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平凡也可以-第13章

第13章 改變?命中注定?

迎新舞會當晚,三人在宿舍試著微微的衣服跟妝扮,弄得手忙腳亂的,平凡記得當時她還不太會化妝,所以是微微幫忙的。
現在的她已經駕輕就熟,所以邊化著妝邊看著吵得要命的真珠不斷的試著微微的衣服。
「還好我沒有太放縱自己,否則根本穿不下啊!」
真珠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終於找到滿意的禮服,開心的一直轉圈圈。
「平凡,看不出來你也挺會化妝的呢!」
微微正化著眼線,看著平凡自己貼假睫毛。
「哎呀,微微你都不知道平凡跟我多羨慕你,平凡最勤勞了,都趁你不在偷偷練的!」
真珠向平凡眨了眨眼。
「對啊,微微,不管怎樣你都比我厲害!」
「好了,姑娘們,我們趕快出發禮堂了!」
真珠穿上新買的高跟鞋,雀躍地拿起微微的手拿包,感覺就像個貴婦一般。
三人手拉著手到了禮堂,真珠興奮地看著四周,平凡也假裝雀躍了一番看著食物。
「欸欸,平凡,所以學長他們是什麼時候看到你的啊?」
真珠趁微微跟別的同學談話的同時偷偷拉平凡到禮堂的一小角,位置不偏不倚就是他們第一次站的位置。
命運真奇妙,會發生的事情就是會發生。
平凡不知道現在的改變,到底有沒有用處。
「我也不確定,反正我們就睜大眼睛,我們都看過王翰則的照片了,最主要就是要阻止他!」
平凡小小聲地說。
她自己也不太清楚到底他們玩遊戲是什麼時間點,畢竟她是個失去一段記憶的人,後來也沒有多問鄭允浩,她只能小心再小心了。
「真珠,來了,就是那個學長!」
一個帥氣的男同學偷偷地靠近了微微,正想要邀舞。
「唉呀,微微,平凡有事情跟你說!」
真珠擋在微微前面,然後向那個學長拋了媚眼。
而那個學長一臉嫌棄的走向別處。
「什麼嘛...你要邀我我林真珠還不屑呢!」
真珠生氣的說。
「平凡你找我?」
「喔,對啊微微,等等學姊辦的夜店派對,一起去好嗎?我跟真珠都好想去看看!」
「好啊,當然沒問題。」
平凡看了很久,發現鄭允浩跟王翰則都沒有出現在禮堂,這下可以肯定事情是在夜店發生的。
過了一會兒後,她們一起到了夜店。
夜店裡的男同學紛紛被微微吸引了目光,平凡看了一會兒後,在夜店的一小包廂看到了鄭允浩跟其他男同學。
「微微,等等跳舞的時候離我跟真珠近一點,太多色狼了!」
夜店的電音舞曲仍然那麼大聲,平凡大聲的說。
「平凡,我們來看看要點什麼酒!」
真珠也吶喊著。
吧檯上很多的酒品選單,平凡記得第一次因為不知道要點什麼酒,所以她跟真珠輪番點了好多酒,但那時的她還沒有嘗過酒的滋味,有些酒太烈了她們只好偷偷地倒掉。
「真珠,我幫你點螺絲起子,微微我幫你點粉紅佳人!」
平凡記得在蜜月的時候,鄭允浩幫她點了很多好喝的調酒。
想著想著,突然好想念那個時候,如此甜蜜的時光,所以她往鄭允浩的方向一看,他看起來很開心,笑的很燦爛。
想著想著突然覺得心情苦澀,所以平凡幫自己點了長島冰茶。
「平凡你好厲害,怎麼都知道要喝什麼?」
「喔,因為我有修通識課是調酒課,哈哈,我們一起去找小桌子喝吧!」
平凡快速的喝掉自己的調酒,忘記自己根本沒有酒量,立刻覺得茫茫的,她傻笑地拉著真珠跟微微進到舞池跳著舞。
「平凡你不會醉了吧?」
真珠在平凡耳邊偷偷地問,還不忘替微微擋掉不少鹹豬手。
「沒事,真珠,我們跳舞吧!」
鄭允浩教她跳的舞,她還記得,輪流拉著真珠跟微微起舞著。
「不如就她吧!」
王翰則指向此時醉茫茫的平凡,突然發現了旁邊的微微。
鄭允浩看向平凡。
是那個學妹!
「她居然跟趙微微是好朋友,那太好啦!勁爆欸!校花旁邊的陪襯,哈哈哈哈!」
「王翰則你醉了啦!」
鄭允浩搥了他一拳。
此時平凡笑得很開心,不知道為什麼,他沒有被趙微微吸引,反而覺得平凡笑著的樣子很好看。
平凡真的醉了!
真珠眼看著無法拉住平凡,她怕此時王翰則會出現,所以只好拉著微微跟平凡一起返回宿舍。
「真珠,你說,我老公是不是很帥啊!」
平凡傻呼呼地抱著真珠,真珠嚇了好一大跳。
「真珠,平凡有喜歡的人了嗎?」
「喔喔,微微,平凡她醉了啦,她常常夢到她有個很帥的老公,你先回宿舍洗澡,我背平凡回去!」
「你可以嗎?」
「可以的!微微你小心喔!」
真珠快擋不住了,生怕平凡脫口而出,只好出此下策,就在這個時候,她看見鄭允浩自己從夜店走了出來。
「微微,等等!」
真珠把平凡放在路邊的一個花圃旁,奔向鄭允浩。
「允浩學長!」
「你是?」
鄭允浩看了她一眼。
「我是服裝設計系的學妹,那個......因為我有點事,你可以幫我送我們系上的趙微微回女宿嗎?那麼晚了,我怕她危險!」
真珠有點佩服自己,這下應該可以幫了平凡。
「微微,等等,允浩學長說他要陪你走回宿舍喔!」
沒等鄭允浩回應,真珠朝微微大喊。
「啊?」
微微轉過身,發現是鄭允浩,臉微微的泛紅。
「不會太麻煩學長嗎?」
「不會,我陪你走回去吧!」
鄭允浩看了路邊的平凡一眼。
「我同學我陪她就可以了!」
真珠發現鄭允浩正在看平凡,說完趕緊跑回平凡身邊。
等到鄭允浩跟微微走遠後,真珠鬆了一口氣。
「陳平凡你給我清醒一點,今天要不是我,你的計劃就失敗了啦!」
真珠用力的搖了搖平凡。
「真珠,別晃,我難受。」
平凡肚子一陣翻騰,一股酒氣沖了上來,此時她好想吐。
「平凡,你千萬別吐啊!」
「真珠,你知道嗎?允浩真的對我很好很好,真的!」
「平凡....你這傻女孩....」
真珠抱著平凡拍了拍背,此時她又有些後悔剛剛叫住了鄭允浩,看來平凡,是真的很愛鄭允浩,她也不知道這樣做到底是對還是錯。
「真珠我難受...」
平凡突然嚎啕大哭。
「平凡別哭了啦,你這樣我也好想哭啊!」
兩個女孩就這樣在路邊哭著哭著。
天亮。
「噢,我頭好痛...」
平凡睜開眼,突然覺得頭痛欲裂。
原來長島冰茶真的像鄭允浩說的,是很烈的酒,讓她瞬間斷片了。
「平凡你醒了,我買了蜂蜜水幫你解酒,也幫你請假了!」
微微溫柔的聲音出現在耳邊,平凡才想到前一天晚上她應該要做的事情。
「微微,謝謝你,真珠呢?」
「真珠去買吃的了,她說你肯定起床會吵著吃東西!」
微微遞了溫毛巾給平凡。
「微微,昨天晚上....」
「平凡,我昨天好開心,昨天...是允浩學長送我回來的。」
微微開心的笑著,那個笑很甜。
笑的平凡心好酸。
「那很好啊,那你有跟他說什麼嗎?他呢?」
平凡勉強撐起了微笑。
「我們沒有說話,學長他很貼心,但我們有互道晚安,那就夠了!」
「微微,你要記得我說的,勇敢的說出心意!」
平凡不想她與微微再重蹈覆轍,不斷的叮嚀著微微。
「好!我會記得的,謝謝你,平凡!」
友情與愛情,她必須選擇一個,而平凡這次選擇了友情。
走往圖書館的路上,平凡突然想起她會遇到鄭允浩這件事,掉頭走向學餐附近的一個小樹林,那個小樹林有很多的松鼠來回穿梭,平凡看著書,想著下午再去找資料。
這裡不會有電影情節發生了吧?
傳了訊息叫真珠把微微帶到黃金風鈴木道吃中餐,平凡決定慢點到。
算了算時間,應該已經過了鄭允浩告白的時間,平凡才慢慢地走向風鈴木道。
金黃色的風鈴木飄落,平凡還記得那個像電影情節一般的告白,浪漫,令人難以忘懷。
此時她應該會看到鄭允浩走向微微,或者微微有聽她的叮嚀自己走去允浩身邊。
但此時她卻看到陽光下那個笑得燦爛的男人正朝著她走來,平凡看傻了眼,連要落跑都忘了。
鄭允浩穿著西裝的樣子從腦海裡跳了出來,平凡差點要抱住他。
「學妹你好,我叫鄭允浩...」
平凡回過神,看了鄭允浩一眼,還有遠方的微微買了飲料正走向餐桌,王翰則就在微微附近。
平凡沒想太多,在鄭允浩要跟他告白之前她突然落跑,跑到微微前面。
「微微,此時是最好的時機喔!」
平凡小聲的在微微耳邊說,並同時向真珠打了暗號,接著突然牽起王翰則的手跑走。
「喂...學妹你幹嘛!」
王翰則傻眼的看著兄弟即將要告白的對象拉住自己,來不及反應的跟著平凡跑著。
鄭允浩也傻了,一群人全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看著。
「喂,學妹你幹嘛!」
平凡帶著王翰則跑到了體育館,兩人都氣喘吁吁。
「學長,停止你那個無聊的賭注!」
王翰則好不容易恢復了呼吸,聽到平凡這麼一說,嚇了一跳。
「你...你怎麼知道?」
「如果沒有做到,會發生什麼事情?」
平凡沒有回答他,拋直球,平凡只想攔截這個禍害。
「你早就知道鄭允浩要追你?」
「廢話少說!」
「鄭允浩要請我們一個月的晚餐!」
王翰則看著平凡,突然覺得這個學妹有點意思,也不瞞她。
「晚餐我請你們吃,還有...」
「還有?」
「我希望你告訴鄭允浩,取消這個遊戲!」
「答應你我有什麼好處?」
「我另外每天請你吃早餐!」
平凡心想,這應該是個一舉兩得的點子,既能打消鄭允浩告白的念頭,又可以絆住王翰則。
王翰則想了想,反正這件事也沒壞處,點了點頭。
平凡開心的跑回宿舍,也不知道微微表白心意了沒有。
「平凡你終於回來了!」
只有真珠在宿舍,微微不在?
「微微呢?」
「微微約允浩學長去圖書館了...你呢,你怎麼拉著那個渣男跑走了?」
平凡把事情說了出來,真珠瞪大了眼睛。
「平凡,妳為了微微跳火坑,值得嗎?」
「真珠,我又長的不漂亮,王翰則不會對我怎樣的啦!你放心!我們專心守護微微就好!」
「平凡你好傻!」
真珠心疼的看著平凡,看的平凡都要哭了。
「真珠,不要惹我哭啦!」
「好,我不惹你...嗚嗚嗚~~~」
看著真珠說到哭了,平凡忍住了眼角的淚,抱了抱真珠。
接下來的日子,平凡每天早上都送早餐給王翰則,晚上又當外送小妹把晚餐送到男生宿舍。
微微每天都不在,看來是順利的跟鄭允浩約會了。
這天送完早餐後,平凡一個人跑到小樹林找小花貓,邊餵罐頭邊跟小花貓說著話。
「花花,這就是最好的結果,對不對?」
小花貓喵的一聲,平凡落寞地順著它的毛。
「如果允浩能順利跟微微在一起,我的昕昕會在哪呢?」
「會在哪?」
「我就是不知道嘛!」
平凡回答後嚇了一跳,小花貓怎麼會回話,於是她站起身然後撞到了後面的人的下巴,平凡吃痛的摀著頭。
「對不起...」
平凡抬頭看,鄭允浩居然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
「你...你怎麼偷聽別人說話?!」
「陳平凡...學妹...我看妳自言自語的,餵著小貓,想來幫忙,沒有刻意要聽你說話。」
鄭允浩說著話的時候,微笑著,那一雙眼睛就像在放電一樣。
「那個...我先走了...」
平凡抓起包包,想著要趕快落跑。
「小心!」
鄭允浩摟著平凡,擋住了天外飛來的棒球。
重複了...這個情節...
平凡想起了郵輪上的那個瞬間,任由鄭允浩摟著她。
「沒事吧?」
平凡終究還是不忍心...看著鄭允浩受傷的手,沒想太多,她牽著鄭允浩跑向醫務室。
看著平凡熟悉的包紮著傷口,鄭允浩心裡好多疑問。
「學妹...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不可以!」
平凡包紮好傷口,抓著包包。
「等等我會請微微去看你...。」
平凡說完百米速度跑出醫務室。
鄭允浩心裡覺得怪怪的,他總感覺這個學妹很在乎他的樣子。
聽王翰則說,她幫他出了一個月的晚餐,還每天都送早餐給王翰則。
為什麼?
他感覺自己越來越在意這個學妹了。
熬過了一個月,平凡覺得她的荷包都要乾了,但微微看起來開心的樣子,這也安慰了她。
硬著頭皮跟媽要了錢,還被臭罵了一頓呢!
「平凡,明天耶誕舞會,我會有舞伴嗎?」
真珠趁著微微在洗澡偷偷問了平凡。
「真珠,你忘啦,我轉學了,根本不知道啊!」
「對吼!」
「你們在說什麼呀?」
微微哼著歌,走出浴室,像是出水芙蓉那樣光彩奪目。
「微微,你的舞伴肯定是允浩學長啊!」
「你說耶誕舞會嗎?學長還沒有邀我呢...」
「微微,你對允浩...允浩學長表明心意了嗎?」
「我說了...但學長只說謝謝,可以相處看看...」
微微有些落寞,但又感到有些甜蜜。
原來微微告白了...
真珠看到平凡落寞的表情,偷偷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撫她。
「聽說今天好多人都在螢光草地那邊晃著要找舞伴,我們去碰碰運氣如何?你順便約允浩學長?」
平凡突然提議。
「好啊!」
三人到了校園中有個螢火蟲的一處大草原,果然有好多男男女女都在那邊席地而坐,或交談,或散步。
沒多久,鄭允浩就出現了,身旁還出現了王翰則和其他一位男同學。
「嗨!三位學妹!」
王翰則先打了招呼。
平凡看著真珠,兩人同時起身。
「微微學妹,你約我來這要做什麼?」
鄭允浩看了平凡一眼,然後扶微微起身。
「她想問你聖誕舞會可不可以當她舞伴!」
「平凡...」
微微害羞地推了平凡一把。
鄭允浩沉默地看著微微,沒有答話,因為他看到了平凡眼裡的不捨,他想問,為什麼?
「兄弟,你不答應,換我要約囉!」
王翰則笑笑地看著微微。
「翰則學長,你可以當我舞伴嗎?」
平凡又拉了王翰則一把,示意真珠也把另外一個學長拉走。
「喂喂喂,平凡妹你幹嘛又拉我啊...」
「你閉嘴!」
於是微微順利成了鄭允浩的舞伴,平凡也再用了一個月的早餐換來了王翰則當舞伴。
舞會當晚,微微突然把平凡拉到一旁。
「平凡,我總覺得,允浩學長好像沒有很喜歡我...」
「微微,你別這麼想,感情可以培養的!」
「平凡,你是不是為了我,才找翰則學長當舞伴?」
「沒有啦,我是剛好缺舞伴嘛,才不是為了什麼!別想太多,今晚好好玩!」
這次的聖誕舞會辦在室內體育館,各式不一樣的活動跟食物,還有無限量供應的雞尾酒。
平凡抓著食物跟酒在一旁默默地吃著,王翰則無趣的看著她。
「喂,平凡妹,你到底想幹嘛!你是不是暗戀我?」
「才沒有,我只是不想你破壞別人的感情!」
平凡覺得雞尾酒好好喝,就不停地喝著。
「我破壞誰了?」
王翰則翻了白眼看著平凡。
「允浩學長!」
「靠...我哪有啊...」
「那你是不是喜歡趙微微?」
「我..就覺得她漂亮啊!」
「你喜歡她就應該認真的對待她..追求她...希望她得到幸福!」
平凡有些醉了,用手指不斷戳著王翰則的肩膀。
王翰則覺得有些憤怒,抓住平凡的手。
「你又知道我不會好好對待她了。」
「我...我就是知道!」
王翰則看著此時醉醺醺的平凡,覺得這女人實在太多管閒事了,得要弄弄她。
「平凡妹...把你知道的告訴我...」
王翰則扶著平凡走到了體育館的器材室,器材室裡還有個小房間,是平時籃球教練休息的地方,他抓著平凡坐在沙發上,想著要捉弄她。
「我看你到時候還怎麼多管閒事!」
王翰則看平凡穿著露單肩的小禮服,將另一邊的禮服拉了下來,正準備拉到胸口拍照。
「王翰則你幹嘛!」
鄭允浩正跟微微跳著舞,就看到王翰則扶著平凡鬼鬼祟祟的樣子,跟微微說了抱歉後他趕緊跑到器材室,就看到正要下手的王翰則。
不知道為什麼,他看了一股怒火。
推開王翰則打了他一拳。
「你為什麼這樣對待一個善良的女孩子!」
「靠..我也只是想整整她,又不是多漂亮,我連吃都不想吃...」
鄭允浩又打了他一拳。
「你嘴巴放乾淨一點,以後離她遠一點!」
「鄭允浩你是不是喜歡平凡妹啊!幹嘛多管閒事!」
「你再說一句,連朋友都不是!」
王翰則擺了擺手,走出器材室。
「平凡學妹...平凡學妹...」
鄭允浩將平凡的衣服整理好,想喚醒她。
「嗯...老公...你來救我了嗎...每次你都會來救我...呵呵呵!」
平凡醉醺醺的看著鄭允浩,然後突然抱住他。
「學妹你醒醒...我是鄭允浩!」
鄭允浩將平凡扶開,不料平凡卻一口吻了上來。
「老公....你知道嗎...我好捨不得你...我一點都不想把你讓給別人...一點都不想....」
平凡學妹到底在說什麼?鄭允浩聽得一頭霧水。
但他卻沒有抗拒平凡的吻。
平凡的嘴唇軟軟的,有點雞尾酒的甜味,邊吻著他邊將他襯衫的扣子解到胸口。
「學妹...不可以...」
鄭允浩抓住平凡的手。
「老公...我要...」
平凡將鄭允浩推倒在沙發上,然後坐到鄭允浩身上,將自己的禮服解掉,剩下胸罩。
鄭允浩看傻了眼,正想阻止平凡,卻感覺自己好像起了生理反應。
而平凡滿意的用手撫著他的堅挺。
「不行...我不能...」
平凡低下頭,用舌尖在鄭允浩耳垂來回游走,那是他最敏感的地帶。
「平凡學妹...」
平凡又再次吻了鄭允浩,這次她放入了舌尖,挑起他的慾望。
在失去理智之前,鄭允浩將平凡抱了起來,走向門邊。
平凡又朝著他的頸間輕輕的啄著,酥麻的感覺讓他快要受不了。
他將門上了鎖,將平凡放在沙發上,盡力的克制著自己,把自己的衣服脫下套在平凡身上。
不知道為什麼,平凡口中的老公...那樣順耳。
此刻鄭允浩覺得真的需要沖個冷水澡,汗水不斷地流下,平凡的身體緊緊地靠在他的慾望上,他只能抱緊她,讓她不要再繼續挑逗。
「浩~~」
平凡覺得自己睡了好甜的一覺,夢裡,她跟允浩發生關係了,那樣幸福,那樣激情,那樣真實。
睜開眼睛,允浩的胸膛就在眼前,她貪婪的摸了摸。
還是那樣硬邦邦的,向下滑去,滑向腹部的六塊肌,平凡滿意的笑了笑,還有讓她幸福不已的...巨大。
「別再摸了...」
鄭允浩阻止平凡搓弄他的堅硬處。
「老公...早...」
平凡看著眼前的鄭允浩,幸福的親了一口。
「我回來了嗎?」
「回來?..學妹..我們在器材室...昨天...」
鄭允浩想起昨晚熱情的平凡,痛苦的夜晚讓他幾乎沒什麼睡,但看著此時呆萌的平凡,他卻忍不住嘴角上揚。
「嗯?器材室?」
器材室!!
糟了......
未完待續......
分類:藝文

1~瀟湘亭小小寫手 2~夢境收納盒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