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祭妹文:『撫狐痛哭』篇

丁亥秋,狐妹竟學汝兄,掩洞封關,連留言版面皆隱藏,不讓為兄撫狐痛哭一番,兄只好闢版專文一篇。

嗚呼!知汝五月而始,緣份盡於九月中秋,一季短暫空中交流,網海日日船訊,彷彿深交百年,亦為卿靈思及才華著迷,卿善古詩文墨,又通曉弦樂音律,乃世間女子少有之書卷氣質。

這段時間,卿常黃昏開始,陪伴為兄,端坐於桌前,隔空短訊往返,你一言我一語,好不快樂,卿知兄長愛逗性格,也不以為意,故意輸我三枚金針,以便為兄提出要求,還常讚美兄長,讓為兄享受逗狐養趣之樂,嗚呼!爾後沒卿日子,該如何渡過?悲也,嘆也。

往後黃昏時分,定然思念狐妹。今日便憂心忡忡,與汝斷絕音訊,日後萬一狐妹生活困頓,心情不順之時,誰來陪汝說笑?汝夫君遲到至今,杳無音訊,這段時間誰來陪你渡過?莫說書本與琴箏,那是死物,不如為兄靈活,亦無巧思,哪能逗得狐妹歡心,還記得狐姬的兄長叫何名?『狐藍』也,此語曾讓妹噴飯。

記得一日,我跟狐妹說了『天狐』的前世故事,狐妹還知否?

內文如下:
話說天庭有一奇物,名為『天狐』,因性調皮好動,一日闖下大禍,被玉皇大帝打入凡間,重新修練,希望回歸天庭時,變得溫馴乖巧,乖覺討喜。
由於行刑前,突然雷電交加,『天狐』一分為二,一飛往寶島北方蘭園,另一化身倏往寶島中部機場,故名:『天藍』與『狐姬』。

亦記得,『天藍』名字是狐妹所取,此名見於望夫崖一文,『天藍』:君子的象徵,兄不敢使用,卻因狐妹稱呼,兄便欣然接受,故,天藍屬於狐妹所創。

爾後,隨時間流逝,狐妹會慢慢忘記天藍,而天藍會在傍晚時分思念著狐妹,可惜,青顏狐影,無影無像該如何思念?想像狐妹眉梢千姿百樣,嘴角萬種風情,粉面朱唇,媚而不妖,嬌而不豔,靜如晨曦朝露,動若風拂柳林,面上粉蒸雲霞,可親可愛,不過,此乃想像,如要更真切些,唯有常到音樂廳,聽那國樂演奏,找尋撫箏之女,凝視長髮女子專注搖指搭弦之姿,想像狐妹亦是如此,聊表相思之情。

茫茫大塊,悠悠高旻,鳴呼!哭汝悄悄引退,無音無信無址無即(即時通),十指彈鍵(鍵盤),深夜無聲,阿兄睡矣,猶屢屢思汝念汝也。嗚呼哀哉!嗚呼哀哉!
分類:日記

年輕時,曾記錄一段眉批:有人說,上帝造人是一對一對地造好了,再把他們扔到這個世界上,讓他們互相尋找,在千年萬年時光的浩瀚裡,在千千萬萬個眾人之中和他驀然相遇,在心裡對自己說:「啊,他(她)在這兒啊!」⋯這就是愛。(每逢周二貼文,手癢隨機捏文)

評論
上一篇
  • 關於洗版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