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プロセカ】【類司】無題

プロセカ 類司 無題 BL 同人
*交往前提。
*靈感來自這篇推特。
*時間線是大學時期,同居中。
*因為底稿大改所以後半段邏輯都在爆炸,感覺視角超絕錯亂,完全看不懂我在寫什麼都是正常現象,因為連我自己都搞不懂。
*OOC鐵定是有的,所以雷者慎入。

  夜半時分,原本應正在睡夢中的他從床上驚醒過來。
  他反射性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邊,見那個人熟睡的身影一如往常的映入自己的眼簾,他也不自覺的安心了下來。
  太好了,他還在,他哪裡也沒去。
  從額邊不斷沁出的冷汗,在胸腔中吵得要命的心臟,近乎無法自控的換氣聲,都逐漸令他的思考開始變得混沌不已,就連他的視野裡那再熟悉不過的環境,此時也跟著變得有些如夢似幻,開始產生了現在的這一切才是夢境的錯覺。
  再加上夢裡的內容,就更無法讓他冷靜下來。
  自覺腦子已經開始變得一團亂,他輕輕甩頭,試著將腦海中的思緒全拋出九霄雲外,接著視線投向床頭上的鬧鐘。
  現在才三點多啊,那麼去泡點熱牛奶來喝吧。
  知道現在的自己無論如何都無法輕易睡下,他果斷放棄嘗試入睡的念頭,並輕手輕腳的將自己的身子往外側移動,為的就是不想因此吵醒對方。
  但就在他即將站起身並離開床邊時,卻被此時本應還在睡覺的戀人攔腰抱住,同時也將頭靠在他的肩上,讓他哪裡也去不了,並且還不得不將視線放到他身上。
  「類?」
  「司君要去哪?」
  聽著神代類那悶悶的聲音,還有在紫色髮絲下隱約可見的金色瞳孔,天馬司自知自己是閃不掉對方了。
  「我去泡個熱牛奶,等等就回來。」
  「那也幫我泡一杯吧。」
  看著神代類的笑容,天馬司無奈的嘆了口氣。
  「你明明可以繼續睡啊。」
  「但要是司君不在的話,總覺得就睡不著了呢。」
  明白對方不打算就此躺回床上睡覺,天馬司也放棄了這個念頭,轉而同意對方的提議。
  何況他現在狀況不佳也是事實,可以的話他並不是很想花力氣去和他吵架。
  「⋯⋯我知道了啦,幫你泡就是了。」
  「呵呵,謝謝你,司君。」
  「好啦,放開我啦,不然不能做事了。」
  等他沒好氣的說完,神代類這才放開了一直抱著他的手,讓他往廚房的方向走去。
  雖然他什麼也沒說,但他一定發覺了吧,現在的天馬司和以往的天馬司不太一樣。
  所以神代類才會一直跟著他,而他也從來不會拒絕來自對方的親近。
  熱完兩杯牛奶以後,兩人同時走到客廳並雙雙坐在彼此正對面的位置,一面喝著牛奶一面觀察著彼此的表情。
  啊,是那副有點難受的樣子呢。
  沉默維持了一陣子之後,他們同時停下喝著牛奶的動作並異口同聲的喊住對方。
  「司君。」
  「類。」
  發現彼此的動作完全一致,他們先是相互對望一眼,然後同時笑了出來。
  先開口說話的人,是他眼前的神代類。
  「我們真有默契呢。」
  「是啊。」
  「那麼,司君,剛才發生什麼事了嗎?」
  面對神代類如此一針見血的問句,天馬司下意識的打算以打太極的方式帶過。
  他不太知道該從何說起這整件事,還有表達他內心中真正的情緒。
  也許是平時已經被人依靠習慣了,現在要他去依靠別人吐露心聲,他反而變得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沒、沒有啊!沒什麼!」
  「可是你醒來的動靜太大了哦,司君。」
  「唔⋯⋯」
  天馬司就此糾結了好一陣子後,他吁了口氣,心中已下了決定。
  反正這個傢伙,在他沒好好說出實話以前,估計是不會放過他了,不如就這樣順著對方的話說出來,似乎也不是件壞事。
  何況現在的他也需要有個情緒能夠宣洩的出口。
  「我剛才做了個夢。」
  「夢?」
  明明已經被治好了、並正在和Leo/need的各位一起上了大學的咲希,卻又因為病倒被送進醫院裡……
  還不只如此,就連Wonderlands x Showtime的大家也都離我而去,就像第一次在Wonder Stage表演失敗的時候,我做了那種會令人眾叛親離的事情一樣……
  雖然我心裡很明白你不會離開,但夢見這種事以後,心底果然還是會有點害怕。
  ——未來的某一天,如果我重視的大家都不在了,我該怎麼辦?
  聽著對方自白的神代類此時陷入一陣沉默,天馬司能夠開始選擇依靠他,而不是選擇要自己一個人承受心中所有情緒的洪流,他自然是高興的。
  但既然已經到了做夢都會出現的程度,那他是否可以理解成,天馬司的潛意識中,還是擔心著這件事的發生?
  不管是妹妹的事,還是他們的事,甚至是他的事。
  平時明明就能把周圍的人包括自己照顧得很好,怎麼對於自己的心理狀態卻如此不上心呢?司君的這種地方還真令人擔心啊。
  神代類在心裡如此腹誹的同時,也看見眼前的天馬司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神情看上去已經和平時沒什麼不同了。
  可是他是明白的,現在對方的情緒並沒有完全平復下來,他只是想要藉由做其他的事情來讓自己獨自消化這個負面的情感而已。
  「牛奶也喝完了,類如果你也喝完了就拿來給我然後去睡覺吧,這邊我來收拾就行。」
  話落,天馬司便自動的拿起兩個杯子,並走到廚房裡的流理台打算將它們洗掉並同時準備把他們用過的桌子收拾乾淨,卻被對方一把環住腰際,令他停下了動作。
  當他立刻準備要開口時,卻被對方搶先了一步。
  「司君,還在不安嗎?」
  「怎麼會呢,我才不會……」
  否定的話語反射性的打算說出口,但他最後還是停了下來。
  現在在問他的人不是別的任何人,而是類啊。連對著自己喜歡的人都說不出真心話那怎麼行。
  「……不,還是有一點吧。我明明、都是知道的,知道大家都會在,但內心騷動著的不安,無論如何就是沒辦法平靜下來。」
  語畢,他便感受到環抱著自己腰際的雙臂收得更緊了些,除了像是要給他一點安全感以外,他還接收到一個訊息。
  ——無論如何,他一直都會在。
  「⋯⋯司君真的是笨蛋呢。」
  「蛤啊?!」
  「明明我們都在一起這麼久了,真希望司君能再信任我一點啊。而且司君平時不都是自信心爆棚的嗎?怎麼這時候就忽然開始沒信心起來了呢?」
  「呃⋯⋯」
  被對方堵得無法回嘴的天馬司,正當他還在思考怎麼回應神代類的話語時,對方卻又繼續說了下去。
  語氣聽上去卻是滿滿的欣慰。
  「不過你終於說出真心話了呢,司君。」
  然而他對於這句話的出現有著不解,於是回頭看了對方一眼,此時他的表情還是帶著溫柔的笑意。
  「嗯?我一直以來都是真心以待啊?」
  然而此話一出,那副溫柔的笑容立刻被沾染上了一些心疼的味道。
  「可是司君每次都在重要的地方什麼都不說,我可是很難過的呢。」
  「唔⋯⋯抱歉⋯⋯」
  「不過能聽見別人不會知道的,來自司君的真心話,我很高興呢。」
  面對神代類的這句話,天馬司則是只得無奈的嘆了口氣,索性轉過頭,開起水繼續他原本的動作。前者的表情變化之快,讓他有種剛才一臉心疼的模樣的那一瞬間其實只是他看錯而已。
  要不是知道類是很認真的在擔心著自己,他都快開始懷疑對方又在藉機揶揄自己了。
  畢竟這種話平常他可沒少聽過。
  「好啦,快去睡啦,這樣我不能做事。」
  「我知道了。」
  感覺到對方真的依他所言放開了自己,他也加速了手中的動作。
  這傢伙雖然嘴上是這麼說,但他知道,就算類真的躺回床上了,他也絕對不會真的先去睡覺。
  估計他回到房間的時候,還可以看見類那在黑暗中彷彿隱隱的閃著光芒的金色瞳孔吧。
  待天馬司將他使用過的地方全數清理完畢並回到房間以後,一切就像他想像的那樣,神代類躺著是躺著,但完全沒有半點要睡的樣子。
  他看著自己的目光完全就是在等著自己回來的模樣啊。
  「你倒是給我先睡啊⋯⋯明天你有課不是嗎?」
  「明天是下午的課所以沒問題的。再說對我而言,司君的事情更重要哦。」
  「⋯⋯這種話你還真好說出口啊⋯⋯」
  「哦呀,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哦。」
  面對神代類此刻只在面對自己時才會出現的溫柔笑容,說實話他還是不太知道怎麼應對,尤其是像現在這種時候。
  明明平時都能應答如流的。
  已經意識到自己開始詞窮的天馬司,一言不發的慢慢爬回床上並背對著他,一方面是希望能藉此慢慢找回平時的感覺,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夠早早入睡。
  雖然說他自己明天也是下午才有課,可也不能因為這樣就熬夜。
  然而他卻感覺到對方從背後抱住了自己,同時也感覺到他的頭靠上了自己的肩膀。
  從對方身上傳過來的體溫,比起自己明明稍低了些,但卻莫名的令他能夠開始冷靜下來,甚至是感到安心。
  「司君。」
  「怎麼了?」
  「可以接吻嗎?」
  聞言,天馬司先是嘆了口氣後,才轉過身面對對方,而他的眼神和表情看上去似乎已經和平常沒什麼不同了。
  只是那金色的瞳孔似乎還是在隱隱閃著某種光芒。
  「……我說你啊……」
  「……不行嗎?司君。」
  看著自家情人的眼神瞬間變得一副可憐兮兮,表情也完全可以說是委屈巴巴的模樣,天馬司在心中糾結了好一會兒。
  儘管知道這表情絕對是裝出來的,也知道這就是誘使他答應對方各種要求的其中一種手法,但知道歸知道,不管面對多少次,他還是無法狠下心拒絕對方。
  「……好啦,我知道了啦。真是的……」
  「呵呵,謝謝你,司君。」
  神代類先是緩緩牽住了天馬司那可以說是纖細,卻又帶點骨感的雙手,接著他便感覺到前者的手指慢慢滑進自己的指縫間,那觸感總讓他感覺心底有些癢,但來自指尖的溫度,以及被對方的指頭填滿的瞬間,卻還是能夠讓他稍微放鬆一些。
  明明說到底也不是第一次做這些事了,可是看著對方和自己的手指十指緊扣的過程,感覺果然還是有點奇怪,至於是好的還是不好的方面,他也還沒有答案。
  神代類先是將身子湊向他,進一步拉近了原先就相當接近的距離,令他們更能清楚的感受到彼此的氣息,接著對方的唇瓣便不由分說的貼了上來,讓他的視野再也容不下除了他的一切以外的任何事物。
  雙唇相互觸碰所發出的輕微聲響,還有來自神代類的,逐漸開始變得微熱的氣息,以及對方身上的溫度,都讓他開始感到意猶未盡。
  然而就在此時,神代類先一步放過了那被他吻得發紅的唇,他看著天馬司發紅的臉頰,像是察覺了什麼似的浮現一抹微笑。
  「司君,只要接吻就能感到滿足了嗎?」
  「唔……」
  如果說原本臉頰就已經很紅,那現在就是一副快燒起來的模樣。
  神代類看著天馬司精彩的表情變化好一陣子,才聽見他用比平常還小聲許多的音量道:「……我、我還想繼續……」
  儘管在對方猶豫的瞬間,他就已經多少察覺到問題的答案,但是聽對方真的實際說出來,那殺傷力還是很強大的。
  「……呵呵,司君真貪心呢。」
  「……不行嗎?」
  「怎麼會,司君這麼主動可是很難得的事呢。」
  畢竟平常都是他在索吻呢,像這樣由天馬司主動的頻率,大概是手指也算得出來的程度吧。
  求得答案以後的神代類,再次浮現只對天馬司才會有的,近似寵溺的溫柔笑容。
  「那麼就繼續吧,直到你滿足為止。」
#プロセカ  #類司  #無題  #BL  #同人 
分類:藝文

∥要期中考了所以週更機率增加中∥發文時間不定∥發文主題不定∥是個曾經寫到一半放棄過,卻又重新提筆寫文的人。這邊主要走二創,次要二次元相關都有,基本上看想寫什麼就寫什麼這樣。雖然目前只有獵人和プロセカ,不過之後類型會慢慢變多……大概吧。總之有興趣的話歡迎來交流,有看到我就會回的。

評論
上一篇
  • 【プロセカ】【類司】聚光燈
  • 下一篇
  • 【プロセカ】【類司】鈴蘭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