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銘印之子:鑄場畔的女賊〈Foundryside The Founders Trilogy〉

桑奇亞又窮又髒,住在空無一物的鑄場畔小閣樓,四周都是貧困得會為了一點小錢割開你脖子的鄰居,她滿腦子只想活命和賺錢。
數日前,桑奇亞從犯罪仲介人那兒接到可疑的案子,要她偷一個放在碼頭倉庫中的寶物。雇主身分成謎,而通常動有錢人東西歪腦筋的下場都是一命嗚呼,但這次的報酬多到她願意賣掉自己的靈魂。況且桑奇亞是賊中好手,她發揮「天賦」潛進帝汎濱水區碼頭的倉庫打開保險箱,儘管不慎炸毀半棟建築,惹毛大群衛兵,仍完成任務。只是沒料到讓她差點送命的戰利品,居然是一把「會說話」的金色鑰匙!
老實說,這不是她第一次聽到物品「說話」。
她偷遍天下仰賴的正是「聽見物品訊息」的天賦──鎖如何開、馬車輪滾過何處、走哪裡會找到沒人的路、建築中有什麼密道,她一碰物品便知。
桑奇亞瞪大眼睛,看著手中會說話的鑰匙,這金色的小東西聲稱自己叫克雷夫,可以打開世上一切的鎖!
克雷夫來到她的小閣樓將此處批評的一無是處,聽到桑奇亞說:這是我家,我住這裡時,克雷夫語帶敬畏:那您一定是了不起的大人物,請問您做了驚天動地的大事,才被關在空無一物的窄小空間呢?
桑奇亞沒好氣答:我是個窮小偷,為了落跑方便,不能擁有太多身外物。
鑰匙克雷夫除了跟桑奇亞聊天鬥嘴,更急著證明它的能耐,宣稱可以打開全世界的鎖。不斷慫恿桑奇亞帶它出門試本領。桑奇亞急著把它交出去,快快拿到錢。可引介她的犯罪仲介人下落不明,趕到他住處只見留下大攤血跡,城內城外四處出現身懷異能的恐怖殺手,她不知道先前闖進倉庫時,已遭濱水區衛隊隊長格雷戈‧丹多羅盯上。帶著大隊人馬搜索可疑人士,被盤問的人稍微遲疑,或抵抗便成刀下亡魂。
四大商家掌控帝汎,他們居住的高牆外則是窮困、汙穢貧民區。這是因為四大商家掌控名為「銘」的魔法,「現實」無法改變,但魔法可以欺瞞現實,
只要你找到正確的語言。「銘印」就是藉由將指令注入日常用品,能執行超出它們原本功能的任務。
四大商家各自擁有屬於自己的祕密「專利」,富有的就是那四大家族,政治經濟皆掌握,貧富差距大,若有新商家出現,必遭極力打壓。
跟格雷戈同樣出身四大商家的埃絲黛兒是個銘術師,因為她坎迪亞諾的女兒,只能做個美麗的貴婦,沒人要她會銘術。
歐索,桑奇亞的仲介人,他看重埃絲黛兒能力和她合作,賺了很多很多錢,還用她的名義幫歐索買了房子,在城市大改變後,歐索成為新一代商家。
兩夜混戰後,桑奇亞知道了自身天賦的驚天祕密,人體銘印是禁忌,仍有不死心人不斷嘗試,奴隸桑奇亞被選中做實驗,經過漫長痛苦過程後,她存活下來,有腦中銘印天賦,她偷走了自己,脫離奴隸生涯,展開她職業小偷生涯。
格雷戈也是受了銘印死而復活,他母親不捨得愛子在征戰中身亡,甘冒違規風險。
克雷夫知識淵博,被人囚禁在地底,腦袋穿入無數線路讀取他的思想,部分被銘印在那把小鑰匙,因緣際會落在桑奇亞手中,展開歷險記。
《銘印之子:鑄場畔的女賊》講述身手不凡的聰敏女賊,落入翻天覆地的巨大陰謀,身世成謎的魔法鑰匙,帶她展開難以想像的驚天冒險,人和鑰匙整天抬槓,孤獨的桑奇亞因有講話的對象消除寂寞,不知道這把鑰匙的力量大到足以改變這座藏汙納垢的城市,不知道自己能獲得自由之身,不需東躲西藏。
書很厚,人名落落長,某些情節很爆笑,某些情節很奇幻,某些情節很拖戲,某些情節讓人讀到忍不住生氣,最重要的是閱讀時要非常有耐心。
★銘印之子:鑄場畔的女賊〈Foundryside The Founders Trilogy〉
作者:羅柏‧傑克森‧班奈特
原文作者: Robert Jackson Bennett
譯者:歸也光
出版社:獨步文化
出版日期:2020/02/27★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人潮洶湧
  • 下一篇
  • 櫻花滿枝頭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