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19

分享

我的人生座右銘|只有妳自己才能救妳自己

記得剛懷姐姐的時候,我邊挺著肚子努力賺奶粉錢,閒暇之餘就開始作身為母親的功課,奶瓶,奶粉,擠乳器,嬰兒床等等,邊查找著資料,邊幻想著卸貨後的生活。其中,對於餵母奶這件事,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我是喝奶粉長大的,媽媽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可以傳授於我,婆婆倒是餵母奶餵的很有心得,但對婆婆來說就像本能一樣,沒甚麼難的,給我滿滿信心。懷孕期間,我只能紙上談兵,兼帶著滿滿的自信心,覺得自己一定沒問題。
但我錯了,徹徹底底的錯了。
開完刀第一天,一開始想嘗試親餵,位置東喬西喬,看著懷中的姐姐,安穩的吸允著,天真的以為姐姐真的有喝到珍貴的母奶,連忙叫先生去買任何會發奶的食物回來,要努力補充奶水,希望懷中的孩子能喝飽飽。
座右銘 母乳

Image by mcmurryjulie from Pixabay

第二天,覺得乳房有點脹脹的,護士巡房的時候,冷不防說一聲: 要將多餘的奶水移出喔,不然容易變石頭奶,很痛的。我一愣一愣的聽著,便開始跟自己胸前這兩粒奮鬥著,卻怎麼也摸不著頭緒,無法成功,先生看不下去,便跳下來幫忙擠奶,好不容易擠出珍貴的5CC,先生便趕緊捧著針筒,送到嬰兒室。
接下來住院這幾天,便一直過著擠奶和親餵的行程,心想著雖然不算順利,但孩子有喝到奶就好了。一直到出院的前一天,我按時間去嬰兒室親餵,結束後護士叫住我,跟我說,姐姐的體重下降超過3%,可能都沒喝到奶水,吃不飽,詢問我是否可以泡奶粉給她喝? 當下我就像被劈了一道雷,我傻傻的回應:當然好,然後我只記得,我邊哭邊走回自己的病房。
出院後,到月子中心,雖然有護士的幫忙,但親餵依然不順利,奶水移出的速度,比不上產生的速度,擠乳器完全派不上用場,護士不在的時候,就是先生和我徒手擠奶,我全身都好痠痛,擠完奶兩個小時後,乳房就立馬硬的和石頭一樣,我開始了以淚洗面的日子,看著其他媽媽母奶一瓶一瓶的交給嬰兒室,我卻連一瓶都裝不滿,很想放棄,卻又不想放棄。
出了月子中心,我回台北娘家,先生則回到工作崗位上了。爸媽幫忙我帶著姐姐,但擠奶這件事,只能我自己來,少了先生的幫忙,奶水移出的速度又更慢了,我不知道那段時間算不算的上產後憂鬱,但我那時候一點都不想抱我自己的女兒,因為一碰到我的胸部就好痛。
記得是某個周五傍晚,我覺得我好冷,拿了耳溫槍一量,38.7度,發燒了,怎麼辦? 爸媽要照顧女兒,我只好自己去掛急診,急診醫生一看,便斷定是乳腺炎,淡淡的跟我說了一聲: 奶水要想辦法移出喔,不然發炎的狀況不會好。我知道阿! 但我就是移不出來阿,退奶藥也吃了,乳房外科也看了,乳汁已經變成乳塊,針筒也抽不出來,我就在醫院的急診室走廊上,窩在角落的病床,坐困愁城。
我坐在病床上,邊努力擠著奶,邊想著當媽媽這麼難嗎? 還是我真的太軟弱了,邊想邊掉淚,打電話給先生,問了一下近況,先生說著明天來幫忙,問他甚麼時候要來,電話那頭的聲音越來越小聲,他睡著了。五天的陪產假,讓他被工作不停的追殺,講電話也會講到睡著...
我躺在急診室的病床上,簾子外鬧哄哄的,開放式的環境,讓我不敢真的睡著,直到清晨,我才稍微睡去。不知睡了多久,忽然有人拉開我的簾子,先生提著早餐,從新竹搭第一班的高鐵上來,我掉著眼淚跟他訴苦,他默默著吃完早餐,消毒完雙手,便要幫忙擠出奶水,說了一句: 只有妳自己才能救妳自己。然後想盡辦法,要移出我的奶水。
我忽然清醒了過來,掉眼淚是沒有用的,我的狀況對急診室來說,根本不算甚麼,也不會有人真的可以解決我的問題,自己的問題只有自己才能解決。
我確認沒有發燒後,便要求出院,找了其他家肯處理的乳房外科診所,醫生開了個小洞,將已經發炎的乳塊擠出,就這樣,持續治療了兩個月,我終於好了,終於看到女兒會笑了,也終於體會當媽媽的喜悅。
我和先生的個性南轅北轍,我遇事總是敏感脆弱,先生卻總是關關難過關關過,他不曾軟聲安慰,只想著怎麼幫我解決。這句話,我一直記到現在,成為我當媽媽後,堅強的後盾。

歡迎訂閱塔拉拉想什麼 https://liker.land/talalala1251/civic
歡迎訂閱我的圍爐  https://matters.news/~talalala
#座右銘  #母乳 
分類:心靈

兩個女孩的全職媽媽,持續服役中

評論
上一篇
  • 民以食為天,我與廚具/餐具之間的故事|那些跟著孩子一起成長的廚具
  • 下一篇
  • 雞同鴨講的經驗|蜘蛛蜘蛛?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