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36

分享

【日記】人性本......?


前一陣子陷入了自己給自己的思考中,有點沈溺、有點陰鬱。
看到了現實霸凌、網路霸凌、看到了許多人刻意對人的傷害。
我自己也是被霸凌者的過來人。
我不知道當初的那些人,是不是每個都有悔意,但我有收到來自其中幾個的道歉,在事隔十幾年後。
然而我也清楚,這世界上,不是每個霸凌者都有清醒的那天,也不是每個被霸凌者都有收到應得的道歉。
反霸凌 校園霸凌

Photo by Kat J on Unsplash


那些傷害不會輕易的忘記,但也不致於打倒我。只是想起來還是有那麼點不甘心。不甘心受到這樣的對待。
無論是來自大人的霸凌、或是小孩的。因此,也從來不認為小孩子就是善良的、天真無邪的。甚至也不想有小孩。
因為我不知道這世界會欺負他、還是他會去欺負別人?或是成為漠不關心的吃瓜觀眾?哪種我都不想要。
在我小的時候就看見明哲保身的、事不關己的、主要霸凌的、參與霸凌的、視若無睹的。學校就是小型的社會,完全沒有錯,從國小開始就是了。
明明有人在老師的茶裡放死蟑螂、在小玉西瓜上灑粉筆灰,選擇沉默的大有人在,選擇出聲制止的,就成了被槍打的鳥。
各種惡毒的言語從這些未滿12歲的小孩子口中說出。你媽是做雞的、你爸是做鴨的、你全家死光光......等。

那時班上有一個轉學生,記憶中她很少笑,很嚴肅的板著臉,名字也比較偏男性。我問她,妳為什麼都不笑? 她反問,為什麼要笑?
我說因為心情好的話,就會笑啊,而且常常臭一張臉,還以為妳心情很不好。
她說,有一天,她走在回家的路上,笑得很開心。有個阿伯經過看見了她,怒聲的對她大罵,笑什麼笑!笑胗(台)喔!
從此,她就不笑了。
我聽了楞楞地,不知道該回什麼。只能跟她說,那個陌生人是神經病,不用理他,妳笑起來一定很好看。
後來某次自然實驗課,在老師來之前,幾個人圍著她、嘲笑她的名字,我過去制止那些人,後來就打了起來。一陣拳打腳踢,雙方被同學們拉開,帶頭的那個男生已經哭了。
於是他們完全找到了新的目標。我。
體育課結束,老師叫男生們把球收一收抬回去運動中心。一個姓莊的同學對我說了什麼我忘了,總之我很火,想上前理論。我一步步向他走近、他一步步的後退,帶著"你抓不到我"的嘲諷臉孔繼續講些難聽的話,其他男生則圍著我們、開始將躲避球砸在我身上。弱一點的人就去撿球給強者丟。直到下課鐘聲響起,才收手去撿球乖乖抬回運動中心。樑子也就這樣結下了。
這個姓莊的大概是食髓知味、覺得反正我也奈何不了他,在小學六年級的時候也不時欺負我。有時候是砸書包,有時是砸課本,有時是滿抽屜滿椅子滿書包的粉筆灰,有時是課本不翼而飛,總之看心情換招數。
有次書法課,他在騷擾另一個女同學。搞不清楚他到底是愛慕人家還是幼稚的想用威脅的方法來引起注意,總之,他說要噴她墨汁。我怕他真動手,所以叫他不要鬧了。結果沒隔一陣子,在我認真寫字的時候,墨汁就從我頭上淋了下去。
那時候我真覺得有現成墨汁真他媽的討厭。怎麼不磨墨磨死他?
有人說我雞婆所以害到自己,有人說我多管閒事。但那時候的我,就是不希望看到別人被欺負、自己卻默許這些事情發生。所以不管被欺負的是不是我,我都會站出來。
最後,我自己把霸凌畫下的句點。
六年級上學期,午餐後,姓莊的同學又在對我做些小動作讓人很是生氣。我忍不住吼:幹!出去釘孤支! 班上愛鬧事的都沸騰了,又是吼又是鼓掌的興奮不已。我卻是抱著破釜沉舟、奮力一搏的心態喊出這句話。
我們班剛好在走廊的盡頭,旁邊一小塊空地不常有人來往。於是走廊上,我跟對方赤手空拳的打了起來。最後我拽住他的雙手、膝蓋頂在他的背上,他被迫蹲在地上無法起身、無法反抗。我撂下狠話警告他以後不准再欺負我,逼著他在全部人面前答應,這才放開了他。噓聲四起,我只是走回我的位子準備午睡。
這一戰,結束了我一年半的惡夢。
那是小學的事情,小學,這樣的方式已經是不得已。到了國中,又是另一種霸凌。那時候等級不一樣了,我看到的是比誰的人脈多、誰的話語權跟拳頭大、誰的靠山硬。越來越接近現在社會新聞上會看到的那樣。無中生有、莫需有的罪名也可以硬扣上帽子、看一眼就可以打一架......諸多不勝枚舉。
我不是鼓勵以暴止暴,也不希望看到更多的打架、群架、圍毆、械鬥。而是希望沒有人需要用暴力的方式來求生,來找到一點寧靜,或得到庇護。也不想看到有人以死來得到平靜、抗議霸凌。
到底可以怎麼做,來減少這樣的事情發生?
為什麼人可以若無其事的傷害別人?到底哪裡有病??
我這樣思考,卻沒有一個最佳方案。


溫哥華陽光明媚的午後,我卻在想, 此刻在台灣,誰正戰戰兢兢地穿上制服、前往學校。
#反霸凌  #校園霸凌 
分類:生活

寫些生活,寫些回憶,寫些想像。

評論
上一篇
  • 一連串的兵荒馬亂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