快起來,我們真的快遲到了!」
平凡這下真的看清楚了,她在318寢。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不成她回到過去了?
「同學們,迎新宿營的出發事項在這裡大家看一下!」
所以,她這個時候還沒被鄭允浩告白。
平凡心裡有點空空的,好像少了一塊。
老天爺,你到底給了我什麼樣的考驗呢?為什麼要讓我得到後,又重頭開始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平凡站在小樹林裡,想不透的大喊。
『喵嗚!』
「小奶貓,你記得我嗎?不對不對,我現在就是大一的陳平凡啊!」
幸好當時的我,總是隨身裝著貓狗罐頭在包包裡。
從19歲到27歲,再重回19歲,平凡覺得有些混亂。
餵完小奶貓,平凡思緒混亂的走著,也沒看著前方,就突然撞到一個男人的背。
「喔~!」
平凡吃痛的摸著自己的頭。
「學妹你沒事吧?」
「老公,我沒事...」
平凡抬起頭,看到鄭允浩,揉了揉額頭,隨即察覺到自己剛剛好像說了不該說的話。
鄭允浩聽到眼前的學妹對著他這麼喊,一愣。
他知道他一直都很受女生歡迎,但這麼直接對著他喊『老公』的,這個學妹是第一個。
平凡不特別,不是那種看了會想注目久一點的類型。
「那個,我認錯人了,認錯人...對不起!」
平凡看著眼前熟悉的自己的男人,此時他根本還不認識自己吧?!平凡羞愧的一溜眼的跑走,留下了錯愕不已的鄭允浩。
雖然這個學妹沒什麼特別的,但卻在他心裡留下了特別的印象。
平凡用跑百米的速度衝回宿舍,撞上了真珠,兩人同時摔倒在地。
「陳平凡你被討債啊!痛死我了!」
「對不起啊真珠~~」
平凡覺得憋屈,好想找一個人說說。
一夜之間失去了老公跟孩子,老公變成了陌生人。
如果跟真珠說了,肯定會被她說是瘋子。
真珠揉了揉額頭,走出宿舍,然後抱著一束花走回來。
對了,這是例行公事,從微微住進318寢室的那天起,她們每天都要幫微微收花。
「平凡,我覺得你應該要去好好再睡一覺!」
真珠瞪著平凡。
「真珠~別生氣嘛,我立刻去睡覺!」
平凡心想,對,她要再睡一覺,搞不好就能回到她心愛的老公跟小孩身邊了。
平凡喪氣地坐在微微對面,此時她跟微微在圖書館溫書。
她還是沒能回去,醒來的時候只看到熟悉的上舖床板。
「平凡,你還好吧?」
趙微微小聲的問。
「沒事微微,我就是有點累。」
平凡看著眼前的微微,這時候的微微還不認識王翰則,還是過的很幸福的微微。
身邊的男同學、學長都不斷細語著討論著校花。
「平凡,等等陪我去一個地方好嗎?」
「好啊!」
收拾好書本,跟著微微走到了籃球場。
一群大男生正在球場上揮灑汗水。
平凡的記憶突然回來了。
她記得這一段,微微找她一起到籃球場,安靜地看了一個下午。
當時平凡好無聊,拿起圖紙作畫,沒有注意到微微在幹嘛。
順著微微的眼光,她視線的源頭就是令場邊女學生瘋狂尖叫的金大校草鄭允浩。
平凡心不細,就因為她不細心,所以從沒注意到微微那閃閃發亮的雙眼,就像她愛著允浩那樣。
陳平凡,你已經擁有過鄭允浩了,微微過的那麼悲慘,你不能再吃醋了!
平凡不斷的說服自己那發酸的心。
突然平凡的右手衣袖被微微緊緊的抓住。
隨著微微的目光,她看到鄭允浩朝他們這邊看了過來。
陽光灑在他臉上,額頭上的汗水粼粼發光,他笑著,那可愛的酒窩,那潔白的牙齒,還有總是能吻的她無法自拔的雙唇。
她知道,鄭允浩在看微微。
微微也知道,所以緊張地抓住她,但她是校花,不能失態,所以裝的很鎮定。
「平凡,我們回去吧!」
微微臉上些微的泛紅,她甜蜜的笑著,抓著平凡雀躍地走回宿舍。
一路上,微微都沒有說話。
「微微,你是不是喜歡那個打籃球的學長,高高的那個。」
平凡決定要拋直球,如果微微肯勇敢一點,說不定能順利得到她要的幸福。
「平凡,你看的出來?」
微微驚訝的看著她。
「我有注意到你一直在看他,微微,如果你喜歡他,就要趕快行動喔!」
平凡說完這句話,趕緊走進寢室的廁所。
「我肚子好痛喔,你晚上跟真珠去學餐吃吧!」
「好,平凡那我幫你帶粥吧!」
「好!」
聽到微微出門的聲音,平凡再也忍不住淚水,哭了出來。
原來把愛情讓出來,很痛。
但她也意識到原來從前她一直都是自私的,就算知道真相也不願意放手。
「平凡,餓不餓?」
真珠從包包裡抽出一包可樂果,遞給平凡。
「餓死了,真珠我最愛你了,我可愛的糧倉!」
又再一次坐車到了牧場,依舊是飢腸轆轆。
依舊是那個無聊的小組,他們依舊抱怨著為什麼不能跟微微同一組。
平凡依然很認份的跟真珠準備著晚上的烤肉,她熟練的洗著菜,負責主廚,料理著。
自從知道她跟鄭允浩結婚之後,她發現自己挺會煮菜的,身體的記憶一點也沒忘記。
「你們這組很棒呢,我可以試吃看看嗎?」
鄭允浩突然出現在平凡旁邊,平凡此時失神失神的,並沒有注意到,只是很熟練的將炒好的高麗菜夾了一小口餵到他嘴裡。
鄭允浩錯愕的張開嘴,但隨即發現高麗菜又甜又脆,好吃極了。
「是你最愛的脆度喔!」
平凡對他笑了笑。
真珠手上的湯匙掉落在地,平凡轉頭看了驚訝的真珠,才意識到她又忘記鄭允浩此時不是她老公的事情。
「那個真珠,你幫我看一下火,我去一下廁所!」
平凡慌張地把鍋鏟遞給真珠,百米速度跑向廁所。
為什麼那個學妹感覺認識他很久,甚至了解他?
那自然的動作,讓他極度的困惑,但每當他回過神,那個學妹就消失了。
「允浩,接下來的營火舞要準備了唷!」
同學呼喚著他,還來不及問那個學妹的名字呢!
營火舞之後,就是男同學們最期待的雙人舞,隨著音樂起舞,平凡回憶起第一次跳雙人舞,因為營長重播了三次,所以她曾跟鄭允浩短暫的牽過手。
於是在音樂播到第二次的時候,平凡突然跟對面的微微換了位置。
「平凡~~怎麼了~~嗯?」
「微微,把握機會喔!」
平凡拉微微換位置的同時,在耳邊輕聲的對她說。
她看著走了過去的微微,有些微的男生抱怨的瞪著平凡。
鄭允浩錯愕的回頭看了她一眼,然後接手牽了微微。
平凡沒有看鄭允浩的表情是什麼。
但微微此時笑的很燦爛,很幸福。
那就夠了!
晚上睡覺的時候,她跟真珠、微微一起敷著面膜。
「平凡,你真的很奇怪耶,要不要解釋一下你的行為呀?」
「真珠,你不懂啦,我就是在幫微微呀!」
「謝謝平凡!」
微微窩心的靠著平凡。
「你們到底有什麼祕密?」
「沒什麼!」
她與微微相視而笑,結束了這一天。
第二天,是累人的大地遊戲,平凡記得他們瘋狂地跑來跑去的。
到了鄭允浩的關卡,平凡躲在真珠身後提示著答案。
「答對了,你們趕快在一分鐘之內跑回東北方的關主那,才可以拿到提示!」
聽到鄭允浩這麼說,全隊的同學瘋狂地向指定地點跑去。
平凡看了鄭允浩一眼,然後向後跑,卻不小心被小石子絆到,往前仆街。
「學妹你沒事吧!」
鄭允浩趕緊將平凡扶了起來。
陳平凡,你是笨蛋嗎,為什麼要多看他一眼?
平凡心裡懊惱萬分。
「沒事,我可以自己走。」
平凡站起來,發現腳扭到了,重心不穩的倒向鄭允浩懷裡。
熟悉的味道讓她呆住了,這個味道她好熟悉,這個溫度,這個胸膛,這雙眼睛。
咦?眼睛?
發現鄭允浩直直地看著她,平凡慌張地推開他,卻重心不穩的跌回他身邊。
「我送你到醫務室吧!」
鄭允浩蹲下身揹起了平凡走向醫務室,途中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希望微微不要看到才好,平凡左顧右盼,幸好微微那一組在另一端。
包紮好腳踝,平凡只能坐在休息區等著遊戲結束。
幸好鄭允浩什麼都沒有問。
裝作不認識,真的好難啊!
「學妹,被校草學長背,很幸福吧!」
在旁邊的學姊突然跟平凡說。
「對啊,很幸福!」
「能被他背,算是你修來的福氣,我還以為除了漂亮的學妹,其他學妹他不會理會呢!」
福氣嗎?
回想上一次被他告白,想來的確很幸運。
但微微告訴她,那是個賭注。
回到這個時間點,是不是在暗示她,這個幸運用完了?
「平凡你還好吧!我想說你怎麼消失了!」
真珠急匆匆的跑了過來,看來活動結束了。
「就不小心跌倒啦!哈哈!」
「你這笨蛋!」
真珠摸了摸她的頭。
平凡此時覺得,也許,這是要讓她重修與微微的友誼。
回到校園,大家都對宿營的事情熱度不減,不斷的討論著。
「微微,你跟學長...?」
平凡趁此風潮,在某一天下課的時候拉著微微問。
「平凡,你說,學長是不是喜歡我?」
「你們在討論什麼,不准孤立我!」
真珠突然從後方抱住兩人。
「林真珠,你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大聲啊!」
平凡翻了白眼。
「平凡,告訴真珠不要緊的!」
「好啦,微微,你聽我說,我不知道學長是不是喜歡你,但我只知道如果你很喜歡很喜歡他,主動追擊,才不會錯失機會啊!」
「什麼學長?」
真珠滿頭問號的看著微微。
「真珠,我喜歡允浩學長,你不可以說!」
微微靦腆地看著真珠。
「真假!我也覺得學長跟你很配耶,但,平凡你呢?」
真珠依稀記得平凡餵鄭允浩吃東西那甜蜜的樣子。
「我?我沒有喜歡的人啊,真珠,我們要一起幫微微!」
平凡一個眼神,真珠就知道了,她點了點頭。
「好了大小姐們,我們一起去買圖紙跟置裝吧,後天不是就是迎新舞會了?」
「真珠,明天可以嗎,等等系會要開會,我得去一趟。」
微微說完,整理了妝容,走出寢室。
真珠立刻拉著平凡坐了下來。
「陳平凡,你老實說,你是不是也喜歡允浩學長!」
「我...我沒有啊,真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想低調過生活!」
平凡慌張地撇開眼神。
「你騙人,你明明一副很喜歡學長的樣子,我看的出來!」
「噓~真珠你小聲一點!」
平凡緊張的看了看門外,然後將寢室的門關上。
「真珠,我就不瞞你了,我告訴你一件事,答應我你死都不會說出來!」
「這麼嚴重?」
「答應我嘛!」
「好,我答應你死都不說!」
平凡將一切都說了出來。
真珠張大嘴巴,吃驚的看著平凡,先是捏了自己的臉一把,然後又摸了摸平凡的臉。
「我不是在作夢吧?平凡你剛剛說的,不是夢話吧?」
真珠想了想又笑了笑。
「是真的!真珠,明天教授會誇你作品很新穎,很優秀!」
真珠本來不信,但設計課結束之後,她拉著平凡跑到隱密的地方。
「陳平凡,你真的從未來來的?那我未來變怎樣了?一樣漂亮嗎?我順利變設計師了?」
「真珠,你過得很好,有個疼妳的先生,你還是我女兒的乾媽!」
「我的....天啊....我居然有男人愛?」
真珠想像著未來,痴痴地笑著。
「等等,你說鄭允浩是你老公,那你為什麼叫我幫微微?」
平凡想了想,決定還是把微微的遭遇告訴真珠,有幫手,搞不好能事半功倍。
「什麼,微微居然那麼...慘...」
真珠不可置信的搖了搖頭。
「真珠,我想過了,我想救微微,既然老天爺讓我回來了,那我就要有所改變!」
「那我們是不是先要阻止她認識王翰則那個大渣男啊?」
對了!平凡都忘記王翰則這個大混蛋了!
「沒錯!我們展開計畫吧!」
「好!」
未完待續......
分類:藝文

1~瀟湘亭小小寫手 2~夢境收納盒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